河南宝丰私挖滥采铝矿石为何猖獗

2008年08月22日 9:16 3623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铝资讯

  利益驱使,秀美山川满目疮痍

  据中国经济时报消息 “老祖宗留下的一点资源快让他们掏空了。钱让他们赚去了,却把破坏得千疮百孔的自然环境留给了我们子孙,贻害无穷,这公平吗?”河南省宝丰县张八桥、大营、周庄三乡镇的村民这样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他们向记者反映道,为了赚钱,许多人不分昼夜地疯狂开采铝矾土,导致山体遭损,林木被毁,生态失衡,国家宝贵的矿产资源遭盗挖,同时,还为当地百姓的生命、生产安全带来极大的隐患。
  2008年7月26日,记者来到了河南省宝丰县。在走访中了解到,宝丰县位于豫西南部,县域内矿产资源十分丰富。仅铝矾土资源总储量就在9000万吨左右,氧化铝含量70%以上,主要分布在大营、张八桥两个乡镇,埋藏浅,裸露多,便于开采。煤矿限产压井后,一些人受利益驱动开始瞄上了铝矾土资源。于是无证开采、私挖乱采现象极为严重。除3个有证的矿点外,其他的都属于无证开采,非法采矿已经到了极其疯狂的地步,几乎所有有铝矾土资源的矿山都不同程度地遭到盗挖。风光秀美的大山到处“开膛破肚,满目疮痍”,盗挖者气焰嚣张,群众怨声载道。
  记者在从大营镇去往观音堂的路上看到,在这条唯一的进山道路两边,大大小小分布着几十个采挖点,在挖掘机疯狂肆虐下,一片片林地被摧毁,一座座山头被抹平。在大营镇派出所九子山警务区办公室南面约1公里处,记者发现一个大矿点,这里山头上的植被被破坏,土层被翻开,大量的黄土和碎石块堆积在那里。在警务区办公室西北边的山坡上,也有两个矿口,山头几乎被抹平。再往里走,一座山的一面被劈开,大片林木被吞噬。
  是什么原因造成如此的局面,一位当地村民的话道出了真相:“现在,铝矾土的价格不断上涨,每吨能卖300元左右。一个矿口一天如果开采1000吨,就可以卖30万元。再加上私挖矿石者不用缴矿产资源补偿费,所以利润惊人。”
  在通往鲁山方向的路上,一辆辆满载铝矾土的大卡车扬尘而过。一辆喷有“冶矿监察”字样牌照为豫DE7859的白色吉普车从山上下来,而就在它的旁边,一个规模很大的私挖矿正热火朝天地盗挖着国家资源。车上人视而不见。而记者在路边试图拍照时,山沟内的两台挖掘机却忽然停止了挖采,惊慌掉头。随即记者发现后面一辆无牌桑塔纳轿车一直紧紧跟随。
  一路上记者总计遇到了二十多台拉矿石的大卡车,奇怪的是,大部分都没有牌照,即使有牌照的,车号被涂抹得看不全。
  记者从甘石崖矿区返回的路上,在路窄处,却发现了那辆无牌新桑塔纳轿车“坏”在了路上。出于安全考虑,记者不得不从邻县的鲁山县绕回宝丰县。
  监管不力,私挖滥采禁而不止
  近年来,国家对铝土资源管理从严,直至目前,铝矾土矿的探矿证和采矿证已经停办。于是一些不法之徒为获暴利,就开始了疯狂地私挖滥采,而相关部门的管理缺位是导致私挖滥采现象严重的重要原因。
  记者在宝丰采访中了解到,针对宝丰县铝矾土私挖滥采猖獗现象,河南当地媒体也曾曝光,平顶山市一位副市长在今年五月末亲自检查后非常愤怒,当即下令严查。
  迫于压力,宝丰县委、县政府6月17日至20日组织4个工作组,对辖区大营、周庄、张八桥等乡镇的矿产资源开采现状进行了检查。随后,人大常委会召开了包括县检察院检察长、县公安局局长、县人大常委会委员、执法检查组全体人员,县直有关单位负责人、县国土资源局副股级以上干部、各乡镇人大副主席、有矿产资源乡(镇)的乡(镇)长在内的处、科级干部通报会。 县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杰在通报会上说“想不到我县的私挖滥采这么严重;想不到私挖滥采者这么猖狂;想不到私挖滥采造成的危害这么大;想不到人民群众的反映这么强烈。”他还指出宣传不够、执法不严、重罚轻管、打击不力、体制不顺是造成私挖滥采现象严重的重要原因。
  为打击私挖滥采,宝丰县也算是做了大动作,然而不知为何,时至今日,盗挖国家铝矾土资源现象在宝丰县依然存在。
  7月28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来到了宝丰县国土资源局。见到了主管矿权审批的宋副局长。谈到宝丰县盗挖国家铝矾土资源屡禁不止现象,宋副局长说,他是去年刚调过来的,有些情况他也解释不清楚,但矿区他去过,现在不用再去也知道那里的现状。他承认在宝丰盗挖铝矾土现象非常严重,国家资源大量流失,生态环境遭破坏,已经“很失控了”。不过他强调自己不分管这块工作,对此无法解释。让记者去见从市局调来主持全面工作的方局长。
  在国土局,记者没有见到方局长,电话联系时,方说他已到了巩义市。他在电话里强调自己刚来几十天,对情况也是不太了解,让记者去见国土局的王书记。当记者问调来之前的私挖滥采也许与你无关,但你已来了几十天了,现在私挖滥采现象仍未遏制,是否负有责任时,对方不答。
  随后,记者采访了宝丰县国土资源局资源稽查队的孙军队长,谈到私挖滥采屡禁不止的原因,他说,一是山区面积大,而管理人员少,管不过来;二是盗挖铝矾土者难以对付,他们成天雇人在路边盯梢,发现可疑车辆就向矿主们报信,还没等执法人员走到跟前他们就跑光了;三是管理人员只是行政执法,没有公安机关强制执法的权力,所以执法较难。
  针对孙队长的说法,当地老百姓极不信服,他们说,这是孙的托词,“当地国土资源所及相关部门对非法采矿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说到治理也仅仅是罚款。有时上山转一圈也是为了收管理费,矿主只需向这些部门交钱,就只管大胆开采了。”观音堂的一些村民对记者说,有些行政领导或管理人员甚至充当非法矿主的保护伞,为他们通风报信,监管人员的车还没上山时,信息就早已传到了山上,为非法矿主隐藏和逃避打击提供时机。
  村民们说,其实真要管起来也很容易,这些采矿老板什么证都没有,只要弄清楚是谁在庇护他们,谁给他们送的电,谁给他们弄的炸药、雷管、导火索就行了。“按理说,国土资源局在通往矿区的必经路口设立了管理所,县里还设立了检查站,凭证放行,还有公安机关的经常介入,上山下山就这么一条路,私挖滥采者凭什么能得逞?”
  “国家设立国土资源管理机构,就是要你们去管好国土资源的,不然要你们干什么。共产党把江山都打下来了,还管不了几个盗挖国家资源的小蟊贼?这主要是真管还是假管的问题,为何一山之隔的鲁山县同样有铝矾土资源,为何人家的山就没有被开膛破肚?”
  谈到管理人员是否存在对非法矿主包庇、纵容,收取矿主好处继而充当其保护伞现象时,这位同时兼着大营镇国土资源所所长的孙队长说:“也许有,但我们很难查清楚。”

责任编辑:毋宁秋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