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大省电力吃紧

2022年09月23日 9:23 1385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铝资讯

继传统水电大省四川因今夏干旱少水又缺煤,电力供应形势严峻,当地开启高耗能企业能效管控之后,云南地区的部分高耗能行业进入第二轮限产限电。

9月14日,云铝股份(000807.SZ)发布公告称,自9月10日起,该公司及下属电解铝企业以停槽方式开展用能管理,14日前压降用电负荷10%。神火股份(000933.SZ)也发布公告表示子公司云南神火收到文山供电部门《关于紧急启动电解槽用能管理的通知》。

就在8月下旬,四川省限电要求再度升级,对电解铝行业产能影响明显。据SMM统计,四川省6月底电解铝运行产能100万吨,进入8月之后,电力供应形势更加严峻,铝厂减产规模扩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这并不是水电大省的高耗能行业次遭遇减产情况。根据百川资讯数据,2021年5月之后,由于云南来水偏枯以及能耗双控等因素,云南地区电解铝产能减产160.5万吨,加上事故及其他因素,总共减产183万吨,占2021年全国电解铝减产总量的49%。

“电力成本占到电解铝生产成本30%以上,我国电解铝行业产能转移的方向就是寻找价格洼地。”行业分析师刘敏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3年之前,电解铝产业集中于西北部低成本区域。2017年之前,产能多转向电力装机以煤电为主的地区。2017年之后,河南、山东地区的电解铝产能迫于成本或碳排放压力无法扩产,云南、四川等地开始利用富余的水电,提供优惠电价,大力引入电解铝行业。

上海有色网(SMM)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初,云南省电解铝建成产能561万吨,运行产能521.8万吨,占全国总运行产能的12.8%。

不过,多位行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由于云南、四川部分水电站调节性能较差,水电发电季节性变化明显,全年发电量分布呈现丰水期多、枯水期少,造成电力供应不稳,电解铝企业频繁限电限产,也导致了供应端不稳定的现状。

减产幅度或扩大

四川和云南作为水力发电大省,电力供给对水力发电较为依赖。以云南为例,2022年7月,云南发电量414亿千瓦时,其中水电发电量377亿千瓦时,占比高达91.1%。而每年11月至次年5月的枯水期,需要煤电等其他电源的补充。

今年7月以来,长江流域遭遇1961年以来严重的气象干旱,四川、云南等多地甚至刷新了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的高温纪录。受此影响,汛期水量大幅下降,影响了多地主要水库蓄能,电力供应整体走弱。

此外,四川、云南等作为“西电东送”的主要送出省份,即使本身缺电,也需执行在省间协议框架下的外送电量。

电力供应紧张形势,迅速传导至下游产业链。四川、云南等先后向本省企业发出了限电措施,耗电大户电解铝企业首当其冲。在云南限电模式开启后,云南两大电解铝企业云铝股份和神火股份先后发布了关于公司受限电影响的公告。

年报数据显示,神火股份控股子公司云南神火目前拥有90万吨电解铝年产能。公司在公告中表示,按照通知要求,9月14日前云南神火的用电负荷调整至不高于131.6万千瓦。压减负荷将对公司重点技术指标、产品成本和经济效益产生影响,公司将通过优化工艺控制等方式,尽可能降低影响。

“即将进入10月,云南的雨季也到了尾声。随着接下来平水、枯水期到来,云南的用电矛盾或将更加。”刘敏表示,从企业反馈的消息来看,电解铝产能限电可能会继续加码。据ALD调研,云南省内电解铝产能限产或将由10%增长至30%,若政策实施落地,将影响省内电解铝产能近150万吨/年。

供应端的扰动,使得短期内铝价震荡偏多。东吴期货在研报中指出,与四川不同,云南是我国电解铝主要产地之一。此次减产时间持续较长,减产幅度一旦确定,在未来漫长一段枯水期时间里这部分产能都难以恢复。加之消费端暂未体现旺季效应,订单提振不明显,整体上看,国内电解铝供应过剩的格局有边际改善,预计短期内铝价将维持宽幅偏强震荡。

从中长期来看,多家研究机构指出,电解铝减产态势或将持续至明年4月枯水期结束前,叠加当前电解铝去库态势延续,伴随需求回暖,铝价中枢上行仍有支撑。

高耗能行业的难题

此外,有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云南省后续或将“有序用电”限制范围扩大至工业硅等其他行业。除了电解铝,硅、磷等高耗能行业也是此前云南着力招商引资的重点。目前全国工业硅、黄磷年产能分别为591.10万吨、144.75万吨,其中云南省分别占全国总产能的18.83%、41.52%。

建信期货在研报中指出,云南水电资源丰富,过去较长时间内曾因省内电力消纳与产业发展不平衡而发生严重的“弃电”。2016年,云南弃电314亿千瓦时,相当于总发电量的11.7%。为消纳过剩的电力,2017年云南省宣布通过电价优惠引进水电铝材、水电硅材等,以促进弃水电量消纳。

对于对电力成本比较敏感的行业来说,云南确实更具吸引力。一名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能源属性决定了部分行业产能的迁移始终追随廉价电力。比如对于电解铝企业来说,云南的电价优惠幅度较大,加之“双碳”背景下企业转型发展的要求,先去云南“占个坑”是企业的合理选择,也形成了我国电解铝产能由北方煤电丰富地区向西南具备绿色低碳能源优势地区转移的趋势。

“但是连续两年出现了电力供应紧张的局面,产业转移与电力供应的矛盾如何解决,是西南地区要面对的问题。”上述人士指出,在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过程中,各类电力供给的稳定性、及时性和适配性仍面临挑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多家高耗能企业都在加大水电以外的其他绿色电力的利用率。云铝股份表示,今年公司将持续提升全产业链绿色用能水平,充分利用工业厂房屋顶等实施分布式光伏及分散式风力发电项目,提高风电、光伏发电等可再生能源利用水平。预计公司及下属企业与电力企业合作项目的总装机容量将超过20万千瓦,每年可提供绿色清洁电力约24000万千瓦时。

此外,云南能投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作为省属绿色电力平台,切实践行打造“绿色能源牌”和能源支柱产业等决策部署,全力推进增量新能源项目建设,努力为云南省的电力保供作出积极贡献。

责任编辑:王慧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