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刚果(金)的非洲兄弟——芭比

2021年08月23日 8:45 8665次浏览 来源:   分类: 综合时讯   作者:

导读: 芭比是我在非洲认识近10年的同事。

芭比是我在非洲认识近10年的同事。

准备离开刚果(金)的那些天,疫情还很严重。但根据当地政府的法令,我们公司已经解封,他允许进入公司营地的门口等我。于是,我把自己所有不打算带走的东西收拾在好几个袋子里,用手机软件给他发信息,请他过来一下。

他很守时,当我拖着大包小包出现在大门的时候,已经在大门口的橱窗跟前静静地看着宣传展板。我大声叫他的名字,他猛地转过头来,飞似地向我跑来,仿佛一个孩子。而他,已经是近四十岁拥有四个孩子的父亲了。

虽然蓝色的口罩遮住了他大半个脸,但我依然能看到他灿烂的笑容,穿着上班的工装,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离我大约两三米的样子,他突然停住了脚步,非常诚恳地向我点头,问候“Bonjour(您好)”

我知道他是想起了公司在疫情期间制定的必须保持社交距离的规矩,要不一定会和我热情握手和拥抱的!

我把大包小包放在了门口,用这些年学会的几句蹩脚的法语单词和他交流,有时候不得不加上很多手势。

芭比完全能听懂我的意思,他告诉我,虽然发生了疫情,但是家里挺好,孩子们和爱人都很健康。他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有限的法语单词已经无法准确回答,只好指指那些大包小包,示意这是我送给他的。

他非常高兴。不断地重复着“Merci beaucoup(非常感谢)”!并用中国人经常的那种合十手势向往致意。

我和他再见。他小心翼翼地拿起那些东西,不断地朝我点头鞠躬,退着走了几步,转身走了。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突然湿润了眼睛。我知道,这或许是我今生今世最后一次看到他的背影。因为我,即将永远离开这个国家,调回国内工作了。

认识芭比十多年来,我们经历了很多故事。有一次,他的一个同胞顺走了我们一位翻译的手机,为了要回手机,他只身“深入虎穴”,面对对方不断加码的赎金和无理要求,他斗智斗勇,竟然从对方手中“抢”回了手机,凭着飞快的奔跑速度躲开了那些人的追打。还有一次,为了维护公司的利益,他得罪了人,被诬告抓到了当地警局,在黑房子里呆了好几天。他的妻子上门求助,我们才知道了他的情况,并捐资把他赎了出来,他非常感激。至此与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每次来公司营地办事的时候,他总会过来看看我,还告诉我他的家里摆着我和他的合影。我知道他想说的,是家里人一直记得对我们的感恩。

芭比并不知道我要调回中国工作,还以为我还是像以往那样,休假一个多月就回来了。后来,我用手机软件给他发了告别的短信。芭比非常激动,他给我发了长长的好几条信息,大意是:他非常感谢中国公司,感谢我和周围的这些中国同事。最后,他郑重地给我发来一条短信:BOSS,愿上帝保佑您!

 我知道他对上帝虔诚,也深深感受了一个来自非洲的陌生兄弟的深厚情谊。

责任编辑:罗娜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