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铝的20年是一首艰苦奋斗的歌

2021年03月01日 9:37 10973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铝资讯   作者:

导读: 中铝公司的创业者,在最艰难的时期,就这样为生存而战,为尊严而战,为使命而战,为荣誉而战,战出了勇敢的中铝血性,拼出了不屈的中铝气节,搏出了必胜的中铝自信,展示了奋发有为的中铝情怀。这,不正是一首艰苦奋斗的歌么!

一首艰苦奋斗的歌 

 

都说中铝公司的20年是一首歌,有人说是锐意改革的歌,有人说是昂扬进取的歌,有人说是创新发展的歌,有人说是兴业报国的歌,有人说是屡创辉煌的歌,而我更想说,这是一首艰苦奋斗的歌。

中铝公司成立在一个极不平凡的年份。2001那一年,世界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恐怖分子劫机撞毁了美国世贸大楼“双子星”;二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无论是美国“9·11”恐袭还是中国入世,都对中铝公司这个“新生儿”的成长带来了极大的挑战和考验,当然也带来了重大的发展机遇。刚刚成立的中铝公司,当时是非常弱小的,与美国铝业公司相比,实物劳动生产率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铝土矿配置量不到1/20,氧化铝产量不到1/8,电解铝产量不到1/5,销售收入不到1/8。即便是在国内,中铝公司也是空气般的存在,总部员工在国家部委开完会打出租车回中铝,司机不是往军博开,而是往东城区开,因为司机只知东城那个中旅,而不知军博对面这个中铝。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市场大门洞开后,强大的美铝、法铝、加铝等国际铝业大鳄都会一拥而入,岌岌无名婴儿般的中铝岂是他们的对手?中铝只有赶快在境外上市,通过资本市场融资快速发展成为国际公众公司,超常规做强做大。而“9·11”事件发生后,美国资本市场窗口几乎处于关闭状态,中铝股票想要抢在中国入世之前实现在美国上市非常困难。

为了公司的生存,中铝的创业者们想尽了一切办法、付出了无比艰苦的努力。按照美国证券市场的要求,外国企业在美国上市,资产必须特别优良,盈利能力必须超级强大。但“9·11”事件发生后,即便对完全符合要求的优质公司,股票承销商也不敢轻易接单。为了感动承销商,中铝公司自我革命,进行了完全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的改革改制和资产剥离。公司把8家铝企业——“七厂一院”的优质主业资产剥离出来,组建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拿来上市,而把非主业资产、全部的不良资产、明亏、暗亏、潜亏和负债,都留在存续企业;遴选出精兵强将进入中铝股份,并且以中国国有企业发展史上极其罕见的大力度压缩上市公司人员编制,而把“挑剩”的员工连同离退休人员一股脑儿都给了存续企业。全程参与中铝股份境外上市工作的中介公司——中金公司形容说,中铝股份简直就是白菜帮被剥了又剥的“菜芯中的菜芯”。为了进一步增强市场竞争力,中铝公司将“七厂一院”的法人资格全部取消,由中铝股份实行高度统一的经营管理,亦即财务集中、营销集中、投资集中、研发集中、人事集中的“五个集中”管理。“七厂一院”都是名震一方的明星企业,有的还是所在省市的头牌企业,这些威猛高大的强势企业一夜之间变成了没有市场话语权的生产车间,所带来的影响、冲击和痛苦是不言而喻的。

上市公司跟存续企业彻底分家的那一年,笔者在平果铝业公司宣传部,并随同宣传部被划到了存续企业,而老伴则提前内退,那一年她才44岁。即便是整体划转到存续企业,并非个人才干的原因没进上市公司,但因所在的存续企业毕竟是人们眼中的“老弱病残”型企业,笔者在亲戚朋友面前总还是显得有些脸上无光,说话办事也没有了往日的底气。紧接着发生的一些事情,加重了笔者对存续企业发展前途的忧虑。

分家恰逢春节前夕。上市公司和存续企业第一次分开举办迎新春茶话会。出于新闻报道的需要,两个茶话会笔者都参加了。单从茶话会桌上摆的饮食品来看,就比较真实地反映了两个公司当时的状况。上市公司的茶叶有龙井、碧螺春、铁观音等好几个品牌,与会者可以自己挑选喜欢的茶叶,而且除了茶叶,还有桔子、香蕉、火龙果、冬枣、苹果等南北水果,更有多种糖果和点心,非常丰盛,年味浓浓。存续企业的茶话会桌上只有茶杯,没有水果糖果和点心,而且茶杯里没有放茶叶。茶话会主持人、时任平果铝业公司机关党支部书记杨承礼的开场白是这样说的:“今天把大家请来,清茶一杯话新春,艰苦奋斗再创业。”有人插话道:“书记,这杯子里咋没有茶叶呀,茶叶呢?”杨书记马上说,“我纠正一下,应该是清水一杯话新春。”见过上市公司茶话会的笔者,心里一酸,眼泪差点就涌了出来。

年后接到中国矿业报社发来的通知,让笔者去黄山参加一年一度的矿业大会。笔者就拿着会议通知去找我们存续企业平果铝业公司总经理黄振彬。黄总说:“不是不想让你去开会,如实地告诉你,目前公司账上的可用资金只有4000元,一分钱也不敢用,只能留着慰问特困职工和留作企业主要领导参加中铝总部紧急会议的出差费。”他想了想,建议道,矿业跟咱平果铝业公司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但跟中铝股份广西分公司紧密相关,你去找找股份的殷总经理,看看他能不能出差旅费让你代替广西分公司去开这个会。我转身到中铝股份广西分公司办公大楼找到殷恩生总经理,说明情况。殷总经理充满感激地说:“中国矿业报为我们矿山用地改革出了不少力,对我们的新闻报道也很多,这个会是一定要参加的,当然还是你去参加。不过因为你不是股份公司的员工,你要用股份公司党委办负责宣传工作的赵林的名义参加,否则差旅费报销不了。我建议你坐飞机,坐火车去黄山的话,还要倒几次车,太折腾了。”就这样,我顶着赵林的名号去黄山参加了会议。一个有两千在册职工的存续企业,账户上的可用资金只有区区4000块钱,艰难到这种程度,外人和后人是想象不到的,但这就是存续企业当时的真实情况。“七厂一院”的其他存续企业跟平果铝业公司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经历千辛万苦、付出了巨大的改革代价之后,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这颗“菜芯中的菜芯”终于被承销商所接纳、所喜爱。非常巧合的是,在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当天——2001年12月11日,中国铝业股票也在美国纽约成功上市了,隔天又在中国香港成功上市。中铝股份由此成为“9·11”之后在美国上市的第一家中国公司和第一家亚洲公司。

中铝股份境外上市成功,不仅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募集到了加快做大做强的发展资金,更重要的是,借助境外上市的重大契机,中铝股份脱胎换骨地转换了经营机制、转变了管理模式,使之浴火重生,焕发出了巨大的发展动能和不可阻挡的生机活力。“集中管理、统一经营”模式,将分散的指头攥成了拳头,在那个时代彰显出了前所未有的强大优势,整体功能得到充分发挥,市场话语权不断增强,形成了中国铝行业的中铝价格、世界铝行业的北京价格。在行业整合上,公司频频发力,收购主业资产曾创下“单月连下七城”的壮举,通过兼并重组和自我发展,法人实体企业很快从组建时的12家扩展到近500家,业务领域从铝业拓展到铜业、稀土业、能源业、金融业、工程总承包业以及新兴产业,实现了资源能源的国际化配置和主产业的国际化经营,并于2007年首进世界500强企业名单,此后连续14年保持了世界500强企业的地位,而且排名持续向前推进,2020年已进入到这个榜单中的第217位。而中铝公司成立时的世界铝业诸强美铝、法铝、加铝、俄铝等,不是被其他公司兼并,就是疾速滑落掉队,在世界500强企业榜单中早已没有了身影。

与此同时,存续企业负重奋进,展开了生死攸关、极其艰难的第二次创业。公司党组为存续企业定下了“服务主业求生存、配套主业谋发展”的发展思路,存续企业根据各自的地域位置、资源状况和现有产业基础,找准发展方向,通过深化改革和资源整合与优化配置,开始转型升级奋起突围。如山东铝发挥化工建材产业优势,山西铝发挥工业服务优势,贵州铝发挥城市综合服务优势,长城铝发挥房地产和物流枢纽优势,发展壮大优势产业,使存续企业逐渐具备了自身“造血”的功能。这几家人数过万的存续大企业,干部员工凭着对国有企业的执着忠诚、对中铝股份前途的坚定自信,凭着忍辱负重、顽强拼搏的精神,硬是一点一滴消化掉巨大的历史包袱,奋力突围而出。另外三家存续企业青海铝、中州铝和平果铝虽然人数较少,但二次创业的艰难程度丝毫不亚于四家大型存续企业,他们小有小的难处。比如平果铝,建厂伊始就实行新厂新办,与主业配套的原辅材料一直是社会化供应。存续企业与上市公司分家后,存续企业完全没有产业基础,起初是靠两个小小的土炉子从电解车间的炉灰碴里熔炼出一点点铝来卖钱。黄振彬总经理带笔者到现场看过,那炉子小到比补锅匠的熔铁炉还小,笔者当时就愣在那儿了:这两口小土炉,竟是维系两千人生计的宝贝家当!因为没有产业基础,又要创业,于是这几家小的存续企业被迫什么都试着干,服装店、手套厂、砖瓦厂、氧气厂、矿泉水厂、建筑队、装修队、运输队、超市、米店、水果铺,甚至还有拖拉机厂,花样翻新般地出现,又寒风扫叶似地凋落,因跨行进入陌生领域,真正成功的不多,交学费的不少……

公司党组和中铝股份领导班子深知存续企业创业的艰难,以大局为重,通过规范的内部市场,在委托服务和关联交易方面,在不损害股东利益的条件下,给了存续企业应有的支持和帮助,助力存续企业扭亏脱困再创新业。存续企业终于走出亏损的泥淖,奔向了盈利的阳光地带。后来,主业市场行情低迷,中铝股份出现严重亏损,存续企业又通过适当的途径和方式反哺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和存续企业实现了互动双赢。

笔者曾作为公司联合调研组组长,就上市公司与存续企业和谐发展这个课题,到“七厂一院”的全部存续企业和上市公司进行过调研。令笔者至今都感动不已的是,就在二次创业最为艰难的日子里,存续企业绝大多数的领导干部对企业仍然不离不弃,即便外面高薪聘请也不为所动。在控亏增盈攻坚战打得最焦灼的那大半年里,中铝河南分公司和长城铝业公司的处级以上干部,每个月只领着相当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工资,每天还照样在生产经营第一线冲锋陷阵。受访的领导干部们认为,中铝股份的改制上市和存续企业的二次创业,是从公司的整体利益、员工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出发来考量的。只有中铝股份做强做大做优了,所有中铝人才有立足之地;中铝股份强大了,存续企业才有依靠,才有存续下去的保障;存续企业发展了,中铝股份才有宁静的港湾,才能经得起市场风浪的冲击;我们领导干部都是螺丝钉,无论把你拧到上市公司还是存续企业,都要在那里定住并发挥应有的作用。而包括笔者老伴在内的普通员工,也都默默地承担了属于自己的那份责任和代价。老伴说:“改革成本总得有人承担,不是我就是别人。虽然内退这十多年每个月要少拿一半的工资,但我能全心全意做全职太太服务好你和儿子,让你俩放手在职场上拼杀,不也挺好吗!”是的,正因为她内退了,全身心在百色陪儿子读高中,儿子作为非北京生源才能顺利地考入北京高校;正是有她在背后撑着家庭,笔者和儿子才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奋斗工作,成为各自公司的可用之人,这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价值。

中铝公司的创业者,在最艰难的时期,就这样为生存而战,为尊严而战,为使命而战,为荣誉而战,战出了勇敢的中铝血性,拼出了不屈的中铝气节,搏出了必胜的中铝自信,展示了奋发有为的中铝情怀。这,不正是一首艰苦奋斗的歌么!

责任编辑:王慧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