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提前走弱 铜价反弹结束

2019年11月05日 9:14 2668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期货   作者:

导读: 10月最后一周,铜价反弹势头明显乏力,此前沪铜活跃合约12月合约最高一度冲高至4.767万元/吨,LME三个月铜价一度反弹至5941.5美元/吨。10月,铜价反弹的三大驱动力来源于美元走弱、中美贸易磋商取得进展和9月季节性旺季下需求边际改善。

10月最后一周,铜价反弹势头明显乏力,此前沪铜活跃合约12月合约最高一度冲高至4.767万元/吨,LME三个月铜价一度反弹至5941.5美元/吨。10月,铜价反弹的三大驱动力来源于美元走弱、中美贸易磋商取得进展和9月季节性旺季下需求边际改善。

然而,铜价要逆转为牛市或者大级别上涨行情,需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之一:中国地产新一轮刺激带来需求持续改善、中国货币大规模宽松和美元进入大级别贬值周期。目前这些条件都不具备,且10月宏观数据——制造业PMI和微观数据基差等都意味着铜需求提前走弱,铜价反弹已经步入尾声,后市关注新一轮下探的可能。

显性库存下滑

持平于去年同期

进入10月下旬,全球铜显性库存再次明显下滑,LME和SHFE(上期所)两地库存下降,而COMEX铜库存止降回升。数据显示,LME铜库存在10月29日降至25.08万吨,为7月3日以来最低纪录。不过,10月30日LME铜库存回升至27.04万吨,去年同期为13.93万吨,这意味着当前库存较去年同期依旧增长了94%。

而SHFE铜库存在10月25日降至14.30万吨,此前在10月18日一度升至15万吨,去年同期SHFE铜库存为14.89万吨,同比略微下降4%,这意味着国内铜库存下降并不会带来精炼铜供应紧张。

对比之下,COMEX铜库存则在近期出现明显回升。截至10月30日,COMEX铜库存回升至3.60万短吨(3.27万吨),此前在10月25日一度降至3.47万短吨(3.15万吨),去年同期为15.80万短吨(14.33万吨),同比大幅下降了77%。

不过,笔者并不认为COMEX铜库存下降对铜价是利好,从历史情况来看,1995年至今,COMEX铜库存和铜价反而呈现-0.49的相关性,主要原因市场1995年以后美国铜消费出现峰值,COMEX铜库存上升意味着实际上是美国投机需求发力(美国对冲基金等),而COMEX铜库存下降主要是投资需求在下降。而LME铜库存上升和COMEX铜库存下降往往意味着全球铜投资需求在持续降温。

10月下旬,COMEX铜库存止跌回升,并不一定代表铜价立马反弹,从历史情况来看,COMEX铜库存上升,铜价反弹会滞后一年以上。更何况,目前尚无法判断COMEX铜库存是否进入上升周期。

综合LME、COMEX和SHFE三大交易所的全球铜显性库存,在10月25日降至43.55万吨,较前一周下降3.6%,与去年同期几乎持平,因此,尽管全球铜显性库存和沪铜活跃合约收盘价呈现-0.47的相关性,但沪铜价格反弹动力并不足。

LME铜库存并没有转移至中国

从库存转移角度来看,一旦发生LME铜库存转移至SHFE,那么铜价会出现一波反弹。从海外投资者角度来看,中国铜库存和进口同步增加,不管是实际用于消费还是投机,都视为中国的表观消费。

实际情况是,LME铜库存在10月份并没有转移至中国,部分可能流向COMEX。数据显示,截至10月25日,从环比来看,LME铜库存较前一周下降7375吨,SHFE铜库存下滑至14.30万吨,二者同步回落,唯独COMEX铜库存在10月25日之后略微升至3.6万短吨。如果LME铜库存和SHFE铜库存同步增加或减少,并不意味着铜库存转移,而是全球铜消费在下滑或转为隐性库存。如果LME铜库存下滑而SHFE铜库存增加,意味着LME铜库存转移至中国,但目前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统计发现,1999年10月28日至今,沪铜活跃合约收盘价与LME-SHFE铜库存的差值呈现负相关关系,二者相关度为-0.53。截至2019年10月25日,LME-SHFE铜库存差值略微增加值11.80万吨。

进口铜精矿现货TC反弹

铜冶炼企业产出保持高位

尽管市场主流观点都认为铜矿供应会因罢工、新增产能减少、矿石品位下降而趋向紧张,但是从目前的现货进口加工费TC来看,铜矿供应已经明显的反弹,进口铜精矿现货TC也开始回升。数据显示,截至10月31日,20%的进口铜精矿加工费已经反弹至58美元~65美元/吨,预计2020年全球铜精矿产量会恢复较快增长。

而且中国铜原料联合谈判组(CSPT)敲定四季度进口铜精矿TC为66美元/吨,较三季度的55美元/吨增长20%,国内铜冶炼企业维持较高的开工率,四季度,国内精炼铜产量会保持稳健的增长。

从粗炼来看,尽管废铜进口因政策原因有所下滑,但是随着国内废铜回收系统进一步完善、汽车和家电报废高峰来临,国产废铜叠加从东南亚拆解过来的废铜,废铜冶炼企业或有氧铜杆企业的产量也会恢复,对原生精炼铜有替代作用。

洋山铜溢价回落

进口需求下降

由于中国精炼铜需要大量从海外进口,因此到岸溢价的高低,及到岸升水的高低也会影响国内精炼铜的价格。统计2013年1月至今的数据发现,洋山铜溢价和沪铜活跃合约收盘价呈现0.6的正相关性,因此,洋山铜溢价回落往往代表中国需求降温或者海外供应压力较大,需要转嫁至中国,但进口亏损又导致铜流动性暂时首先,到岸升水就此下降。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30日,洋山铜溢价回落至72美元~82美元/吨,此前在9月20日升至80美元~90美元/吨,去年同期高达105美元~120美元/吨。

我们还可以验证中国铜进口在减少,即通过测算进口盈亏来判断铜报关是否合适。通过测算,10月下旬,三个月铜进口亏损都在1000元/吨以上,由于当前融资铜退朝,中美利差和汇差缺乏套利空间,所以亏损在1000元/吨以上都意味着贸易商不会报关进口,精铜进口量会下降。10月30日,三个月铜进口亏损1043元/吨,实际比值为8.07,而要实现盈亏平衡的比值需要升至8.25。

基差转为负值

铜现货贸易大幅下降

由于铜供需基本面短期反映在价差结构上,并不一定带来绝对价格的波动,因此价差结构如果表明铜现货供应宽松的话,那么铜价短期反弹可能进入尾声。

首先,作为反映现货相对于期货(远期)的供应变动,基差转为负值,意味着10月份精炼铜现货供应充足,而期货较现货升水,反映出正常的持有成本或者风险溢价。数据显示,2019年10月30日,分别以长江市场和上海市场1#铜测算的基差分别下降至-30元/吨和-120元/吨,去年同期为-120元/吨和-200元/吨,去年10月沪铜价格是下跌的。

其次,现货贸易商升贴水也反应除贸易商的预期和现货供求情况。数据显示,10月底长江市场和上海市场1#铜现货升水大幅下滑,在10月30日分别降至60元~80元/吨和10元~20元/吨,此前在10月上旬分别一度升至210元~230元/吨和130元~170元/吨,而去年同期则都是贴水。

10月未能延续需求改善的势头

据上海有色网调研的数据显示,9月份,铜管企业开工率为78.06%,同比超预期回升6.11个百分点,环比回升5.02个百分点;9月,废铜制杆开工率环比回升6.28%,同比增长6.83个百分点。9月份,铜板带箔企业开工率为70.62%,同比下降6.16个百分点,环比回升1.16个百分点。9月漆包线开工率为70.35%,与8月相比环比上涨0.31%。9月份精铜制杆企业开工率为76.81%,同比下降3.32个百分点,环比上升1.36个百分点。

从终端行业来看,中期协发布的数据显示,汽车产量同比降幅继续扩大,环比出现回升,不过作为销量的领军车型——新能源汽车在9月产量反而环比下降;9月汽车销量同比降幅有所缩小,环比大幅回升16%。而9月电网建设同比从负增长回升至增长0.88%,空调产量9月同比增速和环比增速都出现明显改善。

不过,从经济数据来看,10月份未能延续工业制造业回升的势头。先行指标——中采制造业PMI在10月再次回落至49.3,9月一度回升至49.8。从铜价和制造业PMI的关系来看,2005年1月至今,沪铜活跃合约收盘价和中采制造业PMI呈现0.45的中等正相关性。

从生产新订单指数差值来看,10月份,该差值收敛至1.2个百分点,从历史情况来看生产新订单指数差值越大,代表工业企业产出超过需求,企业会进入被动补库阶段。而该差值缩小,代表企业进入主动去库存阶段,铜价会下跌。如果该差值进入负值,那么代表需求旺盛超过产出,铜价会相应的反弹或上涨。

美联储年内最后一次降息

美元继续下行空间有限

此前,我们提到美联储降息对铜价的提振,需要美元贬值来配合,回顾历史,1995和1998年两次预防式降息,都没有带来美股和美元持续下跌,铜价也没有出现趋势性的大级别上涨行情。

10月31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OMC,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25个基点至1.5%至1.75%的区间,符合市场预期,这是美联储年内第三次降息。

不过,美联储FOMC声明显示,美联储可能暂时按下降息“暂停键”,美联储在政策声明中删除了政策制定者将“采取适当行动”以维持经济扩张的措辞。这表明美联储不打算在12月进一步降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反复重申的“周期中调整”(mid-cycle adjustment)是预防经济下行风险的“保险型降息政策”,目前也会暂告一段落。声明中的“评估利率合理路径”,也表明美联储在作出利率决策时将更加依赖经济数据。

鲍威尔在记者会还提到,美联储仍在寻找适合金融市场的流动性水平,短期内货币市场融资难不能轻易解决,美联储认为,银行准备金规模最低为1.45万亿美元;近期启动的短期美国国债购买纯粹是技术性措施,重申不应视为量化宽松(QE)。

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购买国库券纯粹是技术性手段,不应该和QE混为一谈。购买国库券不会对长期证券的需求造成影响。这一讲话基本打消了市场此前对美联储重启QE的说法从经济数据来看,美联储在12月继续降息的必要性不强。美国商务部公布数据显示,美国三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初值1.9%,预期1.6%,前值2%。美国第三季经济增长放缓幅度小于预期,因企业投资下滑被消费者支出和出口反弹所抵消,这可能进一步缓解金融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当日公布的“小非农”表现也好于预期:美国10月ADP就业人数增加12.5万,预期10万,前值13.5万。

至于美元走势,主要取决于美国经济前景和其他非美经济体的相对强弱效应。整体看,美元继续大幅下跌的可能性并不大:一是尽管美联储降低利率,但欧洲也因为经济数据恶化而加码宽松政策,美元因利率相对优势受到支撑。10月29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收报1.854%,较同期的德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0.35%)高出近2%。资金流入美国国债,推动美元价格走高。

二是在欧洲和日本,宽松政策尽管已经推动负利率进一步深化,但通胀仍未有回升迹象。在这一背景下,欧央行有望长期维持利率至负数区间,且展望未来欧洲经济增长现状继续弱于美国。美国和欧洲经济指标强弱会导致美元波动,其中花旗美国和欧洲经济意外指数差值自2003年至今与美元指数呈现正相关关系。

数据显示,截至10月30日,花旗美国经济意外指数升至7.8点,而花旗欧洲经济意外指数回升至-52.2点,9月底一度曾跌至-99.4点,花旗美国和欧洲经济意外指数差值降至60点,这使得美元兑欧元在10月出现一定的贬值,美元指数出现走弱,但是未来二者差值很大可能继续扩大,美元受益于避险和海外购美债而被动走强。

从宏观层面来看,三季度经济数据验证了中国经济还在减速,9月份主要是季节性因素驱动部分工业指标回暖,但是9月工业企业利润同比降幅扩大,意味着这种回暖势头难以持续。尤其是地产调控还在趋严,短期地产投资、开工等指标坚挺,但是滞后性冲击会影响很多中上游原材料市场。

10月,制造业PMI回落,意味着9月份铜需求季节性边际温和改善的情况未能持续,预计10月工业增加值、地产投资和汽车产销可能会继续回归疲态,这意味着铜消费在“银十”旺季需求提前走弱,不利于铜价反弹。

从海外市场来看,9月份对铜价反弹有助推作用的美元贬值势头可能会减弱,包括美国公布的三季度GDP环比增速好于预期,美联储10月降息之后,12月继续降息概率下降,美联储政策进入观察的真空期。

从微观层面来看,10月显性库存回落,主要是进口亏损导致进口铜下降,而进口下降并没有带来铜供应紧张,基差转为负值和贸易升水大幅回落可以验证这一点。这反而说明中国表观消费在下滑,实际消费也在走弱,9月中旬启动的反弹临近尾声。而11月进入季节性消费淡季,铜价后市可能会有再次下探的可能,短期关注4.7万元/吨一线的支撑,11月可能再次测试4.6万元/吨的支撑。

责任编辑:李铮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