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母亲

2019年04月09日 15:14 15155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文学杂谈   作者:

导读: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家乡满山郁郁葱葱的青松,鲜红如血的杜鹃花,向人们昭示着岁月的年轮。母亲病逝已经20年了,母亲的音容笑貌时刻依然呈现在我的眼前。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梦见到母亲,醒来时我总是泪眼依稀,思念悠长。今年清明如期来到母亲坟前,告慰母亲儿子从未走远,依旧在身旁。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家乡满山郁郁葱葱的青松,鲜红如血的杜鹃花,向人们昭示着岁月的年轮。母亲病逝已经20年了,母亲的音容笑貌时刻依然呈现在我的眼前。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梦见到母亲,醒来时我总是泪眼依稀,思念悠长。今年清明如期来到母亲坟前,告慰母亲儿子从未走远,依旧在身旁。

母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她用善良的一生赢得了乡亲们的尊重,都称母亲为大姐;母亲用辛劳的一生支撑起一个温暖的家。

那个年代,豫南的农村家家都不是很富裕,我家也不例外,可以说一贫如洗,没有什么像样的家私,一家人能够吃饱饭已经是最大的奢望了。家里姊妹多,父亲又被打成右派回乡,经济十分拮据,生活也很困难。每年米面主粮只能够吃到春节前后,余下的日子主要靠吃红薯、南瓜等杂粮度过,只有等待来年稻谷接上才能稍稍有点改善。一天早晨,母亲外出种地回来,路过村头田埂时,看到一个10多岁的小孩倒在田埂边,母亲赶紧把小孩扶起,背到家中,喂了稀饭后,小孩渐渐苏醒。了解后才知道这个小孩姓詹,家住周边县农村,父母双亡,自己讨饭几年,已经几天没有吃饭饿晕在这的。本来家里也是十分困难,母亲告诉小孩,你不用再去讨饭了,就住在我们家,有我们吃的就有你吃的。这样一来,本来困难的生活,就更加艰难了,善良的母亲还是收留了他。每年无论多么经济拮据,自己的孩子不买新衣,母亲也要一针一线的手缝给他做新衣,添新鞋。一直养大成人,并且送去部队当了兵、后来成了家。直到今天,这位已经70多岁的大哥说起母亲,总是满心感怀,泪流涟涟。他告诉我,没有母亲的收留抚育,早就饿死了,哪还有我现在幸福的一家人。

母亲是辛劳的一生。在我记忆里,母亲每天都是天蒙蒙亮就起来了忙,天黑了,把每个孩子洗洗后才最后休息。母亲一天喂猪、做饭、洗衣服、下地干农活,一天忙到黑,一年忙到底,没有休息过一天。小时候家里困难,衣服都是大孩子穿了小孩子接着穿,虽然衣服破旧,但是母亲一有空闲时间就忙着给孩子衣服缝缝补补,让我们姊妹穿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每年的春节姊妹都能够穿上母亲给我们做的新布鞋,这也是姊妹最高兴的事。记得母亲大病了一次,肺部发炎,高烧不退,一大早乡亲们把母亲抬到乡卫生院治疗。母亲醒来看见我站在旁边,第一句话问我怎么没有去上学,让我赶紧上学去。待到下午放学,我飞奔到医院,医生告诉我母亲的病是严重的,但是母亲硬是坚持要回去,说家里离不开她。回到家看到母亲拄着一根木棍带着病在忙活,我问母亲为什么回来了?母亲说,不要紧的,过几天就好了。母亲转身又忙碌去了,我无声地站在那里,禁不住的流出了眼泪。

母亲给我们的总是温暖和幸福。母亲因为长年累月的操劳,体弱清瘦,明显的营养不良。在我出生后的第3天,母亲到家门口的水塘洗衣服,头一晕掉进了深深的水塘,路过的乡亲发现母亲掉在水里,合力救起母亲,幸亏发现的及时,母亲才得救。我在姊妹里排行小,体弱多病,母亲对我也多有偏爱。家里蒸饭时,很多时候都是下边不是南瓜就是红薯,上边是薄薄的一层米饭,母亲常把那薄薄一层米饭刮给我吃。开始我以为大家都吃的是一样,后来才发现,我就提前第一个去盛饭,把米饭刮到一边,就吃下边的杂粮,母亲看见我这么做,眼含泪水向我会心一笑。我稍大一点的时候,放牛、砍柴就成了每天的主要事了,无论多么累,我也咬牙坚持,单纯的想尽可能为家里减轻负担。有一次母亲看见我一个小孩担100多斤柴禾回来,心疼的对我说,你还小,不要拼蛮力,好好学习才是最大的事。

姊妹们相继也长大了,家里的生活条件也慢慢的改善了很多,这时候的母亲已经是满头白发、满脸皱纹,身高也变的矮小了。记得我出国学习的前几天赶回了老家,陪了母亲几天,和母亲一起做饭、一起择菜、一起聊天。聊了邻家的几兄弟,又聊了乡村的新鲜事,还谈起了我小时候的调皮,又说起姊妹们的成长故事。临走时,给母亲留下生活费用,告诉母亲我要去很远的地方,一时半会回不来,现在日子宽裕了,生活条件好了,不要太节俭,多注意身体,想吃什么就买什么。谁知道这次离开母亲竟然是永别,就连母亲病逝我都没有在身边。母亲病逝时,我在国外那几天总心神不宁,总感觉家里有什么事,因为有时差,到邮电局打电话时国内已是夜晚,母亲听见是我打的电话,她从另外一个房间翻身下床,来不及穿鞋,光着脚跑来听电话,母亲在电话里一直重复说一句话:“我很好,我很好,不要担心”。回来后,我感觉母亲的语气反常,怎么一直反复说这一句话,几天后再打电话回去时,才知道母亲已经病逝了。后来得知母亲患癌症治疗了一年多了,为了让我在国外安心学习,母亲不要姊妹们告诉我她的病情。这时母亲的病已经无法治疗,从医院回家了,躺在床上滴水未进,母亲在弥留中听到是我打去的电话,不知从哪来的力气,像没事人一样跑来接电话。这是我和母亲最后一次说话,遗憾再也听不到母亲的声音,再也见不到母亲了,成了我心中永久的伤痛。回国后我来到在母亲坟前,诉说着归来儿子的悲切和忧伤。

又要离开家乡,远远看去安葬在青山深处的母亲,驱车行径在家乡的山路,那绵亘万里的山峰,那蜿蜒曲折的小河,乘载着我心里无限的忧思和惆怅。虽然母亲已经离开了,母亲将永远在我心中,感恩母亲用其平凡的一生教会了我善良的去生活,勤奋的去工作。

母亲在,故乡在,家就在!

2019年4月5日清明

责任编辑:郭沛宇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