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心传递爱的力量

记中国黄金集团内蒙古矿业公司乌山选矿厂的爱心义工们

2017年04月24日 8:11 18357次浏览 来源:   分类: 综合时讯   作者:

导读: 如今在“蒲公英志愿者协会”的160名社会热心人士中,乌山员工已有40名之多,他们来自公司各个部门各个岗位。

  2017年是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蒲公英志愿者协会”成立的第四个年头。四年里,最先加入协会的中国黄金集团内蒙古矿业公司乌山选矿厂员工宁丽艳,先后将20名同事拉入这个协会,而这20人又先后将更多的人介绍入会。
  就这样,如今在“蒲公英志愿者协会”的160名社会热心人士中,乌山员工已有40名之多,他们来自公司各个部门各个岗位。
  满洲里市“蒲公英志愿者协会”,是一个由爱心人士自发组织、以“助老、助残、助学、助教”为主要内容的民间义工团队。2014年3月,这个团队由个体商人组建,并逐步吸纳各行各业的爱心人士,他们中间有干部、老师、工人、服务人员,他们在这个群体中,模糊了原本的职业身份,一起筹集资金,一起服务社会,他们彼此称作“家人”,并且与“家人”有了一个共同的有关“爱”的事业。
  协会的活动十分频繁,几乎每周都有一次,这也告诉他们,小小的只有20余万人口的满洲里市,有那么多的人需要帮助。
  宁丽艳:想要简单的快乐
  宁丽艳娇小的身体中,似乎有着巨大的能量。她是乌山选矿厂的一名普通工人,工作之余,协会组织的活动她几乎每次都会参加。
  2015年6月,“蒲公英志愿者协会”提出让她成为助老组组长,宁丽艳认真点了点头,瘦小的身子扛起了大梁。这是一个只有名分的 “组长”,与权利无关,与名利无关,只与付出和爱有关。宁丽艳说,她只想做点事情,安安静静,简简单单。
  20岁那年,宁丽艳像很多年轻人一样,背景离乡,工作在外,哪知这一走便是20年,后来母亲瘫痪在床,她却无法日夜照料,成为宁丽艳心里永远的愧疚和遗憾。“这是我参加蒲公英的初衷。”宁丽艳说,“我想去帮助那些像我妈妈一样的老人,我是个很简单的人,想了就去做。”因为这样的想法,宁丽艳参加的蒲公英协会最多的活动,便是去托老所做义工。
  在满洲里这座小城,有两家托老所,一家是条件较好的养老机构,而另一家条件较差的民办托老所,便是义工团队的主要活动场所:莲花托老所。
  这家托老所虽然也收取费用,却又有些特别。宁丽艳有些痛心地介绍,寄养在这里的老人大多生活不能自理,而很多老人的儿女在一次性付完两三年的费用后,便如同消失了一般。合同到期后,老人既无人惦记,也无处可去,这座托老所便开始了无偿照顾这些老人的日子,直到他们去世。
  做好事本身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也让这座托老所经营得十分艰辛。
  小小的托老所,上演着人间最残忍的痛,却也迎来了人间最无私的爱。
  像宁丽艳一样的义工成为了这里的常客,老人们像期盼亲人一样,念叨着他们,等待着他们,深爱着他们,而义工们也确实做到了亲人能做的一切。
  在这里,有的老人半身瘫痪,有的老人不能自己吃饭,有的老人患有奇怪的病症,有人触碰便泪流满面,义工们的工作包括:喂饭喂水、洗衣擦身、换衣换被、清理褥疮、按摩聊天、理发剪指甲等。
  每一项工作都唯有“辛苦”可以形容,为陌生人做亲近的事情,会让人产生一种自然的心理障碍,宁丽艳却说:“我相信,每一个去做义工的人,都没有那样怕脏怕累的想法,这些事情让我们觉得自己被需要被依赖,我们为此感到快乐。我们要的,就是这样的快乐!”
  原来,做一个好人,是那样简单而纯粹的快乐。
  庞成文:我是一名党员
  除了帮助托老所,“蒲公英志愿者协会”为困难学校联系支教老师,为贫困学生捐助书包文具……助学助教与助老助残同时开展。
  作为一支自发组织的义工团队,活动中“一送一接”的背后,需要更多的准备和更大的付出。
  “蒲公英志愿者协会”是没有任何补贴和收入的,为了筹集到“做好事”的钱,一方面,他们无数次地从自家账户里取出钱来,买米买油,买布买料;另一方面,为帮助有需要的人,满洲里市的公园、广场、街口,时常出现他们忙碌的身影,鲜花义卖、慈善募捐、旧物回收,他们累了就坐在马路边休息,饿了就迎着冷风端起盒饭。
  庞成文和程秀兰夫妇是乌山选矿厂的双职工,是这些活动的积极参与者。
  在乌山,笔者采访过庞成文几次。你若问,你的6S管理工作如何做得那样精细?他说,我是一名党员啊!
  你若说,你的同事都说和你合作十分愉快。他说,我是一名党员啊!
  你再问,你为什么参加义工团队?他说,我是一名党员啊!
  “我是一名党员”,是庞成文的骄傲,入党25年,他心里对党的信仰依然是那样炙烈而纯粹,一如当年在党旗下的庄严宣誓,让人为之肃然起敬。
  宁丽艳于2017年3月不再担任“组长”后,她向协会推荐了庞成文,但被他婉言谢绝了。
  庞成文说,他是乌山选矿厂的一名职工,既是党员,又是老员工,当公司需要加班又缺人手的时候,他理应毫无怨言地顶上去。而做义工团队的组长,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付出更多的时间,他不怕做得苦,只怕做不好。
  除了“蒲公英志愿者”协会,满洲里市还有性质相似的团队“暖城之家”和“善和关爱”,庞成文夫妇也同时参加了这两个协会,他说:“不管是哪个团队组织的活动,赶上休班我就参加。也没有太多想法,只是带着媳妇儿,跟着同事,大家一起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从心里觉得高兴!”
  “这个社会真的需要更多的人去付出去奉献。”庞成文这样认为。他真心实意地去帮助别人,却同时被别人的真心实意感动着,正是这种相互感动,相互鼓励,让更多的乌山选矿厂的职工加入到这个群体。
  蒲公英们:无法停止的爱
  在三年的上百次活动中,有太多美好的瞬间和温暖的画面。
  宋伟也是乌山选矿厂的一名员工,性格开朗,做事干练。而在义工工作中,他似乎变得“沉闷”起来,每次到达现场便埋头苦干,又搬又扛,不停不歇,等活动结束拍照留念的时候,他却早已踪影全无。
  吕丽是乌山选矿厂的一名女工,她勤快热心,参加活动都十分积极,在宁丽艳辞去组长后,勇敢挑起了“助老组”的大梁,撸起袖子为义工工作拼尽全力。在最近一次活动中,她年迈的母亲要求一同参加,她便带着老人,一起去托老所包饺子。
  这次包饺子,同样带着家属去的,还有金锁和邹利夫妇,他们一家四口齐上阵,不仅带了年迈的母亲,更是将放假在家的孩子也一起带进了团队。
  宁丽艳回忆,乌山选矿厂有很多双职工家庭,他们大多是一起加入团队,并且在活动的时候选择带上孩子。
  乌山选矿厂是个年轻的团队,乌山的孩子们可能还在上小学,或者更小,能做的不过是递递东西,擦擦桌子,但是这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这些父母们带给他们一场心灵的洗礼。
  这是一场无法停止的爱,只有代代相传,才能生生不息。
  如今,有更多的乌山人正在加入这个队伍,成为义工团队的主力选手。这些质朴无华的矿山工人,用默默的付出和不懈的坚持,在百姓眼中,塑造了“乌山人”的“黄金”形象。

责任编辑:陈鑫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