饷金一钱是新疆机器局众多产物的一个缩影

2016年05月29日 9:0 19200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金属器皿

ruyX-fxsqxxs7736593

WAJp-fxsqxyc1550860

图中所示是一枚晚清时期铸造于新疆地区的“饷金一钱”金币。是钱直径18.83毫米,为著名金石学家李荫轩捐赠,现为上海博物馆收藏。这枚金币正面为环珠圈纹,中间书“饷金一钱”四字楷书,背面有蟠龙纹及维吾尔族文。“饷金”,顾名思义即为成色好的黄金,成语亦有“饷金白银”一词。据《新疆图志·食货志》载:1907年,新疆开始用机器铸造以钱为面值的饷银,第二年开始铸造以两为单位的饷银,但当时的饷银背面大都铸造着以象征大清蟠龙的图案,虽然志书中记载的是饷银,但仔细观察金银两种货币的图案规制皆为相同,由此可见在西部地区汉文化以及西方文化渗透较为薄弱的地区,机制货币纹饰也是较为单一的。

新疆机器局成立于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甘肃新疆巡抚饶应祺购买日产毛瑟枪弹5000发的机器一套,建立新疆机器局。其背景是中日甲午战争后,制造武器以御侮的气氛遍及全国,各省纷纷效仿沿江沿海诸省开厂铸造兵器。局址最初设在迪化(今乌鲁木齐)城南三屯碑。但当局很快发现其机器必须以流水作动力,而三屯碑的水流量不稳定,遂于1898年将厂迁往迪化城东北十里的水磨沟。该局有工人数十人,机器13部。1908年和1909年,又添购机器7部。主要生产8.1毫米毛瑟枪弹,还生产鬼头大刀、梭标、长矛等冷兵器,并铸造钱币。1907年,新疆布政使王树楠看到西方列强多采用金本位制(即以黄金为本位币的货币制度),而新疆财政专恃协饷,遇有协饷不足且不能按时汇到时,即无法应付。又因帝俄以其金币居奇,而新疆本地亦产砂金,于是同年五月奏请清廷采购砂金试铸金币,造币厂设在迪化城外水磨沟机器局内,正式鼓铸金币一钱、二钱两种面值。时人谓曰:“辅助饷糈之不济,顾市面之流通”。

辛亥革命后,新疆机器局仍维持原有的生产水平,主要是声场枪弹和冷兵器。据载,1929年,生产76水连珠子弹,年产1万多发,还可年产手榴弹1万余枚。1930年,该局改名为迪化兵工厂,购买设备,增加员工,建立枪厂、火药厂、翻砂厂。这时有机器设备13部,员工100多人。1932年,生产步枪、枪弹和冷兵器,并试制成地雷和冲锋枪。1933年,新疆临时边防督办盛世才将该厂改名为新疆兵工厂,从苏联购买机器,聘请苏联专家指导,对工厂进行扩建,增设机枪部、炮部和炸弹部,工人增加至200余人,生产枪弹、手榴弹。1949年9月25日,新疆起义,该厂由新疆军区军工部接管。

李荫轩(1911—1972),字国森,号选青。祖籍安徽合肥,生于上海。近现代著名的金石学家、藏书家。李鸿章五弟李凤章的孙子。因家境殷实,李荫轩自幼即开始收藏历代钱币,自收得晚清名家邓秋枚的藏品后更一发不可收。几十年来,大量收集中国、欧洲、美洲古币、历代中外徽章,共达3万枚之多。其珍品如“大宋通宝当拾”、“临安府行二百文、叁百文、五百文”等,尤其是古希腊、古罗马的钱币,其价值几乎无法计算。他在钱币收藏中,自号室名“选青草堂”。1920年开始收藏青铜器、古钱。珍贵文物有小臣单觯、鲁侯尊、厚越方鼎、秦汉铜镜、秦汉瓦甓、历代印玺、元代铜权、明清符牌以及古版书籍等。如有汉印“居巢侯相”、“乐昌侯印”、清代符牌“广东水师提督”、明建文年间的“吏部稽勋司郎中朝参牙片”、明正德年间的“养鹰营铜牌”、清乾隆年间的“太上皇帝御赐养老银牌”等,达200余件,他书房的钥匙,随身携带,寸步不离。一生深居简出,不愿为官。为此他写下的数十篇考证文章,曾得到上海博物馆馆长马承源的肯定。1979年,其夫人邱辉决定将所有藏品,其中包括14箱明版书,全部捐献给上海博物馆,藏书后大部分被复旦大学图书馆收藏。

新疆地处我国西北,幅员广袤,居欧亚大陆腹心,战略位置显著;鸦片战争以来,沙俄等西方列强长期虎视眈眈,同时煽动地方势力发动叛乱。新疆机器局作为近代著名的兵工厂,它承担生产冷兵器、枪支弹药、货币等多种关乎保障西北地区局势安定,抵御外国侵略者,以及维系社会生产、贸易往来的必需品。这枚饷金一钱不仅是新疆机器局众多产物的一个缩影,也是见证一段特殊历史时期的证物之一,具有较高的收藏价值和研究价值。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安徽安庆 陈璟)

责任编辑:陈鑫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