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矿山老人的“有色”情怀

2015年07月22日 8:57 11250次浏览 来源:   分类: 先锋人物   作者:

导读: 作者单位:来宾华锡冶炼有限公司

  我父亲今年已上92岁高龄,身体健康,活动自如。每天的生活虽然简单,但却有规律。天刚蒙蒙亮就起床到室外散步1小时,接着回家看电视新闻、早餐、然后同我母亲两人玩“大字牌”、中餐、13点准时午休,14点30分左右又开始玩“大字牌”,18点晚餐,21点上床睡觉,周一至周五每天如此。
  父亲最喜欢玩的还是“拖拉机”牌,只是平日里我和兄妹几个要上班,没时间去陪他玩,只有到了周未,才有空回家,父亲就把玩“大字牌”改为玩“拖拉机”牌。
  父亲虽然已90多岁高龄,但当我们周未回家陪他玩起“拖拉机”牌来,他特别带劲,我们兄妹几个,觉得总是座着打牌很累人,要轮着玩,才能坚持下来,可父亲一天玩到晚都不用休息,从不说累,有时玩到晚上12点了,我们征求父亲意见不玩了,累了,明天再玩,可父亲就是不同意,总是说还来一盘,最后一盘。。。。。。
  父亲在平日里,除了散步,睡觉、玩“大字牌”、“拖拉机”牌,其它家中闲事不管,但有一样他始终念念不忘,除了从电视机上看新闻外,每当我们回到家中,只要一有空,父亲总要询问他曾经工作过矿山的事,而且问得很仔细。每当听到他原先工作单位有了新的变化,更是滔滔不绝的问你个不停,有次母亲在一旁插话说:“老伴,你都退休几十年了,还关心那么多干嘛?”父亲有些生气的对母亲说:“我在矿山做了30多年,没有感情吗?你知道吗?我自从退休后,每天都从不同渠道关注华锡的发展,哪象你不关心国家大事!”“哟,还关心国家大事呢,这个家的事你管了多少,一日三餐你管了哪点啊,还有不是我平日里在你身边对你关心、细心呵护,你哪有今天,你会有这么高寿吗?你想想!”母亲也生气狠狠回了父亲几句,父亲听这话,知道刚才的话说重了,马上向母亲笑笑,道谦地说:“哦,老伴,不要生气好吗?刚才我言重了,对不起了”,“这还差不多”,我们看到父母脸上都露出笑容而非常高兴,马上转移话题,玩“拖拉机”啦,父亲接过话“好的,我马下摆桌”。
  父亲,1955年3月从湖南冷水江市锡矿山,徒步几百公里来到大厂矿务局(广西华锡前身),在当时的长坡矿,做了几年杂工、后来进了食堂,再后来改做管道维修工,一干就是30多年,直到1985年退休。其中他带的徒弟无数,父亲有个尊称,叫“管道工程师”。父亲没进过正规学校上学,年少时只上了几年私塾,相当于现在的小学三年级,就因家中无钱付学费,而被迫停学回家放牛种地,那年父亲刚满10岁,他非常好学,私塾先生说父亲是个好苗子,不上学太可惜了。由于家庭贫困,实在没有办法继续上学,但父亲没有放弃,不断的向别人借课本,利用上山放牛的机会自学,一直坚持,自学完成大约初中一年级的课程,为后来到广西华锡矿山参加有色行业建设,成就了他“管道工程师”的美名,打下了基础。
  1959年下半年,父亲调到长坡矿选矿厂管道维修班做班长,当时班里有10多号人,要负责坑口井下及选矿厂的所有管道维修工作,任务非常艰巨而繁重,与现在相比,1人要承担的工作量起码是现在人数倍,而且环境非常差,缺少生产工具,大都是依造手工完成、没有运输工具,就靠人肩扛到坑口井下或选矿工地,那时的工作,都是抓紧时间连续作业,中途休息时间很短,一天下来累得连晚餐都不想吃,只想先休息一会儿,但当时父亲没有别的想法,只想为百废待兴的有色企业---大厂矿务局生产发展,多作一份贡献。
  凡做过管道维修的人都知道,接管道时常要用到不同直径、角度的弯头,不象现在弯头可在工厂做好,只要按需要做备件计划购买回来用就行。可在40多年前,完全靠自已土法上马,自已在硬壳纸上或油毛垫上,画好管道平面展开图,然后用剪刀剪下,再放到管道上把弯头平面展开图用粉笔画下来,最后用氧焊、电焊完成弯头的制作。对一些复杂的弯头平面图的设计,不仅要花费很多时间,而且设计难度非常大,开始又没什么资料、书箱可参改,全靠自已慢慢想,着摸,没日没夜不断地练习,后来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父亲通过1年多生产实践,基本掌握常用弯头平面展开图的画法,为当时生产作出了非常了不起的贡献,受到单位领导的高度赞杨。为此,他连续多年荣获各类“先进”称号。
  父亲后来又借助管道专业书籍,开始潜心研究,专攻起了各类复杂弯头平面展开图的设计。比如:“三通”、“裤叉”、“或一些特殊场合所需角度非常小的弯头”的画法。在那个年代,这些都是“绝活”,就是早期分配到大厂的中专机械专科毕业生,掌握都不是很好。记得在70年代初期,父亲班组分来了2名机械专业毕业生,充实了班组技术力量,培训指导工人学技术,以便提高班组工作效率和工作质量。
  两年后,那2名专科毕业生,自身感觉到他们在学校学到的知识,不如父亲只上过小学三年级一个普通“大老初”画图好,父亲画的弯头展开图十分精确,从样板到实体非常一致,而他们画的样板与实物总是对不上,间隙太大,需要补焊太多,影响维修进度,弯头经过多处焊补,又影响外观质量,而且浪费很多焊条,当时这种情况上级领导是绝对不允许的,父亲看到这种情况总是耐心说教,手把手的培训,但那2名年轻人当时很不服气,老觉得没面子,自已是堂堂的专业技术员,怎么可能不如你一个“土包子”。从那时开始,他们总是对父亲画的图在暗中使坏劲,可总是被父亲查觉,不声不想的纠正。他们经过一年多的暗中较量,终于明白父亲掌握的是一门“绝活”,谁都动摇不了,开始放下面子,虚心向父亲请教,并正式行“拜师”礼,从此以后,父亲就收下了这2名徒弟,把自已自学掌握的“绝活”手艺传给了后人。这2个徒弟见人就夸父亲手艺好,没多少文化,没进过大学学堂,却掌握了过硬地管道弯头平面展开图的设计绝活,在当时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
  进入70年代,一些刚从大专院校分配到华锡的机械专业毕业生,或是在管道维修岗位工作多年的技师,当闻讯父亲掌握“各类管道弯头平面展开图”的设计“绝活”时,都纷纷前来取经,向父亲当面请教,不知从什么时侯开始,他们开始称父亲为“管道工程师”。当时我还小,不知“工程师”是何含议,后来参加工作后,我才慢慢知道其中的含议,“工程师”是经过专业学习的技术人员,掌握一门专业技术专长,工作到一定年限后,经本人提出申请,通过职称技术部门评审聘任的专业技术职称,它是一个人掌握某项专业技术资格的证明。父亲没进过高等学府学习、深造,也没有经过专业职称技术部门评审聘任,父亲的这个“管道工程师”称号,是民间对父亲所掌握的技术绝活的肯定,同时也是学者们对父亲的尊敬。
  父亲,1985年底因超龄退休,他整整在有色行业华锡这个被称之为世界“锡都”宝地的地方一干就是31年,他为有色“锡都”建设,付出了青春年华,也作出了他应有的贡献。如今父亲退休已30年整,还时常牵挂着“锡都”建设、“锡都”的发展,这就是一个矿山老人的“有色”情怀。

责任编辑:陈鑫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