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放牛娃到军医

寻访抗战老兵卢维彬

2015年07月20日 13:58 9089次浏览 来源:   分类: 先锋人物   作者:

导读: 卢维彬,1926年11月出生,抗日战争时期任山东军区直属卫生所卫生员、护士长、山东军区卫生大队六队军医;194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随军参加鲁南大会战;1948年8月作为野战军15医院6大队3中队队长,参加淮海战役,接收伤员;1948年为华东野战军15医院6中队队长;1949年9月,在山东军区徐州第二军医院主治医师;1957年7月,进入朝鲜志愿军523医院;1958年8月,回国后准备转业到三门峡市立医院,到郑州后被留到郑州铝厂医院,先后担任医院内科医生、防疫科科长等职;1986年光荣离休。

  怀着敬仰的心情,在中铝郑州企业老年活动中心接待室见到了抗战老兵--卢维彬。由于雨天,老人手里攥着一把黑色长伞,灰衬衣、发白的裤子显得干净利郎,虽然身材消瘦可显得精气神儿十足,满头的短白发带给我们这位抗战老兵怎样的传奇经历呢?带着疑问,把这位年近90岁老人的思绪拉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我是1926年出生在山东省沂南县青驼区东陡沟村的一个贫困家庭,当时只有11岁,由于家庭贫困,被迫为别人放牛为生,以此来接济家里。”在笔者的启示下,卢维彬老人打开了童年的回忆。
  老人讲,1938年,由于日本侵略中国,八路军山东纵队宣传队就驻扎在他们村里,村的小孩子晚上聚在一起,宣传队组织儿童团教他们唱歌,宣传抗日政策,以后,宣传队转移到青驼寺村驻扎。他是儿童团团长,宣传队就动员他们参军,随后,他们年龄大一点的儿童,由他组织了他的小伙伴田小青等三人要参军。有一天,他们仨天不亮就跑到跑到青驼寺村找宣传队去参军,到宣传队以后,父母找去了,他们都被家里人拉回了家,这一经历从此在他思想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讲到这里,老人稍微平静后,理了理记忆,接着讲述从军的经历。
  原来,当时年龄只有12岁的卢维彬,被父亲领回家后,参军打鬼子的思想一直萌发在他的脑海中念念不忘。
  到了1940年的1月,卢维彬又跑到了青坨区区中队,要求参军,这一次,卢维彬说服家人后,留在了区中队,区中队长邓宝珊让他给自己当了通信员,就这样,卢维彬就留在了青坨区区中队。
  老人描述,1940年5月份,鲁中军区第二军分区卫生处要培训一部分卫生员,要青坨区区中队选派一人去受训,队长就派他去卫生处卫训队学习,经过几个月的集训学习,组织上让他留到卫生处当了一名医药调剂员,从此卢维彬和医药卫生结上了不解之缘。
  老人接着讲述自己惊心动魄的经历:“1940年的初冬,为了躲避鬼子扫荡,13岁的我,随着我们第二军分区卫生处一个营的部队转移到了临朐县山区躲避鬼子扫荡。”
  “初冬的山区冷风刺骨,有一天天色已黑,我们行军到胡岩村时,突然遇到一大批鬼子,在交战中我们被鬼子包围,我们部队被鬼子冲散,我背着药包、棉被满山遍野地摸索着、寻找着队伍,鬼子在山上到处放枪追击军民,离我越来越近了,怕暴漏身份,我就把药包、军棉衣脱掉,找个地方隐藏起来,到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就到村庄看看能否找到队伍,穿着旧单衣,刚要走到一个山坡上观察一下,突然山从山沟里向我的方向跑上来一个50来岁的农民,后面看到四五个5个鬼子在向他大喊,我们俩刚要往后跑,就被鬼子包围了,我们俩被鬼子抓住带到了村里和其他被抓的30多人一起被集中到了村中间的小广场,其中有几个民兵被鬼子用绳子捆上带走了。通过翻译一个一个审问,要求揭发民兵成员,最后问到50岁的农民,他告诉翻译他就是本村农民,鬼子就把他放走了,农民刚走十几步,翻译就让我跟他走,他们以为我是这位农民的儿子,我一听就连忙跟上了农民,就这样,我有幸躲过了惊险的一幕。”
  老人回忆说,他跟着农民来到了他的家里,进门后冻得瑟瑟发抖,农民就把自己的破棉衣拿来给他穿上,并对他说,300多鬼子在本村驻扎,不是本村人,不敢留下,农民就给了他一个破箩筐、旧耙子让他装扮成拾柴火的农村娃去寻找队伍,他就按照他的指引,爬过山口,过了一条小河,穿过小树林,就来到了一个叫土沟的村庄。”
  老人介绍说,到哪里寻找我的部队呢?正当我发愁时,眼前不远处看到三个村民,我就兴奋地跑上前叫:“伯伯,我是鲁中军区第二军区卫生队的卫生员,我们部队前天被鬼子扫荡时冲散找不到部队了,能否帮助我寻找一下部队?经了解,三个村民是荆区干部,就这样,我被他们安排到了土沟村村主任刘喜贵的家里隐藏了起来,由于不是本村人,白天我在村主任家里呆着,晚上就和村主任一起带着被子跑到村的后山山洞躲避鬼子。三天后,村主任刘喜贵打听到,后山上有八路军部队,我喜出望外,告别后,在他的指引下,我直奔后山树林里的八路军驻地,进入树林里,老远就看到了我熟悉的身影,我们的卫生处处长冯芝亭惊喜地赶紧上前把我拉住,询问我的情况……”
  据老人描述,他找到部队后,由于鬼子扫荡、年龄又小,组织就给他开了一个介绍信,又回到了小土沟村村主任家里,最后被安排到了大土沟村民兵营长的家里暂住,在老乡家呆了8天。随后,他得知部队的消息后,就告别老乡在上屿村找到了部队。就这样,卢维彬回到了日夜想念的部队。
  “现在我的三个孩子们都在咱们中铝郑州企业工作,党和政府以及咱们企业对我们老兵照顾的很好。”说完后,老人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结束访谈后,外面的小雨变成了蒙蒙细雨,我正要找车送老人回去时,被老人婉言拒绝。
  看着老人拿着长黑伞迈着坚实的步伐离去的背影,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老前辈,向你们致敬!向所有抗战英雄致敬!

责任编辑:陈鑫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