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新年

2015年02月13日 8:45 1488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文学杂谈   作者:

导读: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时光似穿梭于河流的小船,又一次到了河的尽头,新的一年即将来临。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时光似穿梭于河流的小船,又一次到了河的尽头,新的一年即将来临。
  才进腊月,街道两边便挂起了一串串火红的灯笼,远远看去就像红色的彩云飘向远方;小区里,五颜六色的彩旗和气球像一个个小精灵在空中翩翩起舞;公园的地上摆满了姹紫嫣红,花团锦簇生机盎然的花卉,艳阳高照大地生机勃勃。
  新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人们的脚步也越来越急了,家家户户都忙碌起来,年味也愈来愈浓。
  还有十几天就要过年了,为了迎接新年,我家也不例外地开始忙碌起来。记得那是个双休日,是个暖暖的、可以好好睡一觉的冬日。那天,先是妻子,她没有像之前的双休日那样九点钟起床,睡个美美的觉,而是八点不到就起床了。她起床不说,还叫花子搁不得讨米的,把我也拉起床,说什么做卫生,准备过年。难得睡上一觉,又是个星期天。在床上赖了一会儿,看着妻子忙碌的身影我还是极不情愿地起床了。妻子系上围裙麻麻利利地做早餐,烧开水,把被套下下来,泡在盆子里。利用泡被套床单的时间,抹桌椅,扫地,吃早餐。
  我是个非常有福气的男人,在现在家庭男人大包大揽包揽全部家务的今天,我是从来都不做家务的,平时在家里连地也没扫过,更别说是做其他家务了。妻说,事不多,她一个人做就足够。
  简简单单地吃完早餐后,妻就投入到打扫卫生整理家务的事务中。我不会做家务,成为一个闲人,在客厅里无聊地来回走动。看着妻忙忙碌碌的,百无聊赖的我自愿加入她的行列。一会儿给她递这,一会儿又帮她拿那,跑前跑后,给她当助手,并主动承担。我负责外面和高空作业,比如下窗帘,抹窗子,做吊顶和灯具的卫生。妻子则负责室内的,什么打扬尘、洗衣服,洗床单等等。
  工已经分了,任务也明确了,我们各负其责。放下碗筷,我找来一件往日的旧衣服穿在身上,戴上帽子。妻在洗衣间里忙碌,我搬来梯子下窗帘,把下好的窗帘送到洗衣间,然后做室内吊顶的卫生。妇唱夫随,我甘愿给妻当绿叶,屁颠屁颠地被她呼来唤去。妻俨然一个经验丰富,指挥有素的将军,有条不紊地指挥着我有条有理地做这做那。说真的,从来没有做过家务的我,不免有些手忙脚乱,要是没有妻的指点,还真是无从下手。于是,在她的指导下,我边干边学,客串了一回家庭妇男。
  一上午忙忙碌碌,中午简单地吃了个午饭,便又投入到下午的事务中。妻唱主角,自然要比我忙一些。得一空闲,我将自己的书房也进行了整理。在家里,除了卧室,书房便是我呆得最多的地方。几乎每天晚上我都要在那里呆上三四个小时,读书写作,有时更多。地板上到处都是报刊杂志,书桌上凌乱不堪,布满灰尘,这都是前几天留下的。清理地面,整理书桌,掸去书柜里书表面的灰尘,把书摆得整整齐齐,桌面地面擦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时间在忙碌中悄无声息地流走,待太阳下山时,衣服晒干收回,窗帘又重新挂上,室内收拾得妥妥当当,地面,家具,干净整洁,焕然一新。晚上睡在被太阳晒过的被窝里,暖暖的。第一天,就在这忙忙碌碌紧张的节奏中完美收工,室内的工程就算结束了。
  第二天的高空作业,则由我唱主角,妻给我打下手。我扮演蜘蛛人的角色,系着安全带,拿着清洗幕墙用的工具趴在窗子外面,妻则站在室内给我帮忙。从未做过高空作业的我腿脚发抖,心惊胆颤。妻站在一旁,不停地提醒我,小心,小心。熟能生巧,在摸索着清洗完第一个窗户后,人的胆子大了,再也不那么紧张,手也快起来。到下午三点钟的时候,窗户全部清洗完毕。
  要过年了,总得要搞得像样一点,要有过年的气氛。在客厅里来回踱着步,我冥思苦想,总觉得还差些什么?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我计上心来,何不也弄些花花草草回来,给单调的客厅增加一抹绿。看时间尚早,我连忙拉着妻出门,奔向离家不远的花卉市场。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拉回一些观赏树,木本的,草本的,高的,矮的,有花,有果,红花绿叶,葱翠欲滴。也和小区里一样,在家里的吊顶上挂上了红红的灯笼和中国结。经过打扮的客厅,顿时生机勃勃,生机盎然起来。
  卫生搞完了,剩下的就是购物。之后的几天里,我每晚都和妻出去,奔走于各大超市,精心挑选,买过年的吃货,糖果、花生、糕点,外加一些日常用品,为新年做准备。经过几天的忙碌,于腊月二十四的才算万事俱备,迎新年的活动在年夜饭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圆满结束。
  前前后后,我们夫妻俩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忙了一个星期,把家打扫得干干净净,收拾得妥妥当当,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为过一个欢欢喜喜的中国年。

责任编辑:陈鑫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