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工友们的绰号

2015年01月22日 15:35 5672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文学杂谈   作者:

导读:  陈师傅1951年来到百年铅都水口山参加工作,是位退休30多年的老司机,也是我的老乡。想当年,他是个技术一流、脾气火爆的刺儿头。他说起过去车队里的人和事儿,脸上洋溢着春光一般的笑容。

  陈师傅1951年来到百年铅都水口山参加工作,是位退休30多年的老司机,也是我的老乡。想当年,他是个技术一流、脾气火爆的刺儿头。他说起过去车队里的人和事儿,脸上洋溢着春光一般的笑容。
  陈师傅参加工作时,祖国刚刚解放,百废待兴,需要发展重工业,振兴经济。冶金工业的铅锌行业,是国家的经济命脉,往往都是大会战来进行建厂。关于那个时代的创业者,我们从正面宣传的影视作品中了解到许多,但从陈师傅话语里所听到的却别有一番情趣。
  陈师傅断断续续说出的老人和旧事儿,都沾满着荒原生活的泥土气息,最令我感兴趣的是他那些工友们的绰号。陈师傅说,车队里四十多人,每个人都有一个外号,有的人外号叫得太有名气,以致于大家最后竟忘记了他的本名儿。
  “付大鞋底子”。正如大家所能想象到的,此人脸长而大,形状酷似鞋底儿,故名。
  “梁半截儿”。此人因在队里管点事儿,但脑筋有限,办事水平不高,常常做些没头没尾的事儿,所以大伙叫他“梁半截儿”,乍一听吓一跳,以为是“凉半截儿”呢。
  “苏老海”。“老海”ー般对爱表现自我、爱张扬的人给予两个字的评判,谓之曰“老海”。这位姓苏的师傅据说乐意出个风头,嘴上没有把门儿的,还爱梳个小分头、穿件新鲜衣裳什么的,遂得此殊荣。
  “二齿钩子”。此君名号太响,陈师傅已经回忆不起来他的真名了。之所以冠以荣誉称号,是因为其人虽貌不出众、才不惊人,却极擅长和女人打交道,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常常被他“收服”了。因其眼神带钩,见到女人发粘,不管隔着多远都能勾搭上,故以之命名。
  “铁嘴寡妇”。这是队里少有的女司机之一。因她很早就死了老公,没人疼的女人没有了女人样儿,跟谁都像时刻准备着要干仗,眼里不揉一点儿沙子。人长得又高又黑又瘦,嗓门儿像钢炮儿,说出话来没羞没臊,一般大老爷们儿都怵她,因此背后都叫她“铁嘴寡妇”。她知道后也不恼,反倒有些洋洋自得的意思。
  “干白条儿”。这个外号可不是赞他有《水浒传》中浪里白条的本事,而是因他患有严重的鼻炎,每到冬季就鼻涕拖得老长、冻得发白……
  陈师傅也有绰号,人们都管他叫“黑瞎子”。问他所以然,他嘿嘿地笑。陈师傅的妻子在一旁解释说,因为他身材魁伟,力气大,干活儿不惜力,而且性格中有股直劲儿、蛮劲儿,就像大山里的熊瞎子。听陈师傅妻子的语气,像是在埋怨,也像是在炫耀。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的语言也是最准确、最生动的。把这些情趣盎然、活灵活现的绰号摆到一起,就是一部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另类版本的创业史。我想象当年陈师傅他们那些有色冶金行业创业者,无论多苦多累,聚在一起活闹,相互喊着外号,让沉重的时光变幻为一种戏谑和调侃。他们有自己的局限,有各种各样的毛病,但他们也同样有着各自的血性,有着对百年铅都水口山的大大小小的贡献。他们是那个英雄时代的英雄人物的光环下无名的大多数,但正是有了他们,英雄才被托举得更高。
  再想一想其实绰号也是一件挻有文化意义的事儿。至少在陈师傅那个年代那个环境里,人人得而起之,人人得而冠之,谁起得好、叫着顺口儿来劲儿,谁的作品就会被传扬开去,与其人善始善终。在这个人人享有平等的创作权利的宽松的创作空间里,每个人既是作家又是读者,不亦乐乎?孔子曰,“必也正乎名”,和如今办公楼、写字楼里开口必称某“长”、某“总”或某“先生小姐”相比,这些将人的性灵勾画得如此维妙维肖的绰号倒显得更加真实、亲切、有人味儿。

责任编辑:陈鑫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