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郭美美 红十字会还是洗不白

2014年08月05日 10:28 12348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文学杂谈

导读: 郭美美被抓了,并忏悔说自己的“干爹”与红十字会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下红十字会仿佛获得了新生一样,似乎没了郭美美自己就能洗白了。其实回顾一下红十字会近年的丑闻,单靠一个郭美美,怎能洗白?

  红十字会,你还记得那天价的帐篷么?

20140804172817543


  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的天价帐篷是近年红十字会的第一个丑闻,网上传言,中国红十字会某官员在接受CCTV-4采访时表示,将送往灾区价值1300万元的 1000多顶帐篷。经计算,每顶帐篷高达1.3万元,网友纷纷跟帖表示质疑。当然如同惯例一般,红十字协会出来辟谣了,但遗憾的是接受采访的所谓的官员竟然是不存在。
  然后再澄清说,一共向灾区送去了价值1540多万元的帐篷13114顶,平均每顶帐篷的单价是1174元,并且还做了一个特别声明,1174元一顶的帐篷几乎是全国最低价。这个所谓最低价,不如先列过明细出来?


  红十字会,你还记得那天价的餐费么?

20140804172817449


  2011年,红十字协会陷入天价餐费。4月15日13时50分,加“V”(身份认证为:西南民族大学教授)博友肖雪慧在其微博上分享了一张图片,只写了一句话:“红十字一顿饭的发票不涉密吧?想转发却被告知已经删除”,其后跟着一张餐饮发票。根据发票显示,收款单位为“上海惠公馆餐饮管理有限 公司”,付款单位为“上海市卢湾区红十字会”,消费金额为9859元,发票上的时间显示为2011年2月28日。
  其实一顿饭吃个几千元对于不差钱的一些中国人来说不是个事情,但事情就出在两个方面,第一,发票出处的惠公馆人均消费不过是五百元。第二,用公款吃喝有必要吃顿饭就要花费上万元么,谁批的,钱从哪儿来的呢?

  红十字会,你还记得那天价的采购么?

20140804172817387
  2009年底,红十字总会未将所属干细胞管理中心项目资金累计结转和结余25.32万元纳入2009年度部门决算和2010年部门预算,也未报经财政部门审核确认。2010年,干细胞管理中心使用上述资金用于原项目支出。2010年12月,红十字总会在“卫生救护师资培训”项目结余资金中列支30万元,准备用于卫生救护培训网络管理系统培训,但至2011年初,上述培训尚未进行。
  2010年,由于会计核算科目应用不当,红十字总会将应用于“红十字事业”的资金收支在往来款科目核算,其中年初结余141.91万元,当年收入 30.93万元,支出139.89万元,年末结余32.95万元。且红十字总会决算报表与实际账簿资料不符,多计收入33.07万元,少计支出75.89 万元,少计结余32.95万元。
  2010年,所属干细胞管理中心未经批准,在“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项目中,列支了与该项目内容无关的抽检费、红十字总会新闻稿发布服务费和会议费共计22.48万元。
  另外,在2009年12月,红十字总会在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确定了模拟人等设备采购项目的中标金额1227.67万元后,仍按照原采购预算1648万元与中标供货商签订采购合同,相应增加了采购数量,合同金额超出中标金额420.33万元,占中标金额的34.24%。审计的最后结果便是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在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中存在“超标采购420万元”等问题。首先不提采购合理不合理,超标采购又如何处理,这次红十字协会竟然没有明确的回应。

  红十字会,你还记得那心寒的募捐么?

20140804172817277


  雅安大地震震出了一个红十字协会的大丑闻,即八千万善款转移。当年4月25日,艺术家方力钧在微博中称:“2008汶川地震,一百多名艺术家义拍八千多万元,定向捐给青城山市,所有工作公开进行。至今日,青城山没收到, 善款不知所终。”后来他又进一步解释,上次义拍至今五年,“我本人未得到善款使用的任何说明。”随后,画家刘溢、收藏家唐炬等多位曾参与义拍的艺术家也都 转发“同问”。 按照当时的约定,应由艺术家与红扶中心共同成立“红十字艺术家慈善基金”,来管理使用这8472万元善款,但从公开报道来看,“红十字艺术家慈善基金”除了最初捐赠仪式时的新闻稿外,就再无任何相关消息。
  在百位艺术家的追问,红十字协会在几个小时查档案下终于查到善款踪迹,8000万善款在捐赠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捐至中国红十字协会的王牌红会博爱家园项目中去。 然而经过记者的调查发现,不仅捐赠人不知道善款去踪,红十字协会也从来没有在博爱家园相关的介绍中提及款项来源于2008年的义拍。

责任编辑:三金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