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岁终上清华 广西考霸吴善柳:我不是为了钱

2014年07月30日 9:50 1764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文学杂谈

t015af8ed729972034b

  32岁的吴善柳终于考上了清华大学。
  此前8年,吴善柳辗转广西钦州的多所学校,并分别曾以高分考取过北京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北京大学医学部、南京大学、同济大学,但最终,他都放弃就读。
  而今,圆梦清华。但他的高考经历,也把他卷入了一场舆论风波—支持者赞赏他的理想与坚韧;质疑者怀疑他的动机与做法。
  究竟是为了理想,还是利益?为此,记者在广西一路奔波,从南宁乘坐3个半小时大巴赶赴位于自治区南部的钦州浦北、灵山,试图还原这名“考霸”的别样人生。
  连续八年复读高考之路
  对于吴津贤而言,小儿子吴善柳这十多年来所有的付出,在7月17日获悉高考录取结果的那一刻,都值了—今年已是32岁的吴善柳,终于考上了清华大学,被电气与自动化专业录取。
  在灵山县人民医院的病房里,刚刚动完阑尾炎手术的吴善柳有些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手背上扎着针,点滴从早到晚就没停过。父亲吴津贤默默地陪在儿子身边看电视,只偶尔起身换换台。拎来晚饭的姐姐吴盈,显得很精神。面对记者,三人断断续续的回忆,拼凑出了这数年来吴善柳的考学轨迹。
  时间倒回13年前,也就是2001年,经过一年复读,吴善柳凭借优异的高考成绩,走出了位于广西南部的家乡,钦州市浦北县,进入北京交通大学电气与自动化专业学习。彼时,吴善柳对大学生活和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
  但现实却并没有他想象的那般美好,他的人生,也将从那年入学后不久,被逐渐改变。
  进入北京交通大学第二天,由于距离清华大学很近,吴善柳便前往清华大学参观。这次参观,成为改变他人生观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在他看来,清华大学深厚的文化底蕴和良好的学习氛围,是其他高校所难以比拟的。于是,对于清华大学的向往,也从那一刻起,在他心里深深扎根、发芽。
  就这样,对现实有些失望的吴善柳,开始了并不愉快的大学生活。三年后,他决意从北京交通大学离开。至于当时到底是毕业还是肄业,就连吴津贤也弄不清。总之,吴善柳是走了,和浦北县很多年轻人一样,去了广东打工。
  打工的生活并不如意,在漂泊了三年后,吴善柳向家里表达了自己想要再参加高考,圆梦清华的念头。虽然有些吃惊,但吴津贤并没有反对。他知道,这是改变儿子命运的一个决定;只是他不会想到,这个改变竟走了整整七年。
  2007年,吴善柳再次走上高考考场,考取了北京师范大学。但为了圆梦清华,他再次选择了放弃,转而继续参加高考。在接下来六年里,吴善柳又相继考取了北京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北京大学医学部、南京大学、同济大学。
  可面对这些国内一等学府,吴善柳最终都选择了放弃。算下来,历经10次高考,直至今年,作为广西钦州高考理科状元,他收到了来自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
  出自书香门第却有些古怪
  被清华大学录取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浦北县北通镇大书房村,这里是吴善柳的家乡,紧靠灵山县。村子挺大,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有龙眼树,是个典型的广西村庄。
  也正因为考上了清华,几乎消失在村民视线里的吴善柳,再度成为大家谈论的主要话题。
  如今,在当地已很难找到和吴善柳同窗过的人,吴曦(化名)是少数还能找到的、与吴善柳学生时期有过交集的人。在浦北中学时期,他曾是吴善柳的校友,两人年纪相仿。相比之下,已在北通镇政府当上了领导的吴曦,显然在事业上比吴善柳成熟不少。
  在吴曦印象里,吴善柳一直都是个比较内向的人,见人不太打招呼,一般也就是点一下头。至于吴善柳的其他生活轨迹,吴曦也就知道一些基本信息,“之前我们都很不理解他,毕竟都到了这个年纪了,而且又不是没考上过好大学。”
  而在一些村民眼里,这或许是因为吴津贤父子有着读书人的一份傲气,并且性格都显得很低调。
  据一名熟悉吴家的村民介绍,吴家在当地多少也有点书香门第的感觉:吴津贤教了30多年语文,又是镇上小学的副校长;据称吴津贤的妻子也曾当过代课教师;这对夫妻膝下一女一子,大女儿吴盈也是教书的,小儿子正是吴善柳。吴津贤也并非那种很善于交际的人,和他在一起,终归觉得他有一股书生气。
  对于吴善柳,村民们的印象都是觉得这个孩子人品不错,但还是觉得他有点“古怪”,“很少出门,话也不多,认准一件事,就会不顾一切去做,而且一定要做好。”吴善柳“很少出门”的频率,以至于当他考上清华的消息传遍全村后,有些同村村民才知道他原来还在家继续复习高考。
  吴善柳在族中的堂兄弟里排行老八,兄弟们几乎不和他谈高考的事,和他最亲近的七哥,也只是劝过吴善柳,“但他那么执着,所以也就不提了。”
  这几年下来,吴盈虽然也和父母一起有过多次纠结和劝说,但最终还是顺从了吴善柳。“对于清华大学的那种情结,我这个弟弟有点‘傻’。”吴盈觉得,可也正是因为这种“傻”,让弟弟能有毅力和决心,并最终考上了清华,“关键是现在他凭真本事成功了,就不必再去纠结过去那些年的事。”
  不管如何,作为镇上第一个考上清华的人,大书房村都为之自豪,一切议论都在录取通知的抵达下,化为赞赏。可圆梦清华的这一切,最终却并没能让吴家人真正安下心来。谁都没料到,一场舆论风波,正在卷向这个家庭。
  “跳槽”的考霸
  连续高考并非为挣奖金
  浦北和灵山,这两座广西南部的小城,刚刚经历了强台风的侵袭。灵山中学和浦北中学都已放暑假,空荡荡的校园里,偶有几个学生进出大门。
  吴善柳被清华录取的消息公布后,广西当地媒体对他进行了报道。正因此,引发了针对吴善柳高考经历的争议。“高考专业户”、“占用和浪费社会教育资源”、“从中牟利”等言论瞬间将他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对此,在一旁一直沉默的吴津贤突然激动地放声:“他们那些对我儿子指指点点的人,很多都是受到读书无用论的影响!我儿子考上清华,过去十年都值得的!”
  据了解,吴善柳曾分别在浦北中学、钦州一中、灵山中学和钦州二中高复,除了模拟考和高考,他基本上都只是在家自己复习。
  这几年非同寻常的高考经历,让这个能每次都考上重点大学却又放弃就读的怪人,成为当地的“传奇人物”,更是外界眼中的“学霸”、“考霸”。
  可与此同时,质疑声随之而来。
  依照2002年2月教育部下发的通知,从当年秋季开学起,各地公办高中不得占用学校正常的教育资源举办高中毕业生复读班,也不得招收高中毕业生插班复读。而以上四所学校显然并未遵守这条规定。
  面对质疑,吴善柳承认自己去这些学校高复,是和校领导协调沟通过的。两校的两名负责人透露,只要学生符合高考要求,他们都会敞开大门,不光是对于吴善柳。同时,对于能考出优秀成绩的复读生,有时还会按月给予其两百元左右的生活补助。
  “随着高考报考取消年龄限制,考生参加多少次高考、何时高考,都属于自己的权利。”教育专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此前在评论这类情况时也称,但有的考生反反复复多次参加高考,即便取得了好成绩也不去就读,就难免让人怀疑其背后有实质利益存在。
  而屡次的“跳槽”经历,也让不少人开始质疑吴善柳是否与以上这几所学校有着实质利益存在。即这几所高中凭借吴善柳的成绩,提升学校的知名度和整体成绩,而吴善柳则借此获取学校和当地教育部门提供的资金奖励。
  吴善柳否认自己这些年曾以此牟利,他表示听说过奖金的事,但从没收到过,自己只是想考个好的大学,好的专业,“还是有清华北大梦的。”
  此外,钦州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也表示,过去有过财政划拨专项资金,对高考成绩优异者进行奖励,但现在早已取消了这类措施,也没有针对学校的奖励措施。

记者采访:

  记者:今年的成绩怎么样?
  吴:今年考了680分,是钦州市理科状元,被清华电气与自动化专业录取。反正,还是不完美。
  记者:这次也还是不够完美?
  吴:因为还是上得比较危险。排在我前面的人有很多加分,裸分的话能排20多名,但总分一加的话就排到了50多名。
  记者:这个专业你感觉怎么样?
  吴:其实也是有点儿不得已而为之。
  记者:那你最希望读什么专业?
  吴:经济类的,我一直想要读经济类的。
  记者:当时成绩出来后清华招生办的工作人员和你交流过吗?
  吴:有。我问经济类的行不行,他们说绝对不行。我又问土木工程专业行不行,他们说有百分之十的机会。接下来说,电气和自动化专业的话有百分之四五十的机会,车辆工程专业的话就百分之九十。
  不愿意提及过去
  此前的13年里,对于吴善柳而言是脱离正轨的时期。很多记忆,他至今都闭口不提。
  记者:当年你从北京交通大学离开时,心理上有过纠结或反复吗?
  吴:还是不要提那个时候了,现在觉得,那时候是个错误的状态。
  记者:那现在的状态呢?
  吴:反正我觉得,我现在比较淡然了。
  记者:你从北京交通大学离开后,也去外面工作了一段时间是吧。是在干什么呢?多久?
  吴:也算不上工作吧,就是那种……民工。反正那阶段的事情还是不提了吧,也不是很记得清了,都不是什么好的回忆。那段记忆,一提及就好像大脑要自动过滤一样。
  记者:2011年你考上了北大医学部,为什么没去?
  吴:还是挺残酷的,不说了吧。现在想起来,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能考上北大本校,有点捶胸顿足的感觉……哎呀,还是挺痛苦的。
  记者:每次去复读报名时,心里有过尴尬么?
  吴:有点难说,很主观的东西,什么都是浮云。
  心态骑虎难下
  其实吴善柳并非非清华北大不上,期间有让他“骑虎难下”的因素,只是这个因素,他一直守口如瓶。
  记者:像中山大学、南京大学、同济大学也是国内的好大学,当时你被录取了,就没有心动过?
  吴:其实那时的心态是骑虎难下了的感觉,好像已经没办法了,有点被迫的,被迫的再去复读。
  记者:为什么说是被迫的?
  吴:这个……也难说,不想说了,此一时彼一时。
  记者:是不是说当初已经放出话去了说要考清华?
  吴:我没有放出话去过,在老师同学面前都没说过。
  记者:听说你曾跟别人说过,你觉得不上清华,人生就不完美。
  吴:在比较要好的人面前,喝酒时可能会说一些。
  记者:那到底是什么让你坚持了这么些年,这不是一个短暂的时光。
  吴:这个……就是这么下来了,其实也没有想那么多。总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是不是太累了?
  奖金听说是有,但我没拿到过
  对吴善柳这几年经历的报道,是此次舆论风波的导火索,他也将舆论质疑逐条否认。
  记者:第一次看到本地报纸给你写的那篇报道后,第一反应是什么?
  吴:本身这个报道就是一个错误,不应该报道的,本该是平平淡淡的。我只是个人价值观和别人暂时不同而已,但我终究还是要适应这个社会的主流的。
  记者:知道有人称你为“学霸”、“考霸”吗?
  吴:每个人的经历都是无可复制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记者:也有人质疑,你这样屡中屡弃,是为了获得教育部门和学校的奖金。
  吴:奖金的事,听说是有,但我没拿到过。
  记者:还有这样一种声音,你的做法占用公共教育资源和他人的机会。
  吴:这个说法是不是有点儿过了?
  记者:为什么总换学校?手续怎么办的?
  吴:手续就是正常办,也跟学校领导打招呼,换学校只是因为想要换个环境。
  期望回归社会主流
  这几年下来,吴善柳最终还是觉得自己该回归主流,准备“随大流”,但其中的感悟,他更多的愿意用“平淡”来描述自己的心境。
  记者:你这么多次面临人生的选择与放弃,心态是怎样调整的?
  吴:考试只不过是人生的一种点缀而已。人生这东西,有得必有失吧。
  记者:什么是成功?这次算是成功吗?
  吴:成功……我其实很淡然,这次也不算是成功吧。
  记者:你本身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吗?
  吴:应该说也不是。其实我对生活的要求还是蛮低的,让我能温饱无忧,每天有余钱买点小酒喝,也挺好。
  记者:这几年下来,有心仪的姑娘吗?
  吴:心仪的姑娘肯定有过,但是追求得上追求不上又是另一个问题,肯定也追求过。
  记者:这几年,有没有给过自己一个阶段性的定义?
  吴:前几年一直有个担子压着,没有指望通过这次改变命运,但担子现在终于放下了。
  记者:从现在看来,你的人生轨迹是不是完善多了?
  吴:我在社会边缘太久了,该回归社会主流了。
  记者:是什么让你感觉自己在社会主流的边缘?
  吴:和社会的接触面不那么广,会感到有时和别人的交流上会有些问题。
  记者: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算社会主流?
  吴:社会主流就是大家都公认的那种,就是好好找份工作。
  记者:对于未来的大学生活,你有什么打算?
  吴:随大流就行。在大学里也没人关注你,你就是个尘埃。
  记者:你理想中的工作是?
  吴: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第一份工作就做金融,比如证劵交易员;第二个我就觉得做老师也挺好的。

责任编辑:三金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