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国际金融体系下黄金储备的意义

2014年03月03日 10:10 1743次浏览 来源:   分类: 贵金属

自从1978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成员国签订的《牙买加协议》生效之后,国际货币的官方阵容中再无黄金。这就是所谓的“黄金非货币化”。在此前的百年间,英镑和美元都先后通过与黄金挂钩来主导国际货币体系。此后,黄金便丧失了曾经的美元官方标价,也不再作为国际债务清偿的必须工具。
如今,在美元、欧元、人民币等以国家信用背书的纸币及其日益发达的电子记账系统面前,甚至在更加新潮的比特币面前,黄金的货币印象已经大为淡去。但是,在越来越广的范围内,黄金内含的货币功能及实践运用不但没有消失,反而开始更加突出地存在。
金矿开采主要在发展中国家,但由于历史原因,大量黄金储备仍存放于美国的纽约联储银行与英国的英格兰银行。
黄金储备的获取或供应是一个历史性话题。在过去货币发行以黄金储备为基础的金本位时期(1870年至1914年间),它的供应就面临严格的产能约束与不可控的产能冲击。
历史上,1848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金矿的发现曾激起4万多名矿工的淘金热。此后各地不乏断断续续有金矿被发现。尽管如此,今天的悲观言论仍然认为,自1848年的美国加州金矿被发现后,世界上90%的黄金资源已被开采完毕。
据世界黄金协会(WGC)统计,当前地面上的黄金存量规模只有17.4万吨。世界主要的金矿开采是在发展中国家。2012年全球黄金产量为2848吨,在其产出规模占比30%的调查样本中,约有58%的产量来自非经合组织国家。
需要说明的是,官方的黄金储备是指作为金融资产的货币性黄金,并不包括民间消费或工业用途部分。像“中国大妈”抢购黄金的故事,与中国人民银行的黄金储备变化并无关联。
中央银行的黄金储备管理可以借助多种渠道来实现。在日益发达的国际黄金现货、期货及其他衍生品市场上,央行可以进行直接交易和操作。它们可以通过国际性的黄金交易商或银行以及国内的黄金开采与生产商进行买卖交易,也可以自行开展金币制造与销售、租赁与借贷活动。为了降低实物交割与运输等方面的交易成本,海外市场上的标准化交易通常会采用账户划转与就地托管的便捷方式。
由于1944年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历史原因,世界各国央行的大量黄金储备仍然存放于美国的纽约联储银行与英国的英格兰银行。
黄金至今仍是危机中能够抵挡纸币信用及其定价体系溃败的最后屏障,国际金融危机期间,从官方到民间,黄金故事迭起。
早在1999年欧元诞生时,欧洲央行(ECB)就要求成员国央行首次上缴的国际储备(占比15%)必须是黄金。此后,每5年更新一次的欧洲更大范围的“中央银行黄金协议”,都会重申黄金在国际储备中的重要作用。可以说,黄金曾为欧元的国际化提供了更有质感的信用背书。此外,它还仍然是危机中能够抵挡纸币信用及其定价体系溃败的最后屏障,充当最后通用的债务清偿与流动性管理工具。
在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风高浪急时,一些基金管理人就曾启用黄金作为最后的清偿手段来维持商业信用;瑞典央行则借助黄金储备来获得流动性。2013年,黄金故事渐入高潮。年初时,全球第二大黄金储备国——德国欲逐步搬回存放于美、英、法等国逾2000吨黄金库存,不禁让国际社会回忆起1965年法国将大部分美元兑换成黄金的旧事。4月份,一度陷入银行挤兑危机的塞浦路斯央行被传言准备出售黄金储备,后被当局否认。“中国大妈”与国际投行的黄金大战,则上演了当年度最生动的民间故事。国内居民刚刚认识到黄金在财富保值或投资管理中的安全港地位,便遭遇了后者的急流勇退。从长期来看,无论私人部门还是公共部门,都不能忽视这个重要的资产配置品种。目前,一国央行的黄金储备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可能关系到该国的主权财富水平以及维护本币稳定的能力。
在当今世界,尽管美元仍是最重要的国际储备货币,美元资产也仍是很多国家最重要的外汇储备资产,但是随着2001年“9·11”事件与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美元不再坚挺,持续的贬值趋势与大幅度波动也让他国的外汇储备管理变得无所适从。同期的国际金价则出现了历史性大举攀升,甚至被认为达到严重高估的地步。2000年初,纽约金价大约为每盎司280美元,到2011年8月最高点时曾一度超过1900美元,2014年1月底又回落至1240美元,累计涨幅仍超过4倍。
有研究认为,自14世纪以来,黄金的实际购买力就一直维持在非常稳定的水平上。单就此而言,当前金价的高举恰是纸币贬值的见证。这也再次表明,黄金仍是抵抗国际货币贬值或对冲纸币通货膨胀风险的最佳选择。
过去10多年间动荡的历史背景,已经迫使多国央行或货币当局开始重视国际储备管理中的黄金持有状况。在此期间,世界范围内央行的黄金交易状态已由过去长达数十年的净卖出悄然转变为净买入。
在2009年之后开启的净买入时代,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央行成为主力阵容,储备资产配比的小幅多元化调整具有积极意义
根据IMF的最新统计,世界上绝大部分的黄金储备集中在发达国家,其储备资产中的黄金占比指标多在50%以上。中国黄金储备的规模为1054吨,在储备资产中的占比仅为1.1%。在以“金砖五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中,南非、俄罗斯与印度的黄金储备占比在10%左右,中国和巴西的指标都处于偏低水平。
在2009年之后开启的净买入时代,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央行成为主力阵容,如俄罗斯、中国、土耳其、印度、墨西哥等。相应的卖出方主要为IMF、法国与ECB等。尽管近些年中国与印度的黄金私人消费与投资需求格外旺盛,但两国的官方储备还是少有行动。一些流行观点坚持认为,随着人民币影响力的扩大与国际货币体系演变的不确定性预期渐浓,各国央行对黄金储备的兴趣仍将日益增强。
近年来,部分发达国家高位减持的现象具有一定的市场理性,反映出一些央行或官方储备管理部门为主动适应市场环境而做出的资产配置调整策略。过去两年间,国际金价的大幅回调可能会对前者的调整业绩产生负面影响,尤其在美元走强预期抬头的背景下,这种压力可能仍会持续下去。然而,从长期的战略管理角度,储备资产配比的小幅多元化调整则具有积极意义。合理配比的实现通常是一个渐进调整并分摊成本的过程。
本质上,黄金只不过是整个国际货币体系的价值镜像而已,后者才是决定性因素。未来国际货币体系是重回单一主导货币,还是迎来竞争且多元化的新格局,还充满变数。

责任编辑:晓晓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