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开禁电动自行车 或致命打击2000家工厂

2009年09月24日 14:8 5895次浏览 来源:   分类: 再生金属资讯   作者:

导读: 9月23日起,深圳决定在5个片区进行禁电动自行车的工作。


  电动车上那些灰色的人
  “我比小偷还心虚”
  “看到民警我们就跑,不是我们怕他们,而是给他们面子。”那是9月下旬一个炎热午后,在深圳世界之 窗附近的公交车站,陈远航趴在自己的电动自行车上,躲在一个阴凉的角落慵懒地说。
  “我们不是贼,但是出来拉客,却比贼还心虚。”陈远航对附近沙河派出所的民警感到很反感,但他是广 东人,当地民警事实上对他已经有了“网开一面”的嫌疑。“他们比我更惨啊,都是外地的,平均每个月要被 扣两次车。”陈远航指了指身边的刘志广和胡民意(化名),他们来自河南,在深圳工作,其中刘志广是利用 业余时间拉客,而胡民意在失业以后,拉客成了他的主业。
  “要是直接没收我们的车,禁止我们再上路也就算了,但每次派出所的人扣了我们的车以后,交几百块钱 ,车又落到我们手上,这算什么事嘛!”胡民意说。他是沙河派出所的“常客”。几个月的时间,他至少和民 警打过8次以上的交道,这意味着他至少交了1600元的“罚款”。
  “我被交警抓到的话,就心服口服,罚20元、30元、甚至罚50元,我给得心甘情愿,因为他们一来是真正 管交通的;二来,他们罚多少,就开多少票。但是派出所从来不给我们开票。”刘志广边说边向四周张望。他 说干这一行的,要时刻准备逃跑。
  但更有意思的是,刘志广在半夜的时候,经常送下班的民警回家。不过为了和民警搞好关系,刘志广说: “我们一般都坚决不收他们的钱。”
  和刘志广一样,胡民意每月的开支大约需要2000元,这里面还包括了派出所的罚款。“一个月抓两次,至 少400元,万一运气不好,取车的时候发现电池和控制器被人捡走了,就还要多花一两百元。”刘志广此时摘 下墨镜,指着胡民意笑了起来。“那个×巴,有一次还说活不下去了,要跑到派出所的楼顶去跳楼,没想到到 天台的楼梯口封住了。”
  尽管在夹缝中艰难地生存,但这些搭客仔们却一致地表态,希望得到政府的统一管理。“政府可以每个月 或者每年都跟我们收管理费,把我们统一管起来,而且我们还愿意当治安协管员,义务维护社会治安。”陈远 航说。
  “禁电?我不干了”
  黄华平至今还欠着数十万赌债,他无法继续留在老家湖南张家界,但他并没有想赖掉这笔钱。“我来深圳 这么多年,已经还了几十万了。”黄华平现在是深圳关内一家湘菜馆的送餐人,他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自己的 电动车。但天性乐观的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负担就比其他打工仔大。
  “我文化程度不高,但是我是一个很有悟性的人。”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优点,“前几年我感觉炒地皮应 该能赚钱,于是花了5000块钱在张家界的山沟里买了一块地,果然那边准备修高速公路,要征掉我的地。”黄 华平摊开两只手,“应该能赚9万块钱。”
  对他来说,这块地正好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但当下,对于政府要禁电动自行车,黄华平显得很不能理解 。“我一不偷二不抢,都是靠自己的汗水挣钱,禁了以后,我就只能不干这一行,但是我们很多的老客户月收 入只有1000多元,只能吃得起我们7块钱一份的盒饭,我一走,他们就只能去吃十几块钱的。”在过去的两年 ,黄华平已经换了三台电动自行车。“都被偷了,车一丢,我马上就买新的,这个钱是很容易赚回来的!所以 不能耽误做生意。”
  自称天资聪颖的黄华平又开始算账:“一个盒饭7块钱,我能赚4块,一天送50个饭,不到一周,一台电动 车的钱就回来了。摩托车就不行,自行车又送不了这么多。”
  不过一旦深圳真的要禁电,黄华平计划偷偷回一次老家,找十个农民来深圳擦鞋。
  尽管深圳目前仍在对具体的“禁电”模式做进一步研究,但30万左右的使用群体以及众多的电动车制造商 、经销商、配件商、维修商等的利益和声音是否会被政府关注还不得而知,而在近期某网站关于“禁电”的调 查显示,58.77%的人表示反对禁电,而一旦禁电令最重要执行,那些人,那些车的去处,将会被如何考虑。

[1] [2] [3]

责任编辑:小贝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