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海岩讲述,他与黄花梨的故事

2011年11月14日 5:32 4591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文学杂谈

122033698_11n

海岩

  1954年出生于北京。
  1969年应征入伍。
  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干部,现任昆仑饭店董事长。
  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代表作有:《便衣警察》、《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永不瞑目》、《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玉观音》、《五星大饭店》、《河流如血》、《舞者》等。
  除了最著名的作家、编剧身份外,海岩大多数时间都被称为“侣总”。他本名侣海岩,任北京昆仑饭店有限公司董事长;锦江国际(集团)董事、高级副总裁;他又是一位设计师,北京昆仑饭店的阳光酒廊、锦园餐厅、上海餐厅、日本餐厅、健康俱乐部、雪茄吧,亚洲大酒店的老船坞餐厅、锦江府餐厅、樱桃园咖啡厅……都出自他的手笔;同时海岩还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白天的“侣总”和“侣教授”事务繁忙、日理万机,留给“海岩”的写作时间只能是每天早晨八点之前和晚上十点之后。至于说哪一项工作挣钱最多?海岩坦诚:还是在写作上挣得多。
  身兼多职的海岩最能深刻体会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说自己在不同领域内迅速转换的能力其实并不是最强的,“我最佩服我的一位女邻居,半分钟前刚刚和人激烈地吵完架,半分钟后就回家弹起了‘肖邦’,那才是高境界。”
  海岩常说自己没日没夜地工作,连吃饭、上卫生间、坐车时,头脑都不闲着,一个人干好几个人的活儿,但他还是有一项“奢侈”的爱好:收藏黄花梨家具。海岩笑称,收藏对于他的工作几乎都是“负面”影响,玩物丧志。在北京昆仑饭店五层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海岩最愿意谈的话题就是黄花梨。


  黄花梨的秘密
  海岩有一位企业家朋友最近新添了一辆跑车,280多万元的“法拉利”,特意请他去试驾。海岩坐在车里却疼在心中:花这么多钱还不如买一件老的明式黄花梨椅子呢,如果买高仿,可以抬回家一件大衣柜了。
  在中国古典硬木家具的用材上,紫檀和黄花梨是最贵重的两种木材,黄花梨产地全世界只有三处地方:越南、老挝和中国的海南,而紫檀树只生长在印度南部的迈索尔邦。而且它们都属于小树种,生长期特别长,比如黄花梨:一般要生长500年才能成材,砍下后的木料还必须放置至少20年时间才能做家具。海岩曾经到海南亲自考察过当地人工培育黄花梨的基地,那些树的外观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生长速度似乎也并不慢。可是当你切开一棵黄花梨树干时,秘密就出现了:水桶粗的木材中,几乎都是白颜色,只有芯里面如筷子一般粗细的横截面呈淡黄色,它才是够资格做家具的用材。
  海岩告诉我们,大家应该都知道紫檀有“十檀九空”一说,其实黄花梨也差不多,这两种树木的成材率都非常低,一棵树大概也就10%的有效利用率。而且,黄花梨、紫檀木做家具时最忌讳用新材,那样出来的家具“就像一夜暴富的穷人,会泛出刺眼的贼光”。古时候的工匠们都会将新砍下来的黄花梨、紫檀,故意放在野外,让它们经历风吹日晒、虫蚀鼠咬,木材外围也会慢慢缩小,直至留下连动物牙齿都啃不懂的硬芯,然后拿回来正式开始做家具。因此,造就出这两样最顶级木材坚硬如铁、遇水即沉。最为关键的是,像黄花梨家具用材在我国明代时就基本告罄了,紫檀如今也基本处于稀有状态,“因此我要是有280万,绝不会买跑车的”,海岩说。


  明清家具欣赏之道
  尽管身兼多职,但骨子里海岩还是一个文人。现在收藏黄花梨的人很多,但作为“文人收藏”,海岩在欣赏美的同时,还一定要有更浓重的文化思考。
  在一般圈外人眼里,提到明清古典家具都会认为是那种“紫檀、雕花、厚重的”器物,实际上,明式的黄花梨木家具才是中国古典家具中的上乘之作。海岩认为,明朝是中国汉文化发展中的一个高峰、极致状态,而当时“官本位”的社会现状又注定了有钱阶层大多数是文人们,他们将自己的文人喜好、理想和遵循的规则都灌注到了家具设计和制造中。而素雅的黄花梨被当时文人们推崇到了最高地位,简洁、轻灵、注重线条感的素面黄花梨家具就从此达到了最高成就,并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被保留至今。
  海岩接着解释说,明式家具设计思想的“极简主义”,表面上看每一件家具似乎平淡无奇,但变化常常在最细微处引起波澜。而清式家具就不同了,由于当时少数民族情感的主导,往往追求宏伟气魄,崇尚雕梁画柱甚至繁复厚重,家具用材也一改黄花梨的飘逸气质,全社会都向往紫檀木的气势汹汹了。
  黄花梨材质颜色柔和、漂亮,花纹明显,所以当时工匠们顺应木材的特点,崇尚“良材不雕”;而紫檀木呈偏黑色,没有明显的纹理,而且材质油性大、没有断茬,特别适宜雕刻,因为刀锋无论朝什么方向走木材都不易开裂。从这一点来看,明式家具的特点是精致到“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的地步,而清式家具则展现出了更多的富贵和奢华。


  最挑剔的买家
  刚接触古家具时,海岩将北京的几乎所有家具店、古玩市场都走遍了,一家接一家仔细看。如今的海岩很少出去逛了,因为市场上能让他相中的家具已经很少了。据圈内权威专家们统计,目前真品明清家具的总存世量只有一万件左右,但70%在海外收藏,仅存国内的那3000来件也已经进入各级博物馆和一些大藏家手中,能在交易市场中流通的古家具就基本属于凤毛麟角了。“但现在我们看到市场上众多的家具店和一些拍卖场,都号称自己的东西是真正的明清古家具,你敢相信吗?”海岩对我们说。
  在如今出现的越来越多的“红木家具店”中,绝大多数号称“黄花梨”的家具,其实都是花梨木的,别看只少了一个字,价格却是差距悬殊。海岩告诉我们,花梨原木目前的市场价格是每立方米3000元,而黄花梨原木每立方米价值300万元。
  虽然一件家具的价值是由材质、年代和工艺三个方面构成的,但其中材质还是占了绝对比重,海岩认为材质可以占到70%,年代占10%,工艺占比为20%。对于木材的鉴定,海岩称自己很有信心、也很有把握。黄花梨木跟其它材质还不一样,比如紫檀很容易辨别,黄花梨在世界名贵木材上是非常难分辨的一种材质。由于明末清初这种材质基本上已经绝技了,也算是沉睡了几百年。所以,除了要东西过眼无数、遍访名师、大量阅读等要素外,海岩说,甚至还要进行焚香沐浴,最后用触觉和心灵去探索、感知越南黄花梨和海南黄花梨的细微差别。

黄花梨家具收藏趋势:厚古不薄今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田田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