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陈景河详解紫金矿业全球淘金梦

2009年04月10日 10:51 2922次浏览 来源:   分类: 贵金属

  金子的光芒继续放大。
  从名不见经传到中国黄金第一股,大本营偏处闽西山区的紫金矿业,接下来的目标是致力于向“全球着名的黄金和基本金属生产商”及“高技术效益型的特大国际矿业集团”进军。
  “紫金矿业未来是否成功,关键看国际化。”紫金矿业董事长兼总裁陈景河告诉本报记者,“作为跨国企业,国外利润至少占一半,紫金矿业5年内国外利润将可占1/3。”
  眼下,紫金矿业除在塔吉克斯坦的黄金矿山有产出外,其他海外项目尚处于前期阶段。
  陈景河认为,此次金融危机,导致全球资产特别是矿产资源的重新估值,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尤其是矿业企业实现国际化,提供了极好机遇。
  “紫金矿业未来继续将黄金优先作为首要战略。”陈景河说,“我们坚持国际化战略,争取1-2年,在重大资源并购方面有重大成果,力争黄金资源储量突破千吨级大关,并且在基本金属方面也有大收获。”
  不过,尽管紫金矿业描绘的宏大前景十分诱人,但其今年以来上涨逾110%的股价,正遭遇严重抛售压力。
  “我们的监测显示,此前入驻紫金矿业的主力正在出货,近期居高不下的成交量和换手率也可说明问题。”一位券商人士表示。
  此前,美林已减持紫金矿业H股3.89亿股,持股由10.37%降至0.65%。
  而WIND资讯统计表明,截至去年底,共有39家基金、QFII等主力机构持有紫金矿业2.05亿股,占流通A股的14.65%,其中,新出现在主力名单中为35家,持有1.6亿股。
  去年四季度,该股均价4.09元,4月8日收报10.14元,相差2.48倍。
  更重要的是,紫金矿业49.25亿限售股将于4月25日解禁,这些面值仅0.1元的首发原股东限售股,其解禁额度占A股市场本月解禁总额的1/5。
  “现在股价不低,存在个人股东出售股份的可能性。”陈景河认为。
  本次限售股解禁,包括陈景河在内的紫金矿业高管亦名列其中,但陈景河对于自己是否减持的问题,只表示,“这个不好说。”
  实际上,紫金矿业原始股东的持股成本早已归零,因为2003年12月H股上市以来,累计现金分红达313536万元,而公司2008年度股利分配预案为: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元(含税),预计支付现金1454130910元。
  保增长措施
  通过H股上市获得大肆扩张,并成为庞然大物的紫金矿业,去年回归A股后却陷入低迷。
  根据计划,今年,紫金矿业矿产金产量将增长12.7%,铜金属产量增长40%,而其去年金矿业务销售收入约占年度销售收入的 63.31%,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占 62.66%。
  “基金属价格大幅下跌背景下,公司的黄金主业地位将更突出,黄金销售和利润比例可能提高到70%以上。”陈景河表示。
  作为中国控制金属矿产资源最多的企业之一、中国最大的黄金生产商、第三大矿产铜和第六大锌生产企业,去年,紫金矿业矿产金占全国矿产金产量的 12.2%,利润占全国黄金企业实现利润总额的 23.36%。
  金价高位运行,显然对紫金矿业全年业绩产生重要支撑。去年,紫金矿业销售的黄金均价为196.35元/克(约893.57美元/盎司),同比上升16.26%。
  虽然紫金矿业预计由于黄金的保值和避险功能,使黄金今年有望继续保持在较高价位运行,但据WIND资讯统计,目前共有13家证券研究机构对紫金矿业2009年度业绩做出预测,平均预测净利润32.8亿元,平均预测摊薄每股收益0.2256元。
  照此预测,对金价最敏感的紫金矿业,2009年净利润相比上年只是小幅增长6.97%。而去年,紫金矿业实现净利润30.66亿元,增长20.32%。
  “今年保增长没问题,利润提升将达20%以上。”陈景河向记者透露,“紫金矿业具备长期持续经营的能力。”
  然而,相对于从1993年到2007年,年复合增长率为60%的发展速度,紫金矿业的增幅已明显趋缓。
  紫金矿业2009年工作会议上,陈景河坦言,目前经济形势下,要保持2009年主要经济指标与上年持平或略有增长,难度极大。
  “要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激活各种潜能,创造性地完成今年经营目标,力保增长。”陈景河说。
  陈景河所说的创造性,包括财务管理工作从核算型转化为管理型,贯穿于计划预算、合同签订、过程控制、结算支付、研究分析等全部环节;形成集团公司、区域公司、子公司三级管理系统;对在建项目和拟建项目全面梳理,分别确定加快建设、放缓建设或停止建设类别等。
  紫金矿业相关人士亦透露,紫金矿业已将今年定为管理年,而财务管理为中心,资金管理是财务管理核心。
  “组建财务公司是紫金矿业2009年工作重点之一,上半年将完成,由紫金矿业和联华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合资组建。”该人士表示。

  紫金矿业保增长的另一个重要措施,或许在于转变采矿工程经营模式。
  “过去紫金矿业的采矿工程都是外包,今年大项目尤其是新项目要实现自营。”陈景河告诉本报记者,“采矿工程的设备购买可以抵扣增值税,对生产成本有明显下降作用。”
  据透露,紫金矿业每年有20亿元投入基础建设项目,而其今年完善建设项目管理体系,加强基建管理力量,就是为改变重生产、轻建设的局面,打造具有市场竞争力的管理、设计、施工专业队伍。
  陈景河认为,危机来临对企业练内功有帮助,紫金矿业将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策略。
  “这几年,紫金矿业成本有所增长,今年可变成本将下降。”陈景河表示,“紫金矿业成本控制虽然在行业里处于较低水平,但还有下降空间。”
  紫金矿业2008年年报亦表明,由于去年原材料价格及人工成本上升,及加大低品位矿石利用,部分矿山未达到设计生产规模导致生产成本较高,使黄金单位销售成本同比增长 20.82%,成本增幅略高于售价增幅。
  出海炼金
  紫金矿业国际化战略粉墨登场后,其跻身于全球矿业公司顶级行列的新目标——到2020年,销售收入达1000亿元,一再被提及,但其去年营收169.84亿元,离此尚相差近6倍。
  目前只拥有701.5 吨可采储量黄金的紫金矿业,如何实现四两拨千斤?
  “走出去是紫金矿业的必然选择。”陈景河表示,“矿业公司价值不在于土地、厂房、采矿和选矿设备,最核心的资产是矿产资源,拥有资源就拥有未来,资源枯竭企业也就终结。”
  陈景河认为,金融危机背景下,国际市场矿业公司价值已平均缩水10%-30%,且海外公司竞争力显着下降,给中国公司走出去并购创造了条件。
  紫金矿业计划重点研究国内外拥有大型金、铜等资源储量且已完成前期工作或在建、已生产的矿业公司,争取收购一两家大公司或大项目。
  “紫金矿业运营以国内为主,收购以国外为重点,国内没有资源支持。”陈景河称,“中国黄金企业发展面临诸多问题,首当其冲的是保有探明的储量不足,现有黄金矿产资源难以支持我国黄金产业的持续发展,且黄金资源控制基本限于国内,海外涉足极少。”
  此前,紫金矿业公布,将以10亿元(含已持有的境内外上市公司股权)资金,投资海内外矿业类上市公司。
  2008年年报显示,紫金矿业除持有新疆新鑫矿业(3833.HK)、灵宝黄金(3330.HK)、湖南有色(2626.HK)、江西铜业股份(0358.HK)股权外,还有两家被隐去名称的境外上市公司股权。
  对于紫金矿业是否已将此确定为海外收购目标,陈景河表示,公司不会事先公布收购目标名称,“一旦公布,对方股价猛涨,收购成本就会抬高。”
  按相关计划,金储量100吨、铜储量100万吨以上的矿企,才符合紫金矿业的海外收购标准。
  “确实有一批项目在研究和不断接触。”陈景河透露,“我们希望收购的项目拿来就可以开采,至少是前期工作已基本完成。”
  之前,紫金矿业的收购版图已遍及全国,除海南和台湾外,每个省都有其项目。陈景河办公室一侧,立满档案柜,八成档案柜贴着国内各个省区的名称,剩余档案柜则放着南美、北美、欧亚的资料。其办公桌内侧,则贴着一张亚欧地质图。
  紫金矿业的海外投资始于2005年,目前已在8个国家投资,但总体规模较小,全部海外投资2.8亿美元。
  截至目前,紫金矿业海内外收购大多陷入雷声大雨点小的尴尬境地,伊朗Sari Gunay金矿收购及开发项目、秘鲁Rio Blanco特大型铜矿项目、巴布亚新几内亚神秘谷金银矿(Hidden Valley)和瓦菲·戈尔普金铜矿(Wafi Golpu)项目等,均已终止或因前景不明朗而搁置。
  除矿业项目并购流产损失外,因收购股权价格下跌,也导致紫金矿业海外投资账面亏损。
  2008年年报显示,紫金矿业持有的顶峰矿业、Ridge Mining股权,报告期所有者权益变动为-88158671.62港元,其初始投资金额177573903.47港元;Southwestern Resources及两家被隐去名称的境外上市公司,初始投资金额分别是10523838.13港元、719243.54港元和5442784.38港元,报告期损益依次为-3605931.44港元、-596092.82港元与-3165331.88港元。

  对此,陈景河解释称,秘鲁项目存在干扰,还在做前期工作;菲律宾项目因双方无法达成一致,已暂停;加拿大项目没有实质控制,已损失1000万元;蒙特瑞科公司的手续没办完,但有一定进展;南非项目面临股份缩水,目前并无增持机会。
  但紫金矿业饮马海外并非一味乏善可陈,去年1月,紫金矿业以支付8000万美元并承担债务为代价,100%获得塔吉克斯坦最大黄金生产企业泽拉夫尚金矿控制权后,经过一系列技术和管理改造,使这个濒临破产的老型矿山开始贡献利润。
  “到去年底,紫金矿业西北公司在该项目已累计投资5.9亿元,今后3年,还计划投资1亿美元对其扩产改造。”紫金矿业相关人士透露,“预计项目建成后,产金95.4吨,总产值将达19.96亿美元。”
  此外,紫金矿业境外开工和即将开工建设的项目,还有俄罗斯图瓦铅锌矿、缅甸镍矿和越南铅锌矿。
  有证券分析师认为,已确定的海外收购项目中,将可为紫金矿业每年增加10亿元利润。
  不过,根据紫金矿业黄金资源储量突破千吨级大关计划推算,其近1-2年境外收购的黄金资源储量需达300吨以上。
  眼下,金价达历史高位,国际黄金资源正面临日趋激烈的寡头竞争,不仅巴力克(Barrick Gold)、安格鲁阿山帝(AngloGold Ashanti)、纽蒙特(Newmont Mining)等世界最大的三家黄金开采商在全球疯狂找矿,中国黄金生产企业及其他矿业公司,也纷纷将以往不被看好的地方小金矿收入囊中。
  矿业巨头的大肆扩张,无疑促使收购金矿的代价水涨船高,也为紫金矿业国际化战略平添障碍。
  但专业技术出身的陈景河并不担忧,“紫金矿业管理团队都有技术背景,自身判断能力强,不像其他矿业企业要依靠中介力量。”
  事实上,紫金矿业的崛起,依靠的正是收购低品位矿山,从中重新发现隐藏的开采价值。
  一个近乎点石成金的例子是,紫金矿业的发源地福建紫金山金铜矿,1993年地勘单位提交的金工业储量仅5.45吨,曾被认为不具开发价值的矿床,但目前该矿探明可利用金金属储量超过300吨,利润贡献占紫金矿业全部利润的50%以上。
  与紫金山金铜矿补充勘查相似的还有贵州水银洞金矿和珲春金铜矿,前者金资源储量从10吨增至近百吨,后者金资源储量从2.8吨增加到70.8吨,铜从0.77万吨增加到25万吨。
  “公司几个主要矿山的勘查投入和产出比,是社会平均利润率20%的近百倍,可谓一本万利。”陈景河说。
  不过,紫金矿业国内获取高利润的法宝,在国外是否一样擅长和有效?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近年国内有影响力的大型金矿发现,大多出自海外公司之手。
  “海外项目的综合成本肯定比国内高,但资源条件较好,规模、潜力都要大于国内。”陈景河指出,“对于紫金矿业来说,最合适的就是最好的。”
  扩张支撑
  紫金矿业大规模增加储量势在必行,但其海内外的高调并购重组,以及在A股尝鲜0.1元面值和上市以来过山车般的股价,一直备受瞩目和争议。
  无法否认的是,大部分黄金资源被央企控制的背景下,紫金矿业已从入不敷出的县级矿产公司,一跃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黄金企业,并站在影响日益扩大的全球黄金业增长前沿。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紫金矿业实现销售收入169.84亿元,净利润30.66亿元,总资产262.17亿元,生产矿产金28478.84千克,而1993年,其销售收入592万元,净利润55.4万元,总资产914万元,黄金产量33.15公斤。

  截至去年底,紫金矿业经评审保有资源储量为金701.5 吨,银1700吨,铜964万吨,铅+锌528万吨。此外,还拥有一定数量的钼、钨、铂+钯、镍、硫铁矿、铁、铝土矿、煤等。
  但发展中的问题依然如影随形。3月18日召开的全国黄金会议上,陈景河甚至向工业和信息化部建言:希望中央产业振兴规划能关注和扶持类似紫金矿业这类市场化程度较高的地方国有控股的股份制企业,而不局限于央企;希望中央加大黄金储备量,鼓励企业境外收购黄金资源,并为中国公司自产海外黄金回国建立绿色通道。
  陈景河还建议降低黄金项目中央审批门坎,审批权限从现在的500吨/日提高到1000吨/日,同时加强黄金这一特殊商品的宣传力度。
  其实,与中金黄金(600489.SH)、山东黄金(600547.SH)等国有绝对控股相比,紫金矿业更像混血儿。
  “表面看,紫金矿业控股股东是持有28.96%的闽西兴杭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但实际上,以陈发树、柯希平和胡月生三个家族为代表的福建本地民营资本,其合计持股比例已超过大股东。”一位曾到紫金矿业调研的券商研究员指出,“这些民营资本一旦紧密联合,国有控制权将可能旁落。”
  而自称职业经理人的陈景河,与副董事长罗映南、刘晓初和蓝福生,不得不在国有与民间资本间驾驭平衡。
  有趣的是,此4人均毕业于福州大学。在外界印象中,陈景河长袖善舞,刘晓初是资本运作高手,罗映南擅长管理,蓝福生则精通矿产,而紫金矿业一直由这4人掌管。
  “可能正是基于这种组合,紫金矿业才得以超常发展。”上述研究员认为。
  种种迹象表明,接下来大规模扩张,紫金矿业已志在必得,而其底气在于,截至去年末,手握50.39亿元现金,资产负债率27.25%。
  更重要的是,各家银行给予紫金矿业的授信额度累加为500亿元。
  2009年,紫金矿业计划资本支出40亿元,主要用于固定资产投资、勘探、股权投资、矿业权投资等方面。
  “资源控制方面,矿业高潮期,我们较谨慎,没什么并购大作为,规避了风险,保存了实力。”陈景河称,“现在生产的矿山,都是2005年前收购的。”
  但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05年底,紫金矿业拥有采矿权17个,矿权面积32.34平方公里,到去年底,采矿权37个,面积102.99平方公里。这表明,其2006年以来的并购动作并不小,其间,矿产价格处于历史高位。
  2008年年报还显示,去年,紫金矿业资产减值损失32639万元,其中,坏账损失850万元,因全球金融危机造成的金属价格大跌,导致存货跌价损失11475万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4224万元,部分矿山井巷设计更改造成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减值损失3892万元,因部分矿山储量负变及金属价格估价减少,造成未来现金净流量现值减少,提取矿权无形资产及商誉减值损失12198万元。
  问题还在于,去年,紫金矿业除募资投向项目外的最大收购项目——收购青海威斯特铜业40%的股权,作价8.64亿元,但其资产评估是建立在假设2008年以后的未来20年期间,铜价将维持2005-2007年平均水平。
  而去年9月以来,铜价大幅下跌,目前,上期所铜期货为3.53万元/吨,与2005-2007年的均价6万元/吨以上相差巨大,且紫金矿业年报预计,铜市场今年可能出现明显的供应过剩,压制铜价在低位运行。如果未来铜价保持目前水平,则意味着紫金矿业青海威斯特铜业的投资收益将大幅缩水。
  对此,陈景河认为:“去年收购的项目总体还可以,即使目前矿业资产跳水,基本上所有矿山都盈利。”
  陈景河透露,近5年,紫金矿业利用集团本部、西南、西北、东北亚四大勘查队伍,投入勘查费7.8亿元,已探明和提交大型矿产12个,中型矿床7个。
  “公司取得矿产资源的控制权方式多样,全部或控股权收购是一种方式,与有矿权单位合作开发,对方出矿权,我们出资金技术和管理也是重要方式。”陈景河表示,“我们非常愿意与拥有大型矿产资源的企业合作。”
  紫金矿业全球性矿业巨头梦想的机会还在于,全球500强企业中还没有中国矿业公司。
  数据显示,2008年,我国有色金属产品对外依存度分别为铜73%、铝53%、铅31%、锌32%、镍78%。而我国在境外仅有年产近8万吨铜、6万吨铅锌的权益量,与近邻日本的115万吨铜和韩国的80万吨锌的权益量相比,相差甚远。
  “尽管国内有巨大消费市场和巨额对外订单,但对主要矿产品却没有定价权,多年来铁精矿谈判就是典型例子,究其原因,主要在于中国在全球矿产资源控制的份额太小,缺乏具有全球重大影响力的矿业企业。”陈景河认为,“在世界矿业舞台上,只有超大型跨国矿业公司才是全球矿业市场的真正领导者。”

责任编辑:仁可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