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镍产业链发展概述

2024年02月22日 9:59 5589次浏览 来源:   分类: 现货   作者:

在全球镍产业链发展历程中,10年前的印尼还只是原矿出口国,而如今,印尼已经成为全球最主要的镍下游产品供应国,在全球镍供应链中占据核心地位,印尼镍市场的一举一动也成为影响全球镍市场运行的重要因素。

演变进程:

印尼镍版图不断扩大

在2014年之前,印尼当地镍产业链建设十分落后,在全球镍产业链中的身份为单一的镍矿出口国。据Bloomberg数据,2013年,全球镍矿石出口总量为11743万吨,其中,印尼镍矿石出口量达到了6480万吨,占比高达55%,位居第一位。

2014年,印尼禁止镍矿出口,催生了以中资力量为主的不锈钢企业纷纷前往印尼当地投建镍铁冶炼厂,使得全球镍铁产能和不锈钢产能快速地向印尼转移。

2020年,印尼镍铁产量达到57万金属吨,超越中国(中国当时镍铁产量51万金属吨),一跃成为全球第一大镍铁生产国,印尼由此从单一的镍矿出口国正式转变为镍冶炼品供应国。

2021年,印尼不锈钢产量同比增长高达95.33%,超越印度成为全球第二大不锈钢生产国。2021年,全球不锈钢粗钢产量达5828.9万吨。其中,中国产量为3243.5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比重为55.6%,位居第一位;印尼产量为494.2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比重为8.48%,位居第二位。

2023年,随着印尼镍中间品项目迅速增产,叠加低成本优势,印尼已成为全球镍中间品供应增量最大的国家,2023年,印尼MHP产量达到17.82万金属吨,同比增速高达82.2%;印尼高冰镍产量达到24.49万金属吨,同比增速为30%。

2023年,力勤资源旗下印尼公司顺利产出第一批电池级硫酸镍产品,印尼由此具备了量化生产硫酸镍的能力,印尼镍产业在新能源方向迈出了里程碑式的一步。2023年,中国硫酸镍产能占全球硫酸镍总产能的70%左右,印尼产能占3%。从产能规划来看,目前,印尼硫酸镍已投产及待投产项目共有8个,预计到2026年,印尼硫酸镍总产能将超过30.1万吨。

当前,印尼三元前驱体等项目还处在搭建阶段,2024年部分项目有望实现投产。近3年,在新能源大势所趋及印尼税收减免等政策支持下,贝特瑞等负极材料企业、龙蟠科技等磷酸铁锂电池企业、宁德时代等新能源汽车企业已在印尼展开布局,印尼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向中下游如火如荼地发展。

追根溯源:

印尼镍资源得天独厚

印尼能够占据镍产业的“霸主”地位,究其根本,正是印尼得天独厚的镍资源禀赋,使得印尼在镍供应链上游占据主导地位。印尼拥有的镍矿资源主要为红土型镍矿,且矿石品位较高,近一半的红土镍矿资源品位高于1.7%,是世界上镍储量最丰富的国家和最大的镍生产国。据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2022年,印尼的镍矿产量为160万吨,占全球镍矿产量的48.5%;2022年,印尼已探明的镍矿储量为2100万吨,在全球镍矿储量中占比达21%,同为世界第一。虽然菲律宾是仅次于印尼的全球第二大镍矿生产国,但仍难与其争锋的主要原因是菲律宾镍矿品位集中在0.8%~1.4%之间,高品位镍矿资源相对于印尼较低;印尼和菲律宾的红土镍矿储量分别为2100万镍吨和480万镍吨,印尼储量为菲律宾的4.4倍,而且菲律宾环保政策也比印尼严苛。

印尼能从单一的镍矿出口国成功转型成为世界主要的镍产品出口国,关键因素在于印尼镍矿政策的推动。印尼于2014年和2020年两度禁止镍矿出口,旨在充分发挥资源优势,吸引外资投资本土镍产业链,增加中高收入就业岗位,提高税收收入。由于印尼矿业界、政党以及国会形成三角之势,多方利益互相拉扯、彼此掣肘,加上国家经济对矿产收入非常依赖,印尼镍矿政策风云变幻,但印尼政策仍朝着镍矿出口趋严的大方向发展,并致力于提升当地镍产业链附加值。

在印尼镍资源优势显著、印尼禁矿政策的倒逼以及适宜的外资投资环境下,大量的国外资金流入当地,迅速推动印尼当地镍冶炼厂的建设,为印尼镍产业发展作出积极贡献。2023年,印尼金属行业的国外投资达到533亿美元,且大部分资金流入了镍产业。

未来变局:

大选之年印尼镍业云谲波诡

目前,全球镍产业已步入全面过剩格局,处于全球镍供应链核心地位的印尼,若采取新的镍业政策,或为镍供需结构带来新的变数。

随着印尼镍产业链条不断延长,印尼镍矿的需求量不断扩大,但其勘探投资的速度远不及下游企业的建设步伐,因此,印尼镍矿被过度消耗。据SMM测算,若印尼政府无新规限制,按照目前的新增产能速度,预计2023—2026年,印尼镍矿累计消耗量将达到1051万镍吨,结合印尼镍矿储量2100万镍吨数据,这意味着印尼镍矿资源在不到10年的时间内就会被耗尽。尤其是高品位镍矿的资源枯竭问题更加突出,其主要原因就是生产镍铁和高冰镍往往采用高品位镍矿。

今年是印尼总统换届年,普拉博沃·苏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当选新一届总统后表示,印尼将延续当前的镍下游化政策。依据普拉博沃的选言,除继续限制镍矿出口外,或进一步收紧低等级镍产品的出口,并且将继续鼓励外资来印尼建设镍下游产业链,引导镍产业向新能源方向发展。在对华态度上,虽然普拉博沃涉及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但就其竞选言论来看,他对华持以友好态度,希望继续维护中印两国之间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

尽管印尼镍产业相关政策或有扰动,但限“火”增“湿”都将是未来趋势(“火”是指火法冶炼工艺,主要用于生产镍铁和高冰镍;“湿”是指湿法冶炼工艺,主要用于生产MHP)。从镍资源角度来看,大量火法项目的生产建设导致高品位镍矿消耗量与日俱增,印尼镍矿品位下滑问题日趋明显。而湿法冶炼项目以使用低品位镍矿石为主,对镍、钴回收率均可达90%以上。从环境保护角度来看,以镍铁为主的火法冶炼项目属于高能耗、高排放产业,对环境污染较为严重;而湿法高压酸浸项目的能耗较低、碳排放量较少,更加环保。从附加值角度来看,供需情况为商品价格的底层逻辑,镍产品全线供过于求的形势将导致镍产品价格重心下移,从而削减印尼镍产业利润,火法冶炼工艺条线下的不锈钢方向已经显著过剩,产业利润空间已大幅缩水;而湿法冶炼工艺条线下的新能源方向为时代趋势,发展新能源汽车方向能带来相对更高的产品附加值,从而更大程度地促进印尼经济发展。

展望后市,从短期来看,普拉博沃赢得总统选举符合市场预期,他的镍产业主张也与前任总统佐科相一致,意味着印尼镍产业将延续现有发展走向,预计对市场情绪扰动较小,对短期镍价影响有限。从长期格局来看,印尼限“火”增“湿”趋势将逐步落于实处,在不锈钢产业方面,印尼将通过征收出口税或限制新厂建设的方式限制镍铁新增产能,由于印尼镍铁产能本就显著过剩且不锈钢需求增速放缓,预计镍铁和不锈钢产业仍将维持供应宽松状态。在新能源产业方面,印尼的新能源产能将不断扩大,有望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核心供应国。综合来看,全球镍供应增量将继续集中于具有低成本优势的印尼,镍供应过剩格局预计延续,在这种持续性压力下,镍价仍将处于下行通道。

责任编辑:叶倩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