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为一线同志们解决后顾之忧”——访有色院原幼儿园副园长车友洁

2023年12月18日 16:46 12786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铜资讯   作者:

1953年,根据组织需要,24岁的车友洁被调入了刚刚成立的原重工业部有色金属管理局设计公司(现中国有色工程有限公司暨中国恩菲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有色院或中国恩菲)。这位从事治安侦查工作的公安警花跨界进入了有色金属行业,在监察室、人事处、土建科、食堂等多个部门和有色院幼儿园等一个个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直至1985年在有色院幼儿园副园长的岗位上离休。

从英姿飒爽的公安警花

到孩子们的车老师

车友洁,1929年出生,辽宁大连人。进入有色院之前,她在大连市公安局工作,是一名飒爽英姿的警花。有色院成立后,车友洁随丈夫一同被调入有色院工作。

“那是1953年,我们先是到沈阳办公,没过1个月又开始往北京搬。刚到院里的时候,这里只有东西两栋办公楼,宿舍、食堂都还没建好,我们就住在工棚里头。那时候快冬天了,去食堂吃饭,那个饭盘刚端出来,还没到门口,还没来得及吃,东西就冻上冰碴了。”作为第一批员工,车友洁笑着谈起了初次来到有色院的感受。

从监察室到幼儿园,无论哪个岗位,车友洁都能够迅速进入工作状态,全心全意站好每一班岗。“我从公安局到这来跨度太大了,刚来的时候,我不懂这块业务,就抓紧去学习监察工作的知识。如果遇到棘手的问题,我还会找专业人士请教。”车友洁回忆道,“以后再换工作岗位,问题都不大了。在食堂做会计时,我先跟人家学,人家告诉我怎么记账、怎么落款、怎么做盈亏记录等,我就自己慢慢学、慢慢实践,也做得不错。”

车友洁轻描淡写几句话,略过了自己背后学习新业务、适应新岗位的艰辛,她服从组织安排,任劳任怨,在每一个工作岗位上都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一定要为一线同志们

解决后顾之忧”

因为生产经营需要,有色院生产技术人员经常要出差,天南海北做项目,都是长期坚守在现场,在甘肃金川、白银等比较艰苦的地方,一待就是小一年。为了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有色院开办了幼儿园,从几个月的婴儿到学龄前儿童,只要家长有需要,全都送去幼儿园统一照顾。幼儿园设有日托、晚托、全托和长托班。后来,因为部分上学的孩子也没人管,幼儿园又办起了学生班,三年级以下的孩子都可以过来吃饭、写作业。

“人数最多的时候,我们幼儿园大班、中班、小班一共有200多个孩子。把孩子管进来,生产科室技术人员就能安心工作了。不能让他们一边在艰苦奋斗,一边还担心自己的孩子吃没吃饭。”车友洁回忆道。

20世纪60年代的一个夏天,车友洁曾去过金川项目现场,风暴起来以后,漫天的小石头打在脸上,生疼。他们每个人被分了一件小棉袄,一到刮风,就用棉袄蒙在头上。项目人员告诉她说,夏天的风还算温柔,其他时节风暴更大,更难捱。她还看到大家挤在小房间里做设计,房间里又放了一个大大的图板,狭窄得走路都费劲。这段金川经历,让她触动很大。她经常说:“我们再困难,也没有一线人员难。我们再艰苦,也要一起努力克服,要为一线的同志们解决后顾之忧,让他们放心工作。”

出差的同事越来越多,入园长托的孩子也越来越多,人手不够怎么办?为了解决人手紧缺的问题,车友洁只能“身兼数职”。是园长,也是厨师、代班老师,还要负责打扫卫生……哪个位置缺人手,车友洁就会出现在哪里。“不只是我,所有老师都一样。为了孩子,我们都不觉得辛苦。我们的孩子喜欢吃包子、饺子,大家都去食堂帮忙。每次吃鱼,老师都去帮忙择鱼刺。”

“有时候逢周日,园里还剩1~2个孩子,我们也不安排值班了,老师们就领着孩子回自己家。我家离幼儿园近,每次我都领孩子回来。最多的时候,4~5个孩子一起回来,再加上我们家3个男孩,特别热闹。孩子也愿意上我们家来,一听要去我家都特别高兴,知道家里有大哥哥能陪着玩。我们特别喜欢那些孩子。”车友洁满脸慈祥,似乎又回到家里孩子们欢声笑语的时刻,“有一年春节,幼儿园一个小女孩的父母坚守项目一线不能回北京,我还把她带到自己家里过年,弥补了孩子父母没有陪在身边的遗憾。”

孩子的父母不在家,老师承担的责任变得很重。做了这么多年幼儿工作,有两种情况对车友洁来说依然是艰巨的考验。一就是孩子生病。“孩子一生病,容易传染不说,孩子难受,我们也心疼。当时附近的医院都不对外看病,每次老师都得抱着孩子去儿童医院,看到孩子健康地回来,我悬着的心才算能放下。”二是孩子出去玩。幼儿园每年组织孩子们春游,小孩都淘气,为了不让孩子们受伤,老师们总得加一百个小心。用车友洁的话说,“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把孩子安安全全、健健康康地交回家长手里。”

“生产技术人员一出差就安心把孩子留在我们这里,有的甚至忙到来不及说一声。晚上接孩子的时候,家长没来,老师给家长打电话才得知孩子的爸爸妈妈都出差了,孩子就踏实留在幼儿园照顾了,我们园就是生产技术人员孩子的又一个家。”车友洁自豪地说,“我们要对得起这一份信任,把孩子护理好,这是我们最大的任务。”

真心对待孩子的人,也会获得孩子们纯粹而持久的爱。“还没离休的时候,每年都有带过的孩子回园来看我,来跟我说说他们最近的生活。”说起当年的孩子来,车友洁满脸笑意,言语间充满了幸福,“我们的孩子都有出息,都是好孩子。现在,最高兴的就是我老了还有人来看我。孩子们见了我以后,一声声‘车老师好!车奶奶好!’我真是太骄傲了!”

“没有遗憾是不可能的,

虽然有愧疚,但我不后悔”

“我妈天不亮就走了,天黑了还不回来。”这是车友洁3个儿子幼时常挂在嘴边的话。早晨,车友洁早早地就要去工作,晚上回到家往往已是八点多,孩子们都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二儿子很小的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第一次,车友洁陪着孩子去医院治病,后来,都是孩子一个人坐公交车去医院接受治疗。“有一次,二儿子做完治疗下了车,疼得几乎走不了路。一位路过的好心人蹬着三轮车捎了他一段路,这才坚持着到了家。回到家,他本来还有些责怪,看到我又带回来了3个小朋友,心中的难过一扫而光,很快就和小朋友们玩了起来。”车友洁言语中有些愧疚。

“每次想起这段往事,我就特别难受,觉得对不起他。但是我和爱人都脱不开身,没办法,只能这样。我不能为了自己家孩子,丢下园里的几十个孩子。生产技术人员为有色院创造生产业绩,我们有责任为他们做好后勤保障!”说到这里,老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眼里却微微泛起一层泪光,“现在也过来了,孩子的腿恢复得不错,如今工作生活都不受影响,都挺好的。没有遗憾是不可能的,虽然有愧疚,但我不后悔!”

车友洁和中国恩菲共同成长了70年,她将最好的年华贡献给了恩菲,也早已将对恩菲的深厚感情融入到了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如今,车友洁身体康健,儿孙满堂,日子过得平静而幸福。她依旧很关心恩菲的变化和发展,经常和其他老同志聊天、看新闻,得知中国恩菲正在引领行业向智能、生态、智慧、绿色的方向持续发展时,她非常自豪,“我希望咱们院里的年轻人热爱专业,坚持学习。也希望中国恩菲发展得更好,给国家创造更多价值!”

责任编辑:付宇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