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上的中铝故事】法塔拉河上的“彩虹”

2023年11月12日 10:51 1931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重点新闻   作者:

桥,是空中的路、人间的彩虹。中国神话传说中,为了让被银河隔开的牛郎和织女相会,喜鹊们用身体紧贴着搭成一座鹊桥。如今,在遥远的几内亚,这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第一个同新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年轻人结婚也会到新晋“网红打卡地标”、中铝几内亚修建的几内亚乃至西非第一座斜拉桥——法塔拉河斜拉桥拍照留念。

1
法塔拉河斜拉桥

当晨曦的微光洒向法塔拉河,横跨河面的斜拉桥呈现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简洁流畅的几何造型让它通透又轻巧,既有拥抱未来的大气磅礴,又有线性流畅的和谐之美。

1
当地居民们纷纷到斜拉桥“打卡”

这气贯长虹的震撼和惊艳,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中铝几内亚建设者高瞻远瞩、深思熟虑、更接“地气”的决策,是中铝几内亚建设者在物资设备紧缺的情况下,胼手胝足、日夜兼程的成果。

“夜观天象”盼“祥瑞”

“4月开始晚上下小雨,5月白天也下雨,6月下很多雨,7月、8月雨下个不停……”回忆起2019年建设中铝几内亚斜拉桥的情景,六冶项目经理石邦俊瞬间回到了没日没夜泡在水里湿漉漉的西非雨季。

没去几内亚之前,石邦俊认为,以中国的桥梁技术,在非洲建一座“全长486米,河面主跨270米,两岸主塔高70米”的斜拉桥,技术上应该没有太大挑战,毕竟中国作为桥梁建设强国,一直不断刷新世界桥梁纪录,中国桥梁的“金字招牌”早已享誉世界。

施工单位六冶多次荣获中国建筑行业工程质量最高奖——中国建设工程鲁班奖,他们原先以为,在西非建设一座斜拉桥轻而易举。

没想到,从2019年2月27日开工建设,到2020年2月9日全线合龙贯通,斜拉桥长达303天的建设工期几乎都赶上了几内亚雨季,日最高降水量达800毫米(日降水量大于250毫米即为“特大暴雨”,2021年“7·20郑州特大暴雨”郑州国家气象站显示日降水量最高为624.1毫米)。

1
中铝几内亚斜拉桥桩基钻孔施工

“雨天高空作业心里发虚,雨水影响钢结构焊接质量;吊装绳索被雨水淋湿后,构件与绳索之间的摩擦系数降低,容易导致吊装物滑落;初凝的混凝土被雨水冲刷,容易导致流浆、起砂……”

石邦俊深知,雨季施工给安全生产带来诸多隐患,加之几内亚雨季是疟疾、伤寒等疾病的高发期,保质保量实现建设目标难度系数倍增。

但斜拉桥是中铝几内亚矿山物料运输和人员车辆通行、矿山供电系统、供油系统和生活物资运输的重要通道,是博法铝土矿项目的“咽喉”工程。

如果不能按计划完成桥梁建设,将直接影响博法铝土矿项目23公里皮带输送系统带料重载联调,影响项目全线贯通投运。

“当时,不光是斜拉桥建设,整个博法铝土矿项目建设都如火如荼,中铝几内亚团队都是‘大雨小干、小雨大干、无雨拼命干’。”

中铝几内亚公司董事长杜小明介绍说,创造了几内亚工程建设速度新纪录的博法铝土矿项目,85%的土建工程均需在雨季进行。

1
中铝几内亚斜拉桥桥梁钢梁安装

中铝几内亚建立了国内外联动工作机制,坚持“早部署、晚对话,日闭环、周分析、月总结”,科学合理安排施工进程,开展各类劳动竞赛,调动全体员工的工作主动性和积极性,确保“项目建设安全、建设进度可控在控”。

中铝几内亚搭建防雨棚、修建排水渠、开挖蓄水池,给员工配备各种防雨工具,全力应对雨季施工挑战。

当时,杜小明每天至少到施工现场两次,晚上还带队值班检查,确保施工安全。

当地雨季每天的天气预报都毫无例外地显示“有雨”,为了抢抓转瞬即逝的“骤雨初歇”黄金窗口期加快施工,中铝几内亚建设者们学会了“夜观天象”,“乾星照湿土,明日依旧雨”“日没胭脂红,无雨也有风”“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等民间谚语早已烂熟于心。

“看到一片云都揣摩好几次,希望它是天气放晴的‘祥瑞’,哪怕只是未来几小时不下雨大家都很开心。”杜小明笑着说。

既争朝夕也争“潮汐”

几内亚博法地区“高盐高温高湿”的“三高”作业环境让斜拉桥施工难度大、风险高。

法塔拉河潮汐落差高达4米,潮汐导致水压变化,直接影响混凝土凝固,海水冲刷尚未凝固的混凝土表面,带走“扶持”混凝土桩的泥浆,会导致桩基坍塌甚至断桩断柱。潮汐还会改变水流速度和方向,形成堆积和漩涡,对桥梁产生冲击和扭转。

面对陌生的环境和全新的挑战,中铝几内亚建设者们主动出击、昼夜钻研,针对“三高”和潮汐对主梁和吊装的影响进行了细致深入的调查研究,提出了许多独到的解决方案,大大提升了施工质量。

1
中铝几内亚员工与都巴村村民商讨合作

“‘三高’导致混凝土控裂难度高,我们从原材料、加工尺寸、焊接质量、除锈涂装等全方位进行把关,从根本上筑牢了工程质量的基础。”

在中铝几内亚工程部副经理王兴哲眼中,斜拉桥的建设是一个不断摸索、不断战胜困难的过程。

例如,法塔拉河流水湍急且流向混乱,河槽地形高低起伏,最大落差高达12米,地质水文条件异常复杂。

桩基钻进过程中,底部倾斜岩层造成冲击钻头摆动,经常发生偏孔、甚至锤头断裂或掉落情况,导致钻孔施工受阻。

1
中铝几内亚斜拉桥合龙前焊接施工

中铝几内亚立即调整作业方式,采用向钻孔内抛填同等强度块石的方式,保证钻头作业面强度均匀,减少成孔倾斜,提高钻孔施工效率。

法塔拉河紧邻大西洋出海口,风荷载大。为确保斜拉桥在施工和建成运营阶段的抗风稳定性、安全性和适用性,在设计时中铝几内亚就充分考虑风对斜拉桥的影响。

“斜拉桥架设过程中容易发生抗风方面的问题,我们修改了设计,改善了桥的抗风性能。”王兴哲说。

由于气温及各种误差的影响,斜拉桥合龙前需要调整主梁线形,根据精确的测量结果确定合龙的时间段,选择一天内气温变化不大、持续时间较长、钢梁伸缩量较小的温度作为合龙温度。

1
中铝几内亚斜拉桥顺利合龙

在中铝几内亚斜拉桥《主梁安装专项施工方案》里有这样一段话:根据以往经验,钢梁顶底板合龙间隙与气温有着很好的同步关系。从20∶00到次日5∶00这个时段,温度均处于缓慢下降阶段,在该时段内合龙间隙减小。

“这个时间段温度变化比较缓和,作业条件好,合龙工序是以温度下降为顺序的。”王兴哲介绍,2020年2月8日20:00斜拉桥合龙段开始水面吊装,22:40完成就位,2020年2月9日5∶00前完成了边主梁的螺栓连接工作。

合龙骨架在合龙段吊进后迅速锁定,使其承受日出之前由于温度变化而产生的较小的轴向力,确保合龙段在高强螺栓锚固过程中孔距间隙不发生变化。

2020年2月9日上午10∶00,合龙段最后一块桥面顶板缓缓落入预定位置,斜拉桥正式全线合龙贯通。

“我们要守护好斜拉桥”

中铝几内亚博法铝土矿项目周边大多为原始地貌,随处可见红树林迎风摇曳,点点海鸟嬉戏林中。

如今,天蓝色的长距离皮带运输系统与红土路“手牵手”蜿蜒盘旋于矿山采场至码头堆场之间的森林间,形成了当地一处亮眼的工业景观工程,也成为博法的地标性景观,大家称之为“红树林上的‘一带一路’”。

1
中铝几内亚博法铝土矿项目运输系统

“这是几内亚建国以来建成的第一座斜拉桥。”中铝几内亚项目施工负责人任平介绍说,按照最初的设计方案,斜拉桥仅为运输矿石的通道,并不通行车辆和行人。

为方便当地居民出行,中铝几内亚经反复研究讨论,最终决定在确保皮带廊运输安全的情况下,在斜拉桥上预留出通行车辆和行人的通道,同时为了更安全更方便通行,用间隔水泥墩隔离人流和车流,实现人车分流。

在法塔拉河两岸村民眼里,斜拉桥是便民桥、安全桥、致富桥。它打通了两岸的地理屏障,改写了千百年来过河只能绕道或靠独木舟和摆渡船的历史。

此前,虽然法塔拉河两岸直线距离只有不到300米,但村民想要抵达对岸,不得不乘坐摩托车或者汽车,花4个小时抵达博法市,或乘独木舟冒着危险和困难穿越河道。

1
通过中铝几内亚斜拉桥上学的周边村庄孩子

“周边村庄没有学校、医院,村里的农产品要运到城里也很困难。”都巴村青年阿布巴卡尔·苏玛(Aboubacar Soumah)说,斜拉桥开通之后,法塔拉河两岸村民的出行方式和线路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子里的木薯、香蕉、菠萝蜜、桔子等农产品和渔民的水产品都通过斜拉桥被运输到附近集市,迎来了销量的“高光时刻”。

都巴村的家庭主妇迪亚鲁(Dialou)此前需要花费5000几郎(约合人民币4元)搭乘小木船才能抵达对岸的集市,现在她只需几分钟就可以抵达对岸,还可以跟女儿一起,头顶篮子装满新鲜的花生、各种水果和鸡蛋到宋布雅迪村(一座因中铝几内亚博法铝土矿项目而繁荣的大集镇)售卖。

“项目附近波隆多村、里索村、法伦亚村都因为中铝几内亚修建的斜拉桥和公路变得更紧密了。”都巴村青年领袖阿尔塞尼·孔戴(Alseny Conté)说,斜拉桥已经成为几内亚新的地标建筑,吸引了众多民众和游客前来“打卡”,年轻人结婚也喜欢到斜拉桥拍照。

因为努力改善当地民众生活,播撒友谊的种子,中铝几内亚在当地收获了很多“铁杆粉丝”。邦迪村村长卡马拉·孔戴(Camara Conde)已成为中铝几内亚与法塔拉河周边社区沟通的桥梁。

他总是主动向村民讲述斜拉桥的重要性,号召大家爱桥护桥:“他们尊重我们的风俗习惯,为我们排忧解难,我们更要守护好这座几中友谊桥——中铝几内亚斜拉桥。”

如今,当地村民遇到中国人,总会热情地用中文道一声“你好”“谢谢”。

记者手记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几内亚斜拉桥是一座凝结着中铝几内亚建设者匠心、智慧与汗水的合作之桥、发展之桥、友谊之桥、梦想之桥,成为几内亚向世界展示的一张崭新名片。斜拉桥挺拔屹立在法塔拉河之上,缩短了路途时间,减少了出行风险,密切了经济往来,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彰显着中国与几内亚共享发展机遇、共创美好未来的愿景。

责任编辑:孟庆科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