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金川产业链中的工业共生(四)】金川贵金属,贵在哪里?

2023年11月09日 13:38 27215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镍资讯   作者:

前言:金属产品的提取,其实就是不断提纯的“煎熬”。几乎每个工艺环节,都会加入反应物, 以置换出目标产品。置换的过程,往往伴之于新物料的产生。

如何看待工业化生产过程当中的伴生物?伴生物究竟是废弃物还是新原料?金川各产业链内部和产业链之间围绕伴生物发生怎样的耦合嵌套关系?带着一连串的问号,我们分头行动,深入一线挖掘采访,试图为大家带来“能看得懂”的金川产业体系故事。

本期第四站——金川集团铜业公司贵金属分厂。


2023年6月2日早上7点半,旭日东升、朝霞绚烂,金川集团二厂区内楼影斑驳,上下班的人逐渐多起来,各类车辆来来往往。提前到岗的贵金属分厂物料押运员李世忠,在值班室穿戴好劳保服、填写完物料交接传票及联单后,带着几台货车前往铜电解一车间,准备把前一天联系好的铜阳极泥装车拉运到贵金属厂。

同一时间段、不同地点,贵金属分厂另一名押运员许宁,也在忙碌着类似的事情。他负责从镍冶炼厂高硫磨浮车间往贵金属分厂押运二次合金,二次合金是处理镍阳极泥后富含贵金属的原料。

李世忠和许宁所拉运的物料,虽然看起来极不起眼,但一经现代冶金技术的“加持”,藏身其中的黄金、白银以及更具价值的金属材料就会脱颖而出。

李世忠的工作就是将金川集团铜系统与贵金属系统对接起来。他负责押运来的铜阳极泥,与来自广西金川等异地公司的铜阳极泥合理搭配,被分批次导入贵金属分厂金银硒生产线,经过加压浸出、干燥、卡尔多炉冶炼等环节,产出银阳极板,银阳极板经电解生成银粉,银粉浇铸为银锭,而银电解过程产生的阳极泥又通过分离产出黄灿灿的金子。常言道“金银财宝”,金银是一家,这在贵金属冶炼中最能体现。

许宁的具体工作是将金川集团镍系统与贵金属系统链接起来。他负责从镍冶炼厂押运来的二次合金原料,被导入贵金属分厂另外一条生产线——铂族金属生产线。这是一条专门为伴生于金川硫化镍铜矿中的铂、钯、锇、铱、钌、铑等金属量身订做的生产线,工艺更复杂,产品种类更多。二次合金汇入铂族金属生产线后,经控电氯化浸出、亚硫酸钠脱硫等工序,产出铂族金属精矿。接下来经过极其复杂的提纯,铂、钯、金、锇、铱、钌、铑这些稀贵金属被纷纷提炼出来。

从开端的铜阳极泥和二次合金原料,到终端的各类稀贵金属,其间需要几天到几十天时间不等。从开始面对多金属矿藏时的“束手无策”,到无限趋近金属王国的“颗粒归仓”,金川即将走过60年历史。

早在1964年创业时期,金川公司联合昆明贵金属研究所、北京有色冶金设计研究总院,着手稀贵金属提炼工作。1968年,产出品位达到90%的金属铱,金川矿床中蕴藏的铂、钯、锇、铱、钌、铑等有价元素,连同金、银,一道实现成功提取。

据贵金属分厂调度长朱学明讲述,早些时候,像锇、铱、钌、铑这类金属,都是在瓶瓶罐罐里用手工“摇”出来的;后来技术改进、产能增加,金川集团逐步开发专业装置,实行釜内萃取分离,生产效率、产能以及技术实力不断提升。至今,金川集团已具备年产铂族金属10吨、黄金30吨、白银600吨的能力。

作为金川集团铜业公司下属单位,当下的贵金属分厂为其母公司贡献了接近40%的产值,在镍铜市场遇冷时,往往可以发挥出集团经营稳定器的作用。

铂族金属用途广泛但供应稀少,我国铂族金属只有10%的自给率。“国产铂族金属,95%来自金川。”贵金属分厂党支部书记李绍伟称“金川铂族金属基本满足了国家自给这一块”。

作为矿业、冶金、深加工的综合企业,金川集团在稀贵金属领域具有广泛阅知率,拥有亚洲最大的矿产铂族金属生产系统,被外界誉为“中国铂族金属提炼中心”。

“市场行情好的时候,1克铑粉能卖到8000元。贵金属为何如此昂贵?除了资源稀缺,再就是生产过程复杂,非同一般的复杂。”有着三十多年工龄的朱学明感慨。

近年来,贵金属分厂每年处理铜阳极泥9000多吨;年产黄金15吨——600车铜阳极泥能产1车黄金。

2022年,贵金属分厂处理二次合金类物料2000多吨,年产铑铱合计70千克——每30公斤产1克。

“要经过多少道工序才能提取出铂族金属?”采访中,我们向不同专业工程师提出这样的问题。据技术资料统计,金川集团自产原矿,铂族金属品位平均每吨0.5克。在整个分离回收过程中,铂族金属涉及23道工序、67种试剂、200多个关键控制指标。“从井下打眼放炮开始,经过不断提纯和多岗位协作联动,才能到达稀贵金属这一关。”金川集团镍冶炼厂一资深工程师感言。这也正应了一句古诗——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


采访笔记

稀贵金属的生产过程,既有“一往直前”的提纯、“永不回头”的“煎熬”,也有作为废旧资源循环利用的金属溶液回流,更有类似于“依靠金川旗下粉体材料公司铜粉置换金银,然后将含铜溶液供给金川旗下铜盐厂”的产业链延伸。

采访中,我们切身感悟到:金川镍、铜、钴产业的主心骨与金川稀贵金属系统的高、精、尖之间的因果关系,在漫长的工艺流程和复杂的产业耦合中充分体现、清晰可见。在金川“大厂”,围绕主流程拓展开来的产业体系,既分工又协作,构筑起不止于地理意义上的命运共同体。

镍、铜、钴及多金属伴生矿的资源禀赋,金属产品提取的独特性,决定了金川在打造产业集群、实现产业共生方面的得天优势。

除了镍、铜、钴,金川集团旗下成员企业,通过“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产业聚集,孕育出众多特色产品——黄金、白银,铂、钯、锇、铱、钌、铑;镍盐、铜盐,贵金属化合物;镍合金类;精密铜材类;羰基系列;磷铜、高精电子铜带、铜箔、三元前驱体……

每一种金川产品的背后,都是一连串的产业共生故事。每一个产业共生故事的背后,都饱含着传承之荣光、革新之挑战、员工之辛劳。

责任编辑:付宇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