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担重任 不负众望——访中国恩菲原财务处处长王戈

2023年08月24日 14:0 9104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铜资讯   作者:

“我啊,虽然年纪大了、耳朵不灵了,但当年的事,我都记得特别清楚。”王戈笑着从背包中掏出一个文件夹,里面完好地存放着几张泛黄的老照片。如今,照片上青年俊朗的面容已被岁月带走,但王戈深邃坚毅的眼神还一如当年。在那个阳光和煦的下午,王戈透过老照片开启了“时光之旅”:“当时,工业百废待兴……”

踏上有色征程

1949年4月,华东工矿部在济南招聘在校学生到工厂工作。即将从山东实验中学毕业的王戈,被校长推荐到华东工矿部,经短暂培训后,被分配到华东冶炼总厂(现中国铝业山东分公司)材料处工作。

华东冶炼总厂的前身是日本遗留下的轻金属工厂。“抗战胜利后,工厂除中央区的办公室建筑被破坏,其他厂房和两翼办公室都被完整地保留下来。”初入工厂的场景王戈历历在目,“当时,工厂没有什么管理人员,只有一个排的部队从事保卫工作,我们的工作就是在材料处接收、清点材料物资和建筑器材。”

1950年下半年,一批建筑专家和氧化铝专家进驻华东冶炼总厂组建设计处,主要工作是恢复建筑厂房和生产。“1951年,我们这些学生被编入设计处,开始做建筑设计工作。”由此,废弃的冶炼厂、机械加工厂等厂房被逐一修建。“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但对后期全部生产工艺流程的恢复起到重要的作用。”王戈说。

1953年,与有色金属相关的企业设计处迁至北京,合并成为有色金属工业管理局设计公司(中国恩菲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前身,以下简称中国恩菲或有色院)。“作为华东冶炼总厂设计处的工作人员,我们也一并迁到了北京。”王戈在有色院的职业生涯正式开启。

“我们的办公条件在当时算是非常好的了!”回忆起刚到北京的那段日子,王戈的喜悦与激动溢于言表,“2栋3层办公楼是苏联建筑专家帮忙建设的,大楼底座是花岗岩的,墙体很厚,地板和门窗都是牢固的木头,屋顶是瓦,冬暖夏凉。”

跟随着王戈的描述,记者仿佛置身于20世纪50年代的中国恩菲办公楼。“2楼、3楼都是管理部门,档案室在1楼。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但都聚在一起一门心思钻研工作,为我国有色事业的发展贡献力量。”王戈说。

“老党员对我影响很大”

1956年,王戈还在有色院土建科做结构设计工作,正逢有色院组织结构调整、管理逐步完善,新成立计划科和调度科,并需抽调一部分职工到管理部门。拥有丰富工作经验的王戈经老党员推荐,被列入抽调职工名单。“在那个年代,大家不了解什么是管理,更愿意做具体的专业工作,愿意当制图员、技术员或者工程师。”王戈说,“当时的我是有顾虑的,但在山东工作的时候,共事的老党员对我影响很大。我是一名共青团员,我应该服从组织的安排,不辜负组织对我的信任。”他暗下决心:组织安排的任务,一定要认真完成。

从生产部门转到管理部门绝非易事,组织上对王戈进行为期3个月的考察,考察结束后才开始系统培训。1956年下半年,王戈被派到冶金工业部干部学校进修。“当时的课程对我来说非常陌生,有政治经济学、哲学,过去都没有接触过。”王戈说,“当时觉得新鲜,日后对我从事管理工作有重要的启示作用。”

“不干则已,干就要干好”

1957年,结束学习的王戈留在计划处工作。1981年,有色院计划到深圳设立分院,决定委派王戈主持分院工作。“如今回想起来,我在有色院的44年里,碰到的第一个难点就是去深圳设立分部,这是我第一次独立负责项目。”

“我们去的时候不叫深圳特区,还是‘宝安县’。”王戈表示,特区设立后,全国各地的设计院都希望能接到那里的工程项目,一方面想扩大设计院的影响,另一方面是想学习深圳改革创新的先进理念和技术。“当时想要进驻宝安县的设计院,光是我知道的就有五六家,但最后站住脚的工业院只有我们。”他说。

初期,当时信息闭塞,鲜有人知道有色院,而且地域差异导致语言沟通困难。如何破局?获得信任是首要的。一方面,王戈通过有色院曾经参与过的汕头大学项目联系了广东设计院,与之合作成立联合工作小组;另一方面,与新成立的深圳设计院成为合作单位,实现资源共享。王戈说:“与这些设计院的深入合作,使我们在当地扎下根来,努力为深圳的建设添砖加瓦。”

逐步地,有色院深圳分院被深圳市批注为“单位”;在市政府有关部门的关怀下,拥有固定的办公和生活楼宇;在有色院领导的祝福下,挂上了“北京有色冶金设计研究总院深圳分院”名牌。

在此期间,有色院还承担了深圳华城大厦工程的规划设计及协助施工和质量监督等工作。该项目位于深圳“老城”的入口处,是地标类项目,古色古香、引人注目。“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打卡点’。不仅是我,所有参与此项目的同志都感到无比自豪。”王戈笑着说。

3年之约,8年之久

1984年,上级计划到有色院审查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情况。“这就要求有色院必须对标企业管理要求、改变财务制度,要成立新的财务处。”王戈说,“从深圳回来后,有色院安排我到财务处工作。”

新的顾虑又出现在王戈的脑海中:“我这么多年一直都是管理生产,生产系统的工艺流程我还算熟悉,但是管理财务我是门外汉。”王戈深知事业单位改革成立新的财务处,是对有色院来说至关重要的工作,却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在经历多次的思想斗争后,王戈跟有色院领导约定,以3年为期,将财务处的制度尽力设立完善,同时培养出一名合格的财务处处长,然后将他重新调回计划处,干回老本行。

可谁也没想到,这3年的约定一干就干了8年。

王戈初到财务处,从零开始学习财务知识。“我制订了一个3年计划,第一步就是让工资奖金与生产绩效挂钩。”他表示,事业单位企业化管理后,单位发展与个人发展要紧密联系到一起,严格管理公司的收入与支出,渐渐完善新的财务制度。

就在一切步入正轨,朝着更好方向发展时,意外发生了……

“我培养的一个副处长,也就是处长候选人,一位很优秀的年轻同志,跟我共事没两年,去世了。”用心培养的优秀人才的离开给了王戈沉重一击。“我感到很痛惜。”说到这里,王戈用手轻抚了一下眼角。

“眼看,3年期限就要到了。”虽然痛失爱将,经短暂调整后,王戈又重新投入工作中。“约定的日子到了,我认为财务处的制度也比较成熟了,就跟院领导提出要调回计划处。”然而,事与愿违,院领导想让他继续留在财务处。

“不回也行,就干吧!”王戈这一干就又干了5年。

20世纪90年代,计算机开始被广泛应用于各个领域。“虽然财务处的人员已经配备齐全,但还没有做到全部制度化。”改革第一步就是要打乱现有的人员格局,引进新的人才。“考虑到行业的特殊性,我认为即使是从事财务工作,也需要对有色行业有一定的了解和认识。”王戈联系了与有色系统相关的院校,到财会专业招聘学生,最终一共招聘了8个学生。

新鲜血液的加入,让财务处焕发了新生。新的人员加上新的技术,财务处的工作渐成体系,数字化管理升级工作顺利开展。王戈说:“为什么能在财务处干8年?说实话,我也有感情了,我们部门所有人都相处得十分融洽,人员素质都有很大的提高。”

1993年,王戈从有色院离休。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就在离休之后,王戈还牵头干了一件至今令人称赞的大事——筹建恩菲科技大厦。

当时,王戈被授权全权负责管理恩菲科技大厦建设过程中的资金筹措工作。20世纪90年代初期,有色院的资金只够维持日常生产经营,新建大楼的资金问题十分棘手。为了解决资金难题,王戈与兄弟单位反复沟通对接,研究借款方案,终于筹到了“第一桶金”。这只是第一步,在筹集资金方面,王戈还有新办法。“我听说中央电视台多个下属单位有扩大发展的需求,均急需租用办公空间。而那时恩菲科技大厦的项目已经成功立项,加之环境、地段都非常优越。所以,当我们有意以预租的方式承诺在两年半之后提供用房时,得到了中央电视台的积极回应,形势大为好转。”在此之后,王戈广泛采用预收租金的方式筹集资金,2年内筹齐项目全部资金,充分保障了大厦基建的顺利进行,保全了有色院对大厦的产权。1997年,恩菲科技大厦顺利落成。至今,这座大厦仍是中国恩菲院区内的最高楼,更是中国恩菲房产经营业务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

44年的有色生涯,有欢笑、有苦闷,有纠结、有坚定。有色院于王戈而言,与其说是工作单位,更像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我衷心地感谢各级领导对我的关怀和信任,以及同志们的支持和包容。”在有色院成立70周年之际,王戈送出对有色院最诚挚的祝福:“希望温暖的大家庭发展壮大,再创辉煌;希望年轻的家庭成员,坚持发扬优良传统,敢于科技创新,为伟大祖国的建设努力奋斗,作出更大贡献。”

责任编辑:付宇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