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的四区问题

2023年02月06日 14:28 2374次浏览 来源:   分类: 地质矿业   作者: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和战略性矿产国内找矿行动纲要,自然资源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会同有关方面研究编制战略性矿产国内找矿行动“十四五”实施方案,旨在通过科学谋划实施找矿行动,强化基础地质工作,优化找矿布局,突出紧缺战略性矿产,大力推进科技创新,加大勘查特别是精查力度,全面推进绿色勘查,深化矿产资源管理改革,充分发挥各类市场主体作用,支撑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不断增强国家能源和战略性矿产资源保障能力。

一、四区是哪四区?

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将突出我国紧缺和大宗战略性矿产,以重要含油气盆地和重点成矿区带为重点,根据地质工作程度区分为四种类型的区域,即基础调查区、重点调查区、重点勘查区和重要矿山深部,分类施策,实施勘查找矿,推动增储上产。

基础调查区是指在重要盆地和重点成矿区带中工作程度较低,有一定资源前景,尚未开展或较早开展过基础地质调查的区域,通过区域地质调查、矿产地质调查和有关技术方法应用,提高调查程度,提升地质认识水平,提交找矿远景区、找矿靶区和油气有利区。

重点调查区是指基础地质调查、矿产地质调查确定的战略性矿产资源成矿有利区域,区内已有矿床、矿(化)点、蚀变和物化探异常等信息反映有较大找矿潜力,通过开展必要的物化探和钻探验证,提交探矿权出让区块建议。

重点勘查区是指资源潜力大的已设探矿权集中区,通过加大勘查力度,有望实现找矿新突破,提交一批资源量,对油气来说要探明地质储量。

重要矿山深部是指深部具有较好资源潜力的已设采矿权区,通过攻深找盲,新增资源储量要达到大、中型矿床规模,稳定和扩大矿山产能,也是增储上产的主要“区”。

二、四区与大型资源基地什么关系?

显然,上述四区是按照工作程度来区分的,也是基本符合当前国内地质找矿与资源勘查的实际情况的。但是,找矿工作是一项系统性的复杂工程,甚至还包括各种各样的偶然性,而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的最终目的是资源保障和国家能源资源安全,也可以分为两个层次:一是“大型资源基地”,二是“区块出让”。显然,只有大型资源基地才能保障产业链的稳定、保障矿业的可持续发展、保障国家能源资源的安全。“区块出让”的目的,在于“商业跟进”,在于“活跃矿业权市场”,也在于为地方政府增加财政收入。自然,在出让的矿业权区块内,有没有矿、有什么矿、矿的质量和规模怎样,则存在极大的风险性,需要通过“科技引领”来“快速突破”。2019年10月28日,新疆阿克陶县的穆呼锰矿和和田县的大红柳滩锂铍多金属矿床两个区块招标出让,中标总价28亿元。经过3年来的勘探,大红柳滩的资源储量得以有效控制,而穆呼锰矿(玛尔坎苏锰矿)的规模不及当初的1/10,而且入选品位低于一般工业要求。也就是说,出让的区块与“大型资源基地”之间并不存在一一对应关系,50%的成功率已经非常了不得了。但无论如何,短期关心的是区块出让得到的“现金收益”,对于大型资源基地的建设、对于国家能源资源的安全保障,则不那么直接了。因此,新一轮的找矿突破战略行动要以“大型资源基地”为国家目标,不能满足于“区块出让”。

三、四区相互之间是否存在内在的联系?

基础调查区、重点调查区、重点勘查区和重要矿山深部,表面上看,似乎是4个不同的区块,空间上不重叠,进行国土空间规划时一般也是分别设置的。实际上,这四区是按照工作程度来区分的,并不取决于有没有矿或者有什么矿,即不是根据“成矿条件”来区分的。这就给中国地质调查局提出的“大会战”带来了部署上的困难。从地质条件和成矿规律的角度分析,结合以往的找矿与勘探经验,基础调查区也不排除新发现大型资源基地的可能性(如四川的甲基卡锂矿在2013-2014年间取得找矿突破时,连1∶5万的区调、矿调工作都没有覆盖),重点调查区、重点勘查区及重要矿山深部也可能一无所获。因此,大会战部署是“农村包围城市”还是先攻打“中心城市”,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此外,四区强调的是空间规划,四区与矿种尤其是战略性新兴产业所必需、对外依存度过高的矿种之间是什么关系,并不十分明确。尽管在战略性矿产国内找矿行动“十四五”实施方案中有专门的叙述,但实际操作中还是矛盾重重。比如,铅锌矿并没有被列入“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的关键矿种中,但实际上,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铅锌采冶炼加工产业、产能,并大量进口矿石原材料,在某种程度上铅锌也是对全球有色金属产业链安全产生制约力的关键金属。同时,从铅锌矿矿石中回收锗、铟等关键稀散金属,中国是具有话语权的。但由于铅锌矿不在新一轮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的矿种目录中,中国约5000处铅锌矿矿产地就不容易进入四区,需要变换花样,甚至连辽宁青城子铅锌矿这样的找矿前景看好的“危机矿山”也未能列入。其实,从中国矿产资源普遍共伴生的成矿规律及矿床成矿系列理论等角度出发,青城子矿集区、云南金顶矿集区、云南与贵州交界处的会泽矿集区乃至于新疆的火烧云矿集区,都是以铅锌为主但明显可以带动其他关键金属取得找矿突破的、适合于“大会战”的产业基地,也会带动周边地区铜、金等紧缺矿产的找矿行动。

四、四区与区域经济发展有关系吗?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强调,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显然,在深入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区域重大战略、主体功能区战略、新型城镇化战略的过程中,大型矿产资源基地是可以在“优化重大生产力布局”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比如,南疆区域经济发展,离不开矿产资源,除了已经围绕塔里木盆地建成的轮南等油气能源基地之外,以火烧云为主的有色金属资源基地,以大红柳滩为主的稀有金属资源基地,也是当前最为现实的可转化为产业基地、产能基地的资源基地,只要科学地制定“国土空间体系”,完全可以成为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新的经济增长点,有助于南疆也成为矿业的“核心区”“枢纽地带”,而不再是“边远地带”。

区块出让是调查评价成果的阶段性目标,产能产业基地才是找矿突破的战略目标。由于危机矿山的找矿突破是需要企业出资的,国家财政往往因为其他原因需要“回避”,导致危机矿山的找矿突破缺乏“基础性”“公益性”工作的支撑与指导(如辽宁的青城子铅锌矿),而“基础性”“公益性”调查取得的成果,往往难以很快形成产业基地(如西藏西北部的铜矿)。这在国家层面上是不利于保障能源资源安全的,也不利于产业基地的可持续发展。比如,湖南的衡阳盆地,以水口山铅锌矿为核心,形成了集铅锌与钨、锡、铜、铀、重金属及盐类矿产于一“盆”的“大型资源基地”,也是湖南最重要的有色金属产能基地、产业基地、产业链基地。尽管在20世纪就完成了衡阳盆地的基础性、公益性区域地质调查和矿产调查,但新的发现、新的问题,尤其是深部找矿的问题不断涌现,“柏坊式铜铀矿”的成因机制问题一直悬而未决,找矿前景不明,迫切需要通过“政府主导”等方式来协调各方工作部署,通过“先找矿,再填图”等途径来解决采矿权范围之外的资源潜力问题,通过“科技创新”来探明采矿权范围内的资源储量,既解决矿山的燃眉之急,也实现“增储上产”的目标。

(作者单位:中国地质调查局矿产资源研究所)

责任编辑:罗娜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