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邦锰业蝶变之路

国企民企“双剑”合璧

2022年07月07日 11:13 3781次浏览 来源:   分类: 地质矿业   作者:


百源丰矿区


科邦锰业全景


科邦锰业湿磨项目

6月5日,是新疆有色集团与阿克陶科邦锰业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邦锰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3周年纪念日,作为投资方的新疆有色集团与作为融资方的科邦锰业,就科邦锰业4年经营业绩的对赌协议已提前完成。
对赌协议又称估值调整机制,即投资、融资双方共同设定被投资企业未来特定时间内的业绩目标,以更好地评估该企业价值的一种机制。科邦锰业4年8.236亿元的利润,树立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新典范。
故事还得从6年前说起。
初结“秦晋”永为好
2016年1月份,初春的南疆大地乍暖还寒,科邦锰业办公楼二楼会议室里鸦雀无声。看着班子成员,科邦锰业董事长杨生荣眉头紧锁,他刚做了个前途未卜的决定,作为股东之一,买下科邦锰业几乎全部股权,以待东山再起。但企业现在要管理没管理、要技术没技术,该如何是好?
现任科邦锰业副总经理宋国栋说:“2015年下半年,杨生荣不停地往返新疆和西安,新疆这边情况不好,科邦锰业、百源丰矿业公司承接的债务已达10多亿元。”
正因为太了解科邦锰业的过去,杨生荣倍感现实的严峻。这家始建于2010年的企业,虽然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但多年无序的管理、不规范的经营使它千疮百孔。2015年,低迷的市场价格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巨大的环保压力和不成熟的工艺流程使科邦锰业交了昂贵的“学费”,企业濒临破产关闭。
难道多年的心血就这样付之东流吗?杨生荣不甘心,他决定破釜沉舟搏一把。做房地产起家的他清醒地认识到,开矿不同于建房,前者需要专业的技术、系统的管理、科技的引领。经过冷静地分析、审慎地谋划,他决定引进新的战略合作伙伴,而且优先考虑新疆的国有企业。
“那时接触了不少合作对象,新疆有色集团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晚的,却是给我留下最美好印象的。经过一年的接触,就‘缘定终身’了。”杨生荣谈起合作初始充满回忆。
新疆有色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国华也对杨生荣给予了高度评价:“为人厚道,有情怀,想做事。”
同舟共济踏浪行
就这样,科邦锰业与新疆有色结为“秦晋之好”,有着丰富管理经验的领导团队来了,有着专业技能的科技人员来了,有着矿山作业经验的地质人员也来了。
2017年3月份,金国彬以项目论证组成员的身份,受新疆有色集团委托到科邦锰业考察。那时,他看到厂房外墙斑驳脱落,工人们着装五颜六色,车间里刺鼻的氨水味扑面而来,作业环境差,墙面黑黑的。更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一考察,组织决定留下他,他成为到科邦锰业的新疆有色第一人。进入科邦锰业后,他的首要任务是在审计、税务、律师事务所、矿权评估机构、资产评估机构、券商等机构进驻科邦锰业之前,帮助科邦锰业完成账目的清理。他用了一个月时间,将该公司2013年10月份至2017年3月31日的账目全部清理了一遍,常常干到凌晨两三点,超负荷的工作使他身心俱疲,不到40岁的他有了脱发的迹象。
当中介机构将2017年5月31日确定为收购基点日后,第一个被派来的新疆有色集团中层管理人员是张学核。正值不惑之年的他,既没有被委以重任的喜悦,也没有春风拂面的惬意,相反,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说起当时的乱象,宋国栋坦言:“当时这里像个自由市场,重要岗位的操作工还把技术藏着掖着,不让别人看。”
金国彬回忆起当时的困难也感慨良多。他说:“2017年底,科邦锰业停产,要债的特别多,银行不待见我们,只有喀什农商行接待了我们,但利率很高。我去喀什赊账采购,没人给我赊账,我就一家一家找。去开承兑汇票,保证金高达40%,最后不得不把杨生荣在西安的房地产进行评估抵押才完成了担保。”当时,科邦锰业生产经营举步维艰,困难程度可见一斑。
原来的私营业主因经营不善、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给企业造成的伤害比比皆是:由于最初参与建设的公司不规范,基础资料无处可寻;百源丰矿区就富采富,导致三级矿量不平衡;科邦锰业的宿舍楼使用多年后发现电缆标号不足,无法承受大功率用电;卫生间防水不过关,渗漏现象严重……
怎么办?混改,不仅要混还要改,要通过产权上的混,实现机制上的改。2018年3月8日,该公司过渡期管理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后,以新疆有色和资方代表组成的新班子以身作则,自加压力。
作为总经理的张学核首先建章立制,以财务管理为核心,以项目管理为重点,全面加强经营管理。2018年5月份,第一张生产日报统计出炉;8月份,第一份生产技术月报表问世;2019年—2021年,“三标”体系建设工作得以完善。在新一届班子成员唐向阳的接续奋斗下,如今,全面预算管理使该公司实现对生产经营活动的管控;物资供应平台的建立,物资管理的加强,确保了采购成本的降低;通过完善数据统计,准确了解物料、辅助药剂、设备备品备件的投入及消耗情况,杜绝了各类生产物资的无序化采购。
截至2021年,该公司共编制控制程序21个、技术标准345个、管理标准203个、岗位职责153个,确定了记录文件244个,进一步健全了内控制度体系。一次次的探索,一次次的修订,一次次的完善,一套适合科邦锰业厂情,既有激励和约束又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科学管理模式形成了。如今,从人、财、物、资金、技术、安全质量、设备、合同、干部人事、收入分配、党建工作等各方面,科邦锰业实现了横到边、纵到底的制度网格,真正消除了管理上的漏洞、监管上的死角。
国有企业的规矩意识逐渐带领科邦锰业走上正轨。宋国栋说:“过渡期协议后,公司首先确定了组织架构,部门由6个增加到13个,之前行政上就我一人,既要谋划协调,还要具体落实,新疆有色集团把70年的管理经验用到公司后,我一下轻松了。”科邦锰业综合管理部主任刘永政感慨地说:“过去没有规矩意识、制度意识、奉献意识,现在制度健全了,好管理多了。如今,党委会、董事会、总经理办公会议事程序也建立起来了。”
而之前该公司“先上车后补票”的做法,给刘永政现在的工作遗留了许多硬伤。为了补办土地证、消防证、能评报告等,刘永政和综合管理部员工个个像高速运转的陀螺,成天提着资料袋东奔西走,对接各级政府部门人员,或递报告、或等指示、或盖章子,几年下来,单是文字报告、计划方案就打印了上千张纸。
杨生荣为了企业规范经营,补缴了科邦锰业、百源丰矿业公司所欠的上千万元税款。虽然看着真金白银从手上流走,但他觉得值得。
同时,杨生荣也把多年养成的成本意识带到了企业管理中,让精细化管理成为一种习惯。2019年,工艺改造时本应用30角钢支护,但因为当地市场暂时缺货,为了赶工期就高配了60角钢,杨生荣看到后提出了批评。2020年,百源丰的沃尔沃挖掘机耗材损耗大,在当地购买价格昂贵又容易买到假货,杨生荣就协调采购人员去西安比质比价,一次性买了百万元的备件。他到科邦锰业检查工作,看泔水桶里倒有大块的米饭,了解到是有些员工不在食堂吃饭造成供应过剩,就建议食堂改进补助方式。他还喜欢算大账,从每月任务报表中倒推原材料用量,哪项可以调整及时指出。金国彬感慨地说:“杨董事长对细节的把控,对企业精细化管理是很好的启发。”杨生荣对新疆有色团队的信任和放权,也让科邦锰业现任党委书记、总经理唐向阳极度赞赏。
2021年,杨生荣敏锐地认识到行业技术进步的重要性,加入锰业技术委员会技术创新联盟,希望在环保、节能、智能、减排方面为行业的长久发展带来革命性的变化。他与国内相关联盟企业瞄准国家标准进行减产提技工作,形成了荣辱与共的行业发展格局,避免了恶性竞争。
杨生荣在外围突破,新疆有色两届领导班子带头人实实在在做内功,将制约科邦锰业发展的问题摆在重中之重,完成矿石含氯高、阳极渣综合回收利用、两段浸出工艺的尝试……一系列技术改造、创新升级工作,使科邦锰业不但活下来了,还活得越来越好。4年来,科邦锰业、百源丰矿区利润屡创新高,电解锰制造成本跨入全国前三。
再启征程向未来
零下20多度的工作环境,矿车日夜不停地运转着,简易工棚里就像冰窖,工人冻得睡不着。这是百源丰矿业多年前的情景,如今矿区盖了彩板房、通了暖气,还有了绿色大棚和制氧设备。
制度化的刚性管理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必然向以人为中心的柔性管理过渡,使人有更多的获得感、价值感。“厂区里原来只有零星的摩托车,后来出现了汽车,再后来买车的人越来越多,厂区内放不下,公司就在厂区对面专门开辟了两块停车场。”该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田勇介绍。同时,才艺赛、厨艺赛、篮球、排球赛丰富了员工的业余文化生活,热水淋浴、无线网络、理发屋、健身房、舞蹈室、练歌房等便利设施,让员工对企业有了更多的归属感,也对“归属、融合、忠诚、践行”的企业文化有了更多的认同。制液车间主任马小周是从锰三角地区调来的老熟练工,他说:“从今年4月份开始,除五险外,公司开始给我们缴一金了,我感到特别满足,只要科邦锰业需要我,我就会在这里干到退休。”
说起5年来的合作,杨生荣坦言:“不管这些年走过怎样的路,我对当初的决定从未后悔过,遇见新疆有色是我的幸运,新疆有色遇见我也是新疆有色的幸运。”
对于未来,杨生荣对与西部黄金股份有限公司即将开始的对赌协议信心满满。他说:“企业好起来不容易,坏起来只是一瞬间的事。市场就像一块写字板,会不留情面地抹去几十年创造的辉煌,加之货币贬值、工资提升等刚性成本的上升,只有提高技术和管理水平,不断降低成本,才是企业永恒发展的主题。我将尽我所能,持续努力。”

责任编辑:陈鑫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