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爸爸》

2022年06月28日 9:45 11774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铜资讯   作者:

导读: 龙应台在《目送》的结尾写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并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好在,我较早地明白了这个真相。

儿子跆拳道考级,我在旁边等着,带了《目送》。大学时买的,毕业后带回来了。家长们把跆拳道馆四周围得水泄不通,我退到远一点的地方,恰好有桌椅。借着这桌椅,我一边等一边翻阅闲书。

今天父亲节。中午,我给爸爸打电话,打得很短,大概不到三分钟,主题是问候和商量。问候爸爸在老家的近况。他照例说着一切都好,然后逐一报告院子里一众蔬果,尤其是他关心的菠萝蜜,结了很多,七月中旬就可以吃了。我和他商量,早点回昆明,七月底和妈妈带小家伙出去旅游,新疆可否。爸爸总是习惯性地否定,可有时他心里其实是很愿意的。这样的商量要在他和妈妈之间来回几轮。

电话挂了,我们吃过午饭,匆匆带小家伙去跆拳道馆。爸爸退休后,自称已进入老年,生活上也有很多"返老还童"的迹象,比如,很热衷和小家伙一起看动画片,和小家伙在一起时,就像获得一个极有趣的老年玩具,沉迷其中,乐此不疲。生活上也不那么强势了,顺从儿女意愿。再就是变得依恋人,妈妈去哪儿,他总跟着。

他的生活圈变得很简单,或者,很纯粹--爸爸不自觉地减少外在事务对精力的耗散,集中于买菜、做饭,提升厨艺,另外就是带着小家伙玩,带劲儿地玩,嗓门洪亮。回到家,累得不行,瘫软在床上,半声不响的。

我看《目送》,龙应台在序言里说:"每个人来到花前,都'看见'不一样的东西,都得到不一样的'明白'。面对时间,你会发现,相信或不相信都不算什么了。因此,整本书,也就是对时间的无言,对生命的目送。"

"目送"一词撩拨了我的心弦。

父亲节里,各个公众号出现最多的意象就是年轻的父亲向着夕阳,肩上架着孩童,挥舞双手。我记忆中和爸爸最亲密的意象也是这样的场景。

小时候我生下来就小,也一直长得小,远没有儿子这般块头大。大概上三年级了,依然不肯走路,去哪儿都是爸爸架在脖子上。那个时候,爸爸精力旺盛,周末常带我们上山野餐,溪里捕鱼,搜罗山里各种野生山货,从来都是满载而归。他背着我,再背着所有行囊,牵着妈妈,翻越很多座山,似乎有使不完的劲。爸爸对山里地形和植物功用、动物踪迹了如指掌,生火、烤肉、烧饭,以及把各式野菜混杂起来,加入野生小番茄,揉捏挤压,一道菜就做好了,极美味。就像歌曲《大王带我去巡山》那样,很快乐,感觉岁月绵长可亲。

站在时间之河溯流而上,我从那些经得住时间冲刷的远年身姿中走进爸爸,领悟自身的渊源和未来。爸爸庇护着我们的童年,又目送我们成长,目光从凌冽犀利慢慢变得温和慈祥。变得静默。

还有一次,他休假,带着妈妈、我和弟弟漫无目的地开车,随走随停。后来被我们忽悠着去看怒江大峡谷。那天晚上,蜿蜒曲折的山路上只有我们一辆车,右边是极深的峡谷,伴着滚滚江水。左边是连绵不尽的咖啡林,矮灌木丛。萤火虫成群结队地飞舞,光亮明灭闪烁梦幻。繁星布满天际,天空好似一块幕布,挂不住这么多星星,只好垂到峡谷底。银河成一条缎带,耀眼而灿烂,虫鸣蛙声起此彼伏……那天夜里的景色美得令人瞠目,我永远忘不了。

我们说话很小声,怕影响爸爸开车,又掩不住内心的兴奋和担忧。开了很长时间,依然只有我们一辆车,四周黑幕压顶。回头,一片漆黑,我们的车灯是唯一的光源,就像茫茫大海一叶孤舟,我们四人命运与共,面对未知。

是的,我们四人命运与共。

大概很小,我就明白一个道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那时对"命运"的理解很简单,就是一家人在一起。所以,努力读书,这样才有多一点的选择权。29岁时,这个终极目标实现了。我们四个,可以生活在同一城市,只等爸爸退休了。

可是,似乎进入老境,与儿女的心理距离就会慢慢疏离。爸爸微信只有一个群,就是我们四人群。但凡出现小家伙的消息,爸爸总是第一个浮出水面,点赞、献花。小家伙成为他最深的牵挂。这是爸爸在怀念吗?怀念我和弟弟都小的时候,他渴望重复回溯那一段时光?我不知道。

龙应台在《目送》的结尾写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并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好在,我较早地明白了这个真相。

我看了一眼,跆拳道馆还没有轮到儿子上场。我给爸爸发微信,很简单,大概就是让他赶紧回昆明,小家伙很想他。我希望能够把握好分寸,不强迫他也不约束他。爸爸依然像那个夜晚,载着我们,如一叶扁舟,在大海上航行。依然精神百倍,带我们翻山越岭。我依然可以像小时候那样,在他面前,展示最弱、最软、最无助的部分。

责任编辑:付宇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