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WTO二十年 数说我国铝产品进出口贸易之变

2022年03月25日 10:19 6253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铝相关资讯   作者:

导读: 2021年是我国加入WTO的第20年,这也是我国铝工业国际贸易飞速发展的20年。本文将较详细地回顾这20年来我国铝产品对外贸易的发展历程,以此为研判未来我国铝产业对外贸易发展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提供更多帮助。

2013—2021年中国铝产品出口量(万吨)

qq截图20220325101601

中国铝产品出口量(分类别) (万吨)

2

中国铝产品进口量(分类别) (万吨)

4

2001—2021年中国铝产品出口数量(万吨)

5

中国铝产品贸易顺差及在全国占比(亿美元)

6

2001—2021年中国铝产品出口额(亿美元)

7

据我国海关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可统计的铝产品出口量总计达939万吨,同比增长15.6%;出口金额达394.4亿美元,同比增长40.2%,创历史新高。值得一提的是,该组数据是在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供应链面临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的背景下实现的。这表明全球经济体对我国铝产品的需求实现了恢复性增长,同时,铝产品出口的增长也给我国铝产业链带来新的利好,给本已产能过剩、经营压力不断加大的铝产业带来了新一轮发展信心。

2021年是我国加入WTO的第20年,这也是我国铝工业国际贸易飞速发展的20年。本文将较详细地回顾这20年来我国铝产品对外贸易的发展历程,以此为研判未来我国铝产业对外贸易发展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提供更多帮助。

2021年我国铝产品出口概况

出口量及出口总额

根据我国海关数据统计,2021年,我国铝及其制品(海关税则第76章)出口量总计达到843万吨,同比增长15.3%;出口总额达347.1亿美元,同比增长41.1%。铝及其制品出口量和出口额均创历史新高。另外,2021年我国铝车轮出口量为96.1万吨,仅次于2018年,为历史第二峰值,同比增长18.4%;出口金额达47.3亿美元,同比增长34%。

把上述两大类产品铝及其制品和铝车轮的出口量合并相加,可综合归为铝产品出口量。即,2021年我国铝产品出口总量939.1万吨,同比增长15.6%;出口总额394.4亿美元,同比增长40.2%。

进口量及进口总额

根据我国海关数据统计,2021年,我国铝及其制品(海关税则第76章)进口量总计达428.3万吨,同比增长15.3%;进口总额达125亿美元,同比增长53.6%。其中,铝及铝合金进口量达273.4万吨,废铝进口量达103.3万吨,均有较大增长。另外,2021年我国铝车轮进口量达1.7万吨,同比增长21.4%;进口额达1.3亿美元,同比增长38.6%。

把上述两大类产品即铝及其制品和铝车轮的进口值合并相加,可综合归为铝产品进口量。即,2021年我国铝产品进口总量达430万吨,同比增长20%;进口总额达126.3亿美元,同比增长49%。

需要强调的是,除铝加工产品之外,我国还是铝土矿进口大国,且进口依存度不断提高。2021年,我国进口铝土矿约1.07亿吨,进口额达51.16亿美元;进口氧化铝338万吨,进口额达14.3亿美元。

铝产品进出口贸易顺差

综合计算,2021年,我国铝产品贸易顺差268.2亿美元(不含铝土矿和氧化铝),增长34.8%。此前最高顺差额为251.6亿美元(2018年)。2021年,我国对外贸易总顺差额为6763.4亿美元,其中,铝产品贸易顺差占比为3.72%。若考虑铝土矿和氧化铝则贸易逆差额为62亿美元,我国铝产业链的贸易顺差额为206亿美元,占全国外贸总顺差额的3.1%。

2001—2021年

我国铝产品进出口数据回顾

2021年,是我国加入WTO的第20年,同时,也是我国与国际经贸关系面临新挑战的重要关口,回顾我国加入WTO后的发展历程,对我国铝产品进出口贸易未来发展将有着重要的参考意义。

2001—2021年我国铝产品出口数据回顾

我国加入WTO后的这20年间,可统计的我国铝产品出口量(含车轮)从2001年的不到80万吨,增长到2021年的939.1万吨,增长了10.7倍;铝及其铝制品年出口额从2001年的14.7亿美元增长到2021年的394.4亿美元,增长了25.8倍。

2001年,我国铝及其制品出口额居全球第9位;2005年跃升为全球第4位,2010年跃升为全球第一位,之后一直稳居全球首位。我国铝及其铝制品出口额占全球出口贸易总额的比例也逐年提升,2001年仅占2.3%,2010年达到了10%,2020年达到了14.9%,据估算2021年会超过17%。

2001—2021年,我国累计出口铝产品超过1.1亿吨,累计出口金额超过3700亿美元。其中,累计出口铝板带2558万吨、铝箔1332万吨、铝型材1404万吨、铝及铝合金锭1490万吨、铝门窗幕墙及结构体1154万吨、铝制家用器具684万吨、其它铝制品为811万吨。

2001—2021年我国铝产品进口回顾

2001年我国铝及其制品进口量为132.5万吨,2021年我国铝及其制品进口量为428.3万吨,增长了2.2倍。2001—2021年,累计进口铝及其制品6331万吨。其中,累计进口废铝3693万吨,累计进口铝及铝合金锭1482万吨,两项合计占铝进口量的58%。进口铝金属和废铝,弥补了国内部分铝资源不足,提高了资源利用率,降低了能源消耗和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不失为一个正确的选择。

2001年我国铝及其制品进口额为22.4亿美元,位居全球第7位;2005年位居全球第4位,2009年位居全球第3位,之后,进口额一直在3、4位交替。2020年我国铝及其制品进口额达81.4亿美元,2021年为125亿美元,稳居全球第3位。我国铝及其制品进口额占全球进口贸易总额的比例也有所提高,2001年为3.5%,2010年达到6.1%,2020年为4.9%, 2021年或超过8%。

2001—2021年,我国累计进口铝土矿8.8亿吨,进口额436.1亿美元;累计进口氧化铝8872万吨,进口额301.3亿美元。

对上述进出口数据的几点看法

第一,要注重全铝产业链的外贸贸易数据分析。

通过对铝产品进出口贸易数据的分析,不难发现,因铝产业链条比较长、铝产品形态多、应用面广等特点,在对其进行产业和市场分析时要格外注重铝全产业链的各个进出口数据所传达出的信息和趋势,需考虑全铝物质流动平衡的信息,以准确地判断我国铝产品进出口贸易对全球铝产业链的相互影响,并预估全球贸易格局变化、地区和国别政策变化,以及一些突发事件可能给产业链运行带来的潜在风险,以便于相关部门和企业对贸易争端进行预警并做好相关规避和协调。

比如,仅考虑铝材出口,2021年的出口量仅有541万吨,若考虑到铝及其合金、铝制品、铝车轮的出口量,这个数据就会增加到939万吨。实际上,这仍然只是铝金属在国际贸易流转中的一部分。上述统计还不包括大部分的铝铸件产品、铝制成品、3C、车辆等终端产品和机械设备上的铝部件等。粗略估算,至少还有200万吨以上的铝出口量没有统计在内,当然,这有待于更加科学的统计方法进行统计。总之,在分析相关贸易数据时,要尽量基于铝全产业链的考量是非常有必要的。

第二,出口业务是拉动我国铝工业发展的重要引擎。

基于对全铝产业链的外贸数据分析后不难发现,出口一直是拉动我国铝工业发展的重要引擎和方向标。铝产品出口总量在铝材总产量中的比重不能被低估,出口业务对产业链健康发展的重要性不能被忽视。以2021年为例,我国铝材出口量为541万吨,占我国铝材总产量4015万吨的13.5%,但是如果考虑铝制品(绝大部分为铝材加工产品)的出口量285万吨,则总出口量为827.2万吨,占铝材总产量的20.6%。2021年我国金属铝的消费量大致在4850万吨(原铝消费+再生铝消费),其中,大约有939万吨被用来生产上述出口铝产品,占比为19.4%。如果考虑终端制成品中的铝出口,金属铝消费中有大约25%~28%是用来加工制造出口产品。按此估算,铝产业链中的增加值约有接近1/3是由出口带来的。可以说,铝加工材及铝下游产业链的外向型特征十分明显,希望相关部门、组织和市场参与者对此要格外关注。

第三、铝资源进口是铝产业链安全与发展的重要保障。

我国铝产业发展到新的阶段,铝资源瓶颈问题愈发凸显。2001年—2021年,我国累计进口铝土矿8.8亿吨、氧化铝8872万吨、废铝3693万吨、铝及铝合金锭1482万吨。从数据可以看出,我国铝资源对外依赖程度还是很高的。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我国企业在海外矿产资源开发领域已经实现多点布局,电解铝、再生铝等多形式的铝资源海外投资项目也已经取得较大进展。但是,在日益复杂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影响下,资源供应的可靠性、安全性、稳定性、经济性仍然是需要格外关切的,因为任何全球局势的变化都有可能影响原材料供应链的波动,以至于波及到我国铝产业链的稳定和发展。

第四、铝供应链和产业链的稳定应是国内各方共识和努力方向。

当前,在我国经济向绿色低碳转型、走高质量发展的大背景下,又遭遇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气候变化加剧、世界经济复苏动力不足、大宗商品价格高位波动等因素的影响,我国经济发展也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等压力。尽管如此,我们仍然要以稳定和发展实体经济为重,以实现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在此背景下,同理,我国铝产业链和铝产品进出口也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但资源、市场、产业国际化融合仍然是我国铝产业拓展外贸业务要坚定走下去的路。我国铝产业链需要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融通,外循环和内循环同样重要,所以,我们更需要按照国家的要求部署,努力做好“六稳”中的稳外贸工作,希望铝产品出口能继续成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重要动能。

第五、适应新时代新趋势,主动融入可持续性全产业链供应链。

当前,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与和平合作发展已是全球经济市场的共识。如欧盟将要实施的碳关税机制,绝大部分汽车、消费电子品牌都提出了“双碳”战略;越来越多的铝下游用户提出低碳铝采购要求,甚至逐步推出了去铝化的举措;负责任生产和负责任供应链的认证要求也愈加普遍。在上述背景下,铝产业链竞争与合作的要素和条件将会有所调整,供应链产业链将面临新一轮重构。面对这些国际国内可持续发展的趋势和要求,需要我们进一步扩大开放,加强国际合作,加强理解、协调、融合。比如,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议题方面,铝行业面临较大的挑战。按照国际铝协和国际能源署的研究数据,2020年全球铝行业碳排放量约11亿吨。其中,我国铝行业的排放占了50%以上。这不论是按照2摄氏度还是1.5摄氏度升温情景预测,全球铝行业都面临巨大的减排任务。全面分析我国及全球铝产品贸易流向,有助于厘清一个重要事实,即我国铝行业和相关下游制造业为全球铝市场提供了重要支撑,是全球产业链的重要一极,我国铝产业链的碳排放是在这一过程之中发生的。在我国产业链主动推进结构调整和双碳战略的同时,全球产业链和各相关方也应该采取合作降碳行动,对我国相关降碳事业提供必要的支持,包括资金、技术、装备、政策机制等,应该推进建立相关的联盟和合作机制,分享成功经验和先进技术。

从国家层面来看,“十四五”时期,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进入了以降碳为重点战略方向、推动减污降碳协同增效、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实现生态环境质量改善由量变到质变的关键时期。从行业层面看,《“十四五”原材料工业发展规划》提出,要优化产品贸易结构,鼓励增加初级加工产品进口,严格控制高耗能、低附加值产品出口。要补齐产业链短板,实现低碳可循环,促进产业供给高端化、结构合理化、发展绿色化、转型数字化、体系安全化。其他相关政策导向也都明确要逐步减少“双高”产品出口。这已经给下一步铝产品进出口趋势和结构调整发出了明确信号——初级产品规模化出口的路子越走越窄,要致力开发和出口有更高附加价值、更多可持续性内涵要素的铝系列产品。

为应对下游客户和品牌商提出的可持续性铝材料供应和负责任采购要求,全球铝产业链利益相关方已经开始合作推出价值链可持续性标准——铝业管理倡议ASI,重点关注与铝相关的ESG绩效(环境、社会、企业治理),并通过监管链标准,以市场化机制构建负责任可持续的铝供应链。全球已经有220多家价值链相关方认同并实施这一标准,其中包括国内30多家产业链骨干企业。期待更多国内铝产业链企业抓住供应链可能进一步重构的时机,适时制订战略和策略,主动参与这一标准的认证,进入高端供应链体系,展现我国产业链绿色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和责任,同时讲好我国铝产业链的故事和对世界经济降碳的特别贡献。

总之,回顾过去20年,我国铝工业取得了长足发展,已经形成了巨大的产业规模和生产能力,不仅满足了国内城镇化、工业化对基础原材料的需求,也促进了我国制造业和相关产业链竞争力的提升,为区域经济发展和国民经济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上述局面的形成,得益于我国融入全球经济的大背景以及国内国外这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融通,还得益于国家对铝系列产品及制造业产品出口的政策支持。特别是,从2001年起,我国加入WTO后,更加自由便利的国际贸易环境和全球大市场,给我国铝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从那时起,中国铝工业的国际化和国际化的中国铝工业拉动产业链一路高歌猛进,不断迈上新台阶。铝产业链的制造能力和企业实力的提升,也得益于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磨练和与全球产业的融合。不论是每年300多亿美元的铝产品出口额和200多亿美元的铝产品贸易顺差,还是这20年间累计出口的1.1亿多吨铝产品和累计超过3700亿美元的出口创汇,都不仅仅是简单的统计数据,而是鲜活的产业图景和产业历程。当然,我国出口的这些铝产品以及进口产品,同样也助推了全球制造业的发展和各国科技进步,也惠及了各国消费者。

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在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时表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不断扩大开放,激活了中国发展的澎湃春潮,也激活了世界经济的一池春水。这20年,是中国深化改革、全面开放的20年,是中国把握机遇、迎接挑战的20年,是中国主动担责、造福世界的20年。”

这些话同样适用于铝产业链,是我国铝产业这20年发展的真实写照。

 (转载文章请注明作者 尚轻时代 董春明)

责任编辑:李开颜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