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不变的“矿山赤子”:记金诚信连续三年“先进项目部”领头人朱思文

2021年04月02日 15:13 1491次浏览 来源:   分类: 科技创新

导读: 2021年1月17日下午,在金诚信矿业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诚信)年度表彰大会上,时任密云项目部经理的朱思文走上舞台,从董事长王青海和总裁王心宇手中接过金光闪闪的“先进项目部”奖牌。

2021年1月17日下午,在金诚信矿业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诚信)年度表彰大会上,时任密云项目部经理的朱思文走上舞台,从董事长王青海和总裁王心宇手中接过金光闪闪的“先进项目部”奖牌。

已经连续3年的“先进项目部”得主,在大家眼中朱思文登台领奖乃是家常便饭、不足为奇。

成了获奖“专业户”的朱思文,总是把发表获奖感言的机会让给别的同事。倒是他在2019年参加金诚信主题演讲大赛并荣获一等奖的那篇“我在金诚信的‘人生第一次’”激情演讲,依然让大家印象深刻。

在演讲的最后,他将自己30多年的矿山人生概括为简单的八个字:“天道酬勤,人定胜天!”

如今,已经走上金诚信中南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党总支书记岗位的朱思文,依然笃定这样一条信念。

从钻进矿洞的那一刻起结下的一世情缘“在我小时候头一次钻进矿洞,就觉得自己一辈子只干这个事了!”朱思文说起他与矿山的情缘,就像他当年闯进了美丽的“世外桃源”一样。

1970年出生在有着600多年历史的浙江苍南“矾山之都”,朱思文祖辈都是挖矿人。小时候,他经常跟着爷爷和父亲下矿,在那里与小伙伴们享受着钻洞玩耍的无限乐趣。可谁要说自己以后铁定就决心干这一行,恐怕没几个人当真。

朱思文这个想法却是当真的,而且之后这一辈子都没离开过矿山。“我对在矿山工作是打心里喜欢!”朱思文痴心不变,才有了后来的“少年壮志不言愁”。

18岁那年,他就跟着父亲下井了。在老乡工友照顾下先是干些辅助活,不久后他又随着父亲到了山西,在又黑又脏的煤窑一干就是3年。

俗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凭着对矿山和机械的那股热爱和钻研劲头,朱思文对很多技能可谓“无师自通”。从山西辗转到云南后,在一个有色金属项目部干活,那里靠人工出渣,又累效率又低。而令他纳闷的是,有台装岩机在一旁竟趴窝不用。一问队长,是机器坏了。朱思文马上自告奋勇申请自己动手去修复。他将机器先是“大卸八块”,找到了被损害部位后进行修复,很快就将机器开动起来了。

工地上要安装卷扬机,矿上等待专业队前来。朱思文听说后主动请缨,组织了几个工人自己干,完美地安装成型。“那时候我既当电工又当钳工,还是设备维修工,看见有难干的活就想试一把,人家都把我当能人,因此20出头就让我当队长了。”说起往事,朱思文觉得当时就是觉得“好玩”。

凭着年轻力壮、身怀“绝技”,朱思文接着又下海南、闯山东,哪里挣钱多就到哪里。他记得1997年在山东凤凰岭,有一条竖井在掘进中遇到流沙层,多次注浆不成功。朱思文就给琢磨了个方案,用钢板进行超前支护,然后采用短掘短支,紧抓每个工序衔接,结果7.5米的流沙层只用了7天时间就顺利穿过。

年纪轻轻,劲头十足,每月挣的钱在那个年代已属“高薪”。可那时的朱思文,总感到自己的人生缺些什么,心有不甘。

在走向海外市场的大舞台上拓展国际眼光进入21世纪,已经感觉到自己在技能上游刃有余的朱思文,却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在展望自己的未来时,他觉得按这样的人生走下去,可能会成为一个敢闯会干能挣钱的“包工头”,而难以在一个广阔的舞台上大显身手,放飞理想。

2003年,他听到了金诚信要招收海外员工的消息。作为同是从苍南矾山走出的矿山人,朱思文早已耳闻金诚信在行业内的口碑。他觉得只有投身于这样实力雄厚的大企业中,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

“报名后,是董事长王先成亲自对我进行的面试。”朱思文从此成为了金诚信的一名员工。2004年4月14日,他奔赴金诚信在非洲赞比亚的谦比希项目部。

初到海外,不仅环境陌生,而且英语更是横亘在他面前的一座大山。项目部领导给他安排的第一项任务,就是组织一个由两国员工混搭的“中赞友谊班”,其中5名中方员工,7名赞方员工。这个班的工作首先是清渣,1000多米长的运输线,12个人一个班才清了2车,大家名副其实是在“磨洋工”。

朱思文首先祭出的是国内改革中最普遍的一招——承包。他将2人分为一组,每组完成1车就可提前下班,结果大多人半个班就完成了。员工们都很高兴,干劲十足,你追我赶,清渣工作仅用7天就全部完成,比计划提前了整一个月。

他的才干自然也立即受到了项目部领导的重视,那年的6月份,朱思文就被任命为运输工区区长,管理的在册赞方员工达到126人。管理的员工多了,语言的“短板”也显示出来。他除了业余时间刻苦学习外,每天排班前要事先做的功课就是将事项用中文写出来,再利用电子词典翻译成英文,然后用他那充满苍南口音的英语再给员工传达。“工人听得似懂非懂,而我却憋得出一头汗!”回想起那时的狼狈相,朱思文自己都觉得“了不起”。

管理100多人的队伍,本事不是在英语,而是在手段。在经过详细调研摸排后,朱思文祭出了第二招——劳动竞赛。他将工区分为三个区域,先是在井下文明生产中进行竞赛,每月对路面、水沟、环境等搞综合评比,然后把扣下来的钱全部奖励给第一名。随后将竞赛推广到其它工作环节,充分调动了员工的积极性。几个月下来,竞赛活动收到的最大效果,就是将员工数量压缩到了80余人,同时创造了项目部单月、单班、单溜井的运输纪录。

在赞比亚仅一年时间,朱思文就被提拔到经理助理的位置。而此时他的视野,已经在国际化公司的高站位上有了宽广拓展。

在项目经理岗位上转战四方的攻坚先锋海外3年,由于家庭原因,朱思文于2007年4月离开了赞比亚。回到国内的他正值年富力强、见多识广、经验丰富,在公司里既成了各项目部争抢的“香饽饽”,又是到处攻坚克难的“救火队长”。

西赴中亚的塔吉克斯坦担任项目生产副经理,在还没有营地的条件下,三块石头上支个锅,几箱方便面就是他们的日常伙食。从搭营房到清理十多年废弃的老矿山,他带领员工仅一个多月就恢复了生产;北上黄岗项目部担任常务副经理,他以自己的满腔热忱和特有的人格魅力,缓解了由于条件艰苦而导致人员密集流动的难题;再往北前往海拉尔担任项目经理,在只有两间房子的简陋驻地、手套都会冻在钢管上扯不下的极寒天气中,他带领工人用5个月时间顺利掘进穿过279米的泥质页岩,提前40多天完成了溜破系统工程施工;南下山东会宝岭担任项目经理,当年9月到任开始筹建,10月1日第一车矿就从斜坡道运出地表。在外部环境比较复杂的情况下,他晚上亲自陪着司机出矿,渡过了项目部最艰难的初创阶段……2012年春节过后,又是一纸调令,前往北京密云项目部担任项目经理。“从此,开始了我在密云8年的改革期。”朱思文如此来形容自己在密云的“八年抗战”。

刚从露采转入坑采的密云井下矿,还保留着工艺落后、效率不高的设备进行生产,点多面又广。朱思文到任后,根据在赞比亚的工作经验,首先萌发了推行机械化、淘汰落后工艺的决心。在两级公司的大力支持下,一批大型设备先后开始武装起来。

可是,先进设备到场后,由于缺乏熟练的操作、维修、管理队伍,开始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效率。在经过反复调研与深思熟虑之后,朱思文首先在提高机械化效率的改革上挥出了“三板斧”:

一是实行设备单机台承包,从设备的轮胎、柴油、总成件等方面实行计件核算。由此举带来了联动效应,提高了操作工自动平整路面、保养设备的自觉性。二是实行“以养代修,运修一体化”,此举解决了操作工不管维护设备,设备坏了停工等维修的老习惯。三是进行机械作业区域规划,尽量减少设备在井巷转场的空耗时间。

这“三板斧”说起来简单,可在一个老项目部中推行起来,遇到的阻力和困难,可谓一言难尽。尤其在员工思想观念转变方面,更是非一日之功。可咬牙坚持下来后,效果却是十分显着。3年过去,曾经的付出和坚持已是回报颇丰,连续几年各项业绩在全公司项目部中名列前茅。

密云项目部的改革成果,很快引起了时任公司副董事长(现任董事长)王青海的关注。他以公司多年管理经验积累为“蓝本”,通过在密云项目部的调研观察,一套矿业管理“4.0”的思路逐步在他的深入思考中明晰起来。这个思路就是“以机械化为基础,以全面预算为核心,以信息化为工具和抓手,通过高度标准化的推行,全面打造起现代矿山的产业工人队伍。”

有了这个明确思路与改革框架后,密云项目部又成了王青海董事长的第一个“试验场”。2018年,矿业4.0“三个内涵、两个特点”的管理变革模式在密云项目部进行了全面实施。朱思文此时更感“好风凭借力,助我上青天”,进行全面配合、排兵布阵,让王青海董事长在他这个“试验场”里收获到更真实、详实的数据。

如今,由王青海董事长主导的矿业4.0变革,通过近两年在多个项目部试点,已经纳入到金诚信“五五战略”的重要规划内容里。朱思文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汲取了现代矿山管理的丰富养分,充实了向更高山峰攀登的信心。

回首前游梦未忘,江云漠漠树苍苍。新年中又踏上新岗位的朱思文正好年过五十,深知前路任重道远、使命在肩。他知道,自己一生的追求和梦想始终没有离开过矿山。只有在那里,才会绽放出更绚丽的精彩!

责任编辑:杨净茹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