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镍生产商季度运营分析

2021年02月19日 9:11 2993次浏览 来源:   分类: 上市公司   作者:

导读: 今年以来,海外主要镍生产商陆续公布四季报,部分生产商公布2021年全年产量预估。疫情后周期,海外硫化镍矿与精炼镍供给初步恢复的状况得到验证,市场对今年接下来供给恢复的节奏及程度仍有一定分歧,为此,我们根据最新的公司公告,对海外主要镍生产商运营情况进行了分析及预测。

 

硫化镍矿生产动态有何变化?

最新公司报告显示,海外主要硫化镍矿生产商去年四季度产量约15万金属吨,同比增长6.5%,环比增长8.7%,2020年前三个季度,产量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但四季度产量转为正增长,显示疫情后周期,这些生产商产出恢复的情况不错,预计这种势头在今年上半年将有所延续,底层驱动在于,疫情影响逐步减弱,矿山盈利显著改善。

以年度来看,2020年海外主要硫化镍矿生产商产量约55.9万金属吨,同比下降约1.7%,主要是疫情对生产形成干扰。根据部分企业2021年生产指引,结合我们对项目的预估,预计2021年主要硫化镍矿产量在54.8-58万金属吨,主要约束在于缺乏新增产能投放,且存量产能利用率已经处于高位,乐观预计的边际产量增长预计不会超过2万金属吨。

至于市场关注的边际产能复产问题,最新财报显示,复产的主动性有所提高,但时间表并没有明确。以矿山(包括红土镍矿)视角看,Mincor旗下Miitel、Mariners,全景资源旗下Savannah、Lanfranchi,Karora旗下Beta Hunt等等项目,均暂未给出具体的复产时间。

我们认为对于2015~2016年停产的项目,虽然镍价已经远超之前15000美元的复产盈利线,但是长时间停产的项目,对于资金、人员、政策等要求不低,因此,这部分项目短期复产依然有难度,我们认为2021年上半年难以看到其镍矿对外销售,下半年需要进一步观察。

总体上看,疫情影响减弱,盈利刺激增强,2021年海外硫化镍矿增产的可能性较大,但受制于没有新增产能投放,存量产能利用率已经较高,且边际产能短期回归市场有难度,我们预计全年边际增量或在2万金属吨之内,这对于部分一级镍(精炼镍、镍盐)下游冶炼厂而言,原料的软约束预计将继续存在。

精炼镍生产动态有何变化?

据最新海外报告,去年四季度,海外主要精炼镍项目产量约17万金属吨,同比下降0.2%,环比增长10%,可以初步判断,精炼镍供给俨然已经处于恢复周期,但对于恢复的节奏以及程度,市场仍然存在一定的预期差。近年来,海外精炼镍新增项目几乎为零,存量项目及边际产能的变化将在短期内绝对供给的弹性。

从最新的报告看,重量级巨头产量弹性不大,俄镍(Norilsk)2020年镍产量(自有资源)约23.3万金属吨,最新2021年产量指引为22万~23万金属吨,俄镍自关闭北极圈老旧冶炼厂之后,Kola冶炼厂经历了一轮技改后的增产,不过目前已经到了后半程,可继续挖掘的产量空间不大。Vale加拿大项目从2016年开始战略调整,之后几年产量呈递减态势,未来Vale增长点可能在镍盐项目,对精炼镍产量而言,持稳的可能性更大,这意味着今年可挖掘的增长空间也不大。

BHP继续提高Nickel West项目的产出,2019年,Kwinana与Kalgoorlie冶炼厂进行了大修,影响了2019年四季度及2020年一季度的产量,之后该项目产量迅速提升,现阶段产能利用率已接近高位,保守估计2021年可挖掘的增量在1万金属吨以内。嘉能可INO项目与Murrin项目产能利用率也很高,按照其2021年产量指引,增量预计在0.3万吨之内。住友金属2020年精炼镍产量约5.6万吨,为近三年最低,2021年理想状态下产量或在6万~6.5万吨。

边际产能方面,马达加斯加的Ambatovy项目在今年二季度初可能会恢复生产,从最新的情况看,疫情在非洲地区的控制并不理想,乐观而言,该项目或贡献2.3万金属吨增量,如果复产延期,预计贡献的量在1万~1.5万金属吨。其他体量相对较大的还有第一量子的Ravensthorpe项目,该项目去年二季度开始复产,2020年产量约为1.27万金属吨,2021年产量预估为2.3万~2.7万金属吨,边际增量可达1.5万金属吨。

总体上看,海外精炼镍项目增产的内在驱动很足,主要是盈利改善预期,叠加下游需求较为强劲。但约束同样在于缺少新增产能投产,且部分项目产能利用率已在高位,可挖掘的空间不大。乐观预估,2021年海外主要精炼镍项目的增量或达到6万金属吨,中性预估,考虑到潜在干扰,我们认为增量或在3万~4.5万金属吨。

俄镍隐形库存的问题?

市场对于俄镍隐形库存一直存在不少担忧,从最新的报告来看,俄镍2020年在俄罗斯本土产量约为17.2万金属吨,同比增长0.6万金属吨,从其政府口径,2020年俄罗斯出口镍约13.6万金属吨,同比增长约0.15万金属吨。边际角度看,实际上在俄罗斯本土厂库边际增量或在0.45万金属吨。

绝对库存变化预估较难,主要是俄罗斯本土的镍消耗存在波动,参考历史数据,产出与出口的差一般在2万~3万吨波动,2020年相对特殊,差值达到3.65万吨,假设俄罗斯本土消耗均值水平为2.5万吨,则2020年俄罗斯本土隐形库存或在1.15万金属吨。俄镍芬兰工厂2020年产量约6.3万吨,较2019年增加0.1万吨,实际产出波动与前几年比也不大,目前暂时无法统计芬兰2020年镍出口量。因此,较难估计芬兰工厂的库存潜在变化。总体上看,我们认为俄镍2020年厂库的累积应该是不多的,量级或难以达到市场所流传的5万吨这种量级。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预估仅仅从生产与出口角度出发,对于俄镍卖给贸易商的量或其贸易部门形成的库存,实际上要从其他方面测算。属于2020年贸易商的全球镍库存,仍然难以估算,但对于这部分库存,在海外低利率环境下,结合当前LME镍的期限结构,笔者认为,短期大量显性化的可能性并不大。

投资建议

疫情约束减弱,盈利显著改善,无论是海外硫化镍矿生产商,还是海外精炼镍冶炼厂,增产预期均较为强烈,从去年四季度产量显著修复即可看出端倪。不过,硬约束也体现的较为充分,由于多年缺乏新增产能投放,且边际产能短期复产有难度,在存量产能利用率接近高位之后,增产的弹性将变小,这无疑将在短期约束供给增长。定量预估,2021年海外硫化镍矿增量预计在2万金属吨之内,而精炼镍产量增长预计在3-4.5万金属吨,两者最新预估较年报中有所提高。

交易层面,虽然最新海外精炼镍产量预估较年报中有所提高,但相比于需求增长,精炼镍仍存在一定缺口,预计今年二季度开始,全球精炼镍显性库存去化或有加速。对于隐形库存的情况,俄镍2020年厂库累积应该在2万吨以内,市场传言5万吨以上的厂库恐有夸大之嫌,不过全球贸易端受供需过剩影响,精炼镍库存应该有不少累积,但考虑到海外低利率及LME镍结构,短期大量交割的压力不大。

综合宏观预期及短期基本面变化,笔者认为,宏观与微观的双驱动逻辑仍在,预计节后镍价将继续震荡上涨,维持沪镍主力合约上半年14万元/吨目标价不变,节奏上看,节后沪镍上行的步伐或将有所加快。操作上,建议投资者前期多单继续持有,如果短线遇到剧烈波动,可以尝试低位追加多单。(作者单位:东证衍生品研究院)

责任编辑:叶倩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