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到自然成——访中国有色金属学会“杰出工程师奖”获得者河南豫光锌业总工程师倪恒发

2020年12月24日 14:12 12832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铅锌资讯   作者:

日前,经过多轮评选,河南豫光锌业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倪恒发荣获2020年度中国有色金属学会“杰出工程师奖”。截至12月12日,倪恒发主持或牵头完成国家科技支撑项目1项,申报河南省省院科技合作项目3项,河南省科技攻关项目2项,河南省科技计划项目1项,获国家科学技术奖3项,省级科学技术奖1项,发表论文12篇,获各级科技进步奖22项,专利授权23项,1项国家科技支撑项目,并被评为河南省有色冶金、化工双方向注册高级咨询师、济源市第四批学术技术带头人、济源市第十五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只有洒下辛勤的汗水,才能收获成功的喜悦。

最自豪的是二期试产 

2003年8月16日,豫光10万吨电锌工程开工,历经16个月的建设,2005年3月28日投料试产。2005年5月10日,第一批锌锭下线。

在此期间,倪恒发从公司项目管理员到技术处处长,走上了锌冶炼技术之路。倪恒发说:“那时,我带领20多个骨干到水口山冶炼厂实习。每天晚上10时至12时,召开当天的实习总结会,布置第二天的实习事项。回到锌业公司以后开始搞试产工作。我带着一帮人,制定锌业公司相关的文件、制度、台账、试产方案等。”

30万吨电锌一期工程投产后,公司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在短短两年时间里,豫光锌业公司采用先进技术,先后投资建设了银浮选、镉回收、铟回收等工程,回收镉、铟、铅、铜、金、银,后来还回收了锗、钴等有价金属。

倪恒发说:“2005年10月份,我被推荐到锌业二厂当厂长,3年之内,锌业二厂各项指标从不达标到达标再到超产、稳产。同时,我负责银浮选、镉回收、铟回收项目的建设和生产。除了本职工作外,我十分注重人才的培养。当时,我向公司要了6个工艺员,因为这几个综合回收项目是全新的,公司需要更多的技术人才。现在,他们不单在生产厂从事技术工作,有的还到了科技发展部和公司其他部门,有的走上了中层岗位,有的甚至走向了海外。”

2006年12月30日,30万吨电锌二期工程开工建设。2008年8月8日试产,10月5日产出合格锌锭。同月,倪恒发被提拔为锌业公司总工程师。

“在公司领导的大力支持下,除了抓好锌产品的生产,三个综合回收项目的建设和生产外,我最自豪的是二期试产。我拿出的方案,在48小时内全线拉通。试产前,我们准备工作很充分,单试产方案就做了两套,此外还有应急预案,所以试产很轻松。拉通浸出、净液系统仅用了36个小时。”倪恒发介绍道。

科学的考核能促进生产力发展 

任锌业公司总工程师后,主要抓工艺、科技、化验,管理等等。前几年主要抓提质增效,综合回收。每年豫光锌钴渣约有7000吨~8000吨,其中含锌4000多吨,还有一定的钴金属量。公司成立了科研小组后,倪恒发带领科研小组人员做实验,将锌钴渣全部综合利用,把锌变成了锌锭,钴变成富钴精矿。氧化锌系统因为含铁高,浸出只有两段,产出的锌浸出渣含锌12%~13%,含铅20%有余,同时含铟量很高。经过组织创新研究,开发了高铁氧化性高效还原浸出工艺,大幅度提高了锌、铟的回收率和硫酸铅含铅品位。目前,氧化锌系统产出的铅泥含铅大于40%,含锌小于3%,含铟小于80克/吨,锌铟回收率及铅泥含铅大幅度提高,且每年不再外购近万吨硫酸亚铁,改造升级后的技术经济指标大幅优化。这个项目创效近1亿元,钴渣效益巨大。后来,公司领导让他负责降低尾矿含银。倪恒发带领科技、设备部门及生产厂的人员联合攻关,对银浮选工艺、设备进行了提升改造,使尾矿含银大幅度降低,每年创效至少4000万元。

锌业公司设计电锌产能为20万吨,现在已提升到28万吨。作为技术总负责人,倪恒发在提质提产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比如说氧化性低酸浸出过滤、整个系统平衡布局、‘卡脖子’的点在哪里等等。”倪恒发说,“目前,我们的锌锭在行业有一定的口碑。经重有色金属检测部门检测,锌的含量为99.998%,这个成绩来之不易,主要得益于科学的考核和精细化管理。锌锭有6大杂质元素指标,我和技术部门对各种杂质元素进行了全面的权重分析,对考核指标进行了改革。比如说铁80%在成品车间,铅、镉、铜100%在电解车间、净液车间。将质量考核指标分解下去,直接分解到各个工段,甚至分解到个人。这样就落实了责任,杜绝了以前的‘大锅饭’现象——质量不合格,大家一起受考核。另外,类似于原来的挥发窑生产指标,是以氧化锌为依据考核的,我也对此进行了修改。因为通过降低浸出渣含锌、含水,大幅度降低了浸出渣渣量,提高了锌、铜直收率。挥发窑处置浸出渣渣量的减少,产出的氧化锌就减少了,虽然焦耗单项指标提升了,但总能耗、总焦耗下降了。”

国内赤铁矿领域的开拓者  

倪恒发介绍说,近几年,他把工作侧重点转向了环保治理。尤其是2019年的锌挥发窑尾气臭氧氧化法脱硝的生产实践中。当时时间紧、任务重,必须不等不靠,不盲从。他说:“专家认为,低温湿烟气脱硝效果不好,要高温高压烟气。但是我考虑到高温高压烟气在脱硫前进行脱硝,势必影响脱硫产品的质量。”因此,在项目实施过程中,他尝试加了一套管道,投资不到15000元。烟气脱硫后,对低温湿烟气喷臭氧脱硝,后来经过生产试验证明,高温不但对亚钠脱硫产品质量有很大影响,而且高温脱硝,消耗大,设备寿命短。现在,公司主要用低温湿烟气脱硝达到了预期效果。

另外,倪恒发认识到了臭氧脱硝的局限性,以及在低价氮氧化物氧化为高价氮氧化物,难吸收、吸收进入水体难处理等问题,提出了直接在挥发窑内喷氨,将氮氧化物还原为氮气的思路,并付诸实践。

早在2011年,在公司领导的支持下,他就积极主动谋划锌冶炼的全新生产工艺。在国内首次主持开展更环保、资源利用率更高的赤铁矿全新工艺实验,为国内产业化、工业化运用提供开拓性的技术研究。“当初,我选了2个工人和3个刚毕业的学生进行小规模实验,用简陋的仪器进行中试实验。这是我这一辈子经历中考验最大的,也是最难以忘怀的。我连续三天三夜没有睡觉,经常后半夜3点跑到现场来。实验期间,我还接到母亲去世的消息。但我始终坚信‘功到自然成’的道理。最终,我把这个实验拿下来了。”说到这里,倪恒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他还是流泪了。

“采用赤铁矿工艺的优势不仅环保,资源利用率更高,而且成本大幅降低。豫光是国内赤铁矿领域的开拓者,当前,我着重抓再生锌的研发,进行了工艺设计和施工图设计,进行了赤铁矿的可研报告,为豫光锌业公司下一步做强做大,继续奉献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倪恒发说道。

责任编辑:付宇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