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长平:2025年前后我国铜消费将出现1200万吨的“拐点”

2020年11月27日 15:46 3972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铜资讯   作者:

导读: “我国铜消费已形成巨大的‘堰塞湖’,应对双循环可能变为‘双挤压’要保持高度警惕。”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兼重金属部主任胡长平日前在出席2020上衍有色论坛时说。

“我国铜消费已形成巨大的‘堰塞湖’,应对双循环可能变为‘双挤压’要保持高度警惕。”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兼重金属部主任胡长平日前在出席2020上衍有色论坛时说。
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GDP仅占世界的15.84%,但铜消费量高达1185万吨,占世界总量的48.36%,与GDP的占比不匹配。
胡长平认为,我国铜消费已形成了巨大的“堰塞湖”。弥补新中国成立(1949年)至改革开放初期(1980年)再到2000年前的消费欠账。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主动或被迫压缩甚至放弃中低端铜加工制造业,专注于使用进口中低端产品再加工成利润更高的中高档产品,是我国铜消费形成巨大“堰塞湖”的根本原因。
而在这一现状下,铜产业在双循环过程中很可能面对双挤压难题。“我国承诺扩大进口中高端产品,一旦我国中低端产品出口受阻,双循环很可能变成‘双挤压’,产业界需要特别注意这点。”胡长平提醒道。
如何应对?他表示,从长远看,经济全球化仍是历史潮流,各国分工合作、互利共赢是长期趋势。他建议,一方面要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大力推动科技创新,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打造未来发展新优势。另一方面,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推动构建铜产业命运共同体。
随着我国进入新发展阶段,我国铜产业发展也将进入新的阶段。胡长平表示,新阶段,我国铜产业面临国内储量保障和生态环境约束、高质量发展的经济转型等挑战外,还面临着疫情带来的新全球化挑战。
“我坚信经济全球化不可逆转,但新冠肺炎疫情等将加速经济全球化从追求资本利益最大化,逐步向兼顾本国或地区相对充分就业,也就是再平衡或工业化方向转变。”胡长平表示。
同时,他指出,新阶段的高质量发展也不再依赖铜消费的增加。“经济转型对铜消费影响深远而巨大,以第三产业为主的经济增长方式,必将对有色金属生产和消费造成巨大影响。”他认为,分析研判新时代我国有色金属生产和消费,一定要考虑经济转型和技术进步(如大数据)等因素,特别是人民消费习惯的转变影响,要尽可能避免只计算预期增加量而不扣除可能造成的减量。
在他看来,世界铜消费量除中国仍在增长暂未出现天花板,已出现三个“天花板”:第一个天花板,国外消费于2006年出现1345.63万吨最大值,2017年1147.17万吨,比2006年减少198.46万吨;第二个来自区域或组织,G7和G20-11在2005年、SJ-G20在2011年分别出现748.3万吨、384.8万吨和430.5万吨最大值;第三个来自国家或地区,如美国由1999年的299.5万吨降到2017年的177.1万吨,韩国由2003年的100.9万吨下降到65.6万吨等。世界铜消费“天花板”完全取决于中国。他预计,2025年前后,我国铜消费将出现1200万吨的“拐点”。
展望未来,胡长平表示,中国铜消费已经进入了第三个阶段(2016~2050年),全球工业化也进入后期,即使仍不平衡不充分,铜生产和消费基础性和战略重要性显著下降、经济增长已摆脱对有色金属消费增加的依赖。预计这一阶段,在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和新全球化等推动下,我国铜产消量很可能“不升反降”、世界整体上在“此消彼长”过程中将趋于稳定。

责任编辑:邱熙然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