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铝和华东铝门徒的38年(三)

镇江铝加工产业的进击、困境与重生

2020年05月20日 16:22 2678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铝相关资讯   作者:

导读: 伴随着邓小平第二次南巡后中国经济新一轮扩张,华东铝经过十年卧薪尝胆,积蓄力量,厚积薄发。

中篇 黑马华东铝的逆袭时刻

伴随着邓小平第二次南巡后中国经济新一轮扩张,华东铝经过十年卧薪尝胆,积蓄力量,厚积薄发。90年代中期,是华东铝的高光时刻,实现一系列逆袭,铝加工行业飞奔出的一匹黑马,经济效益列全国铝加工行业第二位,上交利税在镇江数一数二,作为后起之秀共同参与研制出空调亲水铝箔打破国外垄断,镇江市和江苏省冶金系统发出“远学邯钢近学华铝”的倡议,铝加工北列入镇江市四大支柱产业之一。

 

1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是华东铝的荣光时刻,也是华东铝人自豪骄傲、在镇江倍有面子的鼎盛时期,最好的时候年销售收入5亿元。华东铝的快速发展也使得全国铝加工竞争格局发生了改变,从经济效益来讲,华东铝位列全行业第二位,仅次于中日合资的华北铝;从产能规模上讲,华东铝排在东北轻合金厂、西南铝、华北铝之后列第四位。但华东铝最年轻,建厂时间最短,却增速最快。图为建造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华东铝办公大楼,大楼顶上华东铝三个字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更清澈醒目。无论是对4000名华东铝员工及数万名家人来说,还是对镇江这座沪宁线上重要城市给华东铝寄予的期望、对华东铝成长给予父爱般关怀的有色总公司而言,华东铝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结束,但人与华东铝的情感难以割舍,镇江铝加工产业依旧滚滚向前。   摄影:孙道永 

          

第二代企业家接棒

2

图为华东铝第二任厂长裴冠(中)群身着厂工作服,到板带材分厂听取两位分厂副厂长的工作汇报。

 

1990年冬天,华东铝迎来了熟悉市场经济运作的第二任厂长,镇江市冶金局副局长裴冠群。

裴冠群赴任分两步走。第一步,镇江市向华东铝派出扭亏增盈工作组,由市冶金局副局长裴冠群任工作组组长,带领一干人马进驻华东铝。他在广泛走访、调查后发现,企业发展潜力很大,增强了他的信心。

第二步,由镇江市委组织部长和市冶金局党委书记亲自到有色总公司向费子文总经理汇报同意后,1991年3月裴冠群正式被任命为华东铝厂长,这也是在职时间最长、对华东铝影响深远的一位企业家。

“我来华东铝当年就提出`打赢扭亏增盈翻身仗`的目标。原来一个月产量仅三、四百吨,轧机产能1万吨以上,全厂2000多员工,一个月实际生产三、四百吨肯定亏损,我们测算过,起码月产量700吨才能保本。在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我们组织扭亏增盈攻坚战,时任镇江市副市长的应国根带领有关人员一月一次现场办公会,帮助企业排忧解难,公司上下精神振奋,每月提出新目标,不断刷新産销纪录,当年实现扭亏增盈,得到了市和省两级政府的表彰。江苏新华日报在头版报导了镇江铝加工厂扭亏增盈的消息和经验,时任省委书记陈焕友亲自写了按语。”裴冠群说,“当年除了上交税收外还盈利60多万元,我兑现了年初对员工的承诺,盈利给每个员工上调一级工资,这对员工的激励很大。”

首战告捷,员工信心爆棚,从这一年的变化中看到了企业未来的希望,特别是收入上真金白银的增加,干劲更足。经此一役,新来者裴冠群赢得了2000多名员工的广泛信任和尊重,树立了威望。

裴冠群接着告诉记者,“后来,华东铝的销售一年翻一番,最好的时候销售收入四、五个亿。华东铝的快速发展也使得全国铝加工竞争格局发生了改变。从经济效益来讲,90年代中期,华东铝在全行业第二位,仅次于中日合资的华北铝;从产能规模上讲,华东铝排在东北轻合金厂、西南铝、华北铝之后列第四位。要知道,华东铝最年轻,建厂时间最短,却增速最快,效益名列前茅。”

裴冠群到任后的第三年即1993年,他做了一件大事,跑到有色总公司说服有关领导,正式将镇江铝加工厂改名为华东铝加工厂。“隨着企业的发展,企业规模和知明度的提高,经市省主管部门和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批准改名为华东铝加工厂,以适应企业发展的需要,同年企业成功定级为国家大型二类企业,成为当时镇江仅有的三家大型企业之一,1995年被江苏省评为优秀企业。”裴冠群说。

这段1992年到1997年的五年间,是华东铝的高光时刻,也是华东铝人昂首挺胸、自豪骄傲的时期。实际上,这五年的逆袭翻番,离不开中国经济当时的大背景,也就是小平第二次南巡后中国经济步入一段没有任何波折的繁华盛世。

1992年春,88岁的邓小平第二次南巡,“在中国南海边写下诗篇”,提出“改革开放胆子要再大一点”、“发展才是硬道理”。南巡讲话刮起的旋风又一次席卷全国,掀起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滚滚春潮。滚滚春潮同样涌向长江之滨的镇江,坚定的市场派改革家裴冠群敏锐的嗅到春天的气息,抓住历史机遇,大刀阔斧改革,自我突破,无论是经营规模还是企业管理都跃上新台阶。“凭借着良好的政策环境和技术改造后的先进装备,华东铝产品档次大大提高,客户纷纷找上门来,产品一时供不应求。”华东铝一位老员工说。

伴随着邓小平第二次南巡后中国经济新一轮扩张,华东铝经过十年卧薪尝胆,积蓄力量,借助改革强人裴冠群的一系列举措,厚积薄发,登上了创业以来的巅峰,成为中国铝加工行业的一匹黑马,镇江市制造业的一面大旗,为国企改革树立了标杆。

回过头来看,华东铝的公司历史在其成长阶段,1984年从无到有的创建和1992年开始翻一番的腾飞,是两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正好与邓小平两次南巡1984年和1992年高度吻合。这不是巧合,华东铝两次质的飞跃,完全吻合中国改革开放的两个重要阶段,1984年中国企业家元年和1992年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确立元年,激荡了无数家像华东铝这样的国有和民营企业的个体命运变化。对镇江铝加工业的了解,要去了解华东铝的历史,而要了解华东铝就要从这两个时间节点开始。

 

“远学邯钢 近学华铝”

3

1994年镇江市委书记方之焯在全市的一次大会上,第一次提出`远学邯钢 近学华铝`的口号。不久,江苏省冶金厅向全省冶金、有色金属企业发出远学邯钢近学华铝的倡议。华东铝现象也引起了中央级权威媒体的关注。1995年中国企业联合会主办的《企业管理》杂志重点报道了华东铝内部模拟市场核算的管理经验,在企业界引起轰动,声誉鹊起。北邯钢南华铝的说法,由此在全国传开,那些年华东铝成为了镇江市工业战线的一张新名片。图为前任镇江市委书记、时任镇江市人大主任钱永波(左)、时任镇江市委书记方之焯(右)到华东铝调研。

 

或许大多数人并没有注意到,在华东铝快速奔跑逆势崛起的背后,并不是主要由销售单兵推进的结果,而是华东铝管理水平的不断提升,为外部快速增长的业绩打下内部强大的管理支撑基础,科学管理融入华东铝的每一个部门,并且不断升级强化。逐渐的,管理变成了华东铝的显著特点,一项有别于其它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在华东铝20年的进化中,生长出独具特色的两项基因,一是创业精神,韩勇从无到有、从蓝图到落地的创业,以及裴冠群掌舵华东铝后提出的二次创业。二是企业管理。裴冠群在华东铝九年期间,制定的管理制度、主张的理念方式,通过各种形式让工程师、技术工人、管理人员学习、接受,以至于若干年后从华东铝走出去创业的员工,注重管理是他们新建铝加工企业的共性。

为了培养管理人员和营销人员的市场意识,强化市场观念,管理层对华东铝管理体系进行了一场脱胎换骨的再造,推出内部模拟市场核算,实行成本否决的经营机制。将市场机制引入到企业内部经营管理中,核心是以企业经济效益为中心。

内部模拟市场是华东铝的一个管理创新。过去华东铝与市场的连接只有供销处一个窗口对外,但后来公司新研发产品增加到几十个,华东铝需要调整组织结构适应外部市场和企业新的发展,将生产车间升级为分厂,使它们同时也具有对外采购和销售的功能,成为与外部市场连接的新窗口。

华东铝的内部模拟市场1993年建立,第二年逐步完善,经过制度性的改造,员工开始转变成市场人,企业包括各个分厂、车间变成一个个适应了优胜劣汰丛林竞争的市场动物。

“实行内部模拟市场,把各个分厂的积极性调动起来,都去面向市场,锻炼了大家的市场意识、危机意识和算账意识,特别是中层管理人员更是从原来单一的生产制造者,学会怎么做生意,这是一大改变。”时隔20多年,回望改革路程,裴冠群说,“这种观念意识的改变是深远的,特别是锻炼了中层管理团队。后来创业办厂的周邦耀、张勤、薛卫龙、符志坚、倪正顺等都是华东铝的中层管理人员。他们原来就在华东铝学会了在市场的海洋里游泳,知道机会在哪里?怎么抓住机会,拥有独立管理一家企业的能力。如果没有华东铝模拟市场的锻炼,一下子就上手把一家家企业搞起来不太容易。”

此外,华东铝的计划管理也颇有特色。中层以上管理人员需要提前一周向公司总部报送下周的工作计划,总部办公室根据高管人员和各分厂、部门管理人员的活动安排进行汇总,每个人下周干什么?开什么会?哪些人参加?到哪出差?接待什么客户?重点工作都一目了然。周五打印出来,统一发放给公司总部高管、分厂和部门管理人员手中,人人有数,计划清晰有条不紊。

管理科学,销售捷报频传。上世纪90年代中期华东铝年销售收入近5亿元,上交利税3000多万元,是镇江市排名数一数二的纳税大户。铝加工被列入与电子、造纸、化工并重的镇江四大支柱产业,政府冀望华东铝作为龙头,带动其它铝加工企业,共同做大镇江铝加工业。华东铝被赋予领头羊的角色重任,再一次燃起地方政府对华东铝的期望。

一位老员工说,“厂内模拟市场核算的运作,是华东铝的一大特点,得到了镇江市政府的肯定。1994年,镇江市委书记方之焯在全市的一次大会上,第一次提出`远学邯钢近学华铝`的口号。”华东铝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品牌知名度迅速提升。不久,江苏省冶金厅向全省冶金、有色金属企业发出“远学邯钢近学华铝”的倡议。华东铝现象也引起了中央级权威媒体的关注。1995年中国企业联合会主办的《企业管理》杂志重点报道了华东铝内部模拟市场核算的管理经验,在企业界引起轰动,声誉鹊起。“北邯钢南华铝”的说法,由此在全国传开,那些年华东铝成为了镇江市工业战线的一张新名片。

进击亲水铝箔实现进口替代

4

二次创业华东铝最大的一项投资亲水铝箔涂层生产线。华东铝主动出击,是首批实现国产亲水铝箔大规模产业化生产的企业,实现了进口替代,参与制定了铝加工行业空调亲水铝箔产品首个行业标准,将镇江铝加工水平提高到新的层次。图为90年代中后期华东铝花费巨资从意大利TECHINT公司引进的涂层生产线雄姿,图片右侧的淡蓝色铝箔卷已经加工完成了亲水涂层。 

 

不过,在很多华东铝人眼里,华东铝的传奇不止于从镇江市亏损大户神奇反转为数一数二的纳税大户,也不止于领先的管理创新为华东铝赢得全国知名度受媒体追捧的明星企业,还在于华东铝对中国铝加工产业结构升级的贡献。

90年代中期,华东铝主动出击空调亲水铝箔,成功研制实现进口替代,由华东铝作为共同参与者之一制定了国内首个空调亲水铝箔技术标准。此后亲水铝箔产销量异军突起,是近20多年来铝箔产品中需求增长最快的一种,独领风骚于市场,远高于传统的食品铝箔、药品铝箔及其它电子铝箔的增速,同时镇江也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亲水铝箔生产基地。这是华东铝对中国铝加工结构升级的贡献,也是华东铝为镇江铝加工产业培育的新火种。

在亲水铝箔这个狭窄的领域,华东铝扮演者一个令人敬畏的先行者角色。从1995年开始,华东铝提出启动华东铝二次创业。一次创业是铁转铝,而二次创业的目标是开发新产品,提升产品结构,由普通铝板向高精铝箔发展。

华东铝预见到产业变革的来临。

一大批国产空调横空出世,科龙、美的、海尔、长虹等野蛮生长,与国外知名的松下、三菱、大金空调品牌相比,国产空调质量档次与国外相比差距大,除了大众熟知的国产压缩机寿命短之外,还有空调中采用的散热材料铝箔的差距。国内铝加工企业只能提供表面没有经过技术处理的光箔,而国际空调厂商采用进口的亲水铝箔。亲水铝箔通过化学涂层工艺,散热效果比光箔强好几倍。厂长裴冠群看到进口替代的巨大市场需求,只要能研制出亲水铝箔并成功产业化,实现国产空调铝箔由光箔向亲水的技术进击,将铝箔的产品结构上升到一个新高度,但这是一个还没有中国企业征服的技术高地。

二次创业华东铝先后上马一台铝箔轧机和四台铸轧机,还花巨资从国外引进涂层生产线。“中国真正引进亲水铝箔生产线的,华东铝是首批企业。而且在设备工艺上,我们也做了创新,采用连续铸轧的工艺技术。事实证明,现在的空调铝箔的生产,正是采用了当年研发的连续铸轧生产工艺。华东铝作为首批企业参与制定的空调亲水铝箔技术标准,也是整个铝加工行业空调亲水铝箔产品的行业标准”。知情人士说,“华东铝是首批实现国产亲水铝箔大规模产业化生产的企业。这说起来容易,我们用了三年时间的探索,不断改进提高。二次创业到1998年基本建成,将镇江铝加工水平提高到新的层次。”

从铝板到铝箔,再到全国首批亲水铝箔厂商,华东铝用了十多年时间,完成了从跟随者到拓荒领跑者的进化。

华东铝副厂长熊德浩也认为,华东铝历时三年成功研制替代进口的亲水铝箔,对中国铝箔市场的开发做大有着重要贡献。“2018年铝箔成交量390万吨,其中亲水铝箔超过200万吨。到目前为止,所有的铝箔材料中,亲水铝箔是市场需求量最大的。这个产品最早由华东铝参与开发填补了国内空白,从此实现了用国产亲水铝箔代替进口材料,用铸轧坯料代替热轧坯料,这两项技术创新在铝加工领域是革命性的,是一次技术革新的跨越。”

改制,但并非终曲

可惜的是,华东铝二次创业生不逢时,当华东铝投资上亿元于1998年宣布二次创业正式投产亲水铝箔、特种电缆、玻璃幕墙等新产品、新生产线,憋足劲准备大干一番时,却始料未及碰上了亚洲金融危机。

由于经济传导的滞后性,1997年7月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对我国企业冲击在1998年初现端倪,之后逐步呈现,步入长达数年的经济下行周期。出口首当其冲,受金融危机重创的亚洲四小龙、四小虎因为货币贬值,比中国制造更具价格优势,中国企业无论是出口到亚洲还是欧美的订单都大幅减少。1997年中国出口增长20.9%,而1998年出口大幅下滑接近零增长,出口陷于停滞。铝加工为中国出口企业提供原辅材料,唇亡齿寒,出口市场跌入冰冻期,导致铝加工市场同样订单大幅减少,需求疲软。整个铝加工行业全线亏损,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曾经的优等生华东铝也被陷入困境。

除了市场低迷订单不足,更让华东铝雪上加霜的是,制冷行业采购铝箔霸道、苛刻的条款。知情人士说,“把铝箔打入到制冷行业,都要我们垫资,不垫资制冷企业不接受我们的产品,挤占了我们的流动资金,我们没有那么多流动资金。而二次创业的投资大部分来自银行贷款,贷款的利息和新增固定资产的折旧是一笔很大的财务费用。”

但突发的亚洲金融危机打乱了华东铝的计划,资金链岌岌可危。市场大环境持续恶化,曾经的空调客户春兰、黄河纽士威被金融危机的海啸吞没,企业没有充裕的现金流,没有足够规模的订单和销售收入,华东铝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中。

不久,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解散,分拆成立中国铝业集团等三家央企,中国铝业集团受让了华东铝原有色总公司持有的股份。

2000年裴冠群到龄退休。此时铝加工市场仍未有起色,国家通过扩大内需、加大投资来提振经济,应对金融危机带来的不利影响,同样受大环境影响的华东铝也未走出困境。

在他之后,短短三、四年间,先后任命陈林、刘永安、殷小平三位总经理,虽然使出浑身解数,竭尽全力自救,无奈经济大环境暗淡,都没能带领华东铝突出重围,扭转乾坤的奇迹没能再一次出现,随着时间拖得越久陷得越深。

2000年7月,国务院再次决定,撤销中国铝业集团,原中央管理的企业全部下放到地方管理。华东铝的股份全部由镇江市政府国有资产管理部门持有,至此,主导了华东铝16年的有色总公司黯然而退,地方政府成了华东铝唯一的东家。

国企破产改制、职工买断工龄,是本世纪初那场轰轰烈烈国企三年脱困的主要改革路径。短短几年间,市级、县级的竞争性领域国企90%以上改制为民营企业。中国企业受政策影响深,特别是国有企业不完全由市场和企业经营管理层决定。华东铝像他诞生和成长一样受惠于政策,最终的结局也是历史大潮中的一朵浪花。即使在2002年下半年铝加工市场走出低谷开始复苏,华东铝销售和资金回笼明显好转,扭亏有望的情况下也无力回天。当时地方政府有关领导已经做出改制的决定,用民营经济的体制活力对国企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

2003年3月,镇江市政府宣布华东铝资产重组和人员分流。昔日华东地区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铝加工大佬,倒在了铝加工行业复苏的黎明前,最终消失在民进国退的改革洪流中。

然而这并非镇江铝加工的终曲。

责任编辑:于璐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