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铝和华东铝门徒的38年(一)

——镇江铝加工产业的进击、困境与重生

2020年05月15日 13:53 23578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铝相关资讯   作者:

导读: 镇江生产的铝加工产品无处不在。格力、美的空调内的亲水铝箔,和谐号高铁车厢顶内的蜂窝铝板,宁德时代新能源电池的外壳,伫立在阳光下光伏电池板的边框,不胜枚举,铝加工产品不断被开发出新的应用,进入国民经济各行各业和百姓日常生活中

图片1

朱定军紧紧握住远道而来韩勇的手,告诉韩勇合资项目的资金来源由他来解决,项目所需购买进口轧机的300万美元贷款,由计划部向有色总公司担保,你只管负责引进设备。

韩勇喜出望外,相继过了项目的立项和融资两大难关后,他旋即想到面临的第三关,建设一家国内一流大型铝加工企业所需的一大批专业技术人才从哪里来?趁着与朱定军见面汇报工作的机会,韩勇又一次把难题抛给了朱定军。

朱定军略作思考,说这涉及到要调动几十个不同岗位不同专业的工程师和技术工人,我向费子文汇报后再答复你,商量从哪个地方调人给你。

这是1983年春季的北京,朱定军是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以下简称有色总公司)计划部主任,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有色总公司与江苏省镇江市合资筹建的华东铝加工厂董事长,而韩勇来自合资另一方镇江市冶金局,在华东铝加工厂中担任厂长,朱定军向上汇报的费子文则是时任有色总公司的总经理。

或许当初创建的时候,根本没有预料到30多年后镇江铝加工业百舸争流,他们建成的一家工厂裂变为近百家企业的庞大产业集群,当年种下的一棵树苗如今长成一片森林。据业内人士保守估计,2018年镇江地区铝加工业产值350亿元以上,占当年镇江工业产值4194亿元的8.3%,在镇江产业地位显著,构建了从铸轧、板材、箔材、型材完整的铝加工产业链,铝箔产量占全国半壁江山。

镇江生产的铝加工产品无处不在。格力、美的空调内的亲水铝箔,和谐号高铁车厢顶内的蜂窝铝板,宁德时代新能源电池的外壳,伫立在阳光下光伏电池板的边框,不胜枚举,铝加工产品不断被开发出新的应用,进入国民经济各行各业和百姓日常生活中,市场规模惊人。铝本身多元化的加工品类和新的开发应用,给了这一传统行业新的发展空间,也让镇江铝加工企业勇于追求新技术、开发新产品、创建新模式。

镇江铝加工业究竟是如何抓住契机开始进入全新陌生的领域?又是如何登上巅峰成为学习的典范?遭遇滑铁卢后东山再起,再创新辉煌,这个起死回生的过程到底发生了什么?镇江铝加工产业的未来又会走向何方?所有这一切的答案,构成了镇江铝加工产业从1982年从酝酿开始38年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产业发展史。

而无疑,故事的开头绕不开开创者韩勇,是他跑到北京将这个项目争取落到镇江。韩勇和当时一批改革创新的地方官员、有色总公司的领导,共同缔造了镇江铝加工产业。

上篇 铁转铝 从无到有的创业

 图片2

(1984年,由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和镇江市政府合资的镇江铝加工项目,在镇江钢铁厂内破土动工。图片最后端是镇江钢铁厂上世纪70年代建成的小高炉。

80年代初的中国,虽然还是计划经济为主,但市场经济的法律地位开始有了初步的确立,长期被压抑的企业内生活力开始释放。1982年9月1-1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代表大会在京举行,邓小平第一次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一崭新命题。4个月后,邓小平发出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重大改革信号,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乡镇企业,或者个体户,都从中看到中国发展的新趋势,企业管理者和政府主管部门更加注重市场、产品结构、经济效益、生产效率等,呈现了商业力量的初兴。

一切看上去生机勃勃。

意外闯入 拓荒镇江铝加工

 图片3 

华东铝加工厂核心装备进口意大利米诺公司1400毫米轧机。 

韩勇引进有色总公司的铝加工合资项目是个意外,换句话说,镇江误打误撞,闯入铝加工领域。 

1982年,韩勇所在的有色总公司镇江镁厂筹备组突遭解散,因国家产业政策调整,筹备数年的镇江镁厂项目未获当时的计委批准。作为镁厂筹备组负责人的韩勇面临何去何从?按照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原则,韩勇极可能调回镇江冶金局。这时,另一位镁厂筹备组负责人、原有色总公司305铝厂厂长的王宝全向韩勇和镇江冶金局提议:我们不搞镁,还是搞铝加工。从未接触过铝加工的韩勇有点犹豫,搞铝加工我是外行,从来没搞过。王宝全则鼓励韩勇,没关系,我铝加工出身,你负责跑项目申报,只要总公司和计委通过,具体怎么搞由总公司帮咱们建起来。

王宝全的一番话给了韩勇跨界的信心,在思想开放富有战略眼光的镇江冶金局领导支持下,镇江与有色总公司重续不解之缘,韩勇被派往镇江钢铁厂,任命为镇江钢铁厂厂长兼铝加工筹备组组长。 

而王宝全不久之后调到省里,升任江苏省有色金属工业公司总经理,代表省里不遗余力长期支持镇江铝加工项目的申报和落地。 

镇江钢铁厂占地1200亩,其中600亩未开发的空地,与镇江火车站一条马路之隔,与镇江港不足10公里,交通十分便利。工厂1970年投产,不具备钢产能,只有两座小高炉,单炉年产生铁4.5万吨。由于工艺落后,产品单一,属于国家关、停、并、转的小钢铁企业。镇江冶金局的意图是依托镇江钢铁厂的土地资源和交通优势,更重要的是地处制造业和消费发达的华东地区,争取将有色总公司的铝加工项目落户镇江钢铁厂,顺势实现镇江钢铁厂由铁向铝的产业转型。

 

韩勇利用之前在筹办镁厂过程中,与有色总公司有关部门领导接触认识的有利条件,再次开启长达一年多铝加工项目申报的北京之旅。 

韩勇讲话声音洪亮,粗犷朴实,出差经常穿一件蓝色的旧中山装,在有色总公司有着不错的人缘,上至总经理,下至部门主任、普通工作人员,对来自镇江的韩勇亲切地称小韩。实际上,1982年的韩勇年龄也不小,已是49岁知天命的中年人。

我就靠一张嘴两条腿,一趟趟跑到北京,向有色总公司的总经理和各个部门的领导,宣传镇江的天时地利人和。韩勇回忆说,在中国制造业最为发达的华东地区,没有一家大型的铝加工综合性企业,而有色总公司此前在东北、华北、西北、西南都投资建设了大型铝加工制造企业,唯独没有布局华东。在高人的指点下,韩勇向总公司建议在镇江新投资一家铝加工厂,服务华东区域需要铝板带材、铝型材原辅材料的制造业企业。

韩勇多次游说中有两点打动了有色总公司的高层,一是布局华东地区,市场尚且空白,打入华东市场符合有色总公司的发展战略;二是韩勇不断提到并保证镇江市对该项目的积极性、主动性,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有助于项目的顺利推进。 

于是,有色总公司高层领导在又一次接待韩勇的拜访后,终于微笑着松口,你的思路很好,但光说没有用,得打个报告来。 

韩勇听出话外默认之意,虽然只是一小步进展,但对于镇江铝加工项目的申报,却是零的突破,犹如在黑夜里前行,看见东方天边现出一片鱼肚白悄悄撕开了黑幕,黎明破晓。韩勇兴冲冲返回镇江,向镇江市有关领导汇报后,拿出一份致有色总公司来镇江投资铝加工项目的申请报告。

 

不久,从北京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镇江铝加工项目原则上获得通过。接下来的问题是细化投资方案:要生产哪些铝加工产品?上马哪些相应的生产设备?达到多大的产能规模?需要多少投资资金? 

当时国内最先进的铝板轧机是共和国长子、有色总公司下属的东北轻合金厂由意大利米诺公司引进。韩勇跟随有色总公司有关领导赴哈尔滨的东北轻合金厂考察,在生产车间观看正在高速旋转压制铝板的米诺轧机,被设备的先进性折服。东北轻合金厂米诺轧机的规格是1200毫米,有色总公司确定为镇江铝加工项目引进的同样是米诺轧机,但轧机规格更宽1400毫米,这是当时国内规格最大、自动化程度最高的铝板轧机,轧机价格300万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与米诺公司轧机配套,镇江铝加工项目还引进了一台研磨轧辊的稀有宝贝磨床。这台磨床非同小可,凝聚全球顶级技术,受美国国家安全部门严格控制,它军事上的用途可制造潜水艇的涡轮推进器,价格35万美元。事后,出售给华东铝磨床的国外公司受到美国安全部门调查,并作出检讨。 

同时按照规划方案,还从日本引进1450美吨铝型材挤压机,以及为挤压机配套生产模具的一批带有电脑编程系统电火花设备。 

但数千万元投资资金在上世纪80年代初是一笔巨资,如何筹措这笔巨资是个难题。作为合资一方的镇江市财政并不富裕,只允诺为铝加工项目落地镇江提供土地、厂房及配套设施,而更多用于采购生产设备的资金则无力承担,只能寄望于大股东有色总公司。

 

成立中国有色金属工业总公司,将有色金属工业的管理从冶金部分划出来,名义上公司化运作,但在改革开放之初,仍然承担一部分产业发展的政府行政职能。虽然有国家信誉担保向银行贷款,但旗下国有大中型有色金属企业众多,投资项目都在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僧多粥少,资金并不宽裕,镇江铝加工项目所需数千万元投资让有色总公司资金配置有些紧缺。

韩勇至今还记得到有色总公司财务部申请资金的细节,财务部部长是一位老太太,我向她汇报进口轧机要300万美元,配套人民币还要500万元。她听了跟我说,`小韩,你胆子不小,这笔投资这么大。`当时有色总公司在投资资金上也有一定的困难。 

之后,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由合资公司董事长、有色总公司计划部主任朱定军具体落实,有色总公司向银行担保获得这笔巨额投资资金。

突破专业技术人才引进难关

图片4 

(时任中国有色金属公司总经理费子文(中间一位)来华东铝考察,支持华东铝立足华东市场发展铝加工业。

  图片5

(1988年费子文(右起第三位)穿过镇江钢铁厂一处老车间,现场察看周围闲置的600亩土地,谋划华东铝长远发展蓝图。1984年中国有色金属总公司与镇江市合资协议签署不久,华东铝加工项目便列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发展总体规划。右一为华东铝首任厂长韩勇。 

筹备的最后一个难关,大批成熟的专业技术人才如何能在短期内到岗?最终大股东有色总公司出面与东北轻合金厂协调,问题也迎刃而解,但过程不易。 

韩勇回忆,有色总公司虽然决定从东北轻合金厂调人到华东铝,但调动比较伤脑筋。一是挑选谁来?二是东北轻合金厂舍不舍得放人?三是挑选的专业技术人员愿不愿意来镇江工作生活?

时任东北轻合金厂党委书记是尉健行,同时兼任哈尔滨市市长。没错,正是数年后执掌中纪委的尉健行。尉健行前30年基层工作生涯在东北轻合金厂从事铝加工,直到1983年10月调往北京走进中南海。 

1983年冬,哈尔滨零下30多度,韩勇和镇江市委副书记夏良震、镇江市委组织部、人事局一行有关人员,乘火车远赴冰天雪地的哈尔滨,在有色总公司人事部领导的带队下,拜访东北轻合金加工厂领导,请求放行一部分专业人才支援华东铝创建。我们向尉健行汇报。最后,他点头了,`镇江铝加工厂是有色总公司的合资企业,建在经济发达地区的华东,我赞成,你们放心。`

 

拿到尉健行的尚方宝剑,东北轻合金加工厂首先选派副厂长屈伯明先期调往镇江。屈伯明资格老,经验丰富,在企业中颇有权威,是新中国第一代从事铝加工的专业技术人员。屈伯明根据镇江工厂的生产设备和工艺要求,从东北轻合金加工厂精心挑选了158人,配置给新生的华东铝,其中46名工程师、各个生产设备上的专业操作手和熟练技术工人,以及他们的家属。 

东北轻合金厂将名单上所有员工集中在一起开会,有人听说去江苏镇江非常高兴,有人还不愿意来镇江工作。韩勇说,我向他们介绍镇江的气候条件、物质条件,是江南鱼米之乡,有山有水,距离人间天堂的苏州杭州只有几个小时铁路车程,距离中国最繁华大都市上海只要三个多小时火车。拖家带口的员工更关心小孩来镇江后能不能上学?在哪所学校上学?住房条件怎么样?同行的镇江市委副书记夏良震当场允诺,前去镇江落户的职工子弟就近上学,韩勇则保证每一户、每一个来镇江铝加工厂工作的人都有住房。

 

回到镇江,韩勇给镇江钢铁厂的干部员工开会,将新建不久的钢铁厂家属小区几十套住房重新分配,动员本可分配住房的中层管理人员和工龄老的工人挤一挤,有的压缩分配的住房面积,大户型换成小户型,有的两家合住一套房子,克服困难,让出一部分住房给千里迢迢从哈尔滨过来支援镇江铝加工厂的158人。镇江钢铁厂的干部职工有觉悟,为东北轻合金厂的人才引进落户作出了牺牲。韩勇说。在此之后,工厂抓紧时间建造了新的家属楼,并在工厂附近的李家大山小区购买了数套商品房,东北轻合金厂过来的所有工程师、技术员、技术工人及家属都安置了住房,原本两家挤一套住房的也重新分配到单独住房。落实了子女上学和家庭住房,解决了外来人才的后顾之忧,韩勇在其中做了大量细致的思想工作。 

此外,与东北轻合金厂的人才合作还有新的成果,同意接受华东铝60多位挑选出来的精明能干工人,来东北轻合金厂实习培训四个月,由经验丰富的老师傅手把手教他们板材、型材等关键岗位的操作、工艺和设备维修。日后,他们大多成长为华东铝多个岗位的专业技术骨干、班组长。

责任编辑:于璐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