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谁会是国内电解铝供应端的最大变量?

2019年11月13日 9:17 18848次浏览 来源:   分类: 电解铝

导读: 在铝行业中有一场无形之战,那就是“绿色发展”之战!各地区也早已认识到这场战争的重要性,自2017年电解铝供给侧改革始,各省、市、自治区所属电解铝……

在铝行业中有一场无形之战,那就是“绿色发展”之战!各地区也早已认识到这场战争的重要性,自2017年电解铝供给侧改革始,各省、市、自治区所属电解铝产能不断有淘汰、退出、置换、新增等情况出现,2018年开始工信部继续严格落实产能置换政策,而2019年起未完成产能置换的落后产能,将不再视为合规产能。

在这场“绿色之战”的驱使下,铝企也慢慢地向西南转移。云南和内蒙古是2019年上半年置换新增产能的重要地区,那么它们在未来1-2年内,到底谁会是国内电解铝供应端的最大变量?

市场区位

在云南发展水电铝材一体化产业,向内可紧密联系长三角、珠三角、成渝经济圈等国内市场,对外可直接辐射南亚东南亚市场。2016年,全球人均铝消费为10.4Kg,东南亚地区人口总数近6.4亿,但人均铝消费只有6Kg,南亚地区人口总数17.7亿,人均铝消费仅2Kg。南亚东南亚地区要达到目前的全球铝消费平均水平,市场缺口巨大,对于云南来说算是潜藏的市场。

内蒙区域内铝材产能近300万吨,产业集群效应强于新疆,但还正在新建下游产业群,对于区位优势来说,云南略胜一筹。

电力成本

云南电费要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以前高的时候5毛多,现在政策支持下也还是在3.5毛上下。另外,就云南丰水期的弃水量对应的发电量来看也不过300亿度电,上马100万吨电解铝产能,就需要100多亿度电。但随着后续大型电源建设,云南省到2025年水电装机容量将达到1亿千瓦以上,可保障进一步做大水电铝材一体化规模。

2018年,内蒙古地区对电解铝企业的电价有扶持政策,每千瓦时3.39分执行。电解铝产能主要集中于距离上下游相对较近的蒙东地区,自备电比例约89%。电解铝选择内蒙古作为转移地主要考虑的是较低的电价,距离经济腹地不远,环保压力不大。

原料成本

云南铝土资源丰富。仅文山和大理两个地区预计可供开发的铝土矿远景储量就将达4亿吨以上。周边省份和国家资源也十分丰富,像贵州、广西、越南、老挝等。云南的电解铝厂从碳素到氧化铝,都还需要依赖外省供应,这无疑会增加原料成本。

内蒙古可以享受运煤铁路通道的便利,包头地区和霍林河地区氧化铝采购运费分别约100元/吨和300元/吨。

政策方面

云南省政府打出“绿色能源”的牌,服从国家政治大背景所倡导的“绿水青山”。旅游业为经济支柱的云南对环境的重视程度相当高,所以在环保政策方面云南是极力践行的。内蒙古则鼓励建立以霍林河地区和包头为中心的铝产业集群,并建设自备电网。

除此之外,云南地方政府的政策倾斜更偏重铝加工就地转化,与金融机构谈加工类项目融资更容易谈。例如某企业计划于明年6月投产的50万吨电解铝项目,政府给出的指标是希望当地下游转化率要达到80%以上。目前下游投资项目有在谈,但还不多。该企业母公司并入中铝后,在公司经营管理能力及物资采购、银行融资等层面都有了明显的提升,但同时企业自身在成本及盈利考核上的压力也在增大。因此,企业在建设电解铝项目时,对银行融资还是有一定成本顾虑,希望可以寻求产业基金助力。

当前,内蒙古和云南两省都在大力发展电力,力求降低电解铝电力成本,内蒙古主要是煤电和风电,云南主要是水电;原料和运输方面,云南比内蒙古优势稍佳,但内蒙古目前环保压力较小;但云南在技术支撑体系比内蒙古完善,对于新转移的电解铝产能,技术及创新有巨大的优势。

在“绿色能源”和“绿水青山”的背景下,短期虽有新投产能的不确定性,但综合中长期格局确定,云南将会是未来1-2年国内电解铝供应端的最大变量。

责任编辑:于璐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