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西南百日行

2019年10月21日 13:9 3768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重点新闻   作者:

导读: 1952年8月,我离开学校走进重工业部有色局,其地址在北京西单西面的旧刑部街42号。这时该局正在组建,只有几十人。局长是李华,后来任冶金部副部长。这个有色局是后来所有有色金属各行各业的祖师爷。

1952年8月,我离开学校走进重工业部有色局,其地址在北京西单西面的旧刑部街42号。这时该局正在组建,只有几十人。局长是李华,后来任冶金部副部长。这个有色局是后来所有有色金属各行各业的祖师爷。
与旧刑部街平行的南边一条街叫报子街,有色局女宿舍就在此。不记得什么时候中间这条街拆了,两条街并成一条街,即成为宽阔的西长安街延长线,直延伸到复兴门。原来的两条街名也成为历史了。
当时,随着工作人员不断増加,有色局办公地点几度变迁。先后在西单商场西面的大木仓、和平里四区、动物园南面的郝家湾,以及再南面的百万庄,直到1958年4月部局合并,即有色局、钢铁局撤销合并到部里成为有色司钢铁司,重工业部改为冶金工业部。之前,有个大动作,号称“七上八下”,即当时有色局包括在京院所有15000人,7000人留京,8000人下放。这时有色局大部分职工都在百万庄居住,上班很近。随着办公地点迁到东四,开始了朝东晚西的奔波。
20世纪50年代初,国家经过3年经济恢复时期,1953年,开始了第一个五年计划进入大规模经济建设阶段。统计数字的准确、可比,显得尤为重要。年报的数字不但是一个企业一年经济活动的总结,还要作为前后左右对比的依据,统一口径也是国家编制国民经济计划的重要基础。统一计算方法就极为重要,正象李华局长所说,哪怕错也要错的一样,以后好搞个系数。年末岁初正是企业编年报的繁忙季节。1954年12月,有色局在自己学习讨论、统一思想的基础上,派人下基层了解情况,指导工作,解答问题。我和倪新之分在西南组,主要目标是我国着名的锡都、云南个旧大型采选冶联合企业一一云南锡业公司(以下简称“云锡公司”)。
踏上南去列车
1954年12月15日晚11点35分,我随倪新之登上南去的列车离开北京,次年3月26日返回,历时116天。
那时武汉还没有长江大桥,火车只到汉口。我们于12月17日早7点到达汉口,下车后渡江到武昌,存放行李后,渡江到汉口游览。因为时间紧,武汉三镇的汉阳只能隔江远眺。午饭后即返武昌车站排队买火车票。晚上10点登车继续南行。贵州、云南还没有通火车,车票只能买到广西金城江。再往南走就得乘汽车昼行夜宿了。
18日火车行驶在湖南境内,一路看着红土地,过去没见过,很觉新鲜。下午3点多到衡山,天气有点热了,脱下棉衣。过了湖南就是广西,要路过柱林,早闻桂林山水甲天下,一定要好好看看。但到桂林是凌晨4点,正是深睡眠时间,一觉睡到天亮,错过时机,懊恼不已。又想真要强迫自己起来,那时夜色朦胧垂眼惺松也不能正常观赏,以此自慰也就释然了。天亮了可以看到窗外景色了,那山那水那树那草果真是一派南国风光。中午到柳州,下车后欣赏着车站旁边的巍巍高山,同行水电局的同志边赞叹边照相,结果被站上工作人员看到,把胶卷没收了。大概怀疑是坏人干坏事,警惕性真高!这里更热了,不但不用穿棉农,很多人光着脚,卖甘蔗的摊很多,这也是南方特色。虽然没有看到柱林山水,一路看到广西的山很有特色。一些山没有山坡,平地之上,拔地而起,有些几乎直上直下,陡峭瑰丽,
大开眼界。一路风景绝美。
由柳州到金城江坐的是混合车,每站必停,一停半小时。都可以下车观赏。柳州到宜山间有一条河,火车就是沿着这条河走的,河不算宽,但是风景非常好,真是一路行程一路风光,莫大的享受。车到宜山时下车用午餐,再上车前行,8点半就到达金城江。火车的旅程到此结束。
金城江虽然不大,找旅馆却找了很久。旅馆简陋到可以不认为它是个旅馆,没正规的房间,没有桌子,没有灯,更没厕所,只是在一张床上放条床单,都不如火车上的卧铺。总要找个厕所吧,说厕所好象太奢侈了,黑暗中有人陪着,在外边找个地方就是了,还得仔细点,搞不好就踩上屎。晚上还是挺凉,当地人上衣穿得挺厚,有的穿棉袄,可是下面却穿着裤腿宽大的单裤,有点瑟瑟。
翻越桂贵高原
1954年12月19日,到金城江时,因为天黑,只能看到眼前的景物。第二天早起才看清金城江全貌。这是一个小镇,随江而建,江边的山好大啊,又高又陡,悬崖峭壁,气势雄伟,第一次见到如此巍峨大山的我真有点惊呆了。由此开始经贵州前往云南。汽车于上午离开金城江,先是沿着江边走,地势比较平缓。再往上,山山相接,山外有山,山峦重叠。一路上,奇山异石,奇树异花,千姿百态,山间风光,目不暇接,美不胜收。这大概是地图上没有标出来的世界上最美风景之一。可惜隐在深山,少人赏识。汽车离开江边开始爬山,连绵不断的山呀没有尽头。车爬得很高很高,极目远望,一览众山,气象万千,欣赏、赞叹。中午用餐只休息10分钟,同样找不到厕所。晚上在南丹过夜,所住恒隆客栈同样简陋。老倪住“楼”下,我 和另一女同志住“楼”上,其实无所谓楼,只是架高些,上面下面而已。上面还通着外面,自然空气很好,时有冷气吹来,还有寒意。枕头又小又矮,如同无枕,这里的人都不用枕头?
12月21日早起程离开南丹。为避免小便,不敢进水,实际是没有用的,越怕小便越有小便。车启动了就又开始爬山,爬呀爬呀,晚7点多爬到了贵州境内。次日近10点在独山午餐,人们一下车首先是找厕所。这里不错,有个合作食堂。稍事休息又开始上山,下午7点到贵定。总算找到一家较好的客栈,还有单间。店里有很多藏胞,还有一个无锡人,因为在山上,走街道总要上下坡,有点累。
12月22日,即汽车行程第三天,在远离家乡的地方,遇到同乡人,很有亲切感。上午10点到贵阳了。进入贵阳,汽车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缓行。当汽车爬行在山峦叠嶂时,真难想象在崇山峻岭中会有这么一个不小的繁华城市,觉得简直是奇迹了。
到了贵阳,下车第一件事就是排队购买去云南沾益的汽车票。由于我们坐在汽车后座,排队买票也在后边,所以没有买到第二天的票,听说还有两张票,可就是不卖了,无奈。只好在贵阳住下。借此机会休整一下,洗洗澡,洗洗衣服,连看两场电影,还在江苏馆吃了午餐。逢雨衣不干,和老倪一起在住 处烤衣服,这天没有书看只好逛逛街。
24日早7点多就上汽车,司机讲一些规则,并告知今后几天在哪儿吃饭、在哪儿住宿。这是管理上的一大进步,不像在金城江上车后拉到哪儿算哪儿。中午在安顺吃饭花4000元(合今0.4元)一份,非常丰富。柑子1000元买7个,真是太便宜了。下午3点多在白水岭看到了瀑布,飞流直下,很好看。汽车不断向上爬,逐渐进入白色气体中,不知是云是雾,汽车向下走又穿过挺厚的白色气体,回首仰望,不见山顶,原来刚才是在云雾中穿行下来了。晚上在永宁住宿,不但没单间,连单床都没有,与一个老太太一起睡。住处没有窗,厕所不仅脏而且很危险,不小心就可能掉下去,还很容易踩到屎。第二天休息时发现果真踩了一脚屎,臭了一天。
12月25日再爬山,上午10点多到达普安午餐,这里的客饭也是4000元一份,鸡蛋1000元4个,柑子8000元一大篓。司机说别买太多,超过5公斤要补票,这才得到控制。车开得很慢,还总要不时休息,眼看天黑了,才开起“英雄车”。傍晚6点半到盘县,找到一家南方旅馆,出乎意料,房间明亮,被子整洁,厕所像样,比贵阳都 好。可是这里吃的东西又贵又脏,客饭要4500元,还不好吃。在汽车上看到附近一些小孩不但没有鞋袜,连裤子都没有,大人孩子都穿得很破。一些男女农人背着孩子在地里干农活,孩子干的活儿也不轻。这里天气又热了,脱下了棉衣。
次日(26日)早上7点出发。这是汽车行程第七天。下午4点到达云南沾益,下车马上找旅店,又找不到,在某店说好与店内老太太一起住。放下行李赶快云火车站买去昆明的票。晚上看戏。本来很困了,可躺在床上老鼠太多太吵,老太太起来把灯点上,老鼠安静了,睡意也没了。
登上高原春城
过去完全不能想象,汽车是如何爬山的,这次出差才看到了山上的公路,是顺着山势修成S形,盘旋而上,又盘旋而下。尤其是从此山到彼山,几十米高差,根据S形的长短,可走几十分钟甚至更久。有的地方比较平缓,有的地方非常险峻。
这趟西行好象是走了一条线,实际是巨大的空间穿越。过去只有地理书上的“云贵高原”概念,这一次我深入了她的腹地,翻越了她,感受了她的高大雄伟、壮美秀丽。每天在不同的地方欣赏旭日东升,又在不同地方观赏落日余辉,感受大自然的变幻美妙。
27日7点,在沾益登上去昆明的火车。车厢两边都是两们座位,速度很慢。这一带不象贵州那样有那么多山,地势相对平坦。下午4点到达昆明。这个高原号称四季如春,确实不冷,街道两旁绿树掩映,还有些盛开的花朵。
29日,局里派车送我们去昆明冶炼厂。在这里呆了两天,了解情况,帮他们解决了一些问题。30日晚,吃了一顿又贵又差的晚餐。8点多回到昆明分局招待所时人们都看戏去了。等工作人员回来才能领出被子。这时是如此管理。
1955年1月1日,局招待所新年聚餐,食物很丰富,吃了1.1万元,下午与生产处技术处两同志一起看球赛民,这个元旦就这么过了。
奔赴云锡公司
1月2日早7点30分,乘火车前往开远。这条铁路是米轨。火车相当于20世纪50年北京的电车,车厢内两侧两排座,人们相对而坐,车速很慢。一直沿着一条山水走,山高水清,水流湍急,很是好看。一路钻了很多山洞。每次钻洞,火车的煤烟都灌进车厢很呛人。下午6点多到开远。住在云锡公司开远招待所。这是个县城,比较大,树木、建筑等一派热带景象。气温明显升高,有些人穿夏装了,晚上也不用盖被子了,蚊虫多多,难以入睡。
1月3日8点乘汽车离开开远奔赴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个旧市云锡公司。北京到此行程10天。个旧是个小城市,属于红河自治州,离越南只有100公里。这个城市因云锡公司而建,一条街,一些商店,一个电影院,一个交通岗亭,一名警察。公司所在地,离市区不远。公司大门口有一些摊贩卖花生、瓜自等。我们在公司期间,初期出门时常花5000元买包瓜子,包装是一块旧报纸卷成圆锥形。因为瓜子最便宜又很香,这点瓜子能吃好一会儿。贪贱吃穷人,后来就不买了。
到公司后,受到有关同志热情接待。正值中午,把我们带到食堂用餐,菜都很贵,两人吃得很省,还是吃了4000元。
下午参加公司的年报学习会。会上,我们把局里讨论商定的编制年报的基本原则以及一些重要指标的计算方法都作了传达,同时听取他们的意见反馈给局里。局里的同志会根据下面反映的问题编“问题解答简报”,不定期发给企业。
我们决定尽快下基层,重点是老厂锡矿。4日就和公司的同志一起前往。下午3点开车,汽车一直往山上爬,6点多钟爬到矿山。计划科长在车站迎候,到招待所也是要爬山的,虽然不太远,因为海拔高,走得不快也很喘。在招待所安顿好后,简单晚餐后就到计划科了解情况,回招待所已夜晚10点多了,抓紧给局里写报告,躺下已凌晨1点多了。高高山上招待所,仅有本人一女客,真有点害怕,硬着头皮睡吧,好在真睡下后也不怎么害怕了,毕竟隔几个房间就有几个男同志。
这里的东西真贵,吃中灶一天要花7000元。用水困难。一天只供一暖瓶开水。早晨的洗脸水要留着洗东西,到晚上兑一点热水洗脚。没有水洗衣服。经常有大雾,能见度不见百米。早上和同住的几个人做做操,双腿直发抖,是缺乏锻炼还是海拔太高或兼而有之。空气干燥,有时喘气都感到鼻咽痛,鼻子出血,大概是水土不服。这里房子很多,有农场、小学,在建的文化宫等。
在此呆了4天,期间不但参加他们的年报工作,还参加他们的政治学习。8日,回云锡公司,到招待所后,赶快洗头、洗澡。那些常年在矿山的职工和家属,那些为祖国大锡默默作着贡献的普通人们,什么时候能正常用水啊,希望能早些,更早些。
临近春节,连续多日和云锡公司的同志一起加夜班,摇计算机把手都摇酸了,预期的目标也达到了。
1月23日早,还没起床,云锡公司的李继荣科长就到招待所来叫我们。请我们到个旧街上去吃过桥米线。所谓过桥米线就是有一碗很烫的鸡汤,汤表面有一层鸡油覆盖,捂住热气,将生的肉、菜放进去,一会儿就夹出不,熟了,味道鲜美。我们三人吃了42000元,算是享受了一回异地特色餐。这也是这里招待客人的高级佳肴。李继荣是转业军人,中年,身体壮实,性格豪爽。
24日是春节,下午4点,在招待所聚餐,食物挺丰富,南方菜都挺对胃口,饱餐一顿。饭后雨大,我随人一起去看剧,回来后看书,这个春节就这么过了。
云锡公司要在2月中旬开计划统计会,这段时间要抓紧下厂矿,于是和李继荣等一行三人于31日起程赴马拉格、松树脚锡矿、古山、大屯先厂等地。此行首先要爬老阴山,这是附近的一座大山,既大且高。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一路攀登体力难支,往下看时更觉害怕。有一段路是沿着架空索道而行,索道上矿车里的矿石不时往下掉。看索道上的矿车一辆接一辆在上面滑行,第一次见到索道,这本身也是难得的一景。我们爬到山顶花了40多分钟。继续往前走山路略为平坦,幸亏遇到顺风,多少省点劲儿。一路上还遇到不少穿着民族服装的人们,还有不少牛马作为运输工具驮着各种货物,花了3个多小时走到了马拉格锡矿。爬山时手脚并用,所以到矿后首先要找水洗手。然后去合作食堂吃饭。下午去了索道站、计划科了解情况,讨论问题。随后就往古山先厂去。这段山路下坡多,而且陡,脚都不易停住。我让李继荣先往下走一段,然后站住,我往下一冲他可以把我挡住,免得我收不住脚,如此往复多次。往下看,山恋起伏重重叠叠,野草遍二,树木不多,风吹树摇,哗哗作响。再往下还有一片水叫大屯海。这里水和,不是很大的一片水就叫海。风景太美了,随走随欣赏。晚6点到松树脚锡矿,先到职工食堂吃了一顿很贵的晚餐。招待所给我安排了招待专家的房间,里面有两张沙发。云锡公司是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苏联援建的重点项目之一,有苏联专家来,所以有招待专家的房间。招待所从外面看很漂亮,可里面的被子很脏,大概是因为近期没有专家来吧。
到这个矿时,虽然走了不少下坡的山路,其实还是在半山腰。招待所翰东,早晨在阳台上凭栏观日出,真是绝佳处。正巧这天是个大晴天,看着朝阳从东方冒头,喷薄而出,看着朝霞的色彩变幻,真是美极了。
次日上午,在计划股同志的带领下,我们一行穿上工作服、提着电石灯进坑道,开始时,坑道内还是干的,越走越潮,后来鞋袜都 湿透了。这次看了探矿、采矿、采准、放架巷、钻风等工作。还看到了人工背矿,这是很原始、很艰苦的劳动方式,这些工人应该是人工背矿的最后一代了。我们在坑道内呆了3个多小时,查阅了原始记录和基本表格等。出坑后因用水很不方便,所以又湿又脏的鞋袜不能洗,只能继续穿 着。这里风也很大,比马拉格矿热一些,可能与海拔低些有关。
由于头天没买饭票,早起交涉了很久才吃上了早餐。餐后一行4人前往古山选厂。这段路全是下坡,10点到达,随即到计划科谈情况看材料。中午在招待所休息时发现这里条件很差,下午看完生产现场正好大屯选 厂来此拉矿,就跟车去大屯了,大屯招待所很挤,只好和别人挤在一张床上睡。晚上洗澡,洗澡间没有灯,只好摸黑着洗了。
2月4日,回到云锡公司。5日到黄茅山选 厂,在这里呆了5天,同样缺水,一天只给两个水票,早晚各一个。
2月9日下午,我们离开黄茅选厂爬山到老厂锡矿,由于该矿是我们这次下基层的重点,这是第二次来矿上,一直呆到28日,主要在胜利坑,爬山来矿很累,更想好好洗洗,可是这里只有星期二四六早晨每人给一瓢半水。可刚好是星期三,只好等到第二天。当晚我们两人的计划是学习人大的函授课程。10日下坑呆了4个小时,查原始记录和表格、看现场。这段时间除了工作,还学习了时事手册一、二期,《重工业通讯》等,还参加了矿里的党课学习。
2月13日,回云锡公司取衣服,到招待所后,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14日,再返回老厂锡矿。由于有云锡公司的同志一起工作,年报中的一些问题,特别是一些指标的计算方法可以随时碰头研究,及时给矿里作答。
这里雾多天冷,有时树上会挂冰柱,冷得象北京的冬天。有天晚上到俱乐部,看到这里有不少书,以现了这个“新大陆”,闲时就来借书看。有时晚是放露天电影,当然都是站着看,还曾冒寒看了一场“梁山伯与祝英台”。
昆明疗养院有个调查组在此,与这些同志闲聊,长了不少疗养知识。谈起北京,他们非常向往,表示一定要争取到北京一趟。祝他们成行。
2月23日,在《云南日报》上看到了新币的票样,有10种。喔,要改新币了。
按计划,2月28日我们要回到云锡公司,已经十多天没有洗头洗澡了,回到招待所第一件事就是洗,还要上街办理修表等事务。
3月1日,去了冶炼厂。由于在工作中随时积累材料,2月下旬起我们就着手写总结,3月1日晚复写完毕。从1月4日至3月3日,我们已经在云锡公司工作了两个月。预定的任务完成了,总结也完稿了。3月4日上午,办完离开前的各种手续,我们该踏上归程了。
别了,个旧,别了,云锡,我们在这两个月里几进几出,对你熟悉了,也有感情了。同于路程遥远,行程艰难,后会难有期,惜别依依。
归途
3月4日下午,踏上去昆明的汽车。第一站到乍甸。接着是开远。这里天气更热了,已是插秧季节。由于是山区,满是梯田。一片片的梯田是一景。灌上水,白色的水,阳光下闪闪发光。插上秧,绿色的,白绿相间,又是一景。水光闪烁,秧苗点缀,在初夏灿烂的阳光下,真是从未见过的美丽图画,一路行走,一路欣赏。
这晚住在云锡开远联络中站。天气很热,有些人已穿短袖衬衫了。住处条件不好,这一夜基本是喂臭虫了。
5日,原计划参观发电厂,因为介绍信写得不够清楚,被拒了。6日早,乘火车离开这热得让人难受的开远。晚6点多到达昆明。招待所汉有女床位,找了很远的南京xx旅行社才有床位。7日上午,到运输局买好到重庆的火车票,就去园通山公园。听说昙花开了,因为它难得一现,一定要看看。原来这花是由魏多小花组成的一朵大花,全红色,没有叶子,“昙花一现”终于看到了,接着去茶店购买名声挺大的普洱茶,店老板说经过配制不知哪种是,又说都是普洱产的,居然这等说法,就买些吧。这里的大重九香烟很有名,也得买点回去“孝敬”科里的烟民。这晚住在天德大旅社,空气好,没臭虫,算享受了。
别了昆明,别了,你这繁花似锦、四委如春的山城。我们从寒冬中走来就感受你的温暖,欣赏你的翠绿和嫣红,享受你古老的街道风光和充满春天气息的环境。现在要离开了,你的春意更浓。我们要回去的地方还没从冬日苏醒,迎接我们的几乎还是冬天的景象。我们将有机会再来,一定更仔细地欣赏你,更深情地赞美你。
3月8日,我在昆明到沾益的列车上度过这个妇女的节日。在火车上,不但回望美丽的昆明,一路上都欣赏着即将远离的春色。下午5点多到沾益,找了个复兴旅馆,虽然条件差,想想以后可能更差错,甚至找不到旅馆,也就坦然了。
离开沾益就意味着对云南的告别。从踏上云南至今共42天,使我们对这个高原的方方面面有了不少的认识和体会。气候方面,在老厂锡矿度过了树上带着冰挂的寒冷时光,在开远经历了穿短袖汗衫的夏天。看到了少数民族美丽的服饰,人背马驮的运输,品尝了独特地方风味的过桥米线以及各种地域特色的风土人情等等,这些感受真真切切,非常难得。
3月9日早7点半,汽车从沾益开出。9点半就吃午饭,否则下一站太晚。下午在盘县休息一会儿,晚上在普安过夜。10日早7点开车又是不到10点开午餐。车到宁镇时买了当地土产波波糖。到黄果树看了着名的瀑布,虽然这时水不很大,还是有银河落九天的味道。下午6点多到了安顿,这里的皮鞋比贵阳还便宜,就买了双鹿皮鞋才8.7元。这个县城挺大,吃住也还满意。11日所坐车辆,前后就坐的十来个人是昆明分局的,他们让我坐到司机旁的软座上,坐汽车一路都是颠屁股,这下好多了。我年龄最小,一路受照顾。10点多到了贵阳。这个汽车站是新建的,很漂亮,可惜离城太远。进城后,把多人所托买的皮鞋等物件一一备齐,买个皮箱,悉数装下(这个皮箱我一直用着,现在已快六十年了)。贵阳,比起去年12月,又增加了不少建筑,这个城市大了、高了。晚上看了场电影,是《新儿女英雄传》。
12日一早,乘汽车离开贵阳,12点到乌江,午餐后沿江走了半小时下雨了。下午4点到遵义时雨更大了。原打算由此去重庆,但船票要等很久,决定改道到綦江,晚上到103厂。下了一夜雨,气温骤降。13日中午到桐梓,渐渐暖和起来。这里是大雾,转过一座山却是艳阳天。下午4点到松坎,在此留宿。此行是经四川到陕西。
14日继续上路,10点就进入四川境内,在东溪午餐,下午1点多到过綦江。晚上到103厂。招待所在山上,爬得满头大汗。这里条件很好,真难得。15日,在厂里逗留一阵。重庆是个山城,老是上坡下坡,逛街挺累。这里茶馆很多,干脆找个茶馆消磨时间吧,就在临街店面坐下,观看街上各色行人,也算是一道风景,她象个巨大馒头,上面满是各色灯火,真是极大的视觉享受。火车渐行渐远,难得见到的山城夜景在视野里渐渐消失了。它长久地留在我的记忆中。17日下午5点多到达成都,车站离市区有7公里,费尽周折安顿下来后,早早歇息,因为次日天不亮就要去车站买票。从成都开出的火车是18日早上8点20分,车上很挤,1个多小时后才有一个座位,下午2点到了绵阳。由于车站没有寄存处,只好轮流吃饭看守行李。老倪先吃,回来说没有大米饭,于是我就买些饼干等充饥。买广元的车票要等到晚上8点,开车时间是凌晨1点,可半个多小时票就卖完了。如回城里找住处太费时间,干脆就在车站过夜。夜深了,发哈越来越冷,幸亏一位同行者给了个睡袋,让我钻在里边睡。大概是鸭绒的,它轻、软、暖,卷起来体积不大,暖和又舒服,这种睡袋还是第一次见,真是意外享受。
19日一早,大家把行李放在露天售票口排队,并组织直来轮流看守,其余人可以到室内候车。在途等车时间,我和老倪基本上都在看书学习。这次直到晚上才买到票。我们把《企业组织与计划 》的第一、二章认真学习并讨论了。20日凌晨1点多才开车,开始时找不到座位,待找到座位后就开始睡觉,当然很不舒服。20日下午1点多到广元,由于我们乘坐的是货车,窗户又高又小又少,所以看不到窗外的景色。下车后我和两位解放军快步疾行赶往汽车站。
21日一早就下起小雨,到汽车站凭号购买去宝鸡的汽车票,因轿车只有一辆,没买到,就买了卡车票。轿车票价是11.37元,卡车是9.1元。上街买条床单,把箱子包起来,托运行李时规定每人免费15公斤,我们两人只有23公斤,交涉半天还是交了2.25元运费(这里已用新币了)。
3月22日早6点就上车了,卡车前面无遮挡,冷得要死,有人给了个小被子稍好些。下午到大安时,很多人买了柿饼才1000元一斤,核桃也很便宜,为了避免增加负担什么也没买。不到五点在褒城住宿,这里东西贵,吃碗蛋炒饭就要7200元,饭很烂,真不好吃。进入陕西境内,树木很少,基本是黄土地。这段时间是新旧币交替,有的地方已用新币几元几角,有的地方还用旧币,则是几万几千。23日,卡车继续前行,附近的山上有积雪,还是去年下的。路边有很多修宝成铁路的工人。下午6点多到了陕西宝鸡。下车后赶快找旅馆,费了很大劲儿终于打到了。紧接着就去车站购买西安的车票,发现同行的几个人还没找到旅店,特别是有个老太太,还睡在车站,就把他们都带到我们所住的山东旅社。他们一再道谢。这两天每天下雨,温度大幅下降。
乘坐汽车、卡车的旅程结了。由于此行的公路差、汽车旧,备受颠簸。随着条件不断改善,以后大概没有机会“领教”了。
24日早7点,乘火车离开宝鸡。坐完卡车再坐火车感觉舒服暖和多了。经过6个小时的行程,下午1点到西安。花很长时间找到一个合作食堂,令物很贵,跟宝鸡的差不多。餐后随老倪去找其在聋哑学校工作的外甥,他们写字交流。这里薪水较低,其外甥只有80多分(一分大概相当于一角钱),收入较高的才150分,而教聋哑孩子很辛苦。下午看了一场电影《银灰色的粉末》。
25日行进在去郑州途中。坐火车是个看书的机会,所带的书看完了。下午到了郑州,火车在此停车时间较长,下车抓紧时间买了几本书。河南是一片平原,从崇山峻岭中走过来,到此感觉心胸开阔。离开北京3个多月了,眼看着越来越临近了,又兴奋又激动,晚上倒睡不着觉了。从陕西往北直到北京,树木都还没绿,更看不到花,大地还在冬日里沉睡。
3月26日上午9点半,终于回到久违的北京了。啊!北京,我回来了。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一出前门车站,就赶到电话亭排队,想给局里打电话,排队的人太多,只好作罢。把行李箱里的物品给老倪分好,我就找辆三轮车经过天安门、西长安街、西单、西四、西直门回百万庄。一路上看着马路两旁真是既熟悉又陌生。天安门广场的红围墙拆了,广场大为宽广,耸立起高大伟岸的人民英雄纪念碑。西单、西四牌楼拆了,到百万庄快不认识了,原来的道路盖起了楼房,只好改造,真是日新月异。到局里一进宿舍发现还有暖气,走廊还加了个电话。本来很想休息,可衣服太脏了,好好洗洗吧。
这趟西南行,从北到南穿越了半个中国,穿过华北平原,跨黄河、渡长江,目睹中原红土,领略广西热带风光,登上云贵高原。去程经过河并、河南、湖北、湖南、广西、贵州,到达云南。返程出贵州转四川重庆、成都、陕西宝鸡、西安等地,再转京汉线返京。此行在途一个月,除火车外,乘坐汽车、卡车18天(8+10)这趟行程使我有机会进入神奇、壮观、美丽的大山世界,观赏了不少巨山大川,奇石异花,看到很河落九天的大瀑布,还有幸遇上难得一现的昙花,感受了各地的风土人情,看到不少特色东西,也看到了一些偏僻地方的贫穷落后。
此行切身感受到祖国的辽阔广大。不长不短的3个多月,经历了跨年度的重要节日--元旦、春节,经历了从冬到夏的气温变化,经历了从祖国心脏到最南端的地理跨度,还经历了国家的币制改革,去时讲几万几千,回时讲几元几角。此行完成工作任务的同时,学政治、学业务、学文化。我们不但参加企业的政治学习、经济建设常识、党课学习,结合年报工作的业务学习,以及我们共同的人民大学函授统计的课程。虽然旅途劳累,特别是汽车的行程,闻汽油、颠屁股,甚至担惊受怕,但比起大开眼界、大长见识,这些都微不足道。这个旅程既是锻炼更是难忘的社会大学。机会难遇,求之不得,弥足珍贵。这段经历,对于一个踏上社会不久,还有几分稚气的年轻人来说,简直有点传奇。很多情和景,在60年后的今天,依然历历在目,不胜回味。那时太年轻,对很多事物的欣赏认识和领悟体会的程度、深度较肤浅。想再来一回不可得,国为它是历史,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只能通过文字来回望。
一路行程,除了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也看到了一些贫穷落后的社会经济现象。一些农民背着小孩在田间劳作,穿着破旧,小孩子也在干活,不但没有鞋袜,连裤子都没有,看着既吃惊又难过,怎么这样呀!农村的住房低矮昏暗,没有窗户。做饭没有烟囱,做饭时片片瓦缝都 在冒烟。一路之上,包括村庄的房前屋后连厕所都没有。落后,首先是文化的落后。文化落后带来的愚昧。没有看到学校,不知有没有会写信的。
这次接触了很多人和事。人们普遍热情坦读成 简单踏实。没有迎来送往,没有请客送礼。虽然这个边疆企业少有中央机关来人,人们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大家平常相处,没有负担,没有压力,配合默契友好合作。几十年过去了,一些往事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今天,我们国家有了巨大发展,整个旧貌换新颜。拿我们有色金属来说,解放初期只有1万3千吨,到1952年才2万4千吨。去年竟超过了5500万吨。再说我们这次行程,由北京到昆明去时火车加汽车走了八天。后来进步了,全线火车行程也要三天三夜。现在高铁,只要10小时46分钟。如此神速,连神都没有料到。我们伟大的祖国多么可爱。更加热爱我们的祖国吧,迎接更加美好的明天吧!

责任编辑:dl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