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帅”千光明

—— 记中铝中州铝业有限公司“首席技师”千光明

2017年03月30日 10:4 7591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新技术   作者:

  古装剧《火帅》里的烧火丫头杨排风,驰骋沙场千般豪情精忠报国,因为她随身武器是烧火棍,所以被皇帝封为“火帅”。“我们热电区域锅炉运行乙班副班长千光明,因为解决了锅炉烧火的一系列问题,也被员工戏称为‘火帅’。” 中铝中州铝业有限公司第二氧化铝厂厂长于应科幽默地说。
  43岁的千光明已在锅炉旁工作了22年。多年以来,从球磨工、司炉助手、副司炉工到司炉工,所有与锅炉运行的相关工种,他干了个遍,锤炼出一身保证锅炉安全稳定运行的好本领。现如今,该公司首次评出的三个首席技师他占其一。
  让希望之火熊熊燃烧
  锅炉是生产的热力源。由于氧化铝生产的连续性,锅炉一旦灭火,就会引起热力系统波动,直接影响生产流程稳定运行。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有一段时间,1#锅炉、2#锅炉、3#锅炉、4#锅炉先后犯起了“灭火”病。期间,不知多少人、多少个日夜为之费尽周折而抓狂。
  身为锅炉运行值班员,千光明也深为此事所困。面对像个顽皮孩子般“捣乱”的锅炉,他觉得与其当面锣、对面鼓对着干不见分晓,不如主动接近它,察其言、观其行,找到突破口“招安”它。
  拿定主意后,千光明一有时间便上上下下围着锅炉这查那看。锅炉曲折迂回的钢梯踏板、高高低低的平台和狭窄昏暗的犄角旮旯,到处留下他重重叠叠的足迹。
  “炉膛负压摆动大、燃烧火焰不稳定、煤粉气流不均匀……”由表及里,千光明钻研锅炉燃烧事无巨细。主动接近久了,也找到了“病根儿”,形成了独到的见解。“要根据煤种的密度不同,灵活调整给粉机转速。还要调整一次风门,增加风量和风压……”
  不仅说起来头头是道,做起来也井井有条。根据煤种密度情况,千光明胸有成竹地调整风门,迫使高温烟气回流至喷燃器喷口附近,将这一区域温度提高到煤粉着火条件,达到了煤粉连续稳定燃烧的目的。
  “过去一个司炉工一个操作思路,结果也不好。后来,我们发现千光明操作最稳定,就把他从班里抽出来,专门指导司炉工稳定操作,并依次调整各个轮班的炉况。他果然出手不凡,解决了锅炉灭火的问题。”热电区域党支部书记、副区域长刘世堂对千光明的“看火调风”法,除了赞赏、还是赞赏。
  千光明不是居功自傲、止步不前的人,他对锅炉操作的钻劲儿从未懈怠过,操作上精益求精,指标上一路领先。更为可贵的是,他不是个小家子气的人,自个琢磨出来的操作心经,毫无保留分享给同事们。“就拿今年来说吧,他将平日摸索出来的调整制粉系统的经验推广,各台锅炉的制粉电耗都有了较大改善。” 锅炉运行值班员聂建平谈起千光明的操作技能,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鼠标一点 轻松自在
  为了减少锅炉排放量,该公司双管齐下,在实施锅炉脱硝环保改造的同时,采用发热量更高的优质煤作为锅炉燃料。
  “这就带来了两个问题,一方面,煤的发热量提高后,增加了煤粉燃尽控制的难度。另一方面,脱硝改造后,锅炉要采用低氮燃烧的方式,燃烧所需的供氧量必须降低。”千光明对问题先知先觉。
  然而,煤质的变化、供氧量的降低,还是一度引发操作上对燃烧调整的误区。结果锅炉的相关指标劣化,特别是煤粉燃烧不透彻、飞灰含碳量升高,带来锅炉煤耗随之上扬。
  煤耗怎么高起来的?怎么调整操作才能适应低氮燃烧、优化指标?在千光明看来,“‘人、机、料、法、环’诸多影响因素中,解决问题要从‘人’这个因素入手。”
  风粉混合不良,一次风失去刚性,带来飞灰含碳量升高。操作人员对煤粉细度的重要性认识不够,以致煤粉细度大幅波动,增加了燃烧调整的难度……在现场调研的基础上,千光明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问题分析。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调研、比较、论证、反复思考,就能从“剪不断、理还乱”的现象中抓住事物的本质。一段时间后,千光明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向逐渐清晰明朗。
  根据氧和氮结合生成氮氧化合物需要高温,且低氮燃烧方式要求燃烧区低氧而不是缺氧这个特点,千光明实地测量炉膛燃烧区各部温度,摸索粗粉分离器切向挡板最佳开度范围,形成了“光明锅炉低氮燃烧调整降飞灰”操作法的雏形。
  实践效果如何?他们以7#锅炉为“试验田”来验证该操作法。通过看火调风,对锅炉配风模式进行分层,实现精准配风调整,使得一次风和二次风形成良好配合,“托粉”效应良好,锅炉主燃烧区的火焰呈现出最佳的金黄色。
  这还不算完。他们又根据燃尽风离主燃烧区较远,炉膛温度低不利于氮氧结合的特点,加大燃尽风供应量,使燃烧不彻底的煤粉继续燃烧,提高燃尽程度。
  “鼠标一点 轻松自在”大家朗声一笑,称赞千光明的操作法真是“点”到为“止”,“在操作间用鼠标一点,锅炉煤耗升高的问题就到此为‘止’了。”
  这一操作方法在各个班组推广后,锅炉飞灰含碳量指标应声下降了一半,煤耗也开始走低,至今已将400多万元的效益收入囊中。
  “目前,锅炉的煤粉细度波动还有点大、电耗还有点儿高……”千光明说,只要问题存在,他就不由自主想拿下它们:“冲在前面,解决问题,是自己的职责,我已经习惯于品味‘探路’的过程,哪怕挫折千百次也不放弃。”

责任编辑:赵天宁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