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倒逼镍企转型升级 ST华泽困境求变背水一战

2016年09月06日 8:49 12559次浏览 来源:   分类: 上市公司

  2016年,ST华泽进入多事之秋,大股东占用爆发,证监会立案调查,业绩补偿承诺无法兑现,转型升级、完善产业链时不我待。

  外忧:价格倒逼行业转型
  2015年是镍业血雨腥风的一年,镍价持续下跌一举击穿12年“铁底”,行业普遍亏损,四家镍业公众公司也不例外。2015年,ST华泽亏损1.55亿自不待言;*ST吉恩销售的21亿元镍产品也无利可图,毛利率为-15.5%,公司整体亏损28.7亿元;香港上市的国内第二大硫化镍制电解镍生产商新疆新鑫矿业[-2.38%]亏损7.4亿元,公司表示2015年电解镍销量下降86.2%,平均售价同比下降24.2%,电解镍成本售价倒挂10%;香港上市的镍资源国际同样因市场原因报亏12.2亿港币。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镍价长期下跌,一方面跌出了不断上升的消费总量;另一方面由于2015年价格跌幅尤为惨烈,成本倒挂企业大面积亏损,部分产能退出市场。作为传统的贫镍国,中国占据世界原生镍消费市场的半壁江山。在价格与过剩产能淘汰的双重洗礼下,镍行业开始向高端不锈钢、新能源汽车电池用镍、高温合金及特钢(面向航空航天、海洋工业、核电等行业)等方向转型升级。
  面对行业困境,国内四家镍业上市公司采取的措施包括技术改造、转型升级、印尼建厂以应对2014年以来的原矿出口禁运、港口布局等等。新疆新鑫矿业打出了“技改牌”,投入重金建设多个技改扩能项目;镍资源国际表示,随着国内市场对质量、环保、安全、耐用性、可持续及可回收方面的要求提高,公司将逐步转向生产高质量铁及特钢制品,尤其是高强特钢,公司在连云港[0.41% 资金 研报]布局镍精粉生产线,方便海外矿石及原材料输入,大大降低内陆运输成本及物流压力,并在印尼设立全资子公司生产铁及特钢,以规避印尼2014年以来的原矿出口禁运;ST华泽由于具备一定生产成本优势,2015年以硫酸镍为主的有色金属冶炼业务板块在收入骤降48.7%的基础上,实现了20.7%的毛利率,但公司认识到主导产品质量未达行业领先水平,附加值亟待提高,因此提出了向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含镍三元电池材料转型升级。

  内患:巨额占用+重组业绩补偿
  ST华泽拥有国内第二大镍铁矿元石山镍铁矿,探明镍金属储量15.6万吨,远景储量40万吨,目前产能为年产5000吨电解镍、300吨氯化钴、1.5万吨硫酸镍以及12万吨铁精粉,主要客户包括中国五矿、必和必拓、太钢、酒钢等大型国企,具有从原料、技术到加工的完整生产格局。
  进入2016年,ST华泽开始风波不断。继2015年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意见后,公司关联企业陕西星王集团爆出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4.97亿元,随后公司及多位董监高成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由此导致上市公司无法展开重大资产重组。
  重组时的三年高额业绩承诺,由于遭遇镍价持续下行,出现需要补偿情形。2013年,暂停上市公司*ST聚友通过发行3.5亿股置入陕西华泽100%股权,实现了陕西华泽的借壳上市。为此,持有1.92亿股的王涛、王辉兄妹与父亲王应虎一起,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业绩承诺中,承诺2013年至2015年陕西华泽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88亿元、2.09亿元、2.22亿元。而实现情况是,2013年实现净利润1.08亿元,与承诺相差8000万元,王涛、王辉需要补偿名下股份4521.9万股;2014年达到业绩承诺无需补偿;2015年亏损1.55亿元。
  2013年,陕西华泽借壳暂停上市5年多的*ST聚友时,按照估值与对价,王涛、王辉兄妹拿到发行股份3.5亿股中的1.9亿股(占54%),没有配套融资,且承诺承担全部三年6亿元业绩补偿责任,最终实现2.1亿元。按照补偿协议,二人名下股份有可能被悉数用于补偿。由于2015年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需要进行业绩补偿专项审计,此外王涛、王辉名下股份几乎悉数被质押并司法冻结,导致业绩补偿实际上无法进行。
  2016年上半年,ST华泽经营仍未见起色。8月30日,ST华泽公布2016年半年报(未经审计),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1.35亿元,亏损5328.8万元,其中有色金属冶炼较上年收入大减93.6%,由于成本倒挂,毛利率为-11.1%。公司归因为镍价仍在低位运行,下游不锈钢增速放缓,大幅压缩了镍产品需求量,采购方对镍产品品质要求大幅提高,需要对生产进行战略调整。

  盘活资产恢复元气第一步
  9月3日,ST华泽发布公告,全资子公司陕西华泽与西安万科签署《股权转让框架协议》,将陕西华泽拥有的西安昆明路72亩土地作价出资成立项目公司,由西安万科收购项目公司100%股权,交易价格最高不超过7200万元。
  这一公告拉开了资产盘活的序幕。除上市公司自身以外,实际控制人控制的陕西星王集团,将转让广西华汇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广西华汇”)部分股权,将资产评估作价注入ST华泽;转让陕西华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部分股权;转让太白山假日小镇项目收益权;以偿还其违规占款。
  据了解,陕西星王集团在昆明路还拥有120亩土地,关联企业陕西安美居装饰建材连锁有限公司拥有西安沣惠北路土地28.59亩,太白山假日小镇一期土地516亩。除此以外,陕西星王集团还拥有矿山企业等资产,在清欠压力下,通盘纳入偿债考虑的可能性也存在。
  除盘活上述资源以外,最值得探究的是广西华汇这家与镍相关、与转型升级相关的企业。

  广西华汇:布局钦州港重塑DNA
  占全球镍资源基础储量六成的红土镍矿,主要分布在赤道附近的古巴、新喀里多尼亚、印尼、菲律宾、缅甸、越南等国,其中多数国家为东盟国家。钦州地处北部湾经济开发区,位于西南经济圈与中国-东盟经济圈的中心枢纽位置,钦州港保税区是西部沿海唯一的保税港区,在此处布局镍业产能具有良好的区位优势。
  根据广西钦州政府网站披露的公开信息,广西华汇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广西华汇”)成立于2011年6月。成立初期,广西华汇是陕西星王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目前30%股份由中融风雷投资基金等机构持有。公司一期年产30万吨镍合金冶炼项目、二期50万吨镍合金综合深加工项目已在自治区发改委备案并获得环保厅环评批复,二期项目更是被列为广西2014年自治区重大项目。项目利用进口红土矿作为原料,开展镍的深加工,地点位于钦州钦南区金窝工业园区,南邻六景高速,距国家级港口钦州港码头18公里,交通运输非常便利。钦州港靠近红土镍矿产区印尼、菲律宾等国,海上运输条件良好。项目采用RKEF法工艺生产,一期投资16亿元,二期投资40亿元,预计全部建成可实现年收入120亿元。
  我国镍金属消费占世界消费的半壁江山,但镍储量仅占全球储量3.7%,因此开发利用国外镍资源是一项长期任务。超过八成的镍金属被消费在不锈钢行业,镍铁合金已成为不锈钢主要生产原料,紧随其后的应用分别为合金及铸造、电镀、电池等。
  国内不锈钢需求量总体不断增长,从2005年的300万吨已增长至2015年的2156万吨。但国内人均不锈钢消费量仅为0.5kg/年,远低于国际人均消费量3.3kg/年的水平,毗邻的韩国人均消费量更是高达18.6kg/年,未来国内不锈钢消费潜力巨大,同时对成本、品质和产品结构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国内前十大镍合金企业纷纷向下延伸产业链,自建不锈钢生产线,提高产品附加值,包括江苏德龙、福建鼎信、广东广青、阳江青山等公司。此外,产能布局也呈现内陆收缩、港口繁荣的趋势,充分显示出镍资源依赖进口、依托海运的行业特点。
  镍合金50%的成本在红土矿,而10吨红土湿矿大约产1吨镍铁,烘干矿也要达到7.4:1左右的比例,运输成本不容忽视。在资源地直接建厂,生产镍铁乃至不锈钢,成为洞察行业先机企业家的不二选择。
  2016年6月,国内不锈钢粗钢龙头青山控股,在印尼苏拉威西省建设的青山印尼项目,已投产100万吨300系不锈钢产能,并以出口为主。该公司从原料到终端产品的生产模式,将一体化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作为有色老兵,陕西星王集团自然洞悉这一行业趋势。在钦州政府网站关于钦州项目的概述中,提到陕西星王集团在菲律宾、印尼与当地矿业公司取得协议,合资开采当地含镍红土矿。据悉,陕西星王集团意向在印尼苏拉威西省以矿、电联产方式,建设镍新材料项目,在资源地就近建设,以有效节约成本。
  广西华汇在工艺上采用国际上公认先进的RKEF镍合金新材料生产工艺。以山东临沂镍合金企业为例,由于环保部约谈因素,很多落后产能遭淘汰出局,而采用RKEF工艺的国内镍合金龙头企业山东鑫海科技却实现逆势扩能。广西华汇的主导产品为高品质镍合金新材料基材,单位能耗比传统电炉工艺能耗节约11%。公司环保设施按现有环保标准设计,采用316L不锈钢制作脱硫设备,使用寿命更长。
  广西华汇一期的镍合金项目共有六条生产线,目前建成2条线(产能10万吨),项目将以两条线的进度不断推进,最终实现30万吨镍合金产能。
  二期项目产品线包括:60%的300系不锈钢、30%的双相不锈钢、10%高端合金。300系不锈钢主要应用于工业、铁路、海洋材料、航空材料、海洋装备、核电站等领域;双相不锈钢的铁素体与奥氏体各占50%,因而兼具奥氏体和铁素体不锈钢的优点,继韧且强,耐海水及氯离子腐蚀能力良好,屈服强度是普通不锈钢的两倍,可以节省用材、降低设备制造成本,产品广泛应用于海洋工程、航空航天、装备制造、油气开采、核电能源、化学、造纸、军工等领域。
  目前国内双相不锈钢主要生产企业包括宝钢、太钢、永兴特钢、久立特材[0.18% 资金 研报]等。值得注意的是,四家上市公司2016年上半年均实现盈利,而四家镍业上市公司则清一色亏损。产业链后端优势明显高于前端,向下延伸并完善产业链势在必行。
  相比内陆不锈钢企业采购镍合金进行生产,广西华汇钦州项目具备一体化生产优势。镍合金生产出来后,合金水直接流入炼钢炉生产不锈钢,通过连续生产减少熔炼工序、运输成本,吨成本可节约1000至1500元/吨。

  陕西华泽:新材料项目踯躅前行
  陕西华泽在西安高新新材料园建设的新材料项目,包括80万吨耐蚀新材料、合金新材料和2万吨新能源电池材料项目,计划投资71.69亿元。其中,后两个项目在2015年4月ST华泽的定增方案中亮过相,总投资51.11亿元,具体包括生产6650吨镍带材、1000吨镍板材、800吨锻造镍基合金棒材、2500吨锻造镍基合金管坯等产品,以及2万吨新型镍氢、动力镍氢及高容量锂电子电池系列正极材料。
  定增项目由于过期且处于立案调查期间,而不得不终止,导致项目资金没有着落,虽然环评、能评、安评等环节均获政府批复,设计工作也已展开,但目前进展迟滞。
  尽管经营陷入困难,ST华泽与关联企业陕西星王集团还是有一批专业人士在艰难推进企业发展。包括有多年太钢不锈[2.21% 资金 研报]及太钢集团工作经验的ST华泽总经理赵强;行业资深人士、教授级高工,曾任武钢股份[0.00% 资金 研报]副总的陕西星王集团高管徐景山。他们站在专业的角度,对ST华泽进行重新布局。
  可以说,新的布局已体现出ST华泽管理层及实际控制人对行业的判断和把控,但如何在诸多矛盾中平衡各方利益,切实实施下去则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责任编辑:李铮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