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E仓储改革只是新瓶装旧酒 老业者仍占主导

2016年07月27日 8:55 21915次浏览 来源:   分类: 交易所   作者:

导读: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实货存储仓库数量持续减少,与此同时注册库存也下降。截至7月8日,共有608个存储基本金属的注册仓库,低于一年前的621个,更是低于2012年和2013年的近700个。

u=144188701,2993954702&fm=21&gp=0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实货存储仓库数量持续减少,与此同时注册库存也下降。
  截至7月8日,共有608个存储基本金属的注册仓库,低于一年前的621个,更是低于2012年和2013年的近700个。
  同一时期,交易所注册总库存也从逾750万吨降至360万吨,主要原因在于LME不得不在底特律和荷兰弗利辛恩等仓储地缩减提货排队时间。
  LME正在致力于一系列仓储改革计划,最新的一个举动就是宣布计划冻涨最高租金费率五年,以打击LME体系仓库租金大涨现象。该计划需征询各方意见。
  LME这样做,可以在缓解监管层对实货交割运作的担忧与确保其仓储网保持实力和竞争力之间实现一种平衡。
  因此,有一些新的运营商寻求在LME注册,而且其中部分运营商在抢夺库存市场份额方面也相对成功,这让该交易所感到一些宽慰。
  尽管如此,LME存储业务仍然由一小撮老业者主导。


  **旧势力**
  LME注册仓库之中的339间仓库,集中在两家营运商手上,以6月30日的数字来看,他们控制了将近七成的注册仓单金属。
  世天威(Steinweg)是LME仓储界历史最悠久的营运商,旗下有185个仓库,过去一年仓库总数净增六个,主要是反映在韩国的新增仓库。
  到6月底时,世天威掌握了注册仓单金属库存总量的25%。2014年8月,LME开始公布仓储营运商的库存比例时,世天威只掌握了13%,但之后这个数字便稳定上升。
  另一家仓储营运商是Access World,隶属嘉能可旗下,不久之前才换掉原名Pacorini Metals。以7月8日的LME仓库清单来看,Access旗下仓库数量略输一筹,有154间,但到6月底时,控制的金属库存比例却更高,达到44%。
  这个数字在过去一年来下滑,因为Access加快荷兰弗利辛恩港口(VlissinGEn)仓库的出仓速度。
  不过值得玩味的是,过去一年Access在弗利辛恩的仓库数量只减少三个,目前为36个。
  由于仓储业者最恨见到仓库空间闲置,因此这暗示了,Access的非仓单金属库存必定有所上升,多少弥补了注册仓单库存的下滑。
  如果真是如此,它的情况就好过另一家仓储巨头Metro了。最早在底特律创造排队出仓长龙的仓储业者就是Metro。
  Metro上周将另一个底特律仓库退出LME系统,在底特律的LME仓库数降至13个,远低于几年的27个。截至6月底,Metro仅占LME库存的4.8%,两年前这个数字还高达24%。
  过去两年,Metro在整个LME系统的仓库数减少了50个,可以看出,在失去底特律铝库存堆积如山的荣景后,Metro一直未能找到接棒的业务。


  **离开的和新来的**
  从LME注册仓储运营商名单上彻底消失的是Impala Terminals以及SCAle DIStribution。
  自Impala所有者托克决定退出LME仓储业务后,Impala去年让最后几座留在LME网络的仓库退出,其中大多位于安特卫普港。
  Scale也退出了LME的舞台,其共有人麦格理银行(Macquarie BAnk)和Orion Mine Finance最近在出售股份。
  取而代之的新业者有4STOX and Katoen Natie(安特卫普),Verbrugge International(弗利辛根)以及ACE Warehousing(台湾高雄)。
  但截至6月底,上述新业者无一真正收储注册金属。
  三家相对新进的业者在抢夺旧有业者业务上表现较佳,虽然其中两家是旧有业者重现江湖。
  P Global Services(将金属业务卖给嘉能可之前的Pacorini),去年新增了28个LME注册仓库,令其于2015年重新进入LME后的注册仓库数升至39个。6月底其握有LME总库存中的4.4%。
  ISTIM的仓储较少,只有七个,但有更多库存,这主要归功于其涉足新奥尔良的锌存储业务。
  ISTIM由原Metro的Bill Whelan重组,上月底所持的注册库存占5.9%,排位第三,(远)在Access和Steinweg之后。
  最近从巴西BTG Pactual分拆的部分大宗商品业务商Engelhart的库存量有所上升,从2015年11月的不到1%上升至4.4%。
  去年Engelhart的仓库数量增加了11个,令其仓库数量上升至目前的24个。


  **库存分散**
  考虑到近期变化的速度,在仓库总数和运营商数量方面,LME仓储系统表现得很好。
  但更令人担忧的是,实货金属持续流出该系统。
  不要忘了,这是发生在基本金属市场基本面相对疲弱的时候。大多数基本金属供应过剩,但从LME库存下降趋势中你并不一定能够看出这点。
  LME改革,尤其是近期施行、对提货排队的仓库租金设限等冲击仓储业者获利的规定,或许会促使更多金属达成场外仓储交易。
  不过,也有越来越多的库存流向中国。
  多年来,中国保税仓库的铜库存规模让LME仓储系统中的铜库存相形见绌。
  最近,LME镍库存不断减少,因为镍被运往上海期交所以支持其新合约的流动性。上海期交所注册镍库存目前为105,880吨。
  目前中国尚未向LME仓库敞开大门,这是LME母公司--香港交易所面临的一大难题,香港交易所正努力打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金属市场。
  新推出的电子仓储接收系统LME Shield或许可以为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另辟蹊径。然而,虽然LME正在想方设法地向东扩大其仓储势力,但在其他地区也面临着挑战。
  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 Group)为其铅合约在本土之外首次开设了基本金属仓库。
  CME在荷兰鹿特丹的仓库中目前有2,605吨无担保金属库存,在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则有1,806吨无担保铅库存。
  上述铅合约的注册仓库运营方包括:Access World、Steinweg、 Henry Bath、 Engelhart和Worldwide Warehouse Solutions,可以说是LME仓储运营商的子集合。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这些金属存放在何处,属于哪个交易所,此类仓储业务也不过是储存金属而已。
  如果LME库存继续减少,那将更为凸显仓储业务的基本事实。

 

 

责任编辑:叶倩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