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备电厂或是“明日黄花”

2015年04月02日 10:42 3755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铝相关资讯

导读: 在电解铝全行业亏损的背景下,魏桥集团却取得115亿元的利润,这是近日魏桥集团掌门人张士平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透露出来的信息。张士平还对2015年铝价作出了颇为乐观的预测:13500元/吨。不知道行业内其他人士看到这两个数字作何感想?

 
  在电解铝全行业亏损的背景下,魏桥集团却取得115亿元的利润,这是近日魏桥集团掌门人张士平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透露出来的信息。张士平还对2015年铝价作出了颇为乐观的预测:13500元/吨。不知道行业内其他人士看到这两个数字作何感想?
  在过去的一年里,电解铝企业亏损算正常,白干算好的,要是上百亿元的利润那就是奇迹。另外,据行业内推算,大部分电解铝厂的盈亏平衡点基本都在14000元以上,所以说,未来一年,13500元的铝价意味着大多数企业仍面临着亏损的风险。
  是什么让魏桥如此“任性”?众所周知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受益于自备电厂。魏桥集团曾经以电价比国网低1/3以上,在行业内被热议。也借这低电价优势发展壮大了其电解铝业务板块,成就了年产400多万吨产能的电解铝大亨。
  魏桥的铝电模式被业内羡慕,也让同行们纷纷学习。然而在今后,电解铝企业再建自备电厂还能否继续显灵呢?笔者认为这一话题仍然值得重新商榷。
  先来说说第一波自建电厂的那一批铝企。早在10多年以前,那时铝价正是高歌猛进之时,是一个每家铝企都能过上好日子的年代。但一批先知先觉的企业就开始着手将电解铝产业链向上游延伸,为控制电价成本,联手煤炭资源丰富地域筹建电厂,建设煤电铝产业链。如魏桥集团、信发集团等企业,甚至近年来还在新疆、内蒙古等煤炭资源丰富地区开始投建煤电铝项目,很显然,这一批企业现在已经在行业内先行占据了优势,先富了起来。
  而今,电解铝市场是一个所谓产能过剩的市场,更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若再建自备电厂能否还可以居上,答案不言而喻。
  退一步说,当我们建好自备电厂之后,电力市场的环境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环境容忍度又有怎样的改变呢?
  电力改革已经喊了多年,虽是雷声大雨点小,但终有破冰之时,今年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之年,各行各业都要深化改革,都要全面推进,电力改革也不例外。近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王禹民已宣布称《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即将出台,可见电力改革方案也已是箭在弦上了。
  对于环境污染我们也不得不考虑,近日媒体人柴静拍得《穹顶之下》纪录片让笔者很是纠心,片中用数据论证了燃煤为大气污染的主要原因,现在改善大气环境已是重中之重,若这些观点成立,日后国家对燃煤行业将会怎么举措也很难说,联想到我们行业正在热建的煤电铝,尤其是自建热电厂,这着实应该考虑的一个未来因素。
  另外,倘若几年之后,自备电厂的成本优势不再是铝行业内竞争的焦点,我们自建这些电厂的意义又是什么呢?即便还有优势,那还能是主要因素吗?
  所以,在电力体制改革和高燃煤量巨大污染的大背景下,自备电厂是否还能胜算还得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再说说上游煤电企业向电解铝行业延伸那点事儿。近年来,由于煤炭行业的不景气,不少煤炭集团都开始建电厂,涉足铝产业。电解铝是用电大户,对于煤炭行业沿着煤电铝以及铝加工的路线走应该是再科学不过的转型升级了,与原本的电解铝企业和其他行业转入铝行业的企业相比,具有比不了的优势。但事实并不是那么完美。大屯煤电(集团)在2002年就涉足铝行业,在江苏省沛县境内建有年生产能力为10万吨的电解铝厂、年加工能力为5万吨的铝板带铝箔加工厂和年生产能力为10万吨的高精度铝板带厂各1座,记得当时也是大张旗鼓,信心十足,可现如今已经销声匿迹了,据说已经停产。无独有偶,与魏桥同乡的山东兖矿集团,前几年还搞得风声水起,曾进口了当时世界最大吨位的挤压机。但近来也没见如何起色,据说在兖矿集团内部铝板块一直处于“花钱”状态,尚未盈利。在行业内,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大多处于停产或是艰难度日状况。
  对于铝行业,金融危机以来的一轮行业洗牌基本结束,角逐胜负已经了然于胸,而我们当下将面临着新一轮的行业竞争,如何超越同行?如何超越自我?
  如果非要说在过去的一轮竞争中,是电价说了算的话,那下一轮比赛中,一定会是其他绝招。比如机制体制改革、管理创新、技术创新、战略创新、开拓蓝海市场等等。
  据悉,以魏桥集团为代表的邹平铝业集群已经在研究高精尖深加工的行业导向了,其他企业肯定也没闲着,也在考虑发展出路,突破瓶颈。
  可见,外面的行业环境都在开始发生变化了,整个行业的竞争业态也在时刻发生着变化,所以我们今天还在这儿纠结和讨论这个昨天就应该建成的自备电厂干啥呢?
  当然,这一切都是笔者的妄加揣测,一孔之见,事实与否,还需要科学的论证和事实的检验。
  总之,对于电解铝而言,自备电厂并不是万能的,未来,它的优势会越来越小。尤其是在市场竞争体制下,鹦鹉学舌,或是邯郸学步之举都是不可取的,若想制胜,还得另辟蹊径,或是多管齐下。
  (四笔)

责任编辑:四笔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