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重大经济改革猜想

2014年11月20日 9:51 1515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铝相关资讯

导读: 今年5月份发改委给出了一张改革“试卷”,包括投资体制、资源性产品等价格改革、国企改革、新型城镇化、社会事业等九大任务。如今一年时光将过,包括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资源性产品等价格改革,电力、油气等重点行业改革,教育、社会保障、医药卫生等领域的改革均还没有重大突破。

  
  临近年底,决策层盘点今年中国改革“红利”,给出的答案或许是“还不够”,还须扬鞭奋蹄。
  19日晚间,记者突然收到发改委的消息:“18日下午徐绍史主持召开经济体制改革工作部际联席会议”。记者仔细研究后发现,其中最为重要的信息是“会议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等中央领导近期关于改革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总结了今年以来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落实情况,讨论了2015年经济体制改革的重点工作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等重要改革事项。”
  这一信息告诉我们:迎接2015年的关键词仍将是改革,而且是重要甚至重大的改革任务。
  对今年改革成绩言语不多
  发改委消息的“突然袭击”,记者已经习惯了。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相信也不是最后一次。
  早在今年的5月16日(周末),发改委就曾连开两天会议(2014年全国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会议),强调要狠抓贯彻落实,确保完成2014年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力求完成投资体制、资源性产品等价格改革、国企改革、新型城镇化等九大任务。
  作为有“小国务院”之称,担负着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重任的国家发改委,常常被戴上“门难进,脸难看”、“只管发展,不理改革”的帽子而被戏谑。但是,从2014年以来,发改委一改拒人千里之外之风,以平均每个月至少一场新闻发布会的节奏,以改革之姿态示人。
  但是,这次“突如其来”的会议,还是着实让记者感觉非常:不同以往的“歌功颂德”,这次会议对于今年改革成绩的言语不多,相反对于进一步深入改革的态势却非常浓厚。
  按照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的话说,“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迫切需要经济体制改革继续攻坚克难、释放发展潜力。展望2015年,影响经济健康平稳发展的周期性因素和结构性矛盾相互交织,短期风险和长期积累的深层次问题相互叠加,一些潜在风险不容忽视,经济下行压力可能进一步显现。我们要加大力度,通过深化改革来破解发展难题,增强发展动力。”
  明年重大改革猜想
  今年5月份发改委给出了一张改革“试卷”,包括投资体制、资源性产品等价格改革、国企改革、新型城镇化、社会事业等九大任务。
  具体包括:其一,深化投资体制改革。加快推进投资审批制度改革,进一步改善民间投资环境,加快推进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促进社会资本积极参与铁路建设。
  其二,推进资源性产品等价格改革。放开一批具备竞争条件的商品和服务价格,完善和扩大居民生活阶梯价格制度,探索建立主要农产品(11.41, -0.14, -1.21%)目标价格制度。
  其三,深化财税金融改革。实施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预算制度,规范政府举债融资制度,推进营改增试点、消费税、资源税、房地产税、环境保护税等税制改革。继续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
  其四,深入推进国企改革,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加快推进电力、油气、盐业等重点行业改革。
  其五,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在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社会信用体系、市场监管等方面加大改革力度。
  其六,推进新型城镇化相关改革。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建立多元化可持续的城镇化投融资机制,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改革试点。
  其七,推进投资贸易便利化。扩大服务业领域对外开放,深化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试点,加快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建设。
  其八,推进社会事业相关改革。深化教育、医药卫生、文化、社会保障、住房保障、收入分配等领域改革,统筹基本公共服务体制机制改革。
  其九,健全资源节约环境保护体制。推进环境治理体制创新,建立健全生态补偿机制,加快建设生态文明制度体系。
  如今一年时光将过,包括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资源性产品等价格改革,电力、油气等重点行业改革,教育、社会保障、医药卫生等领域的改革均还没有重大突破。
  从决策层的态度来看,“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等重要改革事项”或许挪到2015年重点突破。
  对此,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彭森建议,“应对现有行政许可做全面的合法性审查,按照行政许可法、按照市场的要求,看看哪些是真正应该保留由政府来做,除此之外,法律确定的政府才可以做。对企业来说,法无禁止皆可为。”
  顶层设计与底层推进同等重要
  从目前来看,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正在逐步落地,与此同时,改革政策的底层推进问题也开始突出。
  “现在调查发现,政府部门出现一种普遍不作为的现象,从过去的滥作为向不作为转变。过去政府的手太长,闲不住,管大量管不了又不该管的事情;现在则撒手不管,过去是办事难,现在是不办事,过去是边吃边拿边干,现在是不吃不拿不干,企业特别是创业型企业迫切需要政府作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辜胜阻[微博]说。
  “去年新一届政府成立以后,全国的行政许可当时还有1700多项,到目前已经减少了600多项,李克强总理还要求再减200多项。但是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过程中,也存在大量的问题,比较严重的是部门化倾向、碎片化的倾向,部门靠自己改自己,要求壮士断腕何其难,实际上是一种挤牙膏式的放权,对政府来说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最后,有关主管部门按照数量压任务,把这个工作压下去”。彭森说。
  “我想起俄罗斯大文豪托尔斯泰一句名言,他说‘品格完美的庸夫仍然是庸夫,浑身弹孔的英雄终究是英雄’,希望我们改革者做一个‘浑身弹孔的英雄’,来推进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
  可能难以想象,发出上述感慨的就是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司长孔泾源,他在一论坛上,表达了自己在实际操作土地定价问题、电力改革问题时,遇到的种种困惑和难题。
  从孔泾源的慨叹之中,足可感受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之难之困,也进一步说明2014年的改革并不平坦,而2015年的改革更须扬鞭奋蹄。

责任编辑:四笔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