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建议:中国钼都栾川 多腿走路

2014年11月18日 8:57 67849次浏览 来源:   分类:   作者:

43D241D1A708EAC9F0DAA81667C0B145

  栾川,因远古时期鸾鸟栖居得名,隶属洛阳市管辖,同时又是我国著名的多金属矿床矿集区,已发现金属、非金属、能源和水气矿产四大类50余种,其中钼金属储量206万吨,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三,被誉为“中国钼都”。
  然而,在2008年发生的全球金融危机中,栾川曾为之自豪的工矿业,也遭受重创。如今,和“铜都”铜陵、“钨都”赣州等地一样,这个之前依靠单一经济生存的矿业城市近年正在谋求转型突破。
  2014年11月8日,洛阳栾川县举办了为期四天的“资源·环境·经济”论坛,并从北京请来了中科院赵鹏大、莫宣学、王成善等三位院士和中国地质大学、中国地质学院的数十名教授与国土资源的相关部门负责人参加,希望专家为钼都把脉,走出一条成功转型之路。
  国际钼矿价格“过山车”
  栾川拉长钼矿加工产业链

  “多年来,栾川靠山吃山,矿业城市的结构性矛盾也日益突出。矿业在全县经济收入中贡献了70%,但是,金融危机之后,由于钼矿等价格暴跌,导致栾川经济一蹶不振。我们一直都在思索,应该把什么样的矿业城市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怎样搞好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怎样调整矿业城市的经济结构,改造提升传统产业,怎样建设新型的矿业城市,积极发展高新技术及绿色经济产业?” 栾川县县长昝宏仓表示。
  与很多资源型城市一样,栾川依靠钼业发展带来财富。新中国成立以来,栾川一直是河南省有名的经济贫困县,但是随着栾川的钼矿大量被开发,从2004年以后,栾川经济一跃而起。
  “2004年,钼矿价格直线上升,以含量45%的钼精粉为例,1999年每吨1.89万元,到2004年时,竟涨至当时的最高每吨27万元,上升了13倍。栾川的县域经济因为从这次钼价的暴涨中受益,主要经济指标在河南的排序奇迹般地上升了71位。不但个体企业发家致富,整个栾川的县域经济也从这次钼价的暴涨中受益颇多,我们栾川瞬间成了全省经济强县。”河南豫商联合会副会长、鑫川伟业国际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黄伟时回忆。
  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自2012年开始,钼矿价格持续下跌,钼精粉价格降至一吨12.5万元,比最高点跌了一半左右。而随着全球钼矿业增长势头放缓,栾川矿业高利润时代也已终结,矿业发展进入“寒冬期”,各种问题也爆发出来。
  栾川地矿局局长魏敏强说,工矿业是栾川最大的优势。但是,直至目前,矿业成本上升,矿产品价格下跌局面依然没有明显改观。矿山企业复工率不足20%,亏损面超70%,大部分企业出现减发、欠发、缓发职工工资现象。
  “我们都在想怎么办,矿业的持续寒冬,是不是意味矿业发展已经到了‘山重水尽疑无路’的地步了?” 魏敏强说。
  为了促进钼矿资源的合理利用和有效保护,拉长加工产业链条推动产业优化升级,栾川开始根据自身钼资源开发现状进行优化组合。
  自2014年开始,栾川县政府促成洛钼集团对三强、九扬和大东坡等矿业公司的控股经营。通过资源整合,矿区告别了多年来企业分散经营一盘散沙的局面。通过近年的持续整合,以洛钼集团、龙宇集团为首的“钼钨航母”,以鑫川公司、金山公司为首的“铅锌航母”,以金兴公司、潭头金矿为首的“黄金航母”,以洛阳丰瑞氟业为首的“萤石航母”和“宝玉石企业航母”组建完成。
  栾川县政府还制定出“工矿强县、旅游兴县、生态立县”的发展战略,希望栾川走上一条纵向以整合矿产资源、发展资源深加工、拉长产业链条为主,横向以大力发展旅游、医药等非钼产业的纵横结合的经济转型之路。
  栾川县隶属洛阳市管辖,钼金属储量206 万吨,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三,被誉为“中国钼都”。
  栾川县隶属洛阳市管辖,钼金属储量206 万吨,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三,被誉为“中国钼都”。
  专家建议:摆脱钼矿依赖 打造新的矿产资源架构
  “我不止一次来过栾川考察勘探,我给栾川开的药方是如果要从黑色经济向绿色经济发展,不能一钼独大,过度依赖。栾川除了钼矿,还发现大型、超大型铅锌银矿产地4处,探明钼金属量约200万吨、铅锌金属量达500万吨,远远超过钼储量,因此要学会多条腿走路。”王成善院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
  官方资料显示,栾川钼矿钼金属储量206万吨,以目前的开采能力来看,几十年后,栾川将彻底与钼“绝缘”,并且,由于钼只是现代工业的一种“作料”,被誉为“工业中的味精”,全球工业对钼的需求量有限,因此国际市场上钼的供需关系非常脆弱,价格波动频繁,而且幅度大。
  自2011年3月,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派出知名的专家、学者进行实地调研指导,中国科学院院士莫宣学、赵鹏大、翟裕生,中国工程院院士汤中立等多次到栾川县进行地质科考,就矿产资源综合利用、深部找矿、三维建模、绿色矿山、地质矿山公园建设、尾矿资源综合利用等科研项目进行科学研究,希望能够改善长期以来栾川经济结构单一、只开采钼矿的局面,形成以钼矿为主、铜钨铁矿为辅的新矿产资源架构。
  目前,栾川整装勘查、深部找矿已被纳入国家“十二五”找矿突破战略,同时,栾川被批准作为国土资源部野外科学观测研究基地和全国矿业权实地核查成果深度应用示范区,国家“共建紧缺矿产资源勘查协同创新”、“大型超大型矿床成矿研究”等一大批科研项目也落户栾川。
  洛阳市国土资源局高级工程师秦传钧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前栾川经济的主体是矿业,这种产业单一、一矿独大畸形的产业结构,给城市的发展带来了许多致命的弊端,“但矿业城市经济的主体是传统产业,矿业城市的发展在一定阶段内离不开矿业这个主导产业,这种格局短期内难以改变,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可以延长相关性产业链和产品链,比如,钼伴生钨金属以前开采不易,但是经过科研,目前栾川很多企业白钨回收率提高到了72%,回收能力达到了30000吨/日,仅此一项每年可为企业增加经济效益超2亿元。” 秦传钧说。
  产学研基地的样本尝试
  “合理调整产业结构必须还要学会搭建平台。”赵鹏大院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他认为钼这一矿产资源给栾川县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但栾川县还有很多其他的矿产,应该提高其他矿产的利用率,矿业要深化,提高它的附加值,延长以钼和其他矿业为原料的产业链,不能光生产原料,还应该有其他的一些高科技含量产品,必须走科技创新的道路,吸引人才,发展有自己特色的产业。
  对此,2010年1月,栾川县人民政府、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与河南省地质调查院三方协议,宣布共建“栾川矿产资源与地质环境产学研基地”,希望 搭建一个“产学研用”的平台,充分发挥地质院校、科研单位、地方政府、矿山企业等多方优势,加强豫西南重要成矿带深部找矿工作,充分利用好当地资源,进行科学开发勘探,真正形成可持续发展。
  栾川地矿局局长魏敏强说,就栾川条件而言,很难吸引高科技人才,但是栾川有矿产,是活课堂和自然实验室,因此迫切希望能够吸引高校的人才来栾川实习调研做项目,所以通过产学研基地这个大舞台希望请来名角唱好戏,把人才吸引过来。
  目前,“栾川矿产资源与地质环境产学研基地”已经是“国土资源部栾川矿产资源野外科学观测研究基地”、国家“共建紧缺矿产资源勘查协同创新”研究生实习基地和“国家大型超大型矿床成矿研究”等科研项目平台。
  记者了解到,虽然目前政府投入了近8000万元,但是该基地建设还是面临四项困难:一是资金尚有较大缺口;二是基地正常运行管理机构亟待建立,管理方式有待完善;三是在支撑地质环境保护、环境修复、清洁能源勘查开发、解决山区饮水、推动地质旅游发展等方面的地质服务工作缺乏;四是当前矿业形势持续低迷、地勘项目财政资金大幅度减少,支撑今后产学研基地建设的项目申报争取困难。
  “习总书记一直提倡既要金山银山又要青山绿水,产学研基地是我们一个县级市转型的尝试。在中国矿业全力做好战略转向,结构调整,产业升级、回归理性开发状态的转折时期,在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的大背景下,我们栾川愿意做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理念践行者。” 魏敏强说。


  名词解释 【钼】
  钼是现代工业不可缺少的稀有金属,在冶金机械、电气国防、航天航空等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更有“合金味精”、“战争金属”的称号,中国是最大的钼生产国和消费国。

责任编辑:李峒峒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