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是可以争取做到的

——从城市“收买佬”活跃看垃圾处理出路

2009年11月30日 10:5 3118次浏览 来源:   分类: 再生金属资讯   作者:

导读: 城市怎么应对垃圾?这个老话题随着最近的一些公共事件备受关注而再度升温。显然,在倡导科学发展的今天,在垃圾围城的严峻形势下,我们必须对其严肃对待、认真研究,而不能再有丝毫的应付或拖延。本期文章中提出的一些思路,对有关部门制定相关政策或有某些启发。”


  政府要做的就是做民营做不到的事。此时最有必要的,是建设好分类运输设施,包括购买一批符合垃圾市场需求的垃圾分类运输车。夸日本人垃圾分类做得细,首要原因是他们垃圾分类运输设施做得好;台北最近垃圾减量迅速,以至于建好的垃圾焚烧厂无垃圾可烧,就是因为垃圾分类设施服务得周到;说美国人垃圾分类意识强,那是因为当地“公众使用”的垃圾分类运输排班表让人一目了然、心知肚明。
  每天都有不同的垃圾车来到居民小区拉不同类别的垃圾,做到这样的水平,“分类运输”还远远不够。最难的分类运输是“餐厨垃圾收集车”的精细化和周到化服务,必须保证居民每天产生的餐厨垃圾都有车来专门收走。餐厨垃圾大体有两种,一种是油脂丰富的,一种是水分丰富的。水分丰富的可做有机肥,应由专门的车拉走拿去发酵做肥。而油腻的腥荤之物,则需要以更对口的技术去统一处理。
  许多国家都推广过“厨余垃圾粉碎机”,也就是在厨房水槽下,装一台小型粉碎设备,把所有的骨头果核一股脑儿打成浆,顺着污水管道流向污水处理厂。这也是一种“分类运输”,但却增加了污水系统的压力。假如一个城市的污水处理系统强悍发达,这么做似乎未尝不可,但放眼全中国,似乎没有一个城市的污水处理系统有如此完备周全的处理能力。因此,必须建设专门的餐厨垃圾处理厂,以便分类运输的垃圾,能够有个分类处理的去处。
  看清中国垃圾分类的优势
  中国城市在垃圾处理方面颇具优势。原因很简单,一是我们需要资源,而我们有能力去分解利用这些资源;二是我们需要工作,而垃圾处理行当是一个利润颇为可观的工作。
  其实,中国城市在垃圾处理方面颇具优势。原因很简单,一是我们需要资源,而我们有能力去分解利用这些资源;二是我们需要工作,而垃圾处理行当是一个利润颇为可观的工作。
  如果说当前中国各城市实现了一定的垃圾分类处理率,就是因为有一支一直被欺凌和被污染的“民营队伍”在边缘化的状态下持续地默默奉献。从他们帮助城市垃圾减量的角度来说,城市垃圾管理者应当给他们足够的补贴,然而,我们不仅没有补贴他们,还无视他们。政府只需要以“采购服务”的心态,委托民营队伍对小区垃圾进行资源化处理,利益有其所得,责任也由其所担;并给予这支队伍足够的“垃圾减量补贴”;那么,一夜之间,松散的民营队伍就可胶着化,压扁的民营队伍就可强大化。
  即使纯粹从“居民垃圾分类”的角度,中国也是有优势的。居民卖废品的动力,是垃圾分类的最基本动力。以此为基础,在让居民看到“分类运输”的可靠性之后,辅佐以“垃圾计量收费”政策,让垃圾产得越多的人交的钱越多,居民就会很有心地去琢磨哪些垃圾是没必要匆忙地塞进袋里的,哪些垃圾洗净分清后可卖更高的价钱;许多人甚至会像日本人一样,从超市购物一出来,就当着商场保安的面,拆除购买物的外包装“还给商场”,以避免把压力带回家中。
  再辅佐以相对严格的、公众参与制定的“垃圾管理措施”,规定清晰每天“排放”废弃物的类别之后,在全社会范围内持续推行,肯定就会受到公众的热情呼应。在推进过程中,对那些粗心大意的人、对那些有心违反的人,处以一定的提醒和警告,以加深其“垃圾分类印象”,甚至鼓励其成为“小区垃圾分类志愿者”,估计城市的“垃圾分类率”,会比较快速地上升;估计城市垃圾的产量,会一天比一天下降,出现社会富裕、经济增长、人口增长,垃圾减量的可喜局面。
  表面上,建设分类运输设施、分类处理设施“投资庞大”,但与垃圾焚烧所需要的巨额投资相比,无论从经济效益还是从社会效益分析,都是投入产出比最大、可持续性最好、公众参与度最高的方法。表面上设计一套符合本城市垃圾现实的有效减量措施,可能工作颇为繁琐,管理颇为精细,但与垃圾焚烧相比,发挥整个社会的能量来消解垃圾显然是个更能获取公众信赖的方案。可以预见,在齐头并进的各种有利于垃圾分类的设施和政策共同推进下,一旦其调适得当,必然会深受公众的欢迎和喜爱。

 

[1] [2]

责任编辑:wuren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