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旺刘忠田:7年“豪赌”成亚洲第一

2014年11月04日 9:59 3426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铝相关资讯

导读: 对于整个中国市场都很陌生的“工业铝”,刘忠田自己也觉得这场转型是一场豪赌。从2002年开始,他坚定地杀入工业铝型材市场这片“蓝海”:与建筑铝型材相比,工业铝型材在技术、设备水平的提高和产业链的渗透都需要巨额资本的支撑和时间的积累,如一台生产高端大截面工业铝型材必备的125万吨铝挤压机需上亿元投资。

       忠旺集团偏居于东北一隅的小城辽阳,乍一听名称,可能不太为市民所熟知,但这并不妨碍他在业界的地位——全球第二大、亚洲及中国最大的工业铝型材研发制造商。这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交通运输领域,包括铁路客车及货车、城轨、汽车、重卡、船舶、航空航天等行业,以及机械设备和电力工程等领域。
  今日的成就,起源于忠旺集团董事长刘忠田的一次力排众议——孤注一掷向高附加值产品转型,很幸运,14岁怀揣200元起家的刘忠田再次获得成功。
  在10月28日发布的中国400富豪榜上,50岁的刘忠田以208.1亿元的身家居榜单第32位。
  14岁借来200元做生意 在商业领域有种特别敏感
  刘忠田应该是中国“出道”年龄最小的企业家之一,在商业领域,他的嗅觉特别敏锐。
  1978年,当改革春风刚刚吹进老工业基地辽宁时,14岁的刘忠田揣着借来的200元钱,到长白山做起了木材贸易。资料显示,他于上世纪90年代到香港进行房地产投资,赚取第一桶金。1993年,不到30岁的刘忠田创立辽宁忠旺,专门生产建筑业门窗框用的铝型材,2002年前后,建筑铝型材行业随着房地产行业的高速发展而快速增长,作为行业前三,忠旺以提供高档建筑铝型材闻名。
  就在建筑型材的销售市场红火之时,2002年底,刘忠田提出转型做工业型材。
  此举遭到刘忠田胞弟、时任忠旺总经理的刘忠锁的强烈反对,认为工业铝型材投入太大,风险不可控。“说实话,那时建筑铝型材还供不应求,生产出来的建材不用入库,直接被经销商拉走。”公司人士回忆道,而工业铝型材前途未卜。
  但刘忠田认为,建筑铝型材生产门槛低,市场不可能永远好下去。另一方面,刘忠田对工业铝型材市场的信心来自多年对海外市场的走访。
  从1984年第一次出国至今,刘忠田参观过国外钢铁厂、汽车厂、飞机制造厂等各种各样的工厂,这些经历让刘忠田看到了工业铝型材未来的发展潜力,他注意到国外市场很早开始利用工业铝材替代钢铁,“为了节约能源,汽车、飞机等运输工具都在向轻型化方向发展,而工业铝型材只要做得好,性能比钢还要好。美国的重卡基本都是用工业铝型材做的,比同样用钢材做的卡车多拉几吨到十几吨的货。”
  刘忠田甚至到过未来的竞争对手的工厂,他仔细观察这些工厂设备的老化程度,看他们产品的定位,心里默默盘算着忠旺的机会。
  7年投入20亿豪赌转型 曾让忠旺管理层备感“煎熬”
  对于整个中国市场都很陌生的“工业铝”,刘忠田自己也觉得这场转型是一场豪赌。
  从2002年开始,他坚定地杀入工业铝型材市场这片“蓝海”:与建筑铝型材相比,工业铝型材在技术、设备水平的提高和产业链的渗透都需要巨额资本的支撑和时间的积累,如一台生产高端大截面工业铝型材必备的125万吨铝挤压机需上亿元投资。
  但资金仅仅是生产工业铝型材的“入门标准”。
  由于工业铝型材大都应用在交通运输、航空航天甚至军事领域,主要用作飞机、船舶、输电、铁路客货车厢及城市轨道交通等,对铝合金的材质有很高的要求,在熔铸过程中,辅料怎么加?比例是多少?不同的客户会有不同的要求,而这些“配方”忠旺基本没有。为此,刘忠田花重金从海外请来6位专家,并扩大了忠旺研发中心的规模,购买了大量研发设备,解决“配方”问题。
  而紧随其后的就是模具问题……为了让整个团队增长经验,刘忠田带着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参观过意大利、德国等等知名的模具工厂。“一定要让整个团队都出去了解市场,要不就像女人裹小脚,走都走不了,怎么跑?”刘忠田有自己的一套理论。
  回忆那段岁月,所有忠旺管理层都觉得是种“煎熬”。看着别的企业在赚钱,但忠旺却几乎放弃了对建筑铝型材生产线的投资,挣的一点钱都投入到工业铝型材的生产线上,而且不知道是否能够顺利进入这个市场。从2002年开始,7年时间,忠旺投入了20多亿元,这让刘忠田已经没有后路可退。
  “我和公司其他老总开玩笑,这几年我们要是去炒股肯定赚翻了。”直到2009年,当忠旺收入中工业铝型材的占比超过建材时,刘忠田才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7年啊!岁月漫长啊!”
  不断创新寻找“现金牛”重金布局高附加值铝压延材项目
  2009年5月8日,中国忠旺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交易所挂牌上市,刘忠田因此跃升为当年福布斯榜的中国内地新首富。
  功夫不负有心人,根据忠旺2010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工业铝型材的销售收入占比已高达98%,这比刘忠田计划在2011年完全退出建筑铝型材市场的进程又提前了一步。忠旺在2009年已将建筑铝型材生产线改造为工业铝型材生产线,当年,忠旺的工业铝型材销量跃居全球第二。
  刘忠田相信“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他不会说英语,但到过世界上120多个国家,参观过各类制造企业。而他最佩服的是德国的制造业,刘忠田记得参观一家德国大钢厂的情景:一块块大卷板从熔炉里进去,再出来时就是精钢,价值增长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有好设备才能出来好产品,企业才能赚钱。”刘忠田说。
  目前,忠旺是全球第二大、亚洲及中国最大的工业铝型材研发制造商,客户遍布全球。
  据悉,集团订购的 2台全球最大的225MN超大型挤压机,预计明年起逐步投产,将进一步巩固在工业铝型材生产方面的领先优势。去年,集团深加工中心还开发出铝制消防车、垃圾车、高寒高铁车厢厢体、半挂车等顺应交通运输领域轻量化发展趋势的新产品。
  除了工业铝型材这个“现金牛”业务,忠旺还在布局明日之星——集团高附加值铝压延材项目正按计划稳步推进,首期项目预计明年陆续投产,初步实现进军高端铝压延材业务的目标,这将成为忠旺的下一个“现金牛”业务。
  “3年5年一大步,走一小步,就被别人踩死了。”刘忠田说,他认可一句话,“市场瞬息万变,不论你今天做得多么成功,也不能停下步伐,永远比市场先行一步,才能让企业保持行业领先地位。”
  ■延展
  去家族化妻子弟弟先后“下课”
  在上市前夕,刘忠田将他亲弟弟刘忠锁从公司不留情面地“辞退”了。做出这样的举动,是因为他对家族企业的弊端有着极深的认识。这些认识不仅来源于书本知识,更多的来源于实践经验。
  忠旺执行董事兼副总裁路长青,对此感受颇深。在2007年加盟忠旺之前,路长青曾在汇源果汁工作了数年。虽然决定到忠旺发展,他依然担心忠旺家族企业的问题。路长青说:“我最担心的是,兄弟两人,如果每个人的观点不一样,我不知道应该听谁的,这在工作中会很尴尬。”
  2008年8月,在忠旺集团重组架构成型后,刘忠锁辞去了公司执行董事职务。启动上市工作后,刘忠锁又辞去了负责公司整体销售与营销的副总裁之职,彻底退出了忠旺集团。
  从刘忠田创业至今,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辞退家人。2005年前,刘忠田萌生上市计划时,就已经提前让妻子从公司“下课”了。
  多年前,早在忠旺创立之前,刘忠田便辞退了许多亲戚。路长青回忆那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刘忠田将之前公司中的亲戚叫到一起,支付每家500万元,让他们自己去谋生。
  对于缘何辞退家人,刘忠田理解非常深刻,他说:“你可以给家里人钱,但是不要轻易让家人跟你一起做事。”
  (综合《证券时报》《经济观察报》《第一财经日报》等报道)

责任编辑:李卓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