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铝换帅:市场化改革能否继续前进

2014年10月23日 9:57 2324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铝相关资讯   作者:

导读: “改革的目标不会改变,成为一个有竞争力、能赚钱的国际一流冶炼企业的目标不会变,要不也不会让葛红林来,”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认为,但改革的思路或路径可能会有所调整。

    10月20日下午,中铝公司专门召开会议,经中组部宣布,由成都市市长葛红林担任中铝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原董事长熊维平另有任用。据内部消息,熊维平去向将是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

5年:“熊式风格”治下的中铝

    熊维平对中铝的感情可谓“深厚”。早在2000年中铝公司筹备期间,熊维平就是筹备组成员。在中铝公司成立之后,熊维平担任中铝公司副总经理长达5年之久。

    2009年2月,熊维平重回中铝公司,出任中铝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总经理。并提出了中铝公司的新布局:不再单一依靠铝业务,而是要“担负起国有企业对国家的使命”。

    随后就是中铝入股力拓、进入秘鲁开发铜矿,然而,在这些“国际化”、“多元化”的产业布局背后,一方面是金融危机之后,全球铝价断崖式的跌入低谷,全面的产能过剩让铝市复苏看似遥遥无期;另一方面是国内民营铝业快速成长,在电解铝方面,中铝的历史优势已经荡然无存,而沉重的包袱暴露无遗。最低谷时,中铝公司在2012年亏损80多亿元。尽管2013年扭亏,但一半功劳却来自资产处置。

    用熊维平自己的话说,没有赶上好时机,对市场无可奈何。

    熊维平从2010年开始在中铝内部实施转型:用市场化选聘企业一把手;除了对资源和军工材料重点保证,其他竞争性行业企业项目尝试推到市场上,外界可以控股或参股。

    虽然今年上半年熊维平曾表示,中铝全面市场化改革正在进行中,同时还在摸索混合制道路,“2015年,我们要全面扭亏”。然而,今年上半年中铝净利润亏损41.23亿元,再次成为了A股中报的“亏损王”。

   “熊维平虽然对中铝知根知底,超大型国企的各种问题,在这五年中,市场低迷如水落石出,让他有些力不从心。”一位接近中铝高层的人士表示。

葛红林回归企业 ;宝钢经验能否激活有色巨头

    在从政之前,葛红林曾是中国最成功的钢铁企业——宝钢集团的掌门人。从葛红林的简历上看,他也是冶金系统的老人,曾长期在冶金系统任职,其中,1995年7月到1998年11月,担任上海冶金控股(集团)公司董事、副总裁,并兼上海五钢集团公司董事长,1998年11月到2001年10月,又担任上海宝钢集团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党委常委,兼上海宝钢研究院院长。

    宝钢是中国钢铁业现代化的样板,也是中国钢铁企业学习的楷模——在全行业持续亏损的时候,宝钢虽然盈利有限,但并没有亏损。宝钢的成功,用业内人士的话说,宝钢是一个没有历史负担,国内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钢铁企业。

    尽管在昨天的交接会议上,葛红林作出三点承诺并未涉及到具体的“业务宣言”,但其在宝钢的成功经历,被业内人士认为是中铝公司的“救火队长”。

    有专家认为,宝钢有今天的成功,来自于成立之初对企业现代化管理制度的设计与实践中的坚持,而葛红林深知此道,相信这也是他接手中铝公司的原因,“希望葛红林能够带着中铝走出困境”。

中铝市场化改革会生变局吗?

    在熊维平掌门时,中铝已从单一的铝公司向综合性矿业公司转型,其中,铝的资产量已从90%下降到46%,销售收入占比下滑到40%,2013年,除铝之外的其他业务为该公司贡献了43.5亿元。

    与此同时,熊维平对地方铝业公司放权改革,实施了多项市场化改革举动,并有更为长远的改革设计。但此次人事变动是否会改变中铝市场化改革之路?

   “改革的目标不会改变,成为一个有竞争力、能赚钱的国际一流冶炼企业的目标不会变,要不也不会让葛红林来,”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人士认为,但改革的思路或路径可能会有所调整。

    当前,葛红林留给大家的疑问有两点:一,是否会继续走熊维平的改革思路?甚至是否会更为大胆地推动改革?二,对中铝国际化路线的做法是否做出调整?毕竟现在的中铝公司正在困境之中,外部大环境难以改变,内部改革成为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

    中铝公司是一个资产庞大、人员众多的超大型国企。这样的规模是宝钢不可比拟的。葛红林当务之急是先熟悉中铝的情况,在长痛和短痛之间做出选择。

责任编辑:李卓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