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矿业前景是否真的不妙了?

2012年09月21日 9:30 4492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重点新闻   作者:

  据澳大利亚Newport Consulting咨询管理公司撰写的最新报告“Mining Business Outlook Report”(《矿业前景报告》)显示,调查受访的55个澳大利亚矿企中只有25%的企业表示今年打算投资重大项目,这一比例远低于去年的52%。目前澳大利亚的矿业市场被悲观情绪笼罩着。
  而缓解这种不利情况的办法还是存在的。
  Newport Consulting公司总经理、上述报告主要作者David Hand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澳大利亚能出台扶持性的投资政策,加强业务管理,还是可以应对当前困境的。”究竟是什么导致投资者对澳大利亚的矿业投资前景持日趋保守的态度呢?Hand认为,“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投资者担心矿产品价格会保持低位。”
  与其忧心忡忡,倒不如听听Hand是如何解读《矿业前景报告》的,或许能够让我们对澳大利亚的矿业现状和前景有所了解,并做好应对准备。
  记者:《矿业前景报告》显示,澳大利亚的自然资源行业正面临下行趋势,而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分析也指出,澳洲的矿业繁荣可能只会持续两年的时间,请问如何理解这样的判断?
  Hand:基于3点我们得出了这样的判断。
  首先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矿产品价格的下降,尤其是电煤,还有冶金煤和铁矿石的价格都出现下降。欧洲和北美经济的不确定性使亚洲经济受到影响,从而又影响到澳大利亚。从2011年1月到今年6月的18个月内,澳大利亚煤炭现货价格从每吨140美元下降到90美元,下降了36%。
  一些企业决策者对价格在短期内出现反弹表示担忧,因为市场需求并不旺盛。因此,对于他们来说,慎重的做法是要先完成已经开展的项目,降低每吨矿产品的生产成本,以保持吞吐量的不断增加,未来再从长计议。
  其次,澳大利亚的矿业项目运营成本,尤其是劳动力和能源、运输成本上涨幅度非常大。我们去年的《矿业前景报告》就指出,在2015年前,预计澳大利亚就会出现1700名采矿工程师和3000名地质学家的缺口。因此,投资者在做出决策前都会更加谨慎。
  再次,虽然澳大利亚开始征收的碳税和矿产资源租赁税(MRRT)并不是妨碍投资者做出决定的关键因素,但联邦政府对资源行业的保守态度仍使矿业投资者在澳投资的意愿有所降低。
  记者:面临这种困境,澳大利亚主要的矿业公司做出了什么反应?
  Hand: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必和必拓公司(BHP Billiton)推迟了其在澳洲南部奥林匹克大坝(Olympic Dam)的扩张项目,也推迟了其在Hedland港的外港建设项目;壳牌石油公司(Shell)表示可能会推迟澳洲的项目建设;能源公司雪佛龙(Chevron)此前也表示,其在澳洲最大的投资项目,位于西澳的Gorgon液化天然气(LNG)项目超出了成本。
  澳洲目前约有1500亿美元以上的大型LNG与铁矿石项目在建,这也就意味着待到这些项目投产后,澳洲未来几年内的出口收入将翻番。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能源业的新投资额将低于去年的预期水平。
  记者:人才短缺是近年来令矿业公司头疼的问题,这是否会影响澳大利亚的用工政策?
  Hand:传统看法和媒体报道对移民及外籍工人来澳持谨慎态度并不稀奇,但在澳洲也不是十分突出的问题。全球最富有的女士Gina Reinhart的矿业公司Hancock某项目的基础建设工程就已经雇佣了1800名外籍员工。
  大家千万不要把乘船来澳寻求避难者与外来雇员的概念搞混淆。尽管公众对各类排外情绪表示担心,但其实澳洲对避难者的监管主要是针对边境的管控和对避难者身份的确认,并不是进行移民限制。2010年,有大约120000名移民者定居澳大利亚,1/4的澳大利亚人都出生在海外。
  对外来员工的限制其实主要来自工会行为,这当然也会对政府决策和商业决策产生巨大影响。
  记者:在澳大利亚《公平工作法案》(Fair Work Act)规定下,工会的某些活动可能会导致1/5的矿业项目被迫推迟。您怎么理解《公平工作法案》的作用?矿业公司应该如何在遵守该法案的前提下确保项目的正常进行?
  Hand:《公平工作法案》是有关雇佣员工的新法案。在我看来,该法案对一些工会的行为给予了保护。如果工会发起行业集体行动时,澳大利亚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Australia)不能干涉,直至工会与业主间产生的纠纷严重到无法调和的地步,公平工作委员会才会介入。(澳大利亚公平工作委员会是依据《公平工作法案》成立的,是独立的裁决机构。它有权行使一系列与最低工资标准、雇佣条件、企业谈判、劳工行动、纠纷解决、雇佣终止和其他涉及工作条件事项有关的职能——编者注)
  工会在“绿地”项目(未开发项目)的协议达成过程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他们在新项目雇佣员工之前就可以拟订出工作条件。因此,《公平工作法案》自2009年生效以来,澳大利亚约40%的矿业项目就被推迟了。预计还有上千个已达成的项目协议也将在未来12个~18个月内到期,而项目推迟的代价是相当高的。
  该法案对于行业产生消极影响的一起最近的案例体现在澳洲航空公司Qantas及其维修工程师之间的纠纷处理问题上。
  为节省维修费用,Qantas计划购买新一代的航空飞机Dreamliner和A380。因此,Qantas需要减小其维修队伍的规模并缩减维修场地,而这却招致了维修人员的罢工。Qantas无法中止罢工行为,而《公平工作法案》也不允许Qantas寻求仲裁。为破解困境,Qantas在2011年10月的时候无奈只得停航其航班48小时。由于事态严重,澳大利亚公平工作委员会介入并进行了仲裁,裁定工会不能再对此次罢工行为给予保护,并终止罢工活动。
  有鉴于此,矿业公司要更严格地遵循《公平工作法案》,比如关闭那些不能盈利的矿山,因为他们并不具备维持业务的谈判砝码。当前矿企的劳资关系是很严峻的,估计澳洲有1/5的矿业项目将因劳资关系不和而陷入瘫痪,海外投资者也将另寻他处。
  记者:从今年7月1日起开始征收的矿产资源租赁税和碳排放税,对澳洲矿业将会产生什么影响?对澳洲的经济发展有什么作用?
  Hand:矿产资源租赁税是指,如果任何一家煤炭和铁矿石生产商的年利润超过7500万澳元,澳大利亚政府将对其超额利润征收30%的赋税。碳排放税的征收对象为电力、交通、工业和矿业等500家高碳排放企业,他们占澳大利亚碳排放总量的60%以上。碳税征收3年后,将正式过渡为温室气体总量控制和排放交易机制。
  起初来看,碳税和MRRT的征收似乎不利于矿业公司的未来发展,映射出联邦政府的不友好和严苛态度。因为澳大利亚工党政府获得了倡导环保的绿党的支持,为此,工党就需要迎合绿党的主张以求执政稳固。而绿党实际上并不支持矿业的发展。
  碳税的引入反映出的是执政党对矿业和自然资源的经济支柱作用并不十分笃信,而这是影响投资澳大利亚自然资源行业的重大因素。当前看来,MRRT的征收可以使政府比较容易地获得现金收益,而征收碳税似乎是与其他国家的政策脱节的。如澳洲的碳排价格与欧盟碳排交易体系进行对接的决定,就意味着,到2015年,一旦澳洲碳排可以交易的话,澳大利亚就需要放弃最低碳排价格的规定。这就会对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资造成不利影响,因为这些项目的优势就在于较少的碳排放。
  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于矿产品价格大幅滑落,政府很难从MRRT税收中获得财政收益。碳税原计划此后在考虑通胀因素的基础上以每年2.5%的增幅提高,但如果连吨碳排价格23澳元的初始价格都无法正常完成的话,政府税收就会减少,赤字将会增加,而需要补贴给中低收入者的补偿费用将会维持较高水平。
  但未来矿业发展的最大影响因素仍将是矿产品价格,而非政府政策,政策不可能一层不变。在我看来,碳税和MRRT可能不会长期存在,也许只会在本届联邦政府任期内推行。不过,我倒认为碳税的征收对于社区来说是件好事,可以减少全球碳排放。如果亚洲经济体对自然资源的需求一如往常,那矿产品的价格将会回升,矿业也将重现繁荣。但如果矿产品价格保持低位,澳大利亚的矿业公司将需要在全球中重获竞争力,而面对低成本的生产竞争者,许多澳洲矿山将面临关闭的命运。
  记者:您对澳大利亚矿业前景是否还有信心?
  Hand:我认为,如果政府能够更加明确矿业和自然资源行业对于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的话,国家必须扶持它,这将是个很好的开头。工党和自由党-国家党联盟都对此看法表示认同,只是绿党对此表示反对。
  澳大利亚的自然资源行业还是具有竞争力的,因为它有丰富优质的矿产资源,投资环境安全稳定,紧邻亚洲市场。如果澳大利亚希望吸引更多投资的话,就需要等待矿产品价格的回升。一旦企业发现某种矿产品的价格会维持稳定的水平,他们就会立刻重返澳大利亚进行投资。

责任编辑:晓晓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