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资源:国家为何直接布局“城市矿产”

2010年06月18日 9:49 4710次浏览 来源:   分类: 再生金属资讯

新闻图片20105181010541276827054765_9237.jpg

近日,英国环境大臣理查德.洛奇赫德当日在布莱尔德拉蒙德野生动物园推出全国回收行动――“零废物”项目。


  ――预计今年发达国家再生资源产业规模可达到1.8万亿美元。在今后的30年内,其规模将超过3万亿美元
  ――据统计,“十五”期间我国回收利用再生资源总量为4亿多吨,主要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总值超过了6500亿元,年平均增长率超过了20%
  ――规模化挖掘“城市矿产”既循环又经济


  6月12日消息   据报道,专捡美国废纸的“国际破烂王”张茵女士,一举超过无数矿业、地产大王,成为2006年的中国首富;江苏“破烂王”陈光标为灾区康慨解囊1.8亿,被称为中国首善;专捡国内外废铁的“钢铁大王”吴岳明,在股市上出手就是几百个亿;深圳一家专捡国外“电子垃圾”的民企,仅用4年时间,生产的监视器就排名世界第五,成为中国电子行业的出口“老大”……
  这些财富榜样让人们幡然醒悟:原来最好的资源矿产就在城市。例如,再好的铁矿也比不过废钢;1吨废线路板可提取400克黄金,是世界上最富的金矿;过去需要花大钱焚烧、填埋的废塑料,如今卖到每吨1000美元时,垄断了美国垃圾的犹太人,已经靠这座与消费同步增长、永不枯竭的“城市矿产”而大发横财。

  开发“城市矿产”缓解资源环境危机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环境污染和资源短缺问题日益显现,尤其是城市大量产生的固体废弃物已对人类生存环境造成了极大的危害。目前,中国以每年50亿吨的矿产资源消耗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资源消耗超级大国”。专家估计,中国要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需要三个地球的资源。为此,关于“谁来养活中国”曾被炒得沸沸扬扬,美国著名的兰德咨询公司甚至预言:“2020年中国会非常穷”。
  有调查显示,经过工业革命300年的掠夺式开采,全球80%以上可工业化利用的矿产资源,已从地下转移到地上,并以“垃圾”的形态堆积在我们周围,总量高达数千亿吨,并还在以每年100亿吨的数量增加。而靠工业文明发展起来的发达国家,正成为一座座永不枯竭的“城市矿山”。
  为了开发这些永不枯竭“城市矿产”,以缓解资源瓶颈对经济发展繁荣的束缚,促进循环经济形成较大规模,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财政部共同下发了关于开展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建设的通知,决定用5年时间在全国建成30个左右技术先进、环保达标、管理规范、利用规模化、辐射作用强的“城市矿产”示范基地,以提升“城市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技术水平,探索形成适合我国国情的“城市矿产”资源化利用的管理模式和政策机制。
  “城市矿产”是对废弃资源再生利用规模化发展的形象比喻,是指工业化和城镇化过程中产生和蕴藏于废旧机电设备、电线电缆、通讯工具、汽车、家电、电子产品、金属和塑料包装物以及废料中,可循环利用的钢铁、有色金属、贵金属、塑料、橡胶等资源。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巡视员何炳光在本报举办的在“2010年循环经济政策聚焦暨首届中国循环经济十大新闻评选结果发布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世界上有不少国家提出开发“城市矿产”。他举例说:“日本在应对金融危机中就提出来要大力开发‘城市矿山’,要变资源小国为资源大国,这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根据的,他们要每年回收3亿部旧手机,要从里面提取大量黄金,这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大的资源战略。这对我们国家来说也仍然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我们大家都知道,中国人均资源相对不足,具有战略意义的45种矿产资源,很多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短缺,很多重要战略性资源对外依存度是过高的,比如我们的铁矿石、石油等,对外依存度相当高。开发‘城市矿产’,这个对我们国家经济安全应该是非常重大的战略,同时在利用过程中也解决了环境污染问题。”
  何炳光表示,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和财政部联合开展的这项工作中,对开展“城市矿产”提出了7大任务,即“七化”的要求。如资源回收网络化,可以是生产企业自己建立回收企业,也可以利用现有的社会化回收体系。“利用规模化,也就是说不是小打小闹的,所以我们那个文件有5条入门条件,一条就是现有的资源利用总量要达到30万吨以上,这是要有规模化。还有,环保设施要集中化、管理园区化等等。”
  何炳光说:“城市矿产”利用发展的目标非常明确,要用5年时间在全国建设30个左右“城市矿产”的示范基地。第一批7个示范基地,到2015年要形成的能力是再生铜150万吨,再生铝20万吨,再生铅35万吨,回收废塑料180万吨。“我们总的考虑还是刚才讲到的要企业集群,在园区里,比如说我们有几个区域性的基地,有很多很多企业,原来可能分散在各家各户的,那么把它集中起来。同时,在产业层面,在园区里要真正地让它产业集聚,从初级的回收、初级的拆解,到进入深度加工资源再利用,使资源利用能够真正循环起来,我们强调的是资源深度化。”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毋宁秋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