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分析:锌价持续暴跌 行业面临整合

2007年11月20日 0:0 5256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铅锌资讯

(本报记者  史爱萍)25400元,22000元,20200元,19025元,仅两个星期,上海期锌价格就暴跌了六千多。现货价格也是紧随而下,从10月16日的26800元连续跌至11月19日19200元,短短一个多月内,锌现货价就下跌了7600元,锌价缩水28%。
“我在有色金属市场做价格信息工作十几年,如此持续的暴跌,从来没有遇到过。”上海有色金属行业协会信息中心主任童乐申表示。去年还是明星的锌如今却跌入冰点。市场人士认为,更令人担忧的是,锌价仍有下降空间。有人甚至预测锌将跌至15000元,恐慌情绪开始在市场上蔓延。面对目前情况,根据汉中八一锌业有限责任公司和陕西龙宇贸易有限公司提议,上海有色金属行业协会牵头,于2007年11月17日在上海召开了部分锌冶炼企业和商贸企业研讨会,就近期锌价持续走低,企业如何应对,摆脱困境等问题展开讨论。19家锌冶炼企业和8家贸易企业的代表共43人出席。
“中国过剩论”成为导火索
缘何去年还风风光光的锌,如今会遭遇如此暴跌呢?“锌价此轮暴跌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由于前两年锌价的上升,导致锌冶炼能力尤其是锌精矿能力的增长,国际上出现了‘过剩论’,且日趋严重。另外一个就是国际投机资本在伦敦金属交易市场上导致锌价‘泡沫论’。两个原因综合起来,导致下跌。”云南铜业新星锌合金有限公司区域销售经理杨运发这样分析。
“主要还是由于基金抓住中国过剩论大做文章,做空锌市,导致了此轮下跌。”陕西龙宇有限公司张衡表示,中国锌确实存在着过剩,但在这个资金流通过剩的时代,很多商品都过剩,锌此轮遭遇如此暴跌,主要还是与基金的打压离不开关系。
去年还曾面临短缺的锌精矿在短短一年之内供应情况就大有改善,基本面发生了变化。由于近年来矿价居高不下,矿山利润很高,矿业投资持续高速增长,矿山产能也处于增长趋势。估计2006年我国铅锌矿山建设投资超过50亿元,比2005年增长40%以上。估计2005~2006年中国累计新增的矿山产能超过50万吨。在大张旗鼓的扩张之下,锌精矿短缺情况得到明显改善。
 “从前是求矿厂给一些货,有钱还不一定买得到货,现在是矿厂拉着货求冶炼厂拿货,有时甚至是先送货再给钱。”一冶炼厂人士的这番话表明了现在国内锌精矿的过剩。
今年以来,由于锌精矿短缺情况的改变,冶炼厂的加工费越来越高,已达到360美元的历史高位。获得丰厚利润的冶炼厂纷纷进行扩建,而业外人士看到冶炼厂的丰厚利润,也跃跃欲试,投资新建锌冶炼厂。国家发改委提供的数据显示,2006年在建铅锌冶炼投资项目169个,仅2006年新开工项目就有74个。投资的增长也迅速在产量上体现了出来。据统计,9月份国内精炼锌产量继续快速增长,1-9月累计产量达269万吨,较去年同期增加43万吨,增幅为19%,同时1-9月进口精矿78万吨,比上年同期增长超过近50万吨,迅速扩张的产能使国内的基本面发生了改变。
“国内一些企业为了争取更多的市场份额,争做国内第一,不仅拼命扩产,还纷纷口出豪言,要做到50万吨,那个号称要建成100万吨。这显然更刺激基金拿‘中国过剩论’说事了。”一冶炼厂代表说。
暴跌令冶炼企业措手不及
“这轮暴跌,对我们来说可谓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下回到解放前’。” 河池市南方有色冶炼有限责任公司营销部副部长黄世柱的话形象的表明了冶炼厂现在所处的境况。
“这波行情是始料未及的,原想跌是肯定的,但没有想到跌得这么快,让很多企业措手不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规避这个风险是不可能的。”上海金火炬金属有限责任公司经理宾富文说到。
“我了解下来,大多数企业在这轮下跌中都是亏损的,只有那些库存较少,做了不少套保的企业在这轮大跌中才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张衡说到。
前期高价位锌矿库存过多显然是导致冶炼企业亏损的一个原因。陕西锌业公司商洛炼锌厂经营副厂长侯剑介绍说,由于上半年冶炼厂都赚了不少钱,手中资金充裕,因此,在传统旺季——第四季度到来之前,都备了一些库存。现在锌矿、锌价如此暴跌,冶炼厂手中的锌矿资产迅速贬值,不仅把加工费这一块利润空间全部挤掉,而且还面临亏损。
赤峰中色库博红烨锌业有限公司销售副处长伦志行指出,冶炼企业的生产有一个周期,大概在10-15天左右,肯定是要备一部分库存的。时值冬季,由于冬季运输、卸货不方便等问题,北方的冶炼厂大多备了近一个月的库存,恰逢此轮暴跌,损失惨重。他表示,一般中等规模的企业库存在1万吨左右,而大企业库存可能有2万吨,锌价暴跌6000元,则意味着其要亏损1亿多,大大超过冶炼厂的利润,短短几天亏损这么多,企业肯定吃不消。
没做套保或套保过少则是冶炼企业亏损的另一大原因。尽管锌期货已于3月26日在上海期货所上市,但到目前为止,仍然存在着盘子过小,投机过度,普及率不高的问题。不少国内企业仍然没有转变意识,没做套保。也有不少企业基于上半年的良好势头,继续看好下半年,套保过少,导致锌价下跌时,冶炼企业准备不足。而现在正值企业年终结算之际,因此,出于对市场价格的担忧,不少企业低价抛售手中的产品,更促使价格如洪水溃堤急速下滑。
产能过剩  行业面临整合
        对于未来锌价的走势,与会企业普遍不看好,认为跌是大势所趋。这也意味着锌冶炼企业未来发展形势并不乐观。
“表面上看,现在冶炼厂还有8000元的加工费,如果价格下跌到15000元的时候,加工费还能有多少,冶炼企业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张衡提醒冶炼企业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
“尽管现在锌精矿价格下跌很猛,但资源类的产品由于其不可再生性,肯定是越用越少的,随着国内产能的不断扩大,又将会面临锌精矿短缺,其价格肯定会反弹。市场传言0#锌明年将取消5%的出口退税,反之以征收5-10%的出口税,以抑制锌产能的不断增长,今年大量增加的锌产量将被受制于国内市场,届时冶炼企业将受到上下游两头的挤压,日子将更加难过。”深圳市中金岭南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韶关冶炼厂谭应典不无担心地说到。
那么,冶炼企业如何才能在将要到来的困境中生存呢?
 “锌价在36000元的时候,锌精矿价格在28000元,我们的加工费只有五六千元。现在尽管锌价只有20000元,但由于锌精矿价格回落更快,我们的加工费反而有八千元以上,为什么现在冶炼厂的日子还难过,说明企业自身在经营管理等方面还存在着问题。企业必须要做好内功,降低成本、提高回收率和产品质量。”陕西东岭集团处长李军旗指出了冶炼企业自身存在的问题。
“对冶炼企业来说,什么是立足之本,其实就是控制成本,冶炼企业赚的就是加工费。”河南开利锌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任劲辉指出了冶炼企业的生存之本。他说,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去操作,做套保,冶炼厂也不会在这轮暴跌中受伤这么重,这个问题值得冶炼厂好好反省。
期货本是生产经营企业的规避风险的工具,但目前国内无论是在思想意识、期货知识还是规范操作方面都十分欠缺。不少生产企业都没有进行套保。此轮大跌也使他们意识到套保对于企业合理规避风险的重要性。“这次回去后,我们要更多地了解期货,开始利用套保来规避风险。”一冶炼企业告诉记者。
“我们的作价机制也存在着问题,冶炼厂和国内矿山的定价都是根据交货当天价或合同签订当天价来确定,而生产有一定的周期,产品卖出时价格已经发生了变化,风险很大。而我们从国外进口的矿都按一个月或两个月的平均价来结算,这样价格会相对合理,能规避不少风险。”任劲辉指出。他还提议,冶炼企业与国内矿山谈判时把矿的作价期推后。他介绍说,一些国外矿山和冶炼厂并不在期货上保值,而是进行“自然保值”,即买矿和卖产品的定价期是一致的。如8月份买矿11月份卖出产品,矿价就按11月份的价格,只赚加工费,就能避免风险。
“市场在变,企业却没有随之改变,没有顺势而为,没有适应市场的变化。这是企业此轮锌价暴跌中受损的原因。”上海海亮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高级顾问陈仲斌说到,“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整个行业的产能过剩。”
“锌产能必须降下来,减产才能增效。否则锌可能成为第二个电解铝。”陈仲斌不无担忧的说到,上半年冶炼企业赚了个盆满钵满,但受利益的驱动,盈利的资金纷纷投资扩产。但投资决策时冶炼企业有没有做过调研,了解消费企业的需求是多少呢?为什么不能把钱先投入基础改造,增强企业的综合回收利用能力呢?炼锌的锌渣中含有不少稀贵金属,如果能加以综合利用,不仅可以增加企业的经济效益,同时也可以避免由于其长期堆积对土地、环境等造成很大的污染。这无论是对于企业还是对于社会都是有极大的好处。一味的扩大产能,不仅造成了重复建设,浪费了资源,而且迅速使行业发展环境恶化。他表示,只有寡头垄断的行业才会有利润,才能抵御大的冲击,行业应该进行整合。
其实政府有关部门已经意识到了锌投资过热的问题,今年3月份发布的《铅锌行业准入条件》规定,新建锌冶炼项目,单系列锌冶炼规模必须达到10万吨/年以上;新建铅锌冶炼项目企业自有矿山原料比例至少在30%以上。其用意就在于淘汰落后生产工艺,保持铅锌供需基本平衡,按照规划有序发展,限制铅锌冶炼能力盲目增长。然而,我们的产能仍在增长,9月份我国锌产量为32.5万吨,同比增加13.9%。为了加快铅锌冶炼行业产业升级步伐,国家发改委日前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做好铅锌冶炼行业淘汰落后和准入公告管理工作,并将对符合铅锌冶炼行业准入条件的企业进行公告。可见,国家对规范、整顿锌行业的决心。
中国的铅锌行业一直存在着行业集中度低,企业竞争力不强的问题。同类企业中最大的株冶火炬年产量也不超过35万吨。2005年,我国前10位锌企业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比例仅为49%。过低的集中度使锌行业在遭遇困境时,很难抱成团抵御风险。
或许我们可以从韩国高丽亚铅公司的发展模式中得到启发。该公司年产锌四五十万吨,员工只有四五百人,人均产量1000多吨,而我们的人均产量只有100多吨。2006年高丽亚铅净利润4.5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5.36亿元,比2005年增长500%。而中国企业的利润,中金岭南为11.34亿元、云南驰宏为10.36亿元,四川宏达为6.37亿元、湖南株冶为5.26亿元,辽宁葫芦岛为2.4亿元、河南豫光为1.41亿元、湖南水口山为0.5亿元,7家骨干企业的总利润为37.64亿元,仅与韩国高丽亚铅相当。国际企业劳动生产率之高、利润之高,值得国内企业思考。
“我们已经做好锌企业大洗牌的准备,我们相信能够在这场大洗牌中脱颖而出。迎接这种洗牌的过程是提前还是延后,抑或不到来,取决于我们企业自身。”汉中八一锌业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张晓华的话带有一丝悲壮之情。
国家政策的收紧、经营环境的变化,都意味着新一轮行业整合即将开始,小企业将面临淘汰的局面。企业只有练好内功,提高效益,掌握立足之本,才有可能在惨烈的行业大洗牌中脱颖而出。
经过讨论,参会的企业形成了以下几点认识:一是锌产量规模扩大,有超过消费增长之势,锌价的回调是理性回归;二是市场价格波动属正常,但应相对稳定,价格的暴涨暴跌不利于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三是上海有色金属网的报价还是比较贴近市场的,由于期货过分投机因素,现货不应完全跟期货走。目前的形势需要引起社会的关注,冶炼企业也有义务救市,并建议政府做出必要的干预;四是锌冶炼企业应充分利用目前矿源较丰富的时机,变采购原料作价期当月均价(M+0)为到货下月均价(M+1),以规避市场波动的风险。五是及时地、经常地与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媒体及上、中、下游企业开展沟通交流,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六是锌冶炼企业应该苦练内功,加强经营管理,降本增效,提高回收率,开发和利用新技术、新装备,以抵御市场价格变化的冲击,使锌冶炼企业继续作大作强。

责任编辑:LY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