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长葛地下炼铅厂 大周镇村村有铅厂

2007年11月20日 0:0 7559次浏览 来源:   分类: 铅锌资讯

大周镇月吃废电瓶数百吨 地下炼铅厂一般在田间地头,一小时能生产250斤铅,遇到检查还会有人电话通知
  ■商报记者胡志强文/图(手机拍摄)
  商报记者暗访长葛地下炼铅厂,一个地下炼铅厂的一个地炉1小时最多能产出250斤铅,而这样的铅厂在大周“几乎村村都有”。
  遇到上级检查,往往会有电话通知,检查组一来,都会熄火停产。
  记者暗访
  大周镇月吃废电瓶数百吨
  在前吴村经济开发区路段,记者见到路边竖一“收铜、铝、铅”招牌,并留有联系电话。
  记者与联系人邓先生取得联系,对方听说每月有上百吨废旧电瓶出手,主动要求面谈。
  进入该废品收购站门面后,才看到后面有一独院,院内放有废铝、不锈钢、废旧电缆等物,4个男子在院子里整理废品。
  负责人递来的名片显示:他是大周镇开元有色金属回收公司的经理,名为邓松茂。
  邓松茂介绍,受国内铅行业的影响,近段废电瓶价格一直下滑,目前该镇的废电瓶销售价格为1.6万元/吨,大车电瓶及电动三轮车电瓶可开价每吨1.7万元。
  “郑州的废电瓶十有八九都销往大周,镇周围地下铅厂一个月能吃掉废电瓶数百吨。如果手头有货及时送来,我给你找买主,条件是每吨提给我20~30元中介费。”邓松茂说。
  交谈中,邓松茂打开话匣子:因炼铅污染很厉害,上面查得比较紧,如今大部分生产都转为地下,以家庭作坊式存在于村内或田间地头,生产过程中一般是大门紧闭。
  应对监管
  遇到检查有人电话通知
  对于如何应对检查,邓松茂讲述一个例子:前段时间,某电视台来长葛市暗访,环保局局长打保票称,全市没有一家地下炼铅厂进行生产。该电视台记者在暗访中,发现大周镇一家地下炼铅作坊正在生产,急忙驱车赶往市区,与市环保局局长同车前往事发地,可等他们赶到时,该地下炼铅厂已灭火走人……
  “虽然这事儿已在电视台曝光,但还是挡不住地下炼铅,真遇见上级来查,一个电话过来,就能应付。说实话,如果铅厂真的被查封,送几个钱,一般也会没事。原因很简单,如果这些小作坊关停,镇里、市里指望啥收入?”邓松茂说。
  这些经营户是否知道铅的危害有多大?邓松茂说:“这谁不知道?废电瓶里硫酸铅污染过的土地寸草不生,附近长的庄稼也会有铅残留,人吃了被污染土地产出的粮食,铅就会积在人体内,容易患癌症、白血病等。”
  “关键是你不干有人干,谁还怕钱咬手?”临行前,邓松茂提醒:如有货及时运来,“也不用到村内找铅厂,老板见生人不会合作……”
  村民说法
  大周镇几乎村村有铅厂
  当日下午4时,记者再次以销售废旧电瓶者身份,打听铅厂下落。在韩庄,村头一小商店的女老板说,大周几乎村村有铅厂,仅该村就有三家。
  一位三轮摩托车师傅自称孙留,他说,他曾是从业20年的炼铅师傅,前年因被外地一客户诈骗而破产,他能帮忙找到几家炼铅厂,前提是:找到一户,往返一次需20元的路费。
  从镇中心向东行约3公里,到一村内停下。
  孙留指着路旁一家厂子说,这是大周镇庞庄村的一个炼铅户,老板叫高国民,他们常有往来,“我平常为高国民介绍生意,是老伙计”。
  “老高在家没有?给你带来一个大客户……”进入高家大门,孙留直接迈进大门左侧的一间房子。
  随后屋内走出一位面带笑容、岁数在五旬上下的男子,孙留上前招呼,“这就是高老板。”
  “兄弟,做废电瓶生意的?不好干吧!全国都一样,虽然价格低了,可我这儿还是有利的,只是利薄,那也比闲着强……”高国民走上前说。
  “你一个月能收购100吨废电瓶,那可算是大客户,怎么会往我这儿送货呢?新乡、河北、济源这些市场我都了解,如今大厂的价格是每吨1.27万元,我建议你先别急着找出路,再等等,价格一定会有所抬头。”高国民指着门口堆积的电瓶说,这是刚收购的3吨废电瓶。
  现场目击
  一小时能生产250斤铅
  院内一台粉碎机正在“嗡嗡”工作,院北侧堆积着黑色工料,4名工人忙着往一铁质水池内加料,水不断从池中溢出。“因铅落价,废电瓶最近也不好收,只好从外地进一些铅灰。”高国民介绍,那台机器用于碾碎铅灰中的一些杂质,然后放到水池里冲洗,杂质较轻,在水的冲刷下会流走,剩下的就是铅了。
  院内东侧的地沟内水用于降温,一阵阵蒸汽带着铁腥味袭来……
  “那就是炼铅的地沟,将淘好的铅倒进熔炉,高温加热溶化后,铅因为很重而沉底,上面都是杂质,最后将上面的杂质挖出,就剩下铅了,然后将铅块炼成铅锭。”孙留见记者对此很感兴趣,上前介绍,像这样的一个地炉,里面有两个锅,每锅一次可产铅锭100多斤,如果是电瓶铅炼铅锭的话,因杂质少,两个铅锭就会重一些,一般在250斤左右,如果原料能够供应得上,每小时可生产一炉。
  按照孙留所说,记者算了一笔账:每天生产8小时,每炉按200斤计算,每天生产0.8吨,一个月24吨,一年就是288吨的铅锭。每吨除去10%的杂质,一个地下铅厂每年就能吃下300吨废电瓶。
  目前,市场上铅锭销售价为每吨2.4万元,除去废电瓶的杂质及塑料壳,这些地下铅厂每炼1吨最少有1000多元进账,据孙留讲,这样的收入属保守数字。
  谈到销售渠道,孙留说,这些大部分都在本地销售,都用于冶炼合金,多了也向外走。
  问起废电瓶的塑料壳的处理方法,孙留说:“这些塑料你不用担心,有专门人员上门收购,一般都在三块多一斤。”
  随后,记者电话询问当地一较大的塑料再生回收公司,其工作人员称,这些塑料将和民间收集起来的塑料废品一起运到外地,一般用于加工电视、电脑、空调的外壳。
  群众担忧
  “我们还能给后代留下什么?”
  记者在现场看到,洗铅灰的水随意流到院子里,工人往返于炼铅炉前后,无手套、口罩等最基本的防范措施。
  在该镇韩庄村村口,有30多位民工正在修门前的下水道,村内近10户村民正在修建家庭式作坊院落。
  谈到地下炼铅厂的危害,该村一姓刘的村民很无奈:自己也知道污染环境,影响家人的健康。
  “这跟公共场合抽烟的危害是一样的,被迫抽烟的危害大于抽烟者。你如果不干(地下铅厂),别人干,一样会受到影响,再说,这些生意来钱快,大部分都顾眼前利益。”该村民指着村内一座座楼房说,不是干这些生意,仅指望几亩地的收入能盖洋楼、开小汽车?
  该镇和尚村一姓杨的村民对发展家庭作坊式工厂并无好感,原因是自己的妻子患贫血性低血压已有好几年了,吃药打针也不见效,到郑州一家医院检查后才知道是铅中毒造成的。
  “这些地下炼铅厂污染空气、水和土地,我们这儿好多人都患上怪病,暂时富了这一代,还能给下一代留下什么?”
  11月13日下午4时,站在大周镇北侧的一条路上,向四周望去,村庄内、田间地头的一些低矮烟囱里不时冒着白色烟尘。
  专家建议
  应尽快建立健全回收体系
  郑州大学化学系教授、化学电源专家杨长春说,所谓的干式电瓶也称免维护电瓶,都属于铅酸类电瓶,如果小商贩在回收铅酸蓄电瓶过程中,将硫酸废液倒进下水道,一是污染一部分地下水,二是对下水管道有腐蚀作用,降低城市管网的寿命。
  “从电瓶铅流向来看,它的危害主要来自地下铅厂。在还原炉过程中,人们不采取保护措施,产生铅蒸汽肆意排出,对工作人员及周围的群众有很大的危害。”同时,他还建议,政府应建立健全铅酸电瓶回收体系,减少废旧电瓶的流失,把铅酸电瓶的危害降低到最低限度。
  郑州市儿童医院检验科主治医师郭振欣介绍,临床铅中毒主要表现为:贫血、呕吐、头晕、恶心、抽搐等症状。长时间接触铅污染源,就会干扰人的神经系统,造成不可逆转性,进入人体后最难排泄,它干扰肾功能、生殖功能。
  而人体的铅含量一旦超标,就会导致智力下降、胎儿畸形,易诱发儿童的恶性肿瘤,甚至导致死亡。由于具有周期长、隐蔽性大等特点,其潜在危害相当严重,处理不当还会造成二次污染。
  镇里有很多这样的废品收购站
  收购站里的废旧电瓶
  地下炼铅厂正在作业
  一个地炉一小时能炼250斤铅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责任编辑:LY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cnmn@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