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钴市场关心的几个问题分析

2019年04月18日 8:20 3287次浏览 来源:   分类:   作者:

导读:   从2018年3月份以来,钴价一路下跌,进入2019年初,钴价继续下探至13.3美元/磅,国内市场电钴价格一度也跌至23万元/吨。过去两年,钴价高涨刺激了刚果(金)钴铜项目的建设热情,随着钴价骤降,项目投资趋于理性,一些项目建设暂缓,一些项目建成后及时调整产品结构,刚果(金)当地民采矿的交易市场也很清淡,这些调整都有助于改善2019年及今后的钴矿山产量的供应,有助于国内外市场消化库存。

钴价急速上涨难以为继

从2018年3月份以来,钴价一路下跌,进入2019年初,钴价继续下探至13.3美元/磅,国内市场电钴价格一度也跌至23万元/吨。过去两年,钴价高涨刺激了刚果(金)钴铜项目的建设热情,随着钴价骤降,项目投资趋于理性,一些项目建设暂缓,一些项目建成后及时调整产品结构,刚果(金)当地民采矿的交易市场也很清淡,这些调整都有助于改善2019年及今后的钴矿山产量的供应,有助于国内外市场消化库存。

进入4月份,钴市场画风突变,国际市场价格连连上调,主要原因是国外高温合金行业采购电钴的订单增加,二是贸易商趁低价收货,三是日本住友更换电解钴生产设备,5月中旬前不会出货,另外,由于收矿和物流周期的原因,刚果(金)的原料一时半会也不会因为涨价而发出来。目前国内处于2019年动力汽车补贴政策的过渡期,锂电池厂家积极备货冲量,大约一个月的时间装机时间,5月中旬之后势头可能会减缓。因此判断5月中旬以前价格还会维持上涨的态势。

钴市场总盘子较小,容易受到资金的追捧和炒作,2018年刚果(金)政府换届、矿业法的修订等事件爆发,加剧了供应端的不确定性,此后随着游资潮水的褪去,钴价矫枉过正,暴涨暴跌。事实上如果现有钴项目如期投产、达产,加之加强在刚果(金)深部勘探找矿的工作,在消费端加强含钴物料的回收,钴的供需不存在明显的缺口。问题是全球钴资源过度集中在刚果(金),资源分布不均,加上物流通道、交货周期的漫长,导致钴的供应存在人为受控的风险。

3·26电动汽车补贴新政对钴的影响

2019年,电动汽车补贴新政将乘用车续航里程补贴门槛直接提到250公里,不排除部分A00车转向磷酸铁锂;将动力电池系统能量密度提高到125Wh/kg,适度提高技术参数但不盲目追求高指标,注重产品安全性,高镍化进程可能放缓,因此对钴在电动汽车中的消费影响呈现中性。2019年按照我国168万辆电动汽车产量、80GWh动力电池装机量预测,考虑到2019年磷酸铁锂回潮的小趋势,预计我国电动汽车行业用钴量为1.2万吨(全钴概念,包括回收和原生的),比2018年增加4700吨。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考虑到其他国家技术路线不同和政策鼓励力度不及中国,全球电动汽车的钴用量和增量至多是中国的一倍。2019年的供应增量完全能满足消费的增量。

关注国内外电动汽车的概念

以及技术路线走向

2014年以来,发展新能源汽车在国内外被提到了空前的高度,2017年9月工信部领导在天津泰达论坛上提出中国要禁售燃油车,2018年5月份以后,氢燃料电池汽车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备受关注,给前期投资锂电项目的企业带来一定的困惑。

中国电动汽车行业人士于3月30日召开了“全面电动化推进时间表研讨会”,指出国际上电动汽车的概念比我国新能源汽车的概念大。我国电动汽车的定义是纯电动汽车、增程式电动汽车和燃料电池汽车。而国外的电动汽车概念中还普遍包含普通型混合动力汽车。

当前提出明确禁燃时间表的有5个国家,荷兰、挪威、法国、英国、印度,其中有4个是欧洲国家。应该说这些国家(除印度)在汽车电动化方面做出了表率,但这些国家总体经济发达且市场规模小,鼓励发展的车型也不尽相同。

在4月4日召开的《新能源汽车蓝皮书》暨《传统内燃机汽车与新能源汽车协同发展研究》研讨会上,中汽研的专家提出,中国汽车产业创新将包括纯电动汽车、氢燃料电池、天然气、甲醇汽车等多种技术路线并行发展。 4月8日~9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带队赴广东省调研氢燃料电池汽车。

我们也认为:以中国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大的区域差别,如果没有经过审慎的研究,就贸然提出一个禁燃时间表,且采用单一的技术路线,必然会在全球原料市场掀起巨大的波澜,从而再次在战略上形成被动。

相信技术的力量

会影响产业链各个环节

前两年,高额补贴政策刺激了电动汽车全产业链的发展,带动锂钴镍的价格暴涨和国内外资源开发的热潮。2016年~2017年各种分析都是基于技术的发展会带来未来出行方式的“革命”。我们既要相信未来汽车向电动化发展的大趋势,也要相信电池和材料企业会不断努力寻求性价比更高的配方,更要相信通过深部找矿、冶炼技术进步和电池回收刚性约束等手段带来矿产资源供应量的增加。全球钴不存在静态的供应瓶颈,请大家放心使用!

每次当钴价暴跌时,市场总寄希望国储收储或者其他集团大笔采购等手段为价格托底。2018年7月,市场的确有消息指出日本汽车企业计划形成联盟,统一采购上游资源,但当时价格仍然处于单边下跌过程中,没有一个企业或者国家会在这种状况下贸然出手。要大量收储或者采购一定是价格在低位上徘徊很久才有可能出现。

如果一种商品在大规模应用伊始,就不断面临资源短缺、供应紧张、产线不稳定等因素的扰动,下游一定会通过技术手段将这种影响降至最低。2008年钴价暴涨,促使镍氢电池用储氢合金生产企业不断加强技术研发,储氢合金含钴量从8%下降到2%,后来钴价长期低迷时,技术人员还在研发钴含量更低的材料,这种技术进步的趋势基本上是不可逆转的。

据行业主流企业专家分析,氢燃料电池汽车作为技术储备非常必要,但近十年内依然是锂离子动力电池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以后还要边走边看,不断探索。因此钴产业链企业要且行且珍惜,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责任编辑:周大伟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