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扶贫 我快乐

2018年01月02日 10:27 5311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文学杂谈

导读: 为积极响应脱贫攻坚工作的号召,2016年起,我被派到新马集镇王俄村开展精准扶贫工作,成为安徽省阜阳界首高新区对接王俄村扶贫工作队的一名队员。

为积极响应脱贫攻坚工作的号召,2016年起,我被派到新马集镇王俄村开展精准扶贫工作,成为安徽省阜阳界首高新区对接王俄村扶贫工作队的一名队员。通过近两年帮扶工作的共同努力,继王家绪2016年脱贫后,王中礼、王传斌、王东伟三户今年也顺利实现了脱贫。
王家绪家现有两口人,早在20多年前,因家里贫穷,妻子怀着未出生的女儿弃家而去,因感情受到了挫折,王家绪情绪一直低落,没有上进心,他和82岁的老娘相依为命,属典型的因智致贫贫困户。
我第一次走进王家绪家时发现,三间堂屋一间灶屋,走进堂屋地面一片狼藉。
了解了他家的基本情况,俩人身体都很健康,主要是王家绪一直走不出多年前妻子弃他而去的阴影,整天唉声叹气地混日子,缺乏摆脱贫困的自信心。我鼓励他要振作起来,向王家绪宣传了国家实施的相关脱贫政策。
我一直琢磨如何让王家绪脱贫的事。先把带领王家绪脱贫包装成一个小项目,规划好如何脱贫小方案,理清楚王家绪本人怎么干?我又该如何引导和服务脱贫?镇村干部该如何带动和帮助等系列问题。
王家绪50来岁,身体健康,正是一名好的劳动力,打理好自家的3亩承包地就不再做事,这哪行?2016年5月份的一天,我送给他家一只母羊,帮助他家养羊增加收入。我帮他介绍到附近家庭农场上班,家里农活忙了以家里活为主,闲暇时到农场打零工做些给农场除草施肥等农活,还能顺便把杂草带回家养羊,年底还添了两只小羊羔,一年下来家庭收入增加了一万多块。在国家危房改造政策扶持和镇村的帮助下,家里修建了房屋,拉起了围墙,改善了居住环境,2016年他家率先实现了脱贫。
对于贫困户来说,脱贫后各项政策可以继续享受,对我来说,脱贫走访服务还要继续。每次到王俄村时我依然坚持到王家绪家走访,开展服务工作。有一次,我问王奶奶:“咱们家虽然脱贫了,有什么困难和想法你尽管说,我仍会尽力帮助解决的。”王奶奶听后,握住我的手说:“于飞,什么事你都能帮奶奶的吗?我们俺娘俩有个多年的心愿未能了解,你能帮帮想想法吗?”在一旁的王家绪急忙插嘴道:“娘,别说了,多丢人。”
原来,20多年前,王家绪妻子离家出走时已怀身孕临产,后来听说她嫁到太和县大庙镇某某村生下了自己的女儿,女儿也已出嫁。王家绪想让我帮他寻找自己的女儿,特别是80多岁的王奶奶日夜盼望能见到自己的孙女一眼。得知他们一愿望后,我们开始为王家寻亲。经多次打听,在太和县大庙王家绪见到了前妻,前妻却坚决不答应王家绪认亲,也不愿透露其女儿的姓名、住址等任何信息,由于王家绪提供的线索模糊不清(十多年前只打听到女儿的小名叫小霞),我试图想通过网络、户籍等方式寻找也无明显线索,至今帮助寻亲这事仍然在继续,但我一定尽力来帮助他们寻找。
王中礼和老伴俩人在一起生活,他们今年都是72岁,老两口身体都不太好,年轻时干农活落下了腿疼的毛病,他家属于因病致贫。
我第一次到王中礼家扶贫走访时,我得知他们老两口的身体状况不太好,看了他的病例,我劝他说:“王大爷,你的腿疼病是膝盖骨膜损伤引起的,应该能治好的。”
王大爷闷闷不乐地说:“我今年70多了,已成个废人了,还费劲花钱干啥?”
我劝王大爷:“现在国家对健康脱贫专门出台了‘351.180’等系列政策,个人基本上花不了几个钱,我先用手机把你的病例拍下来,回界首我到医院找专家再帮您咨询咨询。”
经过向市医院医生咨询,了解到这个病是能通过做手术治好的。
回到村里,我第一时间把医生的意见和治疗方案向王大爷介绍。在我的再三动员下,今年11月份,王中礼终于在界首市人民医院顺利做了医疗手术,现在已出院在家疗养,还能慢慢地行走。见面时王大爷有点激动,他握住我的手高兴地说:“感谢党和政府的关怀,感谢你的热心帮扶!”
短短两年多的帮扶工作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忘不了王中礼的有说有笑,忘不了王传斌老两口夸我扶贫热心,忘不了我每次离开王东伟家时,他和身患残疾的妻子行走不便仍执意送我出门,我更忘不了80多岁的王奶奶扎了一把小扫帚硬要送给我,我说我不能要,她还不高兴……
我相信,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有镇村干部和我们帮扶干部的热心服务,有贫困户辛勤耕作,大家撸起袖子加油干,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要实现了。
回想起过去的扶贫工作,我感慨万千。我所在的田营产业园是全市经济发展重地,平时服务产业和企业发展任务较重。但脱贫攻坚工作也是我的主业,时刻不松手,灵活支配自己的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没时间,就利用节假日去王俄村开展帮扶,白天工作忙抽不开身,下午下班后我就直奔王俄村,去的次数多了,与他们自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在那里我有了家的感觉。

责任编辑:陈鑫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